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21章 各自珍重

第321章 各自珍重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孟晓东见自己亲哥哥不是萧一凡的对手,被打趴在地,样子十分的痛苦,顿时心急如焚,听到哥哥的呼喊声,更是怒从心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,快给老子把手松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刚恶狠狠地说道,“看老子等会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发什么神经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竭力抱住自己的丈夫,吼叫道,“你要是敢过去,我就和你离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刚哪里再听得进半句言语,身体猛地发力,一个甩摆,挣脱了王美霞的束缚之后,紧跟着向萧一凡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毕竟是一个女孩子,也没做过什么粗活,可谓是手无缚鸡之力,哪里是一个魁梧的男人对手,被孟晓刚一个猛甩之后,身体重心失控,向后连连退去,在毫无防备之下,撞在了身后的巷口的墙角处,由于惯性的作用,身体站立不稳,随即,又跌倒在水泥地上,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孟晓刚挣脱束缚之后,顾不得许多、张牙舞爪地冲下萧一凡,手中的木棍狠狠地朝着手无寸铁的萧一凡头部横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对方来势凶猛,萧一凡眉头凝成了川子,要向对方的棍子落空,或者说发挥不出威力,只有近身靠上去,要是保持距离,吃亏的可只有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定主意,萧一凡艺高人胆大,只等孟晓刚手中的棍子横扫了过去,随即,两脚猛地发力向前冲去,同时一个左勾拳砸向其的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孟晓刚完全是靠蛮力与之抗衡,并没有学过一招半式,见自己棍子扫空,心中正感到震惊不已的同时,被萧一凡一拳砸中面门,一个踉跄,跌倒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孟晓刚被自己一拳击中,跌倒在地,萧一凡知道这个男人是王美霞的丈夫,但是并不给他再次反击的机会,上前一脚踩在其后背上,使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算你狠,赶快放开我弟弟,否则,老子便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东从地上爬起来,捡起孟晓刚掉在地上的棍子,色厉内荏地说道,“你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还敢动手打人,今天必定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地溜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出手机便要报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报警就赶快报,我等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你要是想趁机偷袭,别怪老子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挺狂啊,我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东恶狠狠地说道,“现在给你个机会,是公了还是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公了私了的,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耐烦地说道,“明人不做暗事,我叫萧一凡,是教育局的局长,也是王美霞主任的同事,你要报警就赶紧的,我可没时间在这和你们磨牙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松开踩住孟晓刚的脚,转身向摔倒的王美霞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孟晓东没想到对方是自己弟妹的领导,更没想到的是对方还这么能打,面对自己兄弟俩,丝毫不惧,还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,一时泛起了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兄弟俩还真是一个德行,都跟你们的老子一样,都是怂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秋香一看,两个儿子都不是萧一凡这个歼夫的对手,心中气得不行,怒骂道,“你还杵在哪里跟个死人似的干嘛?还不赶快报警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东被老娘一阵痛骂之后,不但没有报警,反而走过去将弟弟先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王美霞面前,她早已吓的花容失色,痛苦地坐在地上,萧一凡俯下身子将其扶了起来,“王主任,你没事吧?哪里受伤了,我带你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没事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眼泪巴巴地说道,“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伤心地低头嘤嘤哭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此时的王美霞伤心欲绝的样子,萧一凡也是满面怒容,轻拍了一下其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咝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吃痛,不由得不由自主地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膀子骨折了,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便要带王美霞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你们这对歼夫淫妇,想溜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秋香横档在二人面前,一副拼命地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孟晓东和孟晓刚一听,也做好了随时再次战斗的准备,不过,比起先前的态度,明显有点畏畏缩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上你的臭嘴,你要是再敢大放厥词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作为长辈,不问青红皂白,无端污蔑自己的媳妇,我看你才是真正的、为老不尊的泼妇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王主任是我们教育局中层干部,平时上班是兢兢业业,从未有过半点不好的名声,你们作为家人,却在这无端中伤自己的家人,不觉得可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警告你们,王美霞是我们教育局的员工,我作为他的领导,虽然无权干涉你们的家事,但是,如果她在家中受到无端的指责和伤害,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我要带她去医院检查,你们要不跟我一起去,要不就给我让开,我也懒得和你们在这废话,要是不服气,尽管报警或者到我办公室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扶着王美霞向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窝囊废,还杵在这里干什么,老娘都快被你气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秋香虽然惧怕萧一凡一副正气凛人的样子,对自己的儿子可是一点面子也不给,怒骂道,“你老婆要跟别人走了,你就这么看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美霞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刚支支吾吾地,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孟晓刚,自从与你组建家庭以来,我又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语气冰冷地说道,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想再漫无目的的纠缠下去,我早已受够了你们无端的指责和怀疑,我们彼此还是都冷静一下吧,缘尽了,也该做出抉择的时候了,各自珍重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霞,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刚不知道怎么回答,性.格上的缺陷,最终让他尝到了自己造成的苦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自己性格懦弱,没有主见的丈夫,王美霞凄凉地一笑,转身钻进了萧一凡的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再迟疑,发动汽车,脚踩油门,向着云都县人民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萧一凡的轿车,消失在视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秋香怨毒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儿子,气呼呼地跑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刚颓废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兄弟,像你这样下去,哪个女人都不会跟你过下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晓东叹息一声说道,“夫妻之间,不管怎样,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,还会是夫妻吗?我看出来了,今天所有的事情,都是妈一手造成的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管孟晓刚怎么想,拍了拍其肩膀,转身向回家的路上走去,留下孟晓刚独自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云都县人民医院,萧一凡带着王美霞来到急诊部,值班医生恰好是脑外科的主任谢文才,在得知来意后,连忙亲自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给王美霞做了ct后,告诉王美霞的胳膊没有骨折,只是肌肉和韧带受了点伤,便给其做了处理之后,开了一瓶力通喷雾剂,以减少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告别了谢文才,出了门诊部大楼,一起回到了车上,王美霞犯了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一副愁面苦脸的样子,是不是觉得心里很难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敏锐地发现王美霞满面愁容,便关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今天给你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哂然一笑之后,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我客气什么,要是你觉得给我添了麻烦,那以后认真工作,便算是给我回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吟了一下,笑道,“走吧,我们先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心中顿时慌乱不已,喃喃地说道,“我不想回那个家,回到那里肯定又是一夜的喋喋不休,我真的受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今天这个样子,肯定是不想回去了,再说回去了也是不得安身,那就去我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地说道,“反正我就一个人住,房间有的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脚踩油门,径直向回家的路上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顿时脸红到了脖颈,想要说些什么,也自感没地方可去,想到萧一凡平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便默不作声的算是接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之后,萧一凡开车到了红光小区,将车子停在楼下,便带着王美霞大大方方地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便坐吧,家里有点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招呼着说道,“以前秦东良和我一起住,自从他买了新房子以后,上个月便搬走了,还让我跟他一起去他家住,我可不想做电灯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起电水壶到厨房开始烧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坐,还是我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见,便自告奋勇地说道,“做家务可不是你们男孩子擅长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可是有性.别歧视啊,也太小看我们男孩子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地说道,“除了洗衣服,还没有我不会做的家务,只是平时太忙,没时间打理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萧一凡拿着水壶,走进了厨房,王美霞连忙起身,帮忙整理着客厅,将沙发上的衣服叠整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,你的膀子还没好呢,赶快放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完水,折身返回一看,连忙出声阻止道,“要是不小心,加重你的病情,我的罪过可就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没事的,这点事都做不了,我岂不成了娇小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说着将叠好的衣服,放在沙发的一端,继续笑道,“萧局长,你女朋友不或者说,局长夫人不和你住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朋友八字还没一撇呢,哪里有什么局长夫人?你可真会说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你也别萧局长萧局长的叫,我们年龄差不多,就跟朋友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不好意思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你可别怪我,我已经很小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娇笑道,“想不到你年纪轻轻,便做了教育局局长,真是年轻有为,咦,对了,冒昧的问一句,你今年贵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怪你的意思,不知者不怪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说道,“我是七五年的兔子,今年年方二十六,我应该比你虚长一两岁才对,以后,私下里,我们就以兄妹相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个七五年的兔子,还想在我面前蹦跶,真是想的美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傲娇地说道,“我是寅虎,寅虎卯兔,我比你虚长一岁,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姐才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你该不会知道了我的情况,故意这么说,想占我便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哑然失笑道,“早知道,我就多说两岁了,这下可是很难翻身了!不过,多了一个姐姐,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!你可不要得意得太早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开心不已,戏谑地笑道,“能有一个做局长的弟弟,我这下可是有了强有力的靠山了!如此一来,我可是赚大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笑怼道,“哈哈,霞姐,你可不要高兴得太早,我可是铁面无私的存在,你有了我这个弟弟,不但占不到好处,工作将会变得更加辛苦,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点就不用大兄弟你操心了,你要是有不合理的要求,小心姐姐也是有脾气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得意地说着,还冲萧一凡握了握莲藕般的玉手,不知是用力过猛,还是扯动了受伤的肌肉,突然痛呼一声,随即讪讪地放下了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霞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状,关心地说道,“你的家庭是个什么情况,我看杰夫对你还是不错的,只是他那个妈妈有点不尽如人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说来话长,也活该我命运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顿时变得满面愁容,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要是说了,你可不能笑话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知道王美霞必然有一段伤心的往事,神情也变得庄重了起来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家父和孟晓刚的父亲是师兄弟,早年一起拜师学的技术,都在云都机械厂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再次叹息了一声,幽幽地说道,“因为两家关系比较好,走动得也勤,两家人处得跟一家人似的,就在我妈怀我那年,孟晓刚的妈妈也怀孕了,两家人便私下为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王美霞眉目含羞地样子,萧一凡插言道,“定了娃娃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看了萧一凡一眼,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