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18章 新问题

第318章 新问题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父子二人同时站了起来,向自己敬酒,萧一凡也连忙起身举杯,双方酒杯轻轻一碰,各自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范,你这就不对了,我们都是自己人,你总是这样站起来敬萧局长的酒,你还让不让我们吃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打着哈哈说道,“萧局长,来吃菜!你尽管坐着,不必多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用公筷帮萧一凡夹了一块水晶猪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王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范一鸣准备到那个学校实习,正常情况下,一般都是学院在当地,给安排实习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说来话长,我家范一鸣本来是在金陵实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峰坦然道,“但是他们班主任老师,建议他们下乡体验农村的教育教学,所以,就让他们各自回到地方,自己找学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挺好的嘛,城乡教育环境还是有区别的,下乡锻炼一下,看看乡下的教育环境,为以后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也是有很大益处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现在的学生,一提到农村教学,十个有九个不愿意,刚一分配都想待在好的学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不瞒你说,我劳碌奔波了半辈子,就想小孩有个稳定的工作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峰哂笑道,“我在云都县城长大,本想在靠城区周边找个学校,给小孩实习,这样来回也方便,却不想连连碰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在情理之中,你虽然是大老板,可是你并不跟教育打交道,隔行如隔山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笑道,“你现在就说吧,准备让一鸣在哪家学校实习,也好让萧局长去安排!依我之见,你家住在城南,不如就去南纲中学去实习,省了很多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峰一听,讪讪地说道,“不是我不想,是我根本就不可能有得进去,南纲中学的校长朱茂奎跟我不对付,所以,我才请你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还有这么回事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疑惑地问道,“你是经商的,他是搞教育的,你们之间怎么会产生矛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朱茂奎的小舅子家与我是隔壁邻居,原先跟着我一起做机械设备,在我那里负责生产,后来,他自己单干,投入上百万元,在我的机械厂对面也搞了个机械厂,由于经营不善,三年前开始走下坡路,今年更是难以为继,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峰解释道,“为此,他小舅子找到我,想让我对其进行收购,由于价格太离谱,所以,我并未答应他,由此,两家结下了梁子!现在是见了面,如同见了仇人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这不是什么难事,不过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南纲中学了,小孩去了也不受待见,反而对他的实习不利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除了南纲中学,实验中学离你家也不远,要不就去那里实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局长,真是太好了,有你出面还愁不成功的事情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峰高兴之余,疑惑地问了一句,“不过去了实验中学,朱茂奎不会从中插一杠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范峰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要不是我很了解你,真怀疑你是不是犯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诙谐地说道,“萧局长亲自出面,朱茂奎有几个胆子,敢撸萧局长的胡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魏,你可是不知道,朱茂奎曾对我扬言,在云都地盘上,绝不会让我称心如愿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峰无奈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顿时释然,笑道,“范老板,你放心好了,这件事,我会亲自打电话过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到了吧,这下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一听,爽朗地笑道,“萧局长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峰一看,连忙附和,端起酒杯与二人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萧一凡打了电话的缘故,实验中学校长张华荣对范一鸣表示欢迎,随时都可以去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四处碰壁多了,范一鸣得此消息后,便急着要离去,范峰拗不过儿子的意思,只得提前向魏明顺和萧一凡告退,父子俩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这个发小什么都好,唯一不足的地方,就是太宠爱他家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笑道,“今天给你添麻烦了,感谢你出手相助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魏书记,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?我只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可是,与我劳烦你的事相比,我岂不要天天请你喝酒?所以,你我之间就没必要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恭敬不如从命,一切听你萧老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开心地说道,“对了,三沟中学的校长和会计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是昨天晚上被你们带走的刘通海,他交代了没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如果没什么问题,教育一下就算了,要是有问题的话,还是把问题处理清楚了为宜,按章办事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还用问吗,昨天那个姓刘的刚刚带到监察局,不要我们问,就如竹筒倒豆子似的,就把问题全交代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笑道,“从他的交代的情况来看,个人问题也就是两万多块钱的事情,另外还有一笔三万块钱,说是按局里的意思,给的什么回扣,材料都在监察局呢,我这里有一份复印件,你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!这个材料我带回去,到了办公室再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刘通海以及那个女会计的事情,就麻烦你们了,该退出来的退出来,该追究责任的就追究责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的意思我懂,这个刘通海没有一年半载是别想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沉声道,“下面你们在审查的过程中,只要是你让我们出手解决的,打个电话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魏大哥的支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举起酒杯敬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之间不必客气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也不矫情,端起酒杯与之一碰,满饮杯中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,萧一凡刚刚走进办公室,局纪检组组长张红林和局办副主任王美霞联袂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今天怎么没下乡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起身相迎,请二人坐在会客区,笑道,“情况怎么样,一共查了多少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和王主任过来,是向你汇报这两天的调查情况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前倾着身子说道,“两日来,我们经过仔细排查,所有在两年内搞基建的学校有共有十二家,请你过目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文件包里拿出一张名单,放在萧一凡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们这是进行了飓风行动啊,你们是怎么排查到这十二家学校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瞄了一眼,点了点头说道,“这么多的学校搞了基建,项目科在此过程中,肯定要了不少回扣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排查的如此迅速,这就要感谢刘通海的配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坦然笑道,“要不是他昨天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我们至少要多花两天时间排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这就是所谓的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哑然失笑地说道,“本想给某些人敲打一下,没想到意外震慑了那些宵小之辈,竟然使审查工作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一听,开心满满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蔡焕成卷款潜逃以后,凡是涉及此案的人,可谓是人人自危、惶惶不可终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刘通海拒不配合、被县纪委带走的消息,也不胫而走,我们去了相关学校以后,有的校长主动交代了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他们交代的问题,我和王主任进行了汇总,涉案金额一共达到了四十六万多,其中小金库的钱有三十多万,剩下的钱都被蔡焕成和宋美琴个人给贪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审查过程中,除了发现这些问题,就没查出其他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既然他们都提到了小金库,那局里的小金库绝不会是蔡焕成一个人掌握,有没有发现其他什么蛛丝马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虽然这十二家学校,对蔡焕成和宋美琴吃回扣的事,都已经承认了,但是这个钱,就是汇到蔡焕成表哥的账户上的,并没有其他人插手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当时,我也问了他们,凡是这些搞基建的学校,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局里跟他们开了专门的会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蹙眉问道,“开了专门的会议,是什么会议,有谁参加了这次会议,又是谁主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开这个碰面会,是由常务副局长田汉明主持的,蔡焕成也参加了这次会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坦然说道,“当时,田副局长说一下这么多学校搞基建,需求的资金非常巨大,致使局里维持日常的资金都非常紧张了,请各个学校予以支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资金虽然是由局里拨下去的,但也是根据下面各个学校情况,进行汇总上报以后,然后再由县财政统一拨放到局里的,怎么会影响到局里的日常费用,简直就是欺上瞒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恼怒地说道,“为了达到他们个人的目的,让他们可以肆意挥霍,竟然从中剥一层皮,如此看来,绝不可能是他们三个人,这件事必须要深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就算十二家学校的校长,都能证明田副局长说了这些话,可是,并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可以证明,他当时在会上,并没有提出具体要求,让各家返还多少,这样一来,他完全可以推卸责任,说他当时只不过是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沉声道,“要想查出实际操控小金库的人是谁,以及使用小金库里钱的人,就必须把蔡焕成和宋美琴尽快抓捕归案!否则,要想弄清此事,几乎没有什么希望可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林组长说的不错,要想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,问题的关键还是蔡焕成和宋美琴,只要把他们两个人抓捕归案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到此处,便想起了自己的死党冯常乐,随即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了,又有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在电话中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至从你去了教育局,我可是苦不堪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只怕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现在哪里,我找你确实有点事商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能在哪里,今天早上刚回来上班,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调侃道,“该不会是知道我去省城培训刚回来,想请我喝酒,为我接风洗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省城培训,是不是升迁有望啊,看来,是得为你庆贺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哂笑道,“这样,你现在立马出发,晚上我们好好喝几杯!顺便和你商量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点诚意都没有,好像我跟你要酒喝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埋怨道,“你说吧,什么事,我听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,你去省城参加培训你告诉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嗔怒道,“我还没罚你酒呢,你倒跟我耍起脾气来了,我就问你来不来,我可告诉你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叫你是老大呢,说吧,在哪里汇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嬉笑道,“还是先去教育局,到你的办公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时间尚早,你还是直接来我办公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等你到了,我们再一起去饭店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听到冯常乐答应了下来,便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张红林和王美霞两个人,疑惑地看着自己,笑道,“你们这是怎么了,怎么这个样子看着我,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抿嘴一笑,戏谑地说道,“萧局长,你这么心虚地问我们,是不是有了什么想法,不妨对我们先透露一些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萧局长,蔡焕成和宋美琴都已经逃跑好几天了,公安那边到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,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逃到哪里去了,我们总不能就这样无限期地等下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不失时机地插言说道,“你也知道,我们的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,就等抓到他们两个人,把所有的问题给彻底解决了,我觉得我们既然做了,就必须拔出萝卜带出泥,绝不给一些幕后之人留下一些幻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主任,你听听,还是张组长有想法,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具体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这里没外人,不妨对我们透露透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