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16章 浮萍

第316章 浮萍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煞有其事的样子,田汉明也只得安耐住性.子耐心等待,谁叫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呢?不管结果怎样,至少对方没有正面拒绝!

        一通电话之后,萧一凡挂掉了电话,哂笑道,“田副局长,你看这件事这事闹得有点过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情况怎么样?张红林组长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连忙陪着笑脸说道,“刘通海虽然有点张扬,脾气有点倔强,应该不会和对方起争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你这个表弟,还真是让你不省心,不就查个账,看个流水嘛,给他们就是了,不但胡搅蛮差、拒不配合,还对张红林和刘局长恶语相向,真是太目中无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略带责备地语气说道,“你也不要着急,事情已经发生了,据张红林汇报的情况来看,刘通海他们学校的流水账肯定有问题,有很大可能涉及蔡焕成吃回扣、拿提成,充实局里小金库的事情,否则,他不会坚持不肯打印流水账单,田副局长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刘通海变成这个样子,我有责任,等你把他从纪委捞回来,我带他亲自向志祥局长认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心中虽感到震惊,表面却装得很镇定,满脸堆笑着说道,“萧局长,三沟中学的情况,我还是知道一些的,也没搞什么基建啊,应该不会涉及蔡焕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通海是你表弟,他的情况,你清楚,该如何教育他,我就不参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不过,像他这种眼高于顶,目无领导的这种做法,肯定是要在相关会议上进行批评的!只要我在任一天,就必须杜绝这种现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,萧局长,你放心,到时候我一定带他来局里,让他亲自到你面前来接受教育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依旧陪着笑脸说道,“萧局长,你看现在能不能先打个电话?我姨妈还在我家等我的回话呢,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副局长,既然你都亲自来了,这个电话我肯定是要打的,毕竟,我们还是同事嘛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对了,田副局长,再打电话之前,我还想和你聊一聊一件事,不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真是爽快人,我田汉明在此先谢谢你了!感谢你鼎力出手相助,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定当不余遗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不知萧局长要问我什么事情,只要我知道的,必当坦言相告,请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看到田副局长这么坦诚,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似云淡风轻地样子,笑道,“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,局里有小金库的事情,想必田副局长对此事应该了然于胸吧,不妨请你对我讲讲其中的收支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这是什么意思吗?吃回扣拿提成的事,都是蔡焕成和宋美琴私下里干的腌臜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心中恼怒不已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尽量克制自己,沉声道,“我虽然是常务副局长,并且在你来之前,也以副代正做了一段时间,但这件事,我还真的不清楚,所以,对你的这个问题,我真的是爱莫能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应该吧,田副局长你这么说,好像有点不尽如人意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狡黠地说道,“如果你都不知情,那小金库的钱岂不是他蔡焕成一个人所掌管的,既然是他个人的,为什么还会说是局里的小金库呢?这又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这是强人所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满面怒容地说道,“要是我不说出个道理来,萧局长是否就不肯帮这个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任何情况下,交换的条件不是应该同等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如你所说,你会让我看到你的诚意,既然这样,那么我这样做,又有何不对的地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想和你尽释前嫌,一起把工作做好,没想到,我原来是剃头挑子一头热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笑道,“既然,你已经让我看不到你的诚意,那我也不必在这浪费时间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管萧一凡是个什么态度,愤而甩袖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拂袖而去的田汉明,萧一凡却丝毫不以为意,冷哼了一句,继续坐在老板椅子上,悠然自得地抽着烟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,萧一凡拿起手机一看,是县人民医院院长景祥泰打来的电话,连忙按下了接听键,笑道,“景院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萧局长!我向你汇报一下,赵文磊已经出了icu,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景祥泰笑意满满地说道,“再有十天左右就可以出院了,真是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景院长,这些都有益于你们的关心和帮助,才使赵文磊有危转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开心地说道,“哦,对了,赵文磊的医疗费一共是多少,我下午就派人过去,把账给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打电话给你是向你报个平安,并不是跟你要钱的,我说过,赵文磊的所有医疗费用由我们医院承担,请你以后不要在纠结此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景祥泰笑道,“这次为了赵文磊的事,你能把石文星教授请过来,给我们上一堂精彩的实验课,使我们学到了许多东西,可不是这点钱就能办到的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还要专门宴请你呢,聊表我和医院的同仁们对你的感激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景院长,你这样做,可真的有点叫我可有点却之不恭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知道,景祥泰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客气,还是因为自己一个电话,把石文星就叫到了云都的缘故,为了不想以后有过多的纠结,还是彼此之间把事情理清楚了的好,省得到时候,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,于是笑道,“你看这样行不行,医疗费、手术费,我们给一半总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如果再坚持的话,可就让我难堪了,我已在医院做过宣布了,你就不要再坚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景祥泰嗔怪道,“虽然赵文磊已经没事了,不过他那个家长可是个酒鬼、刺头,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他的问题吧,也算帮了我们的忙了!好了,不说了,改天聚一聚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景院长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放下电话之后,这才想起来,石文星教授离开云都的当天晚上,让自己帮忙打电话,自己当晚就跟董紫鸢说了这件事,由于事情太多,竟忘记告诉对方了,都已经第三天了,应该有结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萧一凡再次拿起电话直接拨给了石文星,“石教授你好,我是云都的萧一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!真是太巧了,我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呢!我刚刚从院长办公室出来,院长已经给我看了任命我做副院长的批复,下午就正式开始宣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文星开心地说道,“感谢你帮了大忙,我的个人问题得到了完美解决,真是太感谢你了,想不到在我临退休之前,还能更进一步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!石教授,听到这个好消息,真的为你高兴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想到董紫鸢的能量这么大,一个错愕之间,连忙笑道,“哦,对了,刚刚景院长打电话来,说赵文磊已经出了重症监护室,现在已经没事了,多亏你神医妙手,挽救了一个年轻的生命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萧局长,你太客气了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文星开心地说道,“萧局长,下次回省城时,别忘了打电话给我,我们到时候再好好聚一聚,你可不能忘了我这个老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医学泰斗,有机会一定拜访石教授!祝你工作愉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与石文星聊得甚是开心愉快,打完电话后,看看时间快十一点了,想到景祥泰说的话,便准备亲自去一趟县人民医院,处理一下赵文磊家长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出了萧一凡的办公室,心中的怒气自不用提,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之后,不管不顾地走到位置上抽起了闷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撞击力,产生了很大的声音,惊动了周围办公室的人,众人悄悄走到门口看了一下,没发现什么情况,只得再次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在办公室伏案工作,听到响动也走出来观望,发现田汉明的办公室门开着,沉吟了一下,便迈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这是怎么了,是谁惹到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轻轻关上门,关心地问道,“看你一脸怒气的样子,是不是你二姨找到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别跟我提这些不开心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猛吸了一口烟,怒气冲冲地说道,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刘通海这个笨蛋害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听,果然如自己猜想的情况一样,走到田汉明身边,柔声道,“刘通海是有点不给力,这还不是你平时给惯的,既然,事情无法善了,那就随他去吧,你已经尽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给田汉明轻轻捏起了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本想呵斥几句,见其善解人意的样子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汉明,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边帮着田汉明捏肩膀,一边柔声说道,“为了以防万一,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?总不能等萧一凡逐个击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还能做什么,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,现在只能拭目以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关键是姓萧的手段太过阴险,叫我们防不胜防,当初真是小看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说,这些都要怪蔡焕成和宋美琴,要不是他们太贪心,也不会因为东辰中学的事,受到牵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恼怒地说道,“事发之后,不积极主动出面摆平,竟然还卷款一跑了之,让我们在这给他擦屁股,真是够冤的!又不知道他们躲到哪里逍遥快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当初也怪我瞎了眼,怎么就相信他这个王八蛋,除了小金库的钱,还私下多捞了一倍的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懊恼地说道,“钱已经被他们卷跑了,我们是一分钱也没捞着,既然这样,一切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去,反正死无对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已经拿定主意,干嘛还在这生闷气呢,小心气坏了身子不值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轻声安慰道,“晚上,我给你做几样小菜,喝点小酒,抛开那些烦心事,好好休息休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顿感大受安慰,拍了拍崔红萍的柔荑,说道,“好吧,想不到能始终跟我站在一起的,还是你这个红颜知己!谢谢,有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田汉明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停下了,继续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埋怨式的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电话响了,还是快接一下吧,说不定是什么人找你有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及时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管他是谁都不接,真是烦死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气呼呼地说道,“早知如此,当初还不如我自己管小金库呢,我现在还真的挺羡慕蔡焕成这个王八蛋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,你不是没那样做吗,现在又何必羡慕像浮萍一样的他,四处飘荡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颇为感慨地说道,“其实,我们在说别人的时候,自己又何尝不是人生中的浮萍呢?算了,不说了,你还是赶快接电话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似乎心灵深处受到了触动,看了一眼惆怅的崔红萍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,顿时有种无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接电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见田汉明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,忙不迭地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无奈的摇了一下头,随即,摁下接听键,“妈,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汉明,你现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秀兰在电话中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通海的事情你想办法了没有,你二姨现在来咱们家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,总要想办法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苦着脸说道,“你跟二姨说,我正在想办法,让她耐心地等一等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,老娘告诉你,你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秀兰恶狠狠地说道,“中午吃饭之前,你要是还没解决此事,你二姨有个三长两短的,我就陪她一起去了,你看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刚想说话,手机里却传来了一阵关断电话的声音,愤怒之余,一种无力感传遍了全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