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15章 心机重重

第315章 心机重重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知道表弟刘通海被县纪委的人带走后,虽然感到十分郁闷,却越发感觉到萧一凡的手段阴险狠辣,先是计财科和人事科的一把手被拿下,接着蔡焕成和宋美琴出事,虽然有事发种偶然的意思,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个好兆头,有种被抽丝剥茧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件事情摆在眼前,田汉明自感有点物是人非,自己不再是教育局的老大,身边的手下、心腹一个个出事,重要部门在自己手中一个个的丢失,人事权和财政大权逐渐被萧一凡所掌控,自己竟还毫无办法进行反击,顿感头疼不已!坐在老板椅上抽着香烟,看着偌大的办公室里,一种孤寂的感觉油然而生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门口传来“笃笃”两声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申元推门走了进来,笑嘻嘻地说道,“田局长,还没下班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元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懒洋洋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准备下班了,这两天你在外面奔波劳累,晚上正好也没什么事,兄弟我请你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满脸堆笑,说道,“自从蔡焕成这个王八蛋,把小金库里的钱席卷而空,我们就没安身过,更不要说喝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稍感安慰,觉得申元自己还算比较忠心,满意地说道,“兄弟有心了,就你我两个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要是觉得不满意、嫌人少不够热闹,要不把崔红萍也一起叫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讨好地说道,“另外,再喊上计财科的廖觉民,顺便问一问他最近局里的资金走向,你看还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着办吧,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本不想让崔红萍参加,虽说这两天搭自己的车子一起下乡,彼此之间好像没什么隔阂了,但是一想到她当初和宋长河之间的事,心里这个坎总是过不去,可又想到自己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也就勉为其难了,又想到自己的圈子正在缩水,为了挽救现状,吩咐道,“哦,对了,把人事科的郑元海也一起叫上吧!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该走的走了,该来的还是要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连忙拿电话分别打给三人,不一会儿,三人齐聚田汉明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参与之人全部到齐,田汉明率着众人下了楼,开车径直来到教育局定点饭店麒麟阁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彼此之间都非常熟悉,田汉明等人很快被安排在二楼的一个包间内,美酒佳肴很快上桌,便开始推杯把盏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敬你一杯,感谢你的关心和照顾!”

        廖觉民微一躬身,说着双手端着酒杯,喝了个杯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觉明啊,我可没你这么大的酒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,哂笑道,“要说关心我还做得不够啊,上次虽然被萧一凡局长借故推迟了,再加上后来蔡焕成又出事,搞得我是心力交瘁,你别着急,等过了这阵子,我再帮你解决此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全凭田局长做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廖觉民老奸巨猾,笑嘻嘻地连声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最近,局里的资金上没有什么大的调用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隐晦地问道,“那个东辰中学受伤的学生的医疗费用,有没有给付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除了局办的王美霞副主任前几天在财务上预支了一万块钱,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动静,至于东辰中学那个受伤学生的医疗费用还没结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廖觉民如实说道,“其他的,除了一些日常的费用,并没有出现大额的花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我可听说,那个叫赵文磊的学生,脑部受伤比较严重,前天还邀请省人民医院的脑科专家来主的刀,这笔费用可不低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插言道,“我私下也打听了,像这样的手术费,以及相关费用,没有个七八万块钱,根本解决不了!预支一万块钱,就把事情给解决了,你确定没记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这个我肯定没记错,或许最后一起结账也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觉民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账肯定是要结的,医院不可能不结账,现在的医院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叮嘱道,“不过,结账的时候,你要及时把情况反映给田局长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申局长,元海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,你又何必喋喋不休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们今天不谈工作,只管喝酒,诸位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端起酒杯,自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见,纷纷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看到崔红萍时不时地与田汉明搭讪,后者好像也不反对,也愿意与之聊天,便借故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廖觉民一看情况不对,轻轻拽了一下郑元海衣角,也随之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包厢里只剩下自己和崔红萍,田汉明不知道是酒多了的原因,还是一时心痒难耐,笑道,“大家都走了,我们也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听,也不反对,柔声说道,“你慢点,酒喝得多不多,我来扶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膀臂上传来一阵温暖,田汉明隐晦地看了一眼崔红萍,借助酒意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崔红萍之所以这样做,也有自己的苦衷,本想搭上宋长河,自己背后便有了强硬的靠山,谁知事不如人愿,他竟然在外面还包养了一个,随着开房事件被曝光,一切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美好的希望都化作了泡影一切归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连日的接触和观察,发现田汉明对自己还有点藕断丝连的意思,又感受到王美霞颇受萧一凡的器重,危机感油然而生,便产生了追而求其次的想法,何况自己本来就和对方有一腿,破镜重圆又有何不可?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出了饭店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看似关心地说道,“你今天晚上酒喝了不少,要不打个车走吧?这样更安全一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冷风一吹,脑子清醒多了,这点酒还不至于让我什么事都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拿出车钥匙,打开车门说道,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等崔红萍回话,自顾自地坐到了驾驶室,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见已如此,很是配合地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冬天的夜晚,人们睡得早,大街上的车辆不多的原因,还是田汉明驾驶技术高超,五六分钟之后,车子停在了崔红萍家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到家了,要不上去喝杯茶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娇羞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刚要说话,手机却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,拿出来一看,竟是家里的电话号码,做了个禁言动作之后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汉明啊,你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是自己老妈的声音,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说道,“妈,我在外面吃饭呢,这么晚了打电话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还有心思在外面吃饭,刚刚你家二姨打电话来说,你表弟通海他出事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母王秀兰焦急地说道,“你姨妈知道你是教育局局长,通海出事是在他学校,她说这件事只有你能帮她解决,你要是不肯帮忙,她可就要上吊不活了!你说,叫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这个事情我现在也不好说,还是等明天,我问明了情况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下晚还为此事纠结呢,没想到自己姨妈直接抄了自己的后路,直接让自己的亲娘给自己打电话,责令自己解决此事,顿时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你口气,好像是无所谓的样子,在你眼里还有我的做妈妈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秀兰气呼呼地说道,“你现在就给我回来,三十分钟之内,我要是看不到你,这辈子你就别想看到我了,我就和你姨妈一起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话还没说完,便听到电话的挂断声,叹息了一声,用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是不是家里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貌似关心地问了一句,心中却不希望对方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是我姨妈家有点事,老娘正追着我回去,要我帮忙解决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无奈地说着,郁闷地点了一支香烟,猛吸了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表弟?该不是三沟中学的刘通海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他还能有谁?真是一点都不让我省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生气地说道,“你也知道,前天刚去了他们学校,让他最近注意点,早点把事解决了,谁知今天竟然还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,你不是已经对他说的很清楚了吗,他没按照你的要求去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紧张地说道,“今天是谁去的他们学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是局里的人和县纪委的人一起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提到县纪委,便想到下晚刘通海给自己打电话的情形,恼怒地说道,“你先回去吧,我得赶快回家,老娘的脾气我知道,是个说一不二的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你自己开车小心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听,便知道今晚没戏,关心地说了一句之后,便下车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看着崔红萍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,顿时有种惆怅恍惚的感觉,又想到自己母亲的话,无奈之下叹息了一声,弹飞烟头,脚踩油门恨恨地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在其母喋喋不休的唠叨下,狼狈不堪地离开家门,来到了教育局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三楼,看到萧一凡办公室的门半掩着,沉吟了一下,便直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进门之后,微微躬了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副局长你好,这么早有事吗?坐下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闻声抬头一看,见是田汉明恭敬地站在自己面前,一个错愕之后,对其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局长,请抽烟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说着,奉给萧一凡一支中华香烟之后,还要帮起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情形,萧一凡摆了摆手,随即自己点燃了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看,只得作罢,点燃香烟之后,便坐到了萧一凡办公室桌前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知道田汉明无事不登三宝殿,大清早的还对自己恭敬有加,必有所图,心中有了这想法,表面却装着很随意地样子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田副局长,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我今天来,确实有事请萧局长帮忙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陪着笑脸,讪讪地说道,“那个三沟中学的刘通海校长是我的表弟,昨天不知是什么情况,被县纪委的人给带走了,为此,我的二姨,就是刘通海的母亲,昨天晚上就来我家找我来了,你知道,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沟中学的刘通海和你是姨表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个错愕之后,随即释然,笑道,“他是什么情况之下被县纪委的人给带走的,这也难怪你姨妈这么着急!完全可以理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刘通海和我是姨表亲,局里大部分人都知道,这点我真的没有骗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讪讪地说道,“至于,刘通海是为什么事情,昨晚被县纪委的人给带走,我一时还真的不知道,我想,你县纪委人眼熟,想请你从中帮忙打听一下,要是事情不大,就跟对方卖个人情,把他放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通报纪委的,正常情况下,一般都是经济方面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刘通海的事情,我帮你问一下可以,就是不知道他的问题有多大,能不能把他放出来,我可就没有把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,萧局长说得对!萧局长你是做大事的,宰相肚里能撑船,我以前对你有不敬之处,还请你多多原谅,恳请萧局长帮帮忙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正在求人办事,哪敢说个不字,好话连篇、连声点头称是,“三沟中学本身就是一个学校,刘通海虽说平时有点狂妄自大,但相信他绝不会做出贪污受贿的事情来,要怪都是怪我平时少加管教,没教育的好,还请萧局长原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副局长,你这说的什么话嘛,大家都是同事,在工作上有意见分歧,那是很正常的,心底无私天地宽嘛!所以,你也不必自责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这样,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张红林,看他知道不知道此事,了解一下,有备无患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也不等田汉明说话,拿起座机电话拨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