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14章 没了牙的老虎

第314章 没了牙的老虎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和胡月梅两人竭尽自己之所能,言语之间总是不忘挤兑孤坐在沙发的张红林,态度嚣张狂妄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看到两人的样子,就像在看小丑一样,心想,“现在时间等得应该差不多了,你们爱怎么蹦跶就尽情地发挥吧,留给你们的时间可是不是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张红林反而更加坦然了,冷笑着看了刘通海和胡月梅恶人一眼,继续半躺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的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可笑,听说过骗吃骗喝的,没见过这么耍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鄙夷地看了一下张红林,满脸愠怒地说道,“刘校长,还有一会就下班了,有些人没有自知之明,赖着不走,咱们总不能就这么干耗着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你这样一言不吭地坐在这里想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沉声道,“我已经到了下班时间,恕不奉陪了,请你离开这里,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,最近乡下不安全,我要锁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通海,我告诉你,今天局里什么时候来人,你什么时候下班,否则,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沉声说道,“你不以为我在这和你开玩笑,否则,你后悔都没地方发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红林,你在这吓唬谁呢,没有圣旨的钦差,跟没牙的老虎没有什么区别,你在这张牙舞爪的半天了,面子我已经给足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嚣张地说道,“别说你一个纪检组组长,我表哥还是教育局常务副局长呢,我看他也没有你脾气大,你这点官威还是去他面前耍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通海和胡月梅两个人嘚瑟不已,时不时地挤兑着张红林,王美霞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不明白张红林这么做的用意,又不敢上前训斥二人,对二人的言行可谓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丢死人了,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,俗话说,有多大的能耐做多大的事!赖在这里不走算什么玩意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早就对王美霞和张红林心生恨意了,见刘通海也开始发脾气了,连忙插言讥讽道,“刘校长,今天要不是我机灵,差点就着了一些小人的道,不过,我还是很大度的,来者都是客,我要不去学校厨房下两碗面条?咯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看看食堂有什么,就给他们盛一点就行了,下面条就不需要了,说不定人家还不愿意呢,省得费心劳神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起身拎起公文包,冷笑道,“张局长,你愿意等,你就在这慢慢等吧,我可是没时间伺候你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真是给脸不要脸,真是活该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说着,也转身准备往办公室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一见,两人真的要走,立马起身阻拦道:“我说过,在局里的人还没有来之前,你们谁也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个健步跑到门口,阻挡住二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红林,我警告你,这是我的办公室,你要是一再蛮横无理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用手指着,恶狠狠地说道,“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通海,我也警告你,我是局纪检组的,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校存在违规开支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沉声喝道,“你如果一再冥顽不化,我保证把你送到县纪委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一听,心中猛然一颤,自己的事自己再清楚不过了,肯定是经受不起检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刘通海一个愣神之际,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想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你让开,你说什么我不懂,我现在下班了,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胡月梅张开双手,就要把张红林拽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开,到时候也少不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说着,本能的一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哟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夸张地痛呼一声之后,蹲在地上撒泼起来,“流氓,猪狗不如的东西,竟敢摸老娘的胸,我不活了!刘校长你可得为我做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一听傻眼了,这怎么可能呢,但是,又想到在双方在拉扯的过程中,一不小心也有可能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,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到底和胡月梅有一腿,看了一眼自己的情人,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沉声道,“张红林你真的是太无法无天了,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调戏我校女会计,看我不揍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通海,别以为你们在演戏,老子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今天,你要想离开这里,除非你把打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小组长,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,老子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说着,撸起袖管,凶狠地说道,“今天就天王老子来了,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看,情况不对,吓得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突发的表现,让张红林和刘通海,以及胡月梅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命啊,有人耍流氓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眼珠一转,忙不迭地的一边叫喊着,一边拉着刘通海就要留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在这大呼小叫的乱嚷嚷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刘志祥领着丁长风和两个不相识的人走了过来,背着双手走过来,呵斥道,“不知道这里是校园,一点素质都没有,丢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隐晦地看了一眼王美霞,径直走进了刘通海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一看来者,不是教育局局长萧一凡,而是排名第四的副局长刘志祥,平时在自己表哥田汉明面前根本不受待见,顿生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怎么回事,我就去了医院一会,事情还没办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沉声道,“是你办事不力,还是刘校长恶意阻扰不配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一听,嚣张地说道,“刘局长,张红林和王主任要来我校查流水账,在没有收到通知和相关文件之前,我是不会给他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的意思很明显,就算你是副局长来,只要没有书面的东西,也是白忙乎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校长,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,审查有关学校的账目,不但是萧局长的意思,也是县纪委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岂能不懂其意,沉声道,“你这个态度可就不对了,就算再有多大的私人恩怨,事情还是要公事公办的,把你们的会计叫过来,配合局里的工作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局长,这都是你们的一面之词,这个账竟然捅到了县纪委,这也太危言耸听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肆无忌惮地说道,“我还是之前那句话,看不到实质性的东西,我绝不配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刘校长真是好大的官威啊,我来了也不行,看来你是有所依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冷笑道,“既然如此,就由不得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局长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话还没说完,只见,两个陌生的男子上前,将刘通海的手反扭了过去,咔嚓一声,给他戴上了银手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惊惧地问道,“我犯了什么错,你们敢私自用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县纪委监察局的,由于你涉及蔡焕成贪污一案,现在带你去纪委,对你进行审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说着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,在刘通海面前晃了一下,随即收了起来,对身旁的同事说道,“看清楚了吧,带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傻眼了,没想到县纪委的人真的来了,这可是自己之前没有预料到的,慌乱之中,想到自己表哥田汉明一定不知道此事,而且他的背后能量是非常大的,情急之中,现在只有求助于自家的兄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一开始看到刘志祥带着人进来,心里边开始没底了,早已收起撒泼之心,待在一旁不敢吭声,静待其变,当看到刘通海不买账刘志祥时,心中不免开始的一起来,可是一眨眼的功夫,见刘通海被县纪委的人给铐了起来,顿时傻眼了,杵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眼神闪烁不定的看看张红林,有转头看看王美霞,心想,早知道,我就不参合这趟浑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通海,你想看的文件已经给你看了,这下没什么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鄙视地说道,“张组长,你陪纪委的李组长他们将人带上车,我们就此回云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,刘局长给个面子,让我打电话好不好,算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一听,连忙乞求道,“打完电话,你们把我怎地都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和我说话,还是再跟我讲条件?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,我的面子在你眼里不值钱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反唇相讥道,“真是不知所谓的东西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大手一挥,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别,千万别啊,刘局长我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一看刘志祥冷对自己,知道自己刚刚没给其面子,现在巴不得自己被带走呢,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求助的机会呢,于是,电转方向,低声下气地说道,“张……张组长,求你行行好,我一定会记住你的大恩大德的,就让我打个电话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通海磕头作揖如捣蒜,一副窘态与刚刚判若两人,张红林本不愿意理睬,当想到他有可能与田汉明联系,说不定在言语之间能发现点什么,于是请纪委李组长给其打开银手链,说道,“抓紧时间,给你一次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张组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忙不迭地一边感谢张红林,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找到号码之后,连忙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我是通海啊,现在纪委的人要带我去纪委,你赶快想办法救救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惊慌失措地说道,“他们现在我办公室呢,我该怎么办?你快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通海,你刚刚说什么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恼怒地说道,“你这样子哪里还有一点校长的样子,在这语无伦次的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哭丧着脸,把事情的经过,简述了一遍,最后哀求道,“表哥,这事你一定想办法救我啊,否则,我可就完蛋了!喂?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电话里没了声音,疾呼了两声,在发现电话已经挂断,连拨了两次,都没拨得通,对方竟然关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田汉明在听了刘通海的话后,及时地挂了电话,生怕刘通海说出不该说的话来,在这个紧要关头,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带进深渊,更不要说一些隐晦的话了,纪委的人精明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惊魂未定的田汉明,经过一阵思想斗争之后,虽然觉得萧一凡这时已经开始全面反击了,但最终目标则是对准了自己,否则,绝不会先拿表弟刘通海来开刀,这是对自己*,想到此处,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,开始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电话打完了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沉声道,“希望你去纪委以后,好好配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通海一听,刚想要说什么,用带有深意的眼神看了一眼张红林之后,随即,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本想等刘通海打完电话,事情会出现逆转,不曾想电话打了等于没打,刘通海还是被带走了,心中顿时慌乱无比,希望张红林和我王美霞忘了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狂妄的女人,照其刚刚的态度,觉得她和刘通海之间必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,何况案件进一步审理,还需要她配合呢,此事怎能轻易将其放过,“胡会计,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,走吧,到纪委去吃面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月梅一听,顿觉浑身无力,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一见,冷笑一声,随即上前将其拽起,押到了楼下县纪委的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县纪委的人离去,张红林回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、王主任,今天下午你们是遇到硬茬了!也都怪我一时没想起来,这个刘通海和局里的田汉明是表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为了安慰你们受伤的心灵,晚上,我请你们吃大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局长,你就不用客气了,你下午那个情况还能再吃荤菜,还是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戏谑地说道,“本以为这件事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没想到还是一波三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局长,身体保重要紧,等你身体完全康复了,我请你和大家好好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笑怼道,“王主任,从这件事以后,你该不会再说,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丝毫不以为意,傲然地说道,“该吃吃,该喝喝,该做的还要做,该说的话照说不误!看你能咋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