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09章 虚惊一场

第309章 虚惊一场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恢复平静的手机,再回想刚刚那一句声音,萧一凡的心里却是无法淡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手机并不是萧一凡因为紧张,一不小心给触碰断了通话的,而是董紫鸢故意掐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进来怎么也不敲门呢,还偷听人家说话,也太不尊重我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面对着眼前的女人,娇嗔道,“本小姐生气了,你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嘟囔着嘴巴,满脸委屈地样子,让人又怜又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不会是真的生妈妈的气了吧,我们家闺女长大了,有自己的悄悄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董紫鸢的母亲聂文慧,面对女儿的质问,不怒反喜,戏谑地说道,“快跟妈妈说一说,那个学长哥哥是干什么的,长得帅不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又来取笑人家了!不理你了,我要睡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俏脸一红,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,说的话被自己的老妈给偷听去了,顿觉害羞,一把抓起被子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,知子莫如父、知女莫如母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女儿是个什么样子的人,聂文慧岂能不清楚,看到自己女儿娇羞的样子,便一切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闺女,你是妈的女儿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这有什么好害羞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也没扯开女儿的被子,却在床边坐了下来,一手轻轻地拍了拍被窝中的董紫鸢,循循善诱地说道,“快跟妈透露透露,男孩子是哪里的,让妈也替你高兴高兴!顺便替你长长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说什么呢,我还小,谈恋爱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从被窝里钻了出来,嘟囔着嘴巴说道,“你是不是嫌我烦啊,巴不得把我给嫁出去是不是,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的亲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丫头,有你这么跟妈说话的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见董紫鸢撒娇的样子,疼爱地说道,“都说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,哪有做父母的不宠爱自己的女儿?你的终身大事,可是我和你爸最大的烦心事了,你要是找到了你心爱的白马王子,我和你爸做梦也能笑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反正我挺喜……喜欢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讪讪地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能让我闺女看中的男孩子可是不多,我想他肯定有特别的地方,比如说才能啊、长得很帅啊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狡黠地说道,“快和妈妈说说他的情况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听,想到萧一凡的样子,感到害羞不已,脸庞顿时爬满了红云,莺声细语得说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他和你是同学,而且还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,碰到了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惊讶地说道,“你们在大学的时候,彼此之间是不是就有那种感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我之所以认识他,是因为我们当时都参加了文学社,论文化底蕴,他可是比我不知强了多少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能让我家闺女羡慕的人还真不多,看来萧一凡这个男孩子是真的很优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开心地说道,“那你跟妈说说,你们再次相遇,是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在什么地方,当然是在芜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坦然道,“当时,表哥要我陪他一起,去和一个地方乡长洽谈投资的事宜,谁知道见了面,竟然是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们一来二去的,见面机会多了,彼此之间就产生了情愫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笑嘻嘻地说道,“诶,对了!是他主动追的你还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怎么能这么问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害羞地撒娇道,“能不能不要再问了,女孩子也是需要面子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女儿的话,看着女儿的样子,聂文慧敢确定是自己女儿百分百地主动追求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我们家女儿长大了,也知道害羞了,妈就不问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心意满满地笑道,“不过,妈还是忍不住,想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老了,怎么开始和奶奶一样,喜欢絮絮叨叨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含蓄地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萧一凡现在是云都县东辰乡的乡长,他家父母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似乎想到了什么,狐疑地问道,“另外,萧一凡知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还是啰嗦耶,他爸妈做什么我不知道,不过上次听他说,他家好像是中医世家,在家开了个小医馆,而且,向你更正一下,人家现在不是乡长,而是云都教育局的局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回忆道,“他对我们家情况应该不清楚,不过,上次奶奶走失,就是他和我一起回来,帮我找到奶奶、照顾奶奶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这样啊,看来这个萧一凡还是有点能力的!女儿眼光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对了,我说,这个名字怎么有点熟悉呢,难怪你奶奶有时候坐在那,自言自语地喊什么一凡来着,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呢!现在,全解释明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吧,妈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听,心中乐开了花,表面却装得不以为然的样子,说道,“明天还要上班呢,我睡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也不再纠缠,替董紫鸢掖了一下被子,便起身离去,并关好了房间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客厅,想到自己女儿的话,聂文慧觉得有必要查明清楚萧一凡的底细,准备打电话给自家的外甥——芜州东升实业的老总宦东升,了解一下情况,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午夜,便打消了念头,准备第二天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来到办公室,王美霞就走了进来。“萧局长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王主任,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闻声抬头问道,“田汉明和崔红萍有没有来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来就是向你汇报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沉声道,“今天,我提前半个小时上的班,可是上班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,既没看到田副局长,也没看到崔主任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这倒是咄咄怪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他们会不会和蔡副……蔡焕成一样,该不会是逃跑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见,狐疑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要是他们真的和蔡焕成一样,还会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以为然地说道,“如果,你不信的话,完全可以打电话试一试,不就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王美霞似乎想到了什么,开心地说道,“诶,对了,这个办法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出电话立马就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王美霞沾沾自喜地样子,刚想问一句,去看到王美霞已经开口说话了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崔主任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,眼睛还不停的朝着萧一凡眨了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吗?王主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崔红萍不冷不热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崔主任,是这样的,刚刚萧局长让我通知你,准备让你和我去人民医院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一是,看望一下赵文磊,顺便安慰一下家长,二是,让我们去把赵文磊的住院医疗费给交了,你什么时候能到,我也好回话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王美霞说谎,还说得那么振振有词的样子,萧一凡不得不佩服,伸出大拇指对其摇了摇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看,不但不觉得什么,还挑衅地撅起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崔主任,不好意思了,我这两天家里有点事情,我在乡下呢!就请辛苦你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在电话中说道,“哦,对了,我一时大意,请你帮我再请个假吧,回来请你吃早饭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啊,崔主任我知道了,你先忙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说完之后,便挂了电话,一脸无奈地看向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他们不会是你想的那样吧,这下相信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道,“既然,你想去医院看看赵文磊,那你干脆现在就去一趟吧,问问医生现在情况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被萧一凡笑怼了一句,想想刚才自己自以为是的样子,不由得讪讪地答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怎么了,是不是感觉很失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也不要感到羞愧了,刚刚崔红萍在电话中说的那些话,也给我提了一醒,说明他们已经按捺不住了,在开始行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我们现在根本就不知道,他们到底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,把刚刚的尴尬之情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急声道,“我们总是守株待兔似的在局里等,肯定不行,必须尽快掌握他们的动向,也好及时拿出处理方案,我怕夜长梦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到什么应对办法了吗,说出来听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王美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于是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不过我觉得,他们要是下乡去了,行踪一定会暴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讪讪地说道,“要不,我和秦秘书一起下乡转一转,说不定会发现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虽然不失为一个办法,可是,那也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用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你往东他们往西,总是走着不同的方向,劳心又费力,这样不是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,我们就这样守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你现在去把刘局长和张红林,以及项目科的副科长丁长风,一起喊到我这里来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现在,医院的事情已经基本没事了,现在是时候着力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答应了一声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之后,刘志祥和张红林、丁长风,以及王美霞联袂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请坐,现在把大家叫过来,是有件事跟大家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起身来到会客区,散了一圈香烟,说道,“现在赵文磊的病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,我们的精力这下完全可以集中在一起了,着力于调查蔡焕成贪污的这件事情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赵文磊的病情能够得到彻底解决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开心地说道,“昨天,我们根据丁科长查阅的档案资料,去了渔港乡的中学和丁辉镇中学,可是一无所获,有点让人无从下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渔港中学和丁辉中学,这两年有没有搞基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蹙眉沉思道,“你们去了以后,你们去了怎么会没发现猫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萧一凡地话,刘志祥和张红林都无法解释,这时,项目科副科长丁长风讪讪地插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来解释一下其中的原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的这两家学校,经过查账,核算每一笔资金用项,确实没发现什么问题,我觉得一是,这两家学校申请基建的资金本就不多,都在一万五千元之内,没什么油水可捞!所以他们也就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次,就是我在翻找已存档案时,发现跟我印象中搞基建的学校有很大出入,我怀疑宋美琴在逃跑之前,已经做了很多的相关工作,将一些档案完全给掉了包,让我们无从查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很有这个可能,否则,那些搞了基建的学校,档案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就失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沉声道,“这样,丁科长你先把知道的几个搞基建学校的名单,现在就写下来,然后,就按照这些名单逐个去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长风不敢怠慢,随即起身走到萧一凡办公桌前,开始将知道的名单一一呈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丁长风说着,将名单递给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结果名单一看,只见名单上有中学、有小学,有七八家之多,便沉声道,“刘局长、王主任,你们看看,这些名单里面的学校,可有你们的好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不明其意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也不敢插言,眼神却看向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刘局长请勿多疑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我的意思这名单里面如果有你们的好朋友,完全可以打个电话问一下,这两天田汉明和崔红萍可是没来局里上班,你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和崔红萍一听,顿时释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