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03章 对弈

第303章 对弈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王美霞惊讶地样子,萧一凡哂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,“坐吧,王主任,除了刚刚的一幕,有没有发现她什么异常的表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今天崔主任来上班之后,表现得和平常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沉吟道,“除了中途出去过两次,也就几分钟的事情,其他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错了,不是没有异常,而是她善于伪装,没有让你发现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摇了摇手说道,“她在你面前故作冷静,心中却是早已掀起了轩然大波,刚刚就是很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自感比萧一凡稍长几岁,虽说后者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但是当面这样说,感到羞愧不已,一时无言以对,俊俏的脸庞,爬上了两朵红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,以后多加注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你呢就是太善良,要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道理,这就是你和崔红萍之间的差距!不过,这也恰恰是你的优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,做事只要问心无愧就行,否则,最终受罪的还不是自己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不知是心中有怨气,还是不敢居于人后,胸脯一挺傲娇地说道,“你看我现在虽然没什么大的作为,不过,我吃得香、睡得香,心中无私天地宽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虽说长得不是十分漂亮,也不爱打扮得花里胡哨,但身材却是凹凸有致,该有的有,该细的地方细,略施粉黛,非常耐看,给人一种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职业女性之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不觉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一双不善的眼神看着自己,王美霞脸上的两朵红云顿时散开,一时娇羞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王主任说得对,原来你才是领略了生活的真谛,我自叹不如!”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自己失态,尴尬之情一闪而过,萧一凡干咳了两声,平复了一下情绪,随即说道,“接下来的工作,将会非常辛苦,你们准备先从哪里出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还不好说,不过,与刘志祥副局长、张红林商量了一项初步方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敏锐地捕捉到了萧一凡的变化,也不再纠结,坦然道,“准备先从已经发现几家端倪的学校入手,然后再逐一排查这两年来,做了基建工程的学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方案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这样一来,你们的任务将变得更加烦琐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现在的情况你也很清楚,毕竟对方在暗我们在明,对方对我们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,而我们却不知道,他们暗中会做出什么应对措施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脸上爬满了愁云,王美霞疑惑地问道,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还不好说,不过,我觉得可以将审查小组的人分成两拨,一拨按部就班的按照你们商定的方案去进行审查,这叫明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另一拨人则做暗访,我想让你牵头负责,人员你自己选,人不要多,只要是机灵的、会开车的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似乎想到了什么,神情一凛,沉声道,“萧局长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王美霞的手指动作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萧一凡和王美霞商量着,怎么开展调查工作的同时,田汉明的办公室里却是也在如火如荼的商量着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主任,你这慌慌张张的干什么,后面有人在追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见崔红萍走了进来,淡然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副局长,现在不是我们打口水仗的时候,我有正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面沉是水,一副不容置疑地口吻说道,“蔡焕成和宋美琴是什么出事的,为什么审查小组的名单上,没有我们的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出事,是在东辰中学宿舍倒塌的第二天,审查小组上的名单没有我们就对了,这可是萧一凡亲手拟定的,这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瞄了一眼崔红萍,见其一副冰冷的样子,心中不由得冷哼一声,于是,爱理不理地说道,“之前也没见你关心这事,现在怎么突然关心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之前只是听说东辰中学宿舍倒塌的事情,并不知道蔡焕成他们的事,我今天来上班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冷声怼道,“你也不要在这阴阳怪气地跟我说话,我是跟你在这就事论事,别忘了,他们虽然半途中跳水了,可是我们还在这艘破船上摇摆不定,没有脱身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要说田汉明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,自从自己跟崔红萍发展成地下情人之后,可以说,不但对其呵护有加,甚至,把她带进了自己的核心圈,绝没有隐藏半点私心,甚至,也曾经冲动过想领个证,以后在一起快意人生!

        谁曾想,崔红萍表面跟自己是琴瑟和鸣,暗中却是移情别恋,竟然和原云都副县长宋长河有一腿,想到往日的林林总总,自然没好口声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现在是不是感到很紧张,船再破,不是还没沉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知道崔红萍的来意之后,知道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,也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僵,不管船破不破且不说,除了蔡焕成和宋美琴,现在需要三人团结一致的时候,要是三人之中,有一个出现意外,另外两个人绝对讨不到好处,沉声道,“你有什么想法和建议,不妨说出来,大家一起商量着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不是我有什么,而是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刚开口,却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,紧张地转过头去,看向办公室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站着干什么,赶快去开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个愣神之后,这才想起自己刚刚进门的时候,把门给反锁上了,连忙跑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刚打开,只见申元闪身走了进来,当看到是崔红萍开的门,惊讶地说道,“你,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什么呢,快把门关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知道申元误会自己了,不由得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由不得多想,随手将门再次关上,旋了一下门锁,坦然地走到会客区沙发上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看情形,知道是自己多想了,也移步到会客区坐了下来,讪讪地说道,“田局长、崔主任,你们这是再商量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元你来得正好,刚刚崔主任向我问了审查小组名单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说着,递了一支香烟给申元,说道,“现在,我们三人都到齐了,就一起商量商量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点燃香烟,深吸了一口说道,“田局长、崔主任,这事已经木已成舟,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我们现在能做什么,只有静观其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副局长,你的意思是以不变应万变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岂不是成了待宰的羔羊了吗,看着船往水里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崔主任,你先别激动,话也不是你这个说法,不瞒你说,我之前可是和你一样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咧嘴一笑说道,“听了田局长的分析以后,我们现在还真的只能按兵不动,万一不小心自曝了马脚,被萧一凡发现什么端倪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觉得这样下去绝不是个办法,时间一长,肯定会隐瞒不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知道,申元一直以田汉明马首是瞻,与其再多说也是无益,心事重重地说道,“我与其这样被动,惶惶不可终日,不如早作打算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不由得蹙起了眉头,虽说自己不待见崔红萍,但也觉得她说的话不无道理,沉吟了一下之后,一副领导做派地样子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打算,现在蔡焕成和宋美琴把钱卷跑了,小金库里的钱一分也不剩,我们总不至于光屁股溜吧?就是小金库的钱还在,我们也不能有这样的想法,别看蔡焕成和宋美琴成功逃脱了,他们以后还不是躲在角落里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,稳住自己的阵脚,千万不能慌乱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萧一凡之所以没有把我们排在审查小组里,只是对我们心生不满,应该还不知道小金库的事,否则,我们能这么安稳,早被纪委请去喝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萧一凡最终查到了一丝蛛丝马迹,我们也完全可以推卸责任,装着一问三不知,把所有的事情,推到蔡焕成身上,我们也没拿一分钱上身,所以,也不必顾虑太多,你们也要有这个思想准备,统一好口径!再不济,最终也就是落个批评处分什么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就在你们来之前,我也做了仔细的考虑,觉得不能什么事也不做的话,也太示弱了,必须与萧一凡暗中斗一把,必须打消一下他的嚣张气焰,否则,我们以后在局里不要说什么话语权了,有没有那个脸继续呆在教育局都难说,崔主任的话也提醒我了,使我更加确定,应该做一点什么,才是正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那你准备怎么做呢?我们现在可是老虎吃刺猬,无从下口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愁眉苦脸地说道,“之前,你让我稳住阵脚,我也觉得很有必要,赞成你的想法,可是,你现在要改变计划,这万一要是出错点什么,那可就亏大了,必须考虑周全了才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副局长,请稍安勿躁,田副局长能想到这么多问题,必定有了解决的方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敏锐地感到田汉明绝不会信口胡诌,带着一丝疑问,看向了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田局长是个有大局观的人,可不是我们能比的,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嘴上奉承着,心中却丝毫不信,暗想道,“你这么肯定,该不会还对田汉明心存幻想吧,怎么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呢,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你吗,跟老子装什么大尾巴狼,真是!他要是早有想法,怎么会等到现在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其实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为了做到一劳永逸,我觉得还是从源头上把缺口堵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得意地说道,“我想萧一凡他们现在也是热锅上的蚂蚁,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,还没有找到真正的突破口,否则,按照纪检组张红林的脾气,早就带人去审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就别吊我们的胃口了,有什么好方法就赶紧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不明其意,急不可耐地说道,“如果你的方法可行,我率先打头阵,说句不怕你笑的话,我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了,大不了从头来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别嚷嚷了,耐心地听田副局长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厌恶地娇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不敢当场硬怼,暗自骂道,“他妈的,怎么总是跟我过不去,就你好行了吧,看看你是否还能钻进田汉明的被窝,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虽然不服气,甚至有点讨厌崔红萍,但表面却是装得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萧一凡来到教育局,在我前进的大路上横插了一杠,我整天忙于与其暗中较劲,把正事都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做了深呼吸之后,侃侃而谈道,“明天,我准备下乡,到下面的学校去视察一圈,正好借机与相关的学校校长,好好聊一聊,这个方法还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!这个方法不错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听了之后,顿感前途一片光明,开心地说道,“你在源头上杜绝了问题,就算萧一凡和张红林再怎么查,也是枉然,最终是乘兴而去,败兴而归,看他以后怎么在教育局再耀武扬威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方法是不错,你就不怕萧一凡起疑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看似不合时机地问了一句,却也是问题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是一个人去,到时候把督导室、初教科、中教科的人都叫上一个,大张旗鼓的去,他总不至于质疑我的职责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大手一挥,信心满满地说道,“事情就这么定了,不能畏首畏尾的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等会研究一下人员名单,你就去通知相关人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听,不再反怼,微微点了点头,表示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看,不由得暗自冷笑道,“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对我的了,告诉你,别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装得冷冰冰的、不可方物似的,关键时刻还是靠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