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01章 终于按捺不住了

第301章 终于按捺不住了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萧一凡办公室门口,见门虚掩着,田汉明敲了两声,便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在伏案写着材料,闻声抬眉看了一眼,见田汉明和申元二人走了进来,继续埋头工作,好像没看到有人走进办公室似的,暗中却是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见萧一凡不理睬自己,不知道是没听见敲门声,还是故意为之,不由得怒从心起,为了自己不至于在萧一凡面前示弱,给申元递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见,不敢怠慢,连忙上前一步,出声道,“萧局长真是大忙人啊,这么专注,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是申副局长啊,你和田副局长进来怎么不敲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闻声抬头,感受其语气不善地样子,便知道了两人的来意,责问道,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是故意不理睬你们呢,有什么事说吧,我这里正忙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一个错愕之后,蹙眉转头看向了身旁的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心中顿感恼怒不已,竟然说自己没敲门,该不会是你姓萧的故意的吧,虽然心中不爽,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,否则不是白来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既然你很忙,我也就不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沉声说道,“我有一事不明,还请你在百忙之中给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看二位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,我正在疑惑,是谁得罪了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到田汉明阴阳怪气地语气,神色一凛,冷笑着说道,“既然是来找我的,看看我是否能帮你们解答释疑,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蔡焕成和宋美琴的事情,都已经被立案审查了,为什么不通知我们一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眯着眼睛看着萧一凡,冷声说道,“这么大的事情,竟然藏着掖着,未免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,田副局长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你是在责问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,故作不知情,冷声怼道,“蔡焕成和宋美琴关机失联的事情,难道你们不知道,之前,是我没和你们二位通气吗?你们又是怎么做的?这件事情无论有了进展,还是没有消息,你们什么时候主动的来向我汇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时语塞,气得脸红脖子粗地说道,“我们一直都在联系,可是联系不上能有什么办法?这也不能追究我们的责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我也是一直在打听消息,甚至都联系了蔡焕成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也不服气地说道,“可是他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这不能说我们不关心这件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想不到二位也是费尽了心思,却也是徒劳而工,真是让人感到嘘唏不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了两声说道,“哦,对了,二位不会是因为自感吃了苦、出了力,跑到我这里来喊冤叫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喊冤也好,叫屈也罢,这些都不是很重要的话题,我们自感还不至于让人怜悯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声怼道,“我们敬重你是教育局一把手,但是,你也不至于以一种无视的眼光对待我们两个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感到非常可笑,你们敬重我,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,是你的说词太漂亮,还是我不够聪明啊,于是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副局长,从你们进我办公室开始,你们的态度我是感受到了,二位心里有想法、或者有什么想说的话,不妨坦言相告,何必在这遮遮掩掩的、跟我在这打哑谜呢?该不会是考验我的智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彼此之间都是同事,处理问题的过程中,有些地方存在不同意见,或者做错了什么,遗漏了点什么,也是在所难免的,毕竟,人无完人,谁敢说自己不犯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有了矛盾,发现了不同意见的地方,就该提出来,大家一起坐下来,喝杯茶商量商量,又不是什么不可解决的大事,也没有天大的仇恨,有什么话不好直言地坦诚相见呢?非得闹僵了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,我们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笑道,“我问你,对于蔡焕成的事,局里既然拿出了方案,且不谈申元,作为局里常务副局长的我,却不在工作小组名单之列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说的不错,萧局长,刘志祥按岗位和分工,位置还排在我的后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帮腔道,“就算我不在审查小组的名单之列,难道作为教育局的二把手、常务副局长的田汉明局长,也被排斥在外了吗?这似乎太让人感到费解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还以为什么事,原来问题的纠结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扬声大笑了两声,说道,“如果是因为这件事,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二位,恕我爱莫能助,因为名单的确定,不是我个人的主观臆定,而是根据县纪委的要求确定的,所以,二位有什么感到不理解的,完全可以去找县纪委的王荣光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,就这么点事,还要王书记亲自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怼道,“虽然我是教育局的二把手,但是,很多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,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田副局长似乎不相信我的说辞,这也好办得很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冷笑着说了一句之后,拿出一个电话号码,放在办公桌上,伸手一指说道,“这是县纪委王荣光书记的号码,不信,你们自己亲自打过去,问一问不就很清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见萧一凡一副坦然自若地神情,眉头紧锁,看了一眼身旁的申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感受其意、气急不过,伸手就想拿过电话号码,直接打给对方问个明白,却被田汉明一把拉住,恼怒地责问道,“田局长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既然是县纪委的决定,我们也就认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道,“不就是个工作小组吗,既然没有我们,正好落得清闲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隐晦地拽了一下申元的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,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,我要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坐在老板椅上,说着,自顾自地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,眯着眼睛一副泰然自若地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这是给自己下逐客令呢,微微点了一下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不明其意,冷哼了一声,转身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萧一凡的办公室,申元迫不及待地要问话,被田汉明用手势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,进了常务副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刚刚是什么意思,既然你暗示让我打电话,为什么又制止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气呼呼地说道,“他萧一凡别以为和王荣光走得近,并以此来作说辞,我们也不是好糊弄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在说话的过程中,我也是很气愤,也有想打电话的冲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蹙眉沉声道,“可是,我细想下来,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,所以才及时制止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是什么意思,就算是王荣光定下来名单,他对我们教育局很熟悉吗?你想想,一个部门的副股级都能是成员,我们却被排挤在一旁,这还不是萧一凡的意思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都是蔡焕成这个狗东西惹出来的祸,让我们在局里脸面都丢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问题怎么总是一知半解呢?我觉得你有必要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呵斥道,“刚刚你也说了,一个部门的副手,都能名列名单之中,为什么我们两个人却被排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似乎也感到了不寻常的气息,疑惑地问道,“你是说,我怎么也被怀疑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很有可能,你想想啊,小金库的事情,就我们几个人知道,除了蔡焕成和宋美琴,名单上却没有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,这未免太巧合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担心地说道,“从种种迹象表明来看,萧一凡肯定是不知道从哪儿闻到了气息,苦于无从下手,只有请王荣光帮忙,这才是我现在最该担心的,你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他妈的蔡焕成这个王八蛋惹的祸,要是他早点听你的,及时住手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,还有他那个姘妇宋美琴,当时怎么就没看出来,她也是个心黑的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不听则已,一听顿时心中的怒火腾地爆发了出来,怒骂道,“现在,他们把钱卷跑了,逃到外面去逍遥快活了,却让我们在这里背锅,忍受煎熬,把老子惹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你惹急了,你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插言阻止道,“现在事已至此,再发多少的牢骚也是枉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时被呛住,气得脸红脖子粗地杵在当场,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也不要生气了,我还纠结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拍了拍申元的肩膀,安慰道,“我们现在不能自乱阵脚,这样不但不能解决问题,反而更容易暴露自己,一定要沉得住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可是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焦急地说道,“那两个王八蛋已经逃了,把我们弄得像烙饼一样备受煎熬,现在又不知道崔红萍是个什么态度,真是急死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现在你这个样子,让我感到很担心,你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,我甚至都怀疑你就是下一个被受审的对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心中虽然很气愤,但也很无奈,一边坐在椅子上抽着闷烟,一边继续安慰道,“崔红萍的事由她自己去解决,不过,她绝不会自曝家门的,这点我还是有把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他妈的晦气,早知道会这样,当初就不该让蔡焕成这个王八蛋管理小金库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恼怒地自言自语地说着,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转身说道,“对了,萧一凡不是说县纪委插手了吗,我们虽然不好直接去问,可是姚县长是常务副县长啊,我们不如请他,去摸一摸纪委的路数,以便我们好及时做好防备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一个环节给忘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拍了一下桌子,感慨地说道,“被你搞糊涂了半天,弄得我是六神无主,终于听到你一句人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不但没有怨气,反而开心地说道,“既然如此,那还犹豫什么,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不我待,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连忙掐灭烟蒂,起身就往办公室外面跑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见,连忙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下了楼,疾步向停车场走去,田汉明打开车门,发动轿车之后,载着申元一起,向大门外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田汉明开车离开教育局不久,王美霞敲门走进了萧一凡地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主任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王美霞走了进来,放下手中的笔,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刚刚田汉明在办公室和申元谈论了半天,由于距离太远,又隔着一道墙,听不清楚他们具体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讪讪地说道,“就在刚才,他们二人慌慌张张地下楼,开车出去了,不知去哪里,我有负重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闻言不怒反喜,笑道,“王主任不必自责,这些已经足够了,你做得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疑惑地看了一眼萧一凡,心想我根本就没做什么,甚至都没完成你交代的任务,怎么好被你夸呢,杵在原地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事吗,王主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王美霞傻傻地样子,笑道,“没有其他事的话,你就先回去忙吧,一切按计划不变,有事我再叫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不敢多问,讪讪地答应了一句,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王美霞离去的背影,萧一凡嘴角翘起了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萧一凡在得知县纪委王荣光的要求之后,便开始组建调查蔡焕成问题的工作小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蔡焕成和田汉明平时的行径,便觉得这里面应该有猫腻,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,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,故意把两人排除在外,让其自乱阵脚,从而发现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上午两人来办公室的表现,以及王美霞汇报的情况来看,想到自己的方法果然奏效,萧一凡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