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93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

第293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田汉明的质问,蔡焕成不敢有所隐瞒,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火冒三丈,大声训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脑子有病了吧,我当初对你有没有提醒你,你怎么就对我三令五申的话,听不进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但不引以为戒,反而肆无忌惮地一意孤行,现在好了吧,犯事了吧,活该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一时非彼一时,自从胡东和徐启茂被萧一凡撸掉以后,我又是怎么对你们两个讲的,要你们小心谨慎一点,该收敛得要收敛一点,现在萧一凡正愁找不到借口,你倒好,自动送上门去,真是蠢猪一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这一次是真的错怪我了,你的话,我什么时候敢违拗过,我从来没有忤逆过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苦逼地说道,“至从你提醒我们过以后,我已经收敛了,而且,萧一凡来教育局以后,我更是感到如履薄冰,做事更加小心谨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对我说这些没有的,照你说的,就不该出现这样的结果,还振振有词的,觉得自己理由大的不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声怼道,“这事我也帮不了你,你自己回去想办法吧,恕我爱莫能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千万不能置之不理啊,要是这样的话,我肯定挨不过这一关,在劫难逃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哪能就此作罢,要是那样的话,就等着挨刀受审了,苦苦哀求道,“这件事当时发生在暑假,当时萧一凡还没来教育局,而且在这之前,我也有所收敛,完全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什么,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,要是不想说,你就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恼怒地说道,“你不想说,我还不想听呢,落得耳不听心不烦,眼不看为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这次都怪那宋美琴擅自做主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郁闷地说道,“田局长,你看在我们相交这么多年的份上,你就救兄弟这一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是宋美琴擅自做的主,你真的不知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哼道,“这就是你的开脱罪责之词,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一样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是我们几个人的老大,我要是敢说一句谎话,就让我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为了求得田汉明的帮助,不惜发起了毒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正是红颜祸水,前面一个宋长河,现在又轮到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沉声道,“我就相信你这一次,谁叫你们是我的兄弟呢,如有下次,我绝对不会过问,你可听清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田汉明之所以同意帮蔡焕成,也是无奈之举,自己本身所做的事情,他和申元也是知道个七七八八,谁的屁股都不干净,如果自己真的视而不见、充耳不闻,狗急了还能跳墙呢,难免不会不给自己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老大,如有下次,我绝不会给你添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见田汉明松了口,顿感松了一口气,忙不迭地的连声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有下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呵斥了一句,随即问道,“你既然这么说了,你也别怪我多问一句,你在负责基建这一块,到底吃了多少回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不知道田汉明的意思,怀疑他还想再分一杯羹,一时迟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想说就算了,我只不过关心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,“如果,就这么一点钱的话,实在不行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到时候找个借口开脱了,也就没什么事了,反之,就要慎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两年多以来,不敢隐瞒你,我收了有六七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其实也不知道具体收了多少好处,但知道绝对不止这个数,为了不引起田汉明的嫉妒,便随便说了数字,应付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你现在大手大脚的,以后稍微低调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特别别忘了叮嘱你那个情人宋美琴,以后不要擅自作主,否则,你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老大,我一会肯定去和她说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讪讪地说道,“老大,我知道你去找谁,你这样空手去不好吧,要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用大拇指和食指来回地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我懂,我想应该还没到时候吧,事后再去感谢也不迟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沉思了一下说道,“不过,你既然这么说了,你准备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看这个数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毫不犹豫地伸出了左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看,蔡焕成张开五指问自己,心中确实被震惊了一下,随即说道,“看来你这次是真的狠下心来了,你现在能拿得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实话跟你说吧,你别看我平时看似大手大脚的,那不过是和你在一起,才那样的,平时,我还是比较节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见田汉明似乎不反对,连忙从衣服口袋里,掏出一张银行卡,陪着笑脸说道,“剩下的全在这里,还有五万多,除了该花的费用,多下来的就当我孝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焕成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我会按你的意思,尽力给你办好,多余的钱,我一分也不要,还是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不动声色地说道,“你先回去,我现在去趟县里,至于结果如何,就看你的造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哪敢说个不字,告诉田汉明银行卡密码后,连忙告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看着银行卡,无奈地摇了摇头,随即出了办公室,下楼直接驱车赶往县政府,找自己的后台老板云都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姚春安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见田汉明驱车离开了教育局,心中稍感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老板椅上,抽着中华香烟,想到为了解决东辰中学一万钱的事,自己损失了五万多,便连忙拿起电话打给了宋美琴,让其来办公室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焕成,又怎么了,事情怎么说的,想到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进了办公室,关上门之后,焦急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脑子清醒了,真的被你差点就害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吐了一口烟雾,一副浑身轻松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焕成,看你的样子和说话的语气,是不是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看到蔡焕成悠然自得的样子,推了一下其肩膀,嗲声嗲气地说道,“有什么好消息快告诉人家嘛,我到现在还紧张得不行,不信你摸摸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起蔡焕成的手,放在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一阵柔软,蔡焕成心情一下变得大好,顺手一把将其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,就是没个正形,现在知道人家是为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一把推开蔡焕成的手,欲要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动,你的好好补偿我一下,害得我紧张了半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说着,手也不老实起来,顺着衣服下摆就往里面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这是办公室,万一有人进来,岂不影响你的声誉!晚上下班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指了指办公室门,说道,“快告诉我,事情准备怎么解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放开了宋美琴,长叹一声说道,“还能怎么办,还不是请田汉明帮忙去解决了,害得老子白白损失了五万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是身外之物,在这个时候,只要能解决问题,还在乎这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出奇地大方,笑怼道,“你没听说过,千金散去还复来吗,以后,总会有赚回来的渠道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表哥的那张卡在哪里,一会你给我用一下,我身上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了,比我的脸还干净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叹息一声说道,“等田汉明从县里回来,晚上怎么地,也要请他喝一杯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卡在我办公室,一会拿给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娇嗔道,“告诉你,卡里还有三十多万,我是一分也没动,你自己也省着点花,别大手大脚的,你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就放心吧,要不是为了这件事,我绝对不会动卡上的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心中不免一阵激动,没想到宋美琴为了自己的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,却在孜孜不倦地努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家儿子大学毕业,我就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地说道,“你可是说,到时候陪我一起游遍大好河山的!你不会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还有两年的时间了吗,你这么好,我怎么敢忘记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说着,贼兮兮地看着宋美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蔡焕成一把揽在了怀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驱车来到大街上,从取款机里一把提出五万块钱之后,随即来到县政府,直接来到了姚春安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恭敬地问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汉明哪,你这么拘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起身相迎,笑道,“看你这一路风尘仆仆的样子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我这也是无奈之举,这不是来找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吗,来,坐下来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说着,邀请田汉明一起坐在了会客区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看,姚春安今天的心情不错,顿觉今天事情肯定能办成,于是讪讪地说道,“姚县长,我也是受人之托,也是无奈之举,请你不要责怪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一听,笑嘻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见,连忙将蔡焕成的事情说了一遍,看到姚春安眉头微微蹙起,连忙从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,讪讪地说道,“姚县长,这是蔡焕成的一点心意,请你务必收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一幕,茶几上放着三万块钱,姚春安阴沉着脸说道,“汉明,你脑子进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……姚县长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猝不及防,一时不明其意,结结巴巴地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对你的能力,要重新进行评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沉声喝道,“你把钱给我收起来,从哪里得来的,还送到哪里去,我就当这事什么也不知道,也没看见你的所作所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蔡焕成虽是我的下属,但也是我的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焦急地说道,“他当时告诉我这件事时,我也是把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,可是,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救,你准备怎么救,你来告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再也忍不住了,顿时大发雷霆,“宋长河是怎么被捞进去的,你该不会忘了吧,那也不过十来万块钱的事,他蔡焕成一个小小的副局长,让你拿三万块钱来找你,说明他利用职务之便,远不止贪污了这三万块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请你息怒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田汉明连忙承认自己的错误,看着大发怒火的顶头上司,讪讪地说道,“我这就回去,把钱退还给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要准备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感觉到自己失态,指了指茶几上的三万块钱,语重心长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错了,你先给我坐好,把这赃款收好,等我把话说完再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平时吃吃喝喝没什么,但是,遇到原则性问题,一定要慎之又慎,否则,你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瞒你说,自从宋长河出了那件事,现在市.委市政府已经下达了文件,将会对所辖各县区进行整顿,对有上访的文件将会彻查到底,现在外面有问题的人,已经是惶惶不可终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县,接连出了几件事,原东辰乡书记胡守谦的事,你也不是不知道,所以,云都将会成为市里的重点追查地区,你来我这里说这件事,东辰中学出了这么大问题,肯定引起了社会的重视,必将会追责到底,所以,我真的是无能为力,何况,你们局里的萧一凡也不是个善茬,你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姚县长关心,我给你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讪讪地说了一句,眼睛都不敢直视姚春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这些话吗,你能理解我的意思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回去以后,最近还是安分一点好,日子长着呢,还愁没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姚春安办公室之后,想着怀揣着的三万块钱,田汉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向着停车场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