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75章 绝不轻言放弃

第275章 绝不轻言放弃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电话中没了声音,张红林狐疑地看了一下手机,试探着问了一句,“萧局长,你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你确定那个房产证不是伪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放心,我仔细看过了,钢印假不了,绝对不可能出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语气肯定得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那你先回来吧,等我问清楚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张红林绝对不可能骗自己,萧一凡不禁犯了疑惑,难道是曹国兴当时为了逃避责任,故意对自己撒了谎?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觉得这件事有蹊跷,于是便起身下楼,开车来到了县政府,直接去了县府办找曹国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你来是找方主任有事,还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见萧一凡面色不善地走了进来,起身相迎,疑惑地问了一句之后,便准备给萧一凡沏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主任真是好兴致,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喝茶,惬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,县府办里只有曹国兴一人,冷声怼道,“我不找方主任,我是来找你的,你也别忙乎了,我们两个人再聊聊,不会影响你工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萧局长有什么事尽管吩咐,我立马给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讪讪地陪着笑脸着,连忙掏出招待烟,递了一支香烟给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主任,你这个人不地道啊,亏我把你当朋友,你竟然把我当猴耍,这样还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客气,点燃香烟抽了一口,冷笑道,“你觉得是不是有什么话,要对我说清楚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什么时候把你当猴子一样耍了,给我十个胆,我也不敢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郁闷地说道,“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,还请萧局长对我明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昨天晚上没有骗我,告诉我有关宋长河在华印世纪花园买房子的事,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曹国兴不像撒谎的样子,疑惑地问了一句,阴鸷地眼神变得更加犀利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天地良心,我说的全部都是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一听,顿时明白了萧一凡的来意,坦然道,“我要是说的与事实不符,随便你对我怎么样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你真的没骗我了,可是我的朋友去实地勘察了一下,与你说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曹国兴一副坦然的样子,蹙眉说道,“房产证上的户主根本不是宋长河,而是他的情人马倩的名字,这又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马倩确实是他的情人,这点肯定毋庸置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一听,不禁也感到非常不解,沉思道,“而且,他在华印世纪花园买的房子,也是真的,是我陪着一起去缴的钱,绝对不可能是假的,至于,房产证上的名字为什么是马倩,我就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曹国兴说的话,萧一凡知道他不可能撒谎,一时又想不到问题出现在哪里,感到十分地郁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主任,我还是那句话,只要你没撒谎,我确保你无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这事我会去调查,如果发现你提供的消息有假,我还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放心,如果你调查出来,发现我说的是假话,我承担全部后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扰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完,不再纠缠,起身便告辞走人,直接开车回到了教育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,萧一凡坐在老板椅上,一边抽烟一边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不得其解,萧一凡急得是抓耳挠腮,宋长河和马倩的关系已经坐实,房子是宋长河买的,房子的户主却是马倩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,却找不到解释的途径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宋长河在华印世纪花园买了房子,根据云都现在的行情,房价在一千五左右,九十多平方的房子,加上购置税等杂七杂八的费用,应该不低于十五万,虽然花了五万块钱,只用了三分之一的钱,以他的秉性,也不会这么大大咧咧地、不管不顾地做得这么明显,绝不会轻易地在房产证上写上马倩的名字,这样一来,岂不落人以口实?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如果不是宋长河买的,马倩的房子又是怎么来的,一个幼儿教师工资也就三四百块钱,维持日常生活勉强够用,绝不会有多余的闲钱来买房子,如果说是其父母帮其买的,这样富足的家庭生活,她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做一个老头子的情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会不会是宋长河为了掩人耳目,将房子以低价买到手之后,又过户给马倩呢?

        越想思路越是清晰了起来,萧一凡根据自己对宋长河的了解,认为后者极有可能这样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定了想法,萧一凡立马打电话,让张红林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是不是问过你朋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进了办公室,急不可耐地问道,“是不是消息有误,还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我和朋友已经确认过了,消息准确可靠,而且,环节上也没有出现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而是我们的意识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我们的思想认识出现了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疑惑地说道,“不应该啊,房产证上的确写的是马倩的名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张组长,你先别急,等我把话说完,你再发表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觉得房子肯定是宋长河买的,之所以房产证上是马倩的名字,是他们之间做了过户手续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宋长河为了马倩这个情人,花这么大的代价,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惊讶地说道,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我还真佩服他为了一己私欲,竟然这么舍得花代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宋长河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据我们所知道的,先是马倩,然后是崔红萍,由此可以推算,他就是好这一口,而且,还对此乐此不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还真是一语中的,分析得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笑道,“如此一来,我只好凭借我的身份,去房产管理局一趟了,不过还好,我有个高中同学在那边做个小领导,到时候我请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教育局纪检组组长,她是机关幼儿园教师,你以你的身份去房管局查,虽说有点大张旗鼓,但也恰到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去了以后,你要看清楚,过户给马倩的之前户主到底是谁,千万不要走漏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就放心吧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信心满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期待你的调查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递了一支烟给张红林,两人一起商量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临近下班时分,萧一凡准备下班走人,手机却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竟然是秦竹韵打来的电话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现在哪里呢,下班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在电话中柔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办公室呢,正准备下班,你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我在云都信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俏皮地笑道,“晚上有没有事,一起吃个饭有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会不信呢,美容院装修快结束了,你该要布置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问道,“美女相邀,我怎么会拒绝呢,一会在哪里见面,要不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在城关中心小学门口,你敢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笑怼道,“为了不给你徒增烦恼,还是老地方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傻呀,就是我上次来,你请我吃饭的地方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娇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不见不散,一会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挂了电话,随即下楼开车来到了工农东西路,将车子停在了祝氏传家菜餐厅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刚下车,却见秦竹韵笑盈盈地走了过来,两人心照不宣地一起走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小包间,萧一凡点了四五个菜,便开始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过来的,怎么一直到现在才通知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抿了一口酒说道,“你该不会是晚上才来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下午就到云都了,现在,装修已经开始刷油漆了,我的来看看色彩搭配得和谐不和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娇笑道,“美容院是个安静优雅的地方,要给客人一个宾至如归的感觉,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用了心了,不就是色调吗,要我说直接刷白墙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关键是你的那些技师们,美容手艺要高超才行,这样生意才会兴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只是一点,环境不优雅,客人就会产生厌恶情绪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佯怒道,“你是不是故意埋汰我,不行,你得罚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辩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说边笑,包厢的气氛一时温馨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忙的差不多了吧,准备定在什么日子开业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关心地说道,“还差什么东西,我来买,就当是贺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日子就定在本月,具体是哪一天,得看油漆味道什么时候能散发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无奈的说道,“我巴不得明天就能开业才好呢,我最近可是不堪其扰,烦都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又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想到上次秦竹韵说的话,以为其公爹杜锦荣加紧了对她的行动,不由得蹙眉问道,“还是杜书记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这几天几乎天天来,还对我大献殷勤,闹得我是吃不好饭睡不好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叹息道,“我真的是待不下去了,时间一长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,我几乎快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办,他这样天天去,几乎夜不归宿,他现在的夫人也不问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说道,“就算你长期待在云都不回去,你就不怕他跑到云都来找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一听,懊恼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何云豹几乎天天在外面,和一帮狐朋狗友胡吃海喝,根本不管我的死活,也从不回来住,大家心照不宣地,维护一个名义上的夫妻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杜锦荣现在的老婆是个什么状况,我也不清楚,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,再说,一个后妈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总往这里跑呢,想到他对我的样子,我真的想和何云豹离婚,摆脱这样的遭遇,可惜,面对他的权势,我也是束手无策,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他跑到云都来找我,又能怎么样,我不理睬他还不行吗,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还能硬来不成?总比回到帝景蓝湾别墅强了百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要多加小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要知道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的道理,万一哪天,他不再隐忍,你的处境将会十分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要尽快将美容院开业,离开那个是非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说着,端起酒杯道,“不说这些让人难过的话题了,来,干杯,愿我早日得到重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心中思绪万千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举起酒杯与之一碰,干了杯中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,张红林来到云都县房产管理局,找到了高中同学粱明发,连然一见如故,互相打了招呼之后,便开始攀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同学,你这日子过得真是悠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笑道,“每天上班,基本就是喝喝茶,看看报,我羡慕得都有点嫉妒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同学你就别笑话我了,别看我现在悠闲,忙的时候,可是没白天黑夜的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明发哂笑道,“说吧,这么久不见了,今天找我有什么事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样,你也知道我在教育局是干什么的,当然是请你帮忙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收到一个举报信,说一名教师以权谋私,经常明里暗里地对学生家长索要好处,还在云都县城买了房子,所以,我来请你帮忙,想证实一下,这封举报信内容的真假,能不能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是小事一桩,我可是档案科的科长,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明发说着,拉起张红林一起向档案室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