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73章 孤掌难鸣

第273章 孤掌难鸣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大家都是好朋友,抬头不见低头见,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嗔怒道,“曹主任又不是外人,你就帮帮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,我理解你的心情,我这样做也是情非得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我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,已经同意把票据先给我核实,可我总得对朋友有个交代吧?你说呢,曹主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说得对,我又该如何才能摆脱现有的困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不是酒喝多了缘故,还是心里发虚,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主任,其实也没什么,只要把你知道的说出来,你的事我保证给你满意的交代,而且在你告诉我之后,保你无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至于,是什么事,就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局长,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岂能不懂其意,当初腾兆茗身陷囹圄之时,宋长河没少针对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萧一凡有了针对宋长河的机会,又怎么会轻易放过?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觉得这顿饭就是个局,方若雪过不过生日暂且不提,事情哪有这么巧,可是,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审时度势之下,见萧一凡只要将自己知道宋长河的事情说出来,便不再针对自己,心中不免感到宽慰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曹主任,把你知道的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曹国兴的眼神,闪过一丝狠厉,不由得催促道,“你可别拿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来糊弄我,捡大的、重要的,哪怕是一件,我立马将这些票据付之一炬,而且保证方主任不追究你的责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曹主任虽然和我同事,但我们相处得很是融洽,关系很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沉声道,“他一时犯糊涂,我又怎么能抓住他的小辫子不放呢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相信他会配合你的,你就放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唱一和,把曹国兴的心理,说得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佛主说过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,可是现在自己怎么能入地狱呢,这样一来,自己大好前途可就完了,只能先保全自己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,宋长河入不入地狱,现在可不是自己所能关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萧局长和方主任对我的关心,我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是有一件事,想必萧局长一定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不再迟疑,干咳了一声,沉声地说道,“宋长河副县长,除了跟教育局崔红萍之间有暧昧关系,那只不过是小菜一碟,改改胃口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,他不止一个情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心中虽然感到意外,表面却装得云淡风轻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别不相信我的话,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我要敢对你说假话,你随时可以把我送到纪委监察局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主任,你多虑了,我只是感到好奇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宋长河也有五十来岁了,竟然坐到了家中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,还真佩服他精力这么强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忽然感受到一道冷光射向自己,后背顿时感到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别打岔好不好,听曹主任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看,不免得意地抿嘴一笑,对曹国兴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说得不可置否,我也有同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坦然道,“他隐藏得最深的那个情人叫马倩,是机关幼儿园的一个幼儿教师,还没结婚呢,年龄也就在二十多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年轻,跟一个岁数相加近一倍的老头,也太震撼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听,震惊地说道,“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,教育出这么一个奇葩,我真替他父母感到悲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肯定是某些人花了大代价,再利用手中的权力,给其方便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在权力和金钱面前,请问又有几个经得住诱惑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真是一语中的,说的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及时地奉承了一句,说道,“你还真别说,宋长河为了稳住马倩,做长期的情人,满足他的私欲,还送了她一套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当真,该不会是租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心中震惊不已,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,连忙掩饰道,“按云都现在房价的行情,一套房子就算两室一厅,也得八九十个平方,没有十几万绝对拿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,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,还真舍得下血本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黛眉微蹙,沉声道,“曹主任,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他一年工资也就那么多,他哪来的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是哪来的钱,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买的房子确实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一听,郁闷地说道,“房子就在华印世纪园小区,是前两年才开发的,不信,你们暗中一访便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事还是真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将信将疑地说道,“你知道那个房子,具体是哪一栋那个单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知道了,我当时去那里,也是遵宋长河的吩咐,买东西送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信誓旦旦地说道,“房子装修得虽说一半,但是,里面所有的东西,都是他掏的钱,电器三大件,都是我亲力亲为,这还能有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还说出了门牌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伪君子一个,便面看上去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实质上暗中却是做的一些蝇营狗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希望曹主任没有对我说谎,而是事实,否则,你知道后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票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局长,我绝对不敢糊弄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一见,立马表明了态度,伸手准备收起票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主任暂且等一下,我还有个疑问,想请教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觉曹国兴好像隐藏了一些什么,或者说,是自己一事感到震惊,遗忘了什么问题,沉声道,“你一口咬定,宋长河买了华印世纪园房子,那你知道他有没有付全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房子具体多少钱我真的不清楚,不过刚刚被你一提问,我确实忘了说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忽然也感觉到了什么,讪讪地说道,“我只知道宋长河当时交钱时,是我陪他一起去华印世纪园老板于鹏飞办公室的,好像只给了五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模棱两可的,到底给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你如果再这样,我们之间的谈话到此结束,你的事情自己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真的没有故意说假话,刚刚真的是一时大意,忘了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急得满脸通红,急声道,“不过,我听说,宋长河曾经帮过于鹏飞,好像就是为了华印世纪园在开发时,为了地皮的事情,具体的,我真的不知道了,我要是对你隐藏半句,出门就被车子撞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主任,你这样说又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我也不过是一问罢了,没有其他意思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局长,我把知道的,该说的也说了,不该说的也对你讲清楚了,你看,我是否可以先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讪讪地说道,“另外,今天的谈话,希望萧局长和方主任为我保密,我不想因此而毁了我的前程。甚至是我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曹主任还是有责任心的男人,这点我很欣赏,我说过只要你句句是真,绝对保证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如果,我最终得出的结果,和你大相径庭,你就别怪我了,今天就到此结束吧,请自便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起身收拾衣服,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哪敢反怼一句,像得到敕令似的,抓起票据一把塞进口袋,向二人躬身致谢后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曹国兴灰溜溜地跑了出去,萧一凡和方若雪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笑问道,“该不会是你发现了宋长河的秘密,而发自内心的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想想当初,宋长河的所作所为,今天是不是报应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是事情还必须得尽快查实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笑道,“你可别得意忘了行,曹国兴就是小人一个,有奶便是娘,你要有所提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他会把责任推到你身上,跑到宋长河那里反咬你一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他如果敢那样做,就不会告诉我们宋长河包养马倩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这么有把握,就算如此,也不该把那些票据全给了它,至少现在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担心地说道,“你现在没有了拿捏他的证据,我怕他会无所顾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也不无是处,可是你觉得我会那么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,给宋长河雷霆一击之前,我又会怎么轻易放过曹国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,对着方若雪摇了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嘛,我方若雪看中的男人绝不会那么傻,做任何事也绝不会任性而为,今日得已再次证实,甚感欣慰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傲娇满满地说道,“现在,只剩下你我两个人了,是继续喝呢,还是换一个地方继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我又怎么能堂而皇之地接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耸了耸肩膀,笑道,“接下来,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我请客,保证让你满意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矫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笑道,“话是你说的,可不准反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换一个地方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狡黠地一笑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赶紧跟了上去,低声问道,“你还没说到底去哪里呢?你至少告诉我一个目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第一次相聚的地方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说着,还做了个优美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无奈地笑了笑,随即,再次跟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晨,萧一凡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,伸了个懒腰,看着睡得正香的方若雪,不忍惊动,便蹑手蹑脚地起床,穿好了衣服去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完毕,见房间内还是没有动静,便悄悄地打开房间门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了教育局,想到曹国兴说的话,萧一凡觉得必须尽快行动起来,时间越拖越是对宋长河有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想一举拿下宋长河,就得火上浇油添把柴,使其不能自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样的事情,自己肯定是没时间去做,要想让其他的人去做,还必须的是自己信得过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想到了自己的同学加兄弟的人——冯常乐,可谓是跟其所学专业也对口,但是转念一想,也觉得是大材小用,还打乱了他的正常工作,随即,打消了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想到了自己的秘书秦东良,让其去打探,又觉得他书生气太浓,根本就不适合做这样的事,又想到办公室副主任王美霞,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,就算王美霞对自己言听计从,又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去做这样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选定人选而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之时,一番冥思苦想、暗自斟酌之后,便决定打电话给冯常乐,想请其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放下话筒,抬眉向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局纪检组的组长张红林躬身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这么早来找我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了一句,随即,递了一支中华香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局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一见,连忙掏出打火机,帮其点燃,随即,自己也抽了起来,笑道“萧局长,你让我暗中调查实验小学伙食账的事,已经有了眉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果然是能臣干吏,这么快就有结果了,看来你这几天也是乐此不疲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现在是个什么情况,是不是价格一样了,还是有其他发现,你赶快对我讲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经过我这几天明察暗访,结果确实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话还没说完,就听得一声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等一等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眼中闪出一丝欣喜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