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69章 欲盖弥彰

第269章 欲盖弥彰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宋长河真的报了警,蒋传芬和柏淑娴还怕得要命,转身就要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别怕,警察敢抓你们,老娘陪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秋霞怒道,“”都是这个狐狸精害的,反正老娘也无所谓了,你们帮我一起收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对着崔红萍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哪敢反抗,只得梦哼了一声,忍受着屈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,于秋霞你别得理不饶人,我承认自己是做了有违常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走过去,大声呵斥道,“但是你这样的行为,就是犯法,你现在最好给我消停一点,否则,别怪我不讲夫妻情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传芬一听,连忙准备撒丫子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蒋姐,你得等等我啊,你可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淑娴一见,害怕得赶紧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两个闺蜜要走,于秋霞生怕剩自己一个人后吃亏,急声道,“你们给我站住,你们要是还想走人,别怪我不讲姐妹情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传芬和柏淑娴一听傻眼了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,真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本想通过威吓,想将两个女人先弄走,自己也好控制局面,见到两人又留了下来,一时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咚咚两声,房间的门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精神为之一振,连忙起身跑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三个警察以及走了进来,站在过道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回事,是谁报的警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肩扛一杠三个豆花的警察,开口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传芬和柏淑娴害怕得双腿只打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报的警,二位辛苦,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干咳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城关派出所的,我叫杨祥伟,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所长是施文达吧,你等会,我先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说着,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杨祥伟三人疑惑地眼神中,将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闲聊之后,将电话递给了杨祥伟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祥伟得到施文达的指示指示之后,恭敬地将电话递给了宋长河,并请求指示。

        蒋传芬一听,后悔不迭,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来,现在美容卡还没得到,就先被警察带走,岂不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秋霞一听,反而冷静了许多,冷眉看着宋长河,看他如何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警官,你把这三个人先带回所里,做个简单的笔录之后,就放其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沉声道,“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祥伟一听,立马让手下两个跟随的警察,将三人带到警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长河,这事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秋霞刚说了一句话,两名警察却不由分说,将三人带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了于秋霞等人的纠缠,宋长河顿时松懈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仍然低头啜泣的崔红萍,劝说道,“今天纯粹属于意外,你也不要有其他想法,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你,受此屈辱,我真是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头也不抬,起身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想要阻止,也觉得不知道怎么应对,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也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楼下,想到这件事情,将对自己造成很大的伤害,如果不及时处理,自己的职位都有可能不保,立马驱车来到了常务副县长姚春安的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正在家中吃晚饭,没想到宋长河来拜访,便邀其一起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河啊,我一个人喝酒也没意思,正好你来了,陪我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说着,让老太婆拿来一只酒杯,给其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慢点喝,我再给你们增加两个下酒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夫人何秋菊说着,跑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郁闷地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河啊,有什么话,喝完酒到书房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看到宋长河耳根处有明显的几道抓痕,隐晦地说道,“难得两个人在家里喝酒,你可别破坏了兴致,来,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看了一眼厨房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我敬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一听,立马会意,端起酒杯敬向了姚春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开心的端起酒杯与其一碰,抿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边喝酒,一边闲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慢慢喝,我先回房看电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秋菊说着,将一碟酱牛肉和一碟花生米,放在餐桌上之后,转身跑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河,你别管她,你嫂子就这脾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笑道,“来,我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无奈,只得作罢,与姚春安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,你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放下酒杯,笑道,“脖子上的划痕是怎么回事?你可要实话实说,是不是和于秋霞在家吵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这次你可得帮我啊,否则,我就完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苦逼地哀求道,“如果,你不帮我,我这次很难挺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是夫妻之间的是吗,没那么严重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疑惑地说道,“你呀,也是老大不小的了,两个人还是吵吵闹闹的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劝你还是忍耐些好,还有好几年才退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我的好大哥哎,我这次事情搞大了,要不是她跟我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,我能来麻烦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这个样子,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不以为意地继续劝说道,“你呢也别一天到晚的耍副县长的脾气,回去说几句好话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我就实话对你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一听,唉声叹气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之后,哀求道,“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,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一听,不由得吃了一惊,错愕之余,埋怨道,“这件事暂且不说谁对谁错,这样的花边新闻要是传出去了,被有心人利用了,不但对你前途有影响,还会波及到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你也知道什么情况了,我现在真的是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愁眉苦脸地说道,“你就看在我对你一片忠心的份上,你就帮帮我吧,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说的什么话,我和你之间的友谊,还需要说求这个字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蹙眉沉声道,“现在,问题已经发生了,已经是不能避免了,你先让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出中华香烟递了一支烟给宋长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一见,接过香烟,连忙帮其点燃,一起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香烟大约抽了一半,宋长河见姚春安还是一言不发,心中焦急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男人犯这方面的错误,也不奇怪,你千不该万不该,开房间与崔红萍幽会,还想利用职权之便,以权谋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沉声道,“云都大酒店的账,如果还没结,你赶紧去把账结了,万一要是曹国兴已经给你把账报了,你就直接将钱给曹国兴,至于理由你自己去想,千万不要落人以口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天就去把钱给曹国兴,一定不会留下把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听了连连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别忙着答应,这件事想隐瞒下去绝无可能,你得拿出你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沉思道,“你明天把钱给了曹国兴之后,最好去一下腾兆茗的办公室,向他认个错低个头,以求得他的原谅,这样一来,也就堵住了他的嘴,你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是好,万一腾兆茗揪住此事不放,我又该如何应付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担心地说道,“那样一来,我岂不是死得更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腾兆茗这个人不会像说的那样不堪,我估计挨一顿训是难免的,你就忍耐一时吧,多说些好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沉声道,“你的问题还不至于就地免职,顶多就受个警告批评,再说了,你的后面还有我和李书记呢,他总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对我的关心,以后,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我绝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一听,坐立不安的心情,顿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以后,还是多注意你的个人问题,别精虫一上脑就昏了头,什么都不管不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笑怼道,“瓶中差不多还有两杯酒,你我分了,回家之后好好劝劝弟妹,外面彩旗飘飘,家中红旗不倒,才算是真本事,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讪讪地笑了笑,拿着酒瓶连忙给其斟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一早,宋长河来到办公室,第一件事,就打电话把县府办副主任曹国兴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县长,有事请吩咐,我立马给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躬着身子,态度极其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兴啊,云都大酒店的账你报上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对曹国兴所表现的态度十分满意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昨天我回去之后,想想那个住宿款还是自己付的好,这是一万块钱,辛苦你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万块钱现金,放到了桌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县长,你这又是何必呢,没有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以为宋长河对自己不放心,连忙信誓旦旦地说道,“你就不用担心了,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为人,我对你是百分之百的信任,要不然也不会让你办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沉声道,“你赶紧的去把这件事情办了,将这一万块钱交给县府办主任方若雪,记住务必把发票给我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见宋长河是真的愿意自付住宿钱,一时感到不可思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抓紧时间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长河沉声道,“至于怎么说,就不用我教你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县长,你放心,是我不小心弄错了,都是我擅自做主,我现在就去把钱填上,把发票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知道,现在不是表忠心的时候,而是应该遵其吩咐,说着,拿起办公室上的一万块钱,看到宋长河没有任何不良反应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宋长河的办公室,曹国兴回想到宋长河的态度反常,于是不敢怠慢,连忙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你好,忙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回到办公室,见方若雪正在伏案写材料,连忙笑着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副主任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见曹国兴皮笑肉不笑地样子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,我要向你承认错误,我不该擅自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依旧摆出一副恭敬地样子,说道,“这是宋副县长在云都大酒店的住宿钱,请你把钱收下,把住宿发票还给我,我也好向领导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副主任,你怎么能这么做呢,岂不是陷我于不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心中开心不已,但表面却装得一副恼怒地样子,“云都大酒店的账单,我早上一来就交到会计室了,你现在又拿着这一万块钱来,这要是让宋副县长知道了,我以后还怎么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都是我的错,都怪我一时没搞清楚,混为一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见方若雪一本正经的样子,搞不清楚她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,连忙认怂地哀求道,“为了这件事,宋副县长刚刚狠批了我一顿,就请你看在大家在一起共事的份上,饶过我这一回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我什么时候不待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冷声怼道,“既然是你弄错了,宋副县长已经责怪你了,我也就勉为其难地跟你去一趟会计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方主任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一听,立刻躬着身子,对方若雪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见,起身径直向会计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方若雪昨天下午就遵照萧一凡的吩咐,就拿着发票交到了会计室,目的就是怕宋长河出事之后,为了掩盖事实而自己掏钱平账,无法坐实他以权谋私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果不其然,曹国兴拿着一万块钱来,收回票据,方若雪自然要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会计室之后,方若雪一番解释之后,现金会计也没为难她,收了一万块钱之后,将宋长河的住宿发票还给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副主任,发票在这里,你这会可要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沉声道,“要是出了意外,我可再也帮不上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国兴哪敢多说半句,讪讪地点了点头,拿着票据径直乡宋长河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ps:书友q关注fread-com兄台连续4个588书币打赏,骑鹤拜谢!为表示谢意,特此加更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