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66章 绝不会错过的机会

第266章 绝不会错过的机会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晨,萧一凡早早起床,看着身边的方若雪还在睡梦中,内心一阵唏嘘。洗漱完了之后,为了不惊动方若雪,蹑手蹑脚地打开了门,悄悄关好门之后,随即下楼,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萧一凡离开之后,方若雪睁开眼睛,,想想昨天自己做的荒唐之事,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,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,想到萧一凡交代的事情,精神为之一振,立马穿衣服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,方若雪在路边早餐店草草吃了早饭之后,便骑车直接来到了云都大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大酒店,直接来到了大厅吧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能有什么为你效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长得容貌姣好的女服务员,礼貌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是云都县府办的,我姓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面带笑意地说道,“请问你们童经理在不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小姐,请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说着,拿起内部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站在吧台旁,静静地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小姐,请你先休息一下,童经理一会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说着,走出了吧台,将方若雪迎到一旁的休息区,并递来一杯柠檬水后,又回到了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道了一声谢之后,坐在休息区悠闲地等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三四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啊,方主任,来迟一步,请多多包涵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西装革履的童海华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童经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起身与之握手致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亲自前来,不知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笑道,“有什么吩咐的,请尽管说,我立马就给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童经理,从去年至现在,县政府在你这边一共消费了五万八千多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笑道,“都快一年了,也是到了结账的时候了,今天,我来就是核实一下账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方主任体谅我们,感谢你的关心和支持,你可真是我们的及时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知道方若雪管理着县府办的经济大权,虽然自己可以公事公办,但是,如果对方掐一下自己脖子,拖个三五个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面对自己的财神爷,哪有得罪之理,态度显得很是恭敬,讪讪地笑道,“对了,方主任,前天曹副主任不是已经将账单拿回去了吗?你没有收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账单,曹副主任昨天上午已经递交到我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不动声色地说道,“由于时间太长,有些细节早已忘了,你也知道,我们都是奉命做事的人,不得不谨慎一点,所以来核对一下,上级问起来,也好有个交代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的应该的,请方主任稍等,我现在就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说着,立马拿起电话将餐饮部经理范宏进,带着原始账单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范经理,这是县府办的方主任,你把县政府一年来的账单拿出来,一起和方主任核对一下,不得耽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童总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一听,立马和方若雪打了一声招呼之后,开始一张一张得核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范经理,县府搞了两次大型活动,用项都超过了一万,我很清楚,前面这些账单都核对无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指着账单,沉声说道,“其余的都是千儿八百的,怎么不见这一张一万的底根和明细,这张账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明显地露出难堪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有什么不好说的吗?还是这一张账单是虚开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沉声喝道,“你要知道,你们饭店虽然是县政府的定点单位之一,但也不是你们所能胡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一听,顿时明白了方若雪来的目的,沉声喝道,“范宏进,你如实回答方主任的话,否则,你现在就给我回家呆着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、童经理,这不是我虚开的,我也没有从中捞好处,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连忙辩解道,“这一张一万的账单,是县府办曹副主任让我这么开的,说是为了平掉某个领导的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平账?平什么账?就算是平账也不能张冠李戴,我们不但没赚到钱,还要付税收,你脑子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一听,怒不可遏地训斥了起来,但转念一想,连忙问道,“曹副主任有没有说是那个领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童总,虽然是张冠李戴,但消费还是在我们这里消费的,是客房部的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连忙解释道,“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同意多开一万块钱的发票,是哪个领导,曹副主任没对我说,不信,你可以问客房部经理郝晓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呢,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,等会再和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恼怒道,“现在还是不要搞得大张旗鼓的,你现在去客房部查一下,哪个人在我们大酒店住宿挂账的,不许声张,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童总,方主任请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说着,转身走进了吧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真是不好意思,要不是你亲自前来核对账单,这事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讪讪地说道,“刚刚范宏进说,是县里的某个领导授意曹副主任的,这万一是真的,又该如何去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童经理,我只想把账目搞清楚而已,并不是来查某个领导以权谋私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沉声道,“就算是出现了意外,我也没权利管,那是县纪委的事,我只想做好自己的本分,不要糊里糊涂地代人受过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之所以这样说,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不太确定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说得对,请你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一听,无言以对,只得讪讪地附和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盏茶的工夫,范宏进拿着一摞账单走了过来,沉声道,“童总、方主任,经过在电脑上查挂账名单中,无论是身份还是金额,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一摞账单递到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你先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礼貌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也不客气,拿起账单看了起来,虽然之前有所预料,但是,当看到账单名单时,还是被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一看,不由得疑惑地问了一句,看着方若雪手中账单,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,伸过头去一瞧,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,你看这事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海华震惊之余,不愧是久经商海的老手,随即把问题抛给了方若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回去问一下曹国兴,这事不得泄露半点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自感失态,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,沉声道,“童经理、范经理,这事就当我没来过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起身淡定地与二人握了握手,便离开云都大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云都大酒店,方若雪一路骑着自行车,奔跑在大街上,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在一空旷的地方,拿出手机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方主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电话号码,讪讪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现在方便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谨慎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便,我一个人在办公室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方便还叫我方主任,你是不是故意怼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嗔道,“你知道吗,我刚刚才从云都大酒店出来一会,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现了什么,该不会是那一万块钱,真的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打着哈哈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还不知道,不过挺奇怪的,那张一万的账单竟然是宋长河开房住宿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说着,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长河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疑惑地问道,“开房花了这么多钱,是和谁一起住宿的?有没有账单为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刚刚光顾着高兴了,一时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去云都大酒店,看看电脑上住房记录,能不能查出宋长河是和谁一起开的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只有这样,你才能抓住他的把柄,不过,暂时不要声张,以免得不偿失,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就等着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岂能不懂其意,答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,又骑车返回了云都大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去而复返,与范宏进再次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一脸疑惑地说道,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范经理,刚刚我确实问了曹国兴,他也确认这钱是宋副县长所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沉声道,“为了消除不利影响,我决定先为其把账结了,你带我一起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是小事一桩,方主任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不疑有他,说着,便带着方若雪进了吧台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宏进一阵操作,随即一张张账单被打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其中有一半的单据上,附有崔红萍的名字,方若雪内心禁不住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看到范宏进让吧台服务员盖章之后,爽快的付了钱之后,便离开了云都大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一偏僻处,方若雪再次拿出手机打给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办得怎么样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主任出马,还有办不成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傲娇地说道,“一凡,你知道吗,和宋长河一起开房的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呀?该不会是你我都认识的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方若雪故意跟自己打哑谜,不由得催促道,“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,快告诉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就是你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崔红萍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怎么样,这个消息够不够震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崔红萍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确实被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崔红萍是田汉明的情人,一开始自己刚来教育局,不明就里,还以为她一直是靠着常务副局长的权力上了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作为副县长的宋长河,竟然和她也搅到了一起,真是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当初,宋长河不但坑害县长腾兆茗,还不时地坑自己,可谓是冤家路窄,有这么好的机会,萧一凡决定必须以牙还牙,给点厉害给他瞧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吗一凡,你怎么了,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听电话中半天没动静,不由得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呢,刚刚走了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你现在已经把证据拿到手了,暂时先保管好,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讲,等晚上下班,我去你那里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大酒店那边,我已经做了安排,而且,童海华巴不得与此事不沾边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笑道,“为了安全起见,晚上下班,你直接来我家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有多想,答应了一声之后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打完电话之后,满心欢喜地骑着自行车,一路向云都县政府疾驰而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方若雪准时下班,顺路在菜市场买了点菜,便回家忙乎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伸了个懒腰,看看天色已晚,便简单收拾了一下,下楼开车离开了教育局,直接来到了方若雪家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车,径直来到了四楼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正在家忙着做菜,听到敲门声,便知是萧一凡来了,小跑着离开厨房,打开门将其迎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先休息一下,看会电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欣喜地笑道,“我还有一个糖醋带鱼做一下,就开始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辛苦干嘛,随便吃点就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电视就不看了,你把宋长河开房记录先拿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急什么,还怕那些账单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笑怼道,“等吃完了晚饭,再看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径自跑到厨房再次操作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无奈之下,打开电视,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起了新闻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饿了吧,快去洗一下手,准备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满心欢喜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立马关了电视,遵其吩咐,起身走到卫生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客厅,只见餐桌上有五六个菜,热气腾腾的,而且,方若雪已经放好了碗筷,正在准备开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这么多菜,你该不会是下午没上班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拿白酒干吗,你也喝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