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65章 情不自禁

第265章 情不自禁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石印西餐厅,找了一个较为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,点了黑椒牛排、水果沙拉等菜品,以及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我两个人,点了这么多,吃得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笑道,“我之所以约你来西餐厅,就是晚上不想吃得太多,而且,环境也没有那么吵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女相约,如果我就点两份牛排,岂不显得我太小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在喝红酒之前,先喝一点柠檬水,品尝起来会觉得醇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拎起泡着柠檬水的茶壶,给方若雪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约你,可是有事向你请教的,而不是让你请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笑怼道,“你一下点了这么多,万一吃胖了,我还得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请客还不都是一样,女孩子天性要美,但是故意靠节食,长此以往身体会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地说道,“再说了,上次事情感谢你帮忙了,否则,我还得在纪委多呆几天呢,一直没机会感谢你,今天这么好的机会,怎能轻易放过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不是腾县长回来得及时,让我打电话给你,我也不知道你被县纪委带走,纯属巧合,你要感谢的人是腾县长而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关心地笑道,“怎么样,去了教育局有一段时间了,还适应吧,工作开展得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吧,你也知道我对教育可是一窍不通,虽然困难重重,就当是一次历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对了,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商量的吗,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服务生端来牛排和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连忙给方若雪斟了一杯之后,给自己也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红酒虽然不是什么外国进口回来的,却是国内第一大品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口感倒也纯正、醇厚,来,你先尝一尝,感觉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能力的人,到哪里,都不怕遇到困难,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,你所谓的困难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端起酒杯摇了摇,笑道,“你知道我是做什么工作的,就在这两天,我在整理财务,准备向上级汇报时,却发现了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,县里面的日常开销非常大,去年,县府办在云都大酒店一个地方的招待费,就高达五万八千元之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轻声说道,“我知道这些花销里面,有两次是县里搞了两次大活动,一下就花掉了将近三万块钱,还有一些日常的吃请,加起来一共用了四万八千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一万呢,用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敏感啊,且听我把话说完嘛,你的疑惑正是我要说的重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抿了一口,娇嗔道,“还有一万块钱的用项,不是我经手的,而是县府办副主任曹国兴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是曹国兴签的,你直接问他,钱用到哪里去了,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喝了一口红酒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问了呀,曹国兴说是副县长宋长河用于公务招待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黛眉微蹙,出声道,“可是,当我问他是招待什么人用的,他却支支吾吾地回答不出来,你说,这件事是不是让人感到很疑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对宋长河副县长吃请招待的事情不清楚吗,一次也没对你说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若有所思地问道,“你是县府办的主任,他要是一次都没跟你说过,这好像说不过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可是面对这样的疑惑,我又不好直接问宋副县长,也不是我能问的,再说他是个什么人,你最清楚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郁闷地说道,“但是我也不甘心,不想就这么让他蒙混过关,你说怎么办呢?帮我想想办法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万块钱,全部都是在云都大酒店消费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出声问道,“还是有在其他地方消费的,加起来一起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五万八千块钱,全都是在云都大酒店结的账,你刚刚是否没用心听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不由得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就奇怪了,用了整整一万块钱,少说也得有十来次,竟然一次都没跟你打招呼,似乎没把你这个县府办主任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就连最后结账时,还是曹国兴给你的发票单据,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这么想的,你说了不是跟没说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郁闷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急啊,我是在分析问题,而不是反过来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哑然失笑道,“这些账目全部都是云都大酒店的,问题就简单了,直接过去核实一下账单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,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?真是昏了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恍然大悟地说道,“明天我就亲自过去核对,万一不是用于招待的,我又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当局者迷,心里有所疑惑,一时被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至于该如何处理,那就要等你核对过了以后再说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开心地说道,“为了表示对你的谢意,我敬你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笑眯眯地看着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端起酒杯与之轻轻一碰,一起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,方若雪心情也变得欢快轻松了起来,两人边吃边聊,不知不觉中,一瓶红酒已经见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今天与你聊的这么愉快,而且,不知不觉中还喝了这么多红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面颊略带红晕,柔声说道,“不过,这感觉还是蛮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县府办的大主任,这点红酒应该不会有问题吧,要不再来一瓶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这才喝半瓶,一点酒意还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知道你是海量了,今天一见,果然是传言不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笑道,“你要是真有兴趣,要不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喝,不过是啤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了,只要你开心,本局长愿意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说去哪里把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听,开心地说道,“嘻嘻,真哒,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连忙结了账,两人一起走出了石印西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方若雪的带领下,两人来到了红房子歌舞厅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会告诉我,到这个地方来喝啤酒吧,这可是舞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我们继续喝酒,不应该去酒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去舞厅就不能喝酒了,你可别跟我说不会跳舞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嗔道,“好久没来舞厅跳舞了,正好晚上吃得有点撑,我减肥你喝酒,岂不是两全其美?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好像是这么个理,既然你有雅兴,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着,对方若雪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矫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笑了一声,带着萧一凡进了舞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舞厅,萧一凡只觉得霓虹闪烁,耳边响起舒缓的音乐,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抬眼扫视周围一番,低头道,“环境还不错!看来你是经常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舞厅才开了一年时间,舞池、灯光、音响都是云都数一数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微微挺了挺胸,傲娇地说道,“也不能说是常客,来过几回,有时候觉得累了,约上几个好朋友,来这里放松一下,愉悦一下身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对云都的舞厅的情况很熟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嗔道,“走,我们去包房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像个欢快的小姑娘似的,拉起萧一凡一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方若雪开心的样子,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,也就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包房,方若雪点了小吃、果盘和啤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下点这么多酒,喝得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服务生捧来了一箱酒,不由得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别小看了本主任的酒量,虽然我不喝白酒,但是,这箱啤酒和你对半分,你该不会怕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娇笑道,“要不我们先喝一杯再说,然后出去跳个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拿起酒瓶,挑衅地看向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全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连忙拿起酒瓶与其一碰,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笑谈之后,两人拼酒已经干了大半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也有了酒意,笑道,“你这家伙太厉害了,我这回是彻底的相信你能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阵优雅的轻音乐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脸兴奋,急声道,“这音乐真美,走,我们出去跳四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毫不迟疑,与其一起来到了舞池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见萧一凡站在自己面前,主动张开双臂,与其一起随着音乐的节奏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你跳舞跳的这么好,还真是小看你了,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戏谑地说道,“你这优美流畅的舞姿,舞厅一定光顾得不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以前上大学的时候,一到了周末,就往学院体育馆跑,反正,晚上也没事干,借机正好放松一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上班以后,几乎没有时间来舞厅,就是想来也找不到舞伴,还不如待在宿舍好好休息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方若雪的疑问,萧一凡可不敢说出自己去了几次舞厅,否则,将会收到喋喋不休的提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一听,想到滕兆茗是个工作狂,萧一凡作为秘书,整天都有干不完的工作,无暇考虑其他,不由得认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去了教育局,虽说刚上任不久,在时间的分配上,可是自由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笑道,“你跳舞跳得这么好,以后清闲的时候,完全可以来放松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调侃地笑道,“一个人来有什么意思,那得看有没有舞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下次我想跳舞,就约你了,省得荒废了你这个能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说着,跟着萧一凡的步伐,欢快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曲终了,方若雪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准备转身进包厢休息,就在这时,又是一阵舒缓的音乐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磨磨蹭蹭,不肯挪步,讪讪地说道,“一凡,我们再跳一曲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主动伸出了玉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法拒绝,只得搂着她再次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曲慢四,沁人心扉的音乐温暖着人的灵魂,让人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音乐的响起,一对对佳人相继步入舞池。

        舞厅里的灯光也变得黯淡了下去,仿佛也陶醉在了音乐之中,忽明忽暗、似梦似幻!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受音乐感染的原因,方若雪缓缓贴上来,萧一凡感觉到一阵淡淡地幽香直往鼻孔立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臂刚微微地一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则顺势将头倚靠在萧一凡的胸口,缓缓闭上了美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乎漆黑的舞池里,乐声轻扬,家人在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本能的冲动,萧一凡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,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,黑漆漆的一片,情不自禁地低头吻向了方若雪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,方若雪不但没有责备自己,反而主动的伸出玉臂,勾住了萧一凡的脖颈,主动配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搂抱在一起,一时陷入了漩涡之中,达到了忘我的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曲终了,两人之间的窗户纸捅破了,彼此之间心灵上再无隔阂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匆匆买完单后,拉着方若雪离开了舞厅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楼之后,正巧路对面是一家宾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让方若雪留在宾馆门口,快步走到宾馆吧台,开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房间之后,给方若雪打电话,让她立即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刚一打开,方若雪便如小鸟投林一般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情急之下,一手将方若雪搂进怀里,一手随即将房间的门给关上,两人便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将方若雪横身抱起,快步向着白色的双人床走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,两人可谓是干柴遇烈火,风狂雨骤!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经历两次温存的萧一凡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,方若雪一见乖巧地蜷缩在他怀里,俏脸上满是幸福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