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61章 权力之争

第261章 权力之争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被带到纪检办公室后,心中虽然慌乱,但表面却装得非常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启茂,关于王雪迪调动的事情,其中操作细节,你心知肚明,就不需要我再多问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沉声道,“希望你如实交代,给自己创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让科员王晓志做好笔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红林,你觉得你这样做有意思吗?既然你觉得你已经洞悉了一切,何必还在这里对我询问我呢?还做出一副为我好的样子,你不觉得你自己很虚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我承认在同意调动王雪迪的事情上,不但接受了对方的烟酒茶等礼品,还应邀了对方的吃请,这些都是人之常情,你又何必在这小题大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启茂,我再次提醒你,如果是一些人之常情的小事,你觉得我会找你谈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冷笑道,“实话告诉你,我们已经掌握了你接受贿赂的违反纪律的证据,现在不过是在给你机会而已,你该不会弱智到怀疑我在讹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会,你张红林现在是高坐在堂,我现在不过是你的审查对象,哪有资格和你硬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冷声怼道,“再说了,当初我胜你一筹,抱得了美人归,你张红林对我是恨得咬牙切齿,怎么还有这么好的心思给我一个机会,你不小题大做,不给我落井下石,我就感激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启茂,请不要再拿当初的话题说事,现在是公事公办,我也不会混为一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摇了摇头,哂笑道,“既然你不相信,那我也没必要和你再纠缠下去了,王雪迪的父亲是通过谁的关系和你相识的,在与你交往的过程中,给了多少好处,分几次给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通过谁的关系,当然是我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冷笑道,“刚刚你问王父给了我多少好处,我已经对你说过了,没必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启茂你就不要存在侥幸心理了,既然你拒不如实交代,不妨我给你做一个必要的提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徐启茂死不悔改,还强词夺理地一再顽强抵抗的样子,冷笑一声之后,说道,“王雪迪的父亲之所以认识了你,其介绍人应该是姓林的镇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姓林还是姓张的镇长,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,我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一听,内心虽然十分震惊,但就是咬紧牙关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都说人要有自知之明,我看你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沉声道,“既然如此,我也就不和你在这耗时间说废话了,我给你播放一段录音吧,相信你听了以后,你就不会存在侥幸心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微型录音机,摁下了播放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没想到张红林还有录音证据,顿感后背凉飕飕的,出于疑惑地心理,还是强撑着头皮倾听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声音是不是很熟悉,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全部播放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在播放到徐启茂和王父的声音时,按下了暂停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顿时傻眼了,没想到对方还有自己的谈话录音,一时精神崩溃,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这是给你最后的机会,如果等我播放完了,你可就没有机会了,到时候,可别怪我是以公报私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说着,目光如炬地盯着徐启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我说,我坦白交代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不敢再坚持下去,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一听,冲着王晓志点头示意了一下,内心感到欣喜不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得到徐启茂的证词之后,当天晚上,便拿着口供来到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看到你满脸的兴奋之色,是不是徐启茂全都交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起身相迎,随手递了一支烟给张红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如你所愿,这些都是他的供词,你看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说着,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萧一凡,笑道,“现在下一步对他进行如何处理,请你指示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有回答,而是饶有兴趣地翻阅了徐启茂的供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十来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,既然徐启茂对收受王雪迪父亲贿赂事情,已经供认不讳,你是局纪检组长,比我更加清楚如何处理,这事就由你拿出处理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将手中的资料递还给了张红林,沉声道,“徐启茂已经不再适合人事科科长的位子,你先让其回家等候处理,等你拿出处理意见后,再行定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谢谢萧局长对我的信任,我现在就回去,明天一定呈给你一份书面处理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喜不自胜地说道,在得到其认可后,躬了一下身子之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张红林离去的背影,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事情发展得如此顺利,萧一凡惬意地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田汉明得知徐启茂已经被勒令停职检查,顿感懊恼不已,不管怎么说,徐启茂也曾是自己的人,在管理人事工作方面用的也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自从萧一凡来到教育局之后,自己虽然和其貌合神离,也暗中跟他对着干,可没想到的是,对方不仅没有和自己硬怼,甚至还有隐忍的态势,却没想到,对方在不知不觉中,使自己连损两员心腹干将,难道,对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掌握教育局的大权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无论什么单位,只要掌握了人事权和经济大权,就拥有了话语权,如果不能掌控这两样东西,就算你再牛,也不过是傀儡一个,再怎么光鲜亮丽,也不过是客厅茶几上的花瓶,纯粹就是摆设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不对劲,越想越感到萧一凡的可怕之处,想到可能发展到的结局,田汉明不禁感到后怕,为了改变不良的发展之路,立马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教育局副局长申元和蔡焕成在一个办公室,当听到田汉明的电话之后,说有事商量,挂了电话之后,一起来到了常务副局长田汉明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们来了,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率先说了一句,蔡焕成也连忙表示了恭敬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兄弟请坐,要喝茶自己倒,茶叶都放在哪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起身相迎,拿着一包中华香烟,招呼着二人在招待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就别跟我们两客气了,我们还是说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连忙陪着笑脸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自家兄弟,我也就不多作解释了,想必二位都知道人事科科长徐启茂的事情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递给二人一支烟后,沉声说道,“对于这件事,你们有什么想法,说来与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听震惊不已,没想到这话是田汉明亲自对他们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们早上一来,刚刚走进教育局大院,就听到有人议论这件事了,本想等一会去人事科看看情况再说,没想到你打电话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深知萧一凡的厉害,从上一次为了自家小姨子租赁城关镇中心小学门面房的事情中,就可以感觉得到,所以,自从这件事之后,一直小心谨慎,现在听了田汉明的话,便疑惑地问道,“徐启茂平时虽然有点仗势欺人,不过做事还是挺小心谨慎的,怎么就让萧一凡给抓住把柄了呢?难道是萧一凡暗中故意为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用说吗,你忘了徐启茂最大的仇人是谁了吗?为了一个情字,两人之间一直不对付,肯定是纪检组长张红林,一直暗中盯着他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坦然道,“加之张红林一直不受待见,肯定自觉地投靠了萧一凡,想一改自己的颓势,徐启茂有时也是有意无意地对其冷嘲热讽,真所谓,牛背上的跳蚤自高自大,能不有疏忽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也不是一无是处啊,在这一点上,局里的人都是人尽皆知,没想到,徐启茂还是被败给了没有前途的张红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不过,事已至此,也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,田局长,短短的时间之内,胡东和徐启茂都被撸了,可不是好兆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田局长,且不说胡东和徐启茂对你是言听计从,忠心耿耿,就凭他们当初所处的位置来说,可是不能轻易落于旁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沉思道,“对于我们教育局来说,除了其他科室,财务和人事权可是至关重要啊,我想萧一凡做过一乡之长,肯定会深知其中的道理,否则,当初也不会把东辰乡闹得鸡犬不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蔡副局长说的不错,人事权和经济大权决不能落入萧一凡之手,否则,会降低你田局长在局里的话语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蹙眉说道,“现在计财科和人事科位置空缺,田局长作为局里的常务副局长,可不能一点脾气都没有,应该尽快找萧一凡,早点安排我们自己人、而且是信得过的人,弥补上空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我也懂得其中道理,可是你们也知道,我现在去哪里找信得过的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至从张中凯老局长退居二线以后,一直以来都是我以副代正,行其教育局局长之职能,外面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,却忽略了对其他人的观察和培养,你们有合适的人选吗?不妨说来听听,大家一起商议商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想重新培植自己的人,从乡下学校调任上来也是不现实的事情,再说,调上来了,也不一定能胜任,我觉得还是必须得从内部着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沉思道,“人事科我不太清楚,可是计财科的副科长郑元海,我还是比较清楚其为人的,胡东在位时,他得不到田局长的重用,暗中却一直想跟你靠近,否则,胡东做的那些事情,能那么安稳,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暴露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确实是这么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赞成道,“郑元海不但没有怨气,时不时地还大献殷勤,我觉得田局长完全可以考虑一下,这个人还是有点能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二位都这么说了,那么计财科科长的位置,暂且就这么定了,你们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郁闷地心情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你都已经拿定了主意,我们肯定支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及时地奉承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人事科科长的位置已经花落郑元海,我想他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的,以后肯定也会用的得心应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不甘落后,出声道,“我看人事科科长的位置,就由副科长廖觉民顶替上来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人事科副科长除了廖觉民,还有一个副科长叫臧克华的,你为什么不选他呢?说说你的道理,我们一起斟酌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臧克华这个人做事倒是中规中矩,但是,平时做事也显得呆板、没有灵气,而且,脾气还有点倔,要是他做了人事科科长,我想他不一定会听命于你,反而会给你绊手绊脚的,我觉得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侃侃而谈道,“廖觉民则不同,脑子灵活做事也有主见,更难得的是,这个人对人热诚,更不会轻易得罪一个人,只要你对他施加恩惠,他能不对你感恩戴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廖觉民肯定会比臧克华更有能力,我也不喜欢做事呆板的人,更不喜欢脾气倔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满意地说道,“那人事科和计财科科长的人选暂且就这么定下来了,我会尽快促成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觉得事不宜迟,既然定下来了,就干脆快刀斩乱麻,早点扶持二人上位,也好早点为你做事,断了萧一凡的念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沉声道,“萧一凡现在肯定在办公室自鸣得意呢,不如,你现在就找他去,要求他召开局党组会,解决这事,就算他不愿意,到时候也由不得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申副局长说得太好了,人事科也好,计财科也罢,根据老局长上任以来的规矩,凡是各科室一把手的任命,必须经过局党组会研究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洋洋得意地说道,“到时候,成败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,萧一凡再有怨气,也只有认命服从的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