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55章 背后推手

第255章 背后推手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接到萧一凡的电话后,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,来到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有事请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躬身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主任请坐,也没什么事情,只不过想和你闲聊几句,顺便问一下有关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局纪检组长张红林,是什么时候进的教育局,你对他的情况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张组长调到教育局有七八年时间了,比我略微早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沉思道,“我对他的事情了解得并不是很多,我也只能说个大概,当然,也是局里面的同事们都知道的事情,他原来是在西锦乡中学任教物理,其教学能力也是没话说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不妨都说出来听听,他教学能力这么好,为什么没有在教育第一线,反而被调到局里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闻言疑惑地说道,“调到局里做纪检工作,岂不是埋没了他的才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要这么问,说来话可就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莞尔一笑,说道,“张组长调到教育局来,可不是从西锦中学直接调上来的,而是从西锦乡一个叫光明的村级中学调上来的,而且,来教育局的后,经过努力,坐到了纪检组长的位置,可谓是坐了直升飞机,简直就是羡煞局里面的许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你刚刚不是说张红林在西锦乡中学的吗?怎么现在又说他是从村级中学调上来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问道,“他升迁如此之快,是不是得到了什么人的帮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听我慢慢跟你说呀,你问题一个接着一个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脸上布满桃花,笑道,“张组长之所以从村级中学调上来,这个里面可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只是感到好奇而已,有点心急了,你尽管把知道的说出来,我保证不再打扰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点了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见,侃侃而谈了起来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一开始确实是在西锦乡中学任教,而且,和人事科科长徐启茂是同事,更巧的是,两人还是同一年分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问题也出现在一个巧合上,次年西锦乡中学分配一个教英语的老师,名字叫许悦,人长的聪明又漂亮,两人同时喜欢上了徐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三个人是同事,经过一段时间相处,许悦发现张组长不但人长得帅气一点,而且教学能力也很强,便对其芳心暗许,一来二去的,便和张组长恋爱上了,徐科长知道后,非常沮丧也非常生气,便开始耍起了小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张红林和徐启茂之间还有这层关系,后来是谁抱得佳人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不禁哑然失笑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看到萧一凡疑惑地神情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徐启茂科长了,因为他有一个好老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启茂科长的父亲当时是西锦中学的校长,而且还是西锦乡的教育助理,在得知此事后,利用职权,将张组长调到了村中光明中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组长被调到光明中学后,心情十分低落,工作也没有热情,整天浑浑噩噩,工作态度十分的懒散,徐启茂科长对许悦展开了穷追猛打地战术,整天纠缠着许悦,并在其老子的帮助下,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夙愿,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许悦嫁给徐启茂科长的当天晚上,张组长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,第二天跟变了个人似的,不但一改以往的懒散,而且变得更加精神,凭借自身的努力,第二年考取了公务员,升任教育局纪检组组长,终于离开了他的伤心之地,也算是因祸得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看来这个张红林也是性格豪爽之人,也非常有韧劲,敢于从失败中站起来,可惜英雄气短,一开始就这样,岂能丢了自己挚爱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唏嘘道,“可是,徐启茂后来又是怎么回事,他是怎么来到教育局的,而且,还做到了人事科科长的位置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非功过,自然有人评价,有人和你的想法一样,但有的人认为,这是张组长隐忍之下,薄积而厚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讪讪地说道,“自从张组长调到了教育局,徐启茂科长岂能自甘低人一等,于是找其老子帮忙,终于被调到了教育局,进了人事科,后来又搭上常务副局长田汉明的关系,前年做了人事科科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王美霞一番解说,萧一凡终于明白张红林为什么来找自己了,原来两人之间还有这样地关系,要说张红林不对徐启茂有意见,简直就成了怪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自从徐启茂科长被调进了教育局,张组长就一直和他不对付,两人在局里经常争斗,说是水火不容也不为过,局里的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哂然一笑说道,“萧局长,这就是我所了解的情况,你不会怪我多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帮我了解、熟悉局里面的事情,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,又怎么会责怪你是长舌妇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秦秘书刚来,你多帮衬着他一点,让他早点胜任秘书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萧局长放心,我一定竭尽所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信心满满地说了一句,满心欣喜地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走出办公室的王美霞,回味她刚刚说的话,萧一凡心中不禁期待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萧一凡向王美霞了解张红林的情况时,教育局常务副局长田汉明呆在办公室,可是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原计财科胡东,因为自己挪用了五万块钱的事,替自己受过,被县纪委带走已经是第三天了,如果不能把他及时捞出来,极有可能抵挡不住县纪委的盘问,到时候,把自己供了出来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田汉明决定自己拿出五万块钱出来,先将这事抹平,否则,自己和胡东一起倒霉不说,还丢了教育局财务大权,可是,以什么样的理由去交差呢,想到自己人微言轻,便主动来到了云都常务副县长姚春安的办公室,请他出面帮忙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阵寒暄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汉明啊,你有什么话就说,这里没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发觉田汉明地精神状态不对,沉声问道,“怎么总是一副愁面苦脸的样子?这可不是你的风格,也不是我熟悉的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我说了,你千万别生我的气,都怪我一时大意,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苦着脸说道,“这件事,我思来想去,也只有你能帮我了,否则,我一切都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总得告诉我是什么情况吧,你这含糊其辞的,我又怎么帮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蹙眉说道,“到底是什么事,你和萧一凡闹矛盾了,还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当着你的面,我也就直话直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讪讪地说道,“你也知道,当初张中凯老局长退居二线,我也是信心满满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我都知道,县里面当时大部分人包括李书记,都对你很看好,为此,我也是做了很多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叹息了一声,沉声道,“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原东辰乡党委书记胡守谦做了许多不法之事,搅了局,在当时的情况下,李书记怎么可能让萧一凡主政东辰乡,为此,再三考虑后,将其调到了教育局,挡了你升迁之路,不过,在你退休之前,还是会有希望的,你也不必再纠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姚县长的关心,我并不是纠结此事不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坦然道,“而是,在萧一凡来教育局之前,我因为一时心急,动用了教育局公款,一时忘记填上了,被萧一凡转了空子,正针对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汉明啊,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,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一听,心里咯噔一下,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,不由得装出一副关心地样子,问道,“你挪用了多少公款,用到哪里去了,你准备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你别急,我也知道错了,当初招待吃喝,前前后后一起用了有五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看了姚春安,讪讪地说道,“现在萧一凡追究计财科科长胡东的责任,已经将之报告给了县纪委,胡东当时也是受我指使,为了不让这件事泄露出去,防止对我产生不利影响,现在正替我受过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一听埋怨道,“现在胡东被县纪委请去喝茶了,你才告诉我,为什么当时不给我打电话呢,你怎么能做马后炮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当时我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,一时心慌意乱,也没想得起来,只顾四处筹钱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苦着脸说道,“现在,我已经凑足了五万块钱,一时又想不到,怎样才能安全的把钱交上去,你可得帮我想个办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你呀,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,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,还有解救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见田汉明只字不提给自己送礼的事,决定帮其一把,沉思道,“你先别着急,让我好好想一想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点燃了一支香烟,静静地看着窗外,冥思苦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见,不敢出声,也点了一支香烟,郁闷地抽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五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汉明,你确定胡东没有将你挪用公款的事情说出去,这事还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转身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肯定没有,否则,我也不会这么安稳地坐在你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,等会我和你一起去县纪委,就说,当时这个钱是县政府让教育局帮忙垫付的招待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沉声说道,“我看就这么说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是好,万一县纪委纠缠住不放,打破砂锅问到底呢,又该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担心地说道,“再说,万一县纪委打电话问县里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招待费可大可小、可多可少,一顿吃个万儿八千的也不是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一听,“就算他们不给我面子,要刨根问底,我就说招待市里面的领导,他们还敢越级调查不成,再说,万一不行,还有李书记这个最后的杀手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谢谢你,如此一来,真是太好了,万事无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顿觉前途一片光明,欢欣不已地奉承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既然想到了办法,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去县纪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哪敢反对,连忙拎起公文包,与其一起走出了办公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姚春安出面解决此事,而且被挪用的五万块钱也填了账,县纪委并没有作过多的纠缠,考虑到胡东只是具体的执行者,并没有私自挪用这笔钱,做了一些流程之后,第三天下午,便将其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东被带到县纪委监察局审查,前前后后一起经历了六天的时间,胡子拉碴的一副狼狈相,走出县纪委监察局大门时,顿感空气都是新鲜,不由得走了几个深呼吸,感受着重获自由的欢悦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自己为了常务副局长田汉明,背了处分暂且不说,还被罢免了教育局计财科科长职务,而且,还被调离出了教育局,下降到教育局的下属单位印刷厂去工作,拿定主意之后,胡东站在路边,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吩咐司机,向教育局驶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教育局纪检组组长张红林,向萧一凡汇报王雪迪写举报信的事情,得到认可后,也是做了大量的明察暗访的工作,收集到了一些证据之后,便来到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现在有时间吗,我要向你汇报工作,没打扰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躬着身子,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张组长回来了,怎么样,经过这两天的走访,事情可调查出什么有用的证据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递给了张红林一支中华香烟,并让其坐下来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经过这两天的走访,事情有了很大的进展,至少,证明了王雪迪写的举报信是真实有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讪讪地笑道,“你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,直接关系到谁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