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53章 坑人的孙凝雪

第253章 坑人的孙凝雪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孙凝雪嘚瑟的样子,可能是因为太激动的缘故,脸上的脂粉脱落了不少,萧一凡厌恶地摇了摇头,*在椅子上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耳朵聋了吗,你还不赶紧地带着你老婆滚蛋,傻坐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不耐烦地说道,“姓秦的,你别以为你家老公和禹克清认识,就以为这事非你莫属了,遇到了老娘,你们就自认倒霉吧,赶快,带着你老公早点滚蛋,我看着就心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咖啡厅也不是你家的,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的,你谈你的,你在这不顾形象地瞎嚷嚷,就不怕影响其他客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稳坐在萧一凡身边,冷声怼道,“请你还是注意一点形象好吧,这是优雅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一听,顿时意识到了什么,看到萧一凡一副坦然的样子,再看看端庄稳重、美丽大方的秦竹韵,更加确定两人是一对,就算不是夫妻,也至少是一对恋人,否则,不会亲自陪同秦竹韵,来和自己见面,这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,这个时候大腿不抱,等待何时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,思前想后,便坚定地拿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有了主张,禹克清反而显得安静了许多,想到萧一凡一再阻止自己暴露身份,肯定是想借机收拾副局长申元,新官上任三把火,任何场合,只要有一点火星,都是燃起熊熊大火的好时机,便一声不吭地看着孙凝雪尽情地嘚瑟。

        副局长申元接到小姨子的电话后,知道禹克清竟然不给自己面子,要把城关中心小学的门市房租给别人,顿时恼怒不已,想到自己和小姨子之间有一腿,不能因此断了自己的好事,立即驾车赶到了明月咖啡厅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刚刚走进咖啡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,你怎么现在才来呀,可是把气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一见,连忙迎了上去,双手扶着申元的膀臂,嗲声嗲气地说道,“禹克清刚刚还答应要把门市房低价租给我的,可是,没曾想到那个姓秦的带着她老公来了以后,他竟然又反悔,不肯将门面市租给我了,这是完全不给你面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,禹克清竟敢忤逆我的意思,真是反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走,带我过去看看,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位大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告诉你哦,今天不但要帮我把门市房租赁的协议签下来,价格还要再低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略作沉思状,撒娇道,“最好不给租金,算是姓禹的给你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的意思我懂,还是让我先过去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说着,就要向前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似乎不死心,拉着申元撒娇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都听你的好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提醒道,“快把手松开,这可是公共场合,让熟人看到了影响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德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不以为意地埋怨了一句,撒开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见,立马迈着步子,晃荡着身子朝着禹克清走了过来,越是向前走,越是感觉到背对着自己的身影越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申元疑惑不定的时候,背对着的身影突然转了过来,一张冷峻阴沉的脸再也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?他怎么也过来了,刚刚小姨子说的人该不会就是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心中暗自嘀咕一声不好,连忙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你怎么也在这里,真是好巧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躬身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是巧的很,申副局长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故作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原来你们认识我姐夫啊,这就好办多了,你也别局长局长地套近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见孙凝雪走过来,自来熟地挽着申元的胳膊,趾高气扬地嗲声说道,“禹校长你也看到了,你给我听好了,我也不欺负你,我还是出半价租你们城关镇中心小学的门市房,赶紧的把协议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故意的看向了萧一凡和秦竹韵,显摆自己的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叉,你没看到你姐夫低声下气的样子吗?你竟然还在这大呼小叫的,真是坑爹的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一听,装作听不到,一脸木然的坐在椅子上,心中却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耳朵聋了吗,没听到我跟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见禹克清不理睬自己,顿时对其发起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刚要说话,却被一个声音打断,一时语塞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半价就要租下门市房,你凭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借机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凭什么,就凭我姐夫是教育局的副局长,你说行不行啊?跟我斗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一脸得意地说道,“告诉你,镇中心小学归我姐夫分管,我就是一分钱不给,也照样拿下门市房的租赁权,你就算有再多的钱,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没有眼力见识的东西,你给老子闭上你的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孙凝雪仗着自己耍威风,丝毫没觉得气氛不对,还耀武扬威地乱说一通,简直把自己送到了悬崖边上,怒由心生,说着,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打我,你发什么神经呀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吃痛,捂着脸颊,怒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败家的娘们,一点眼力见识都没有,给我有多远滚多远!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怒其不争地怒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姓申的,你这个老王八蛋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恼羞成怒,没感受到申元此举的意思,反而觉得申元不但不帮自己,竟然还打了自己一个耳光,简直是不把自己当回事,当着萧一凡和秦竹韵的面,自己的脸算是丢尽了,于是开始撒泼了起来,发了疯似的怒吼道,“我是败家的娘们,还不是你这个老色鬼一天到晚的缠着老娘我,昨天晚上,你在床上是怎么答应我的?现在为了不相干的人,你竟敢打我,今天你提上裤子,就想不承认了吗,老娘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脑子有病吧,我怎么遇到了你这么个玩意,在这瞎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被孙凝雪当着萧一凡等人的面,揭了伤疤,顿时老脸通红,怒骂道,“整天游手好闲不说,还做着发财的美梦,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,一辈子都是穷苦的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穷命?你以为你是开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不依不饶地撒泼,却被申元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,一发起疯来,什么话都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沉声喝道,“你再不死回家去,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姐,口无遮拦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,都给我闭嘴,你们把这当什么地方了,是在你们家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见此机会怎能轻易放过申元,沉声训斥道,“申元你作为教育局副局长,竟然滥用职权以权谋私,作风也有很大问题,鉴于你的情况,必须给一个合理的解释,回去写一份检查,明天早上交到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别听她瞎咋呼,她发起疯来,口无遮拦什么都不顾,只图一时口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讪讪地说道,“至于门市房的事,我是跟禹克清校长打过招呼,但是绝对没有让他低价出租给我小姨子,请你详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不是听你解释的时候,我也不想听,你好自为之吧,明天我等你的检讨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根本不予理会,转身向禹克清,冷声问道,“禹校长,你们学校的门市房到底准备怎么租出去,又准备租给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们肯定按照招租协议去办,秦老板价格最高,我们理应租给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见申元在萧一凡面前一点脾气都没了,哪里还顾得上面子问题,直接从身上拿出租赁合同,与秦竹韵当场签订了租赁协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双方签订协议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,这个人真的是你们教育局局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看到萧一凡怒怼自己姐夫申元时,自己的姐夫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,大气也不敢喘,顿时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给我滚到一边去,老子今天被你害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恶狠狠地瞪了孙凝雪一眼,静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一听,哪里还有骄横泼辣的脾气,乖乖地坐到旁边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禹克清和秦竹韵签完租赁协议,虽然有点以权谋私的嫌疑,但也略胜于无,毕竟秦竹韵可是以最高价租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禹校长合作愉快,租金我已经通过电子转账给你转过去了,你回去之后查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们的协议从现在开始就算生效了,不会再有变故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能呢,肯定不会再有变故了,祝你生意兴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讪讪地说道,“萧局长、秦老板,请问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租赁协议也签了,我们今天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一眼秦竹韵,婉拒了禹克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今天真是不好意思,还让你亲自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满脸堆笑,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现在时间点也不对点,为了表示我对秦老板的谢意,请你明天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以后大家见面的机会多着呢,来日方长,不必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以后,再说吧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看了一旁静立的申元,带着秦竹韵离开了明月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二人转身走了出去,申元嘘了一口气,顿感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没事吧,是喝点咖啡还是出去小乐一下,弄两杯?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陪着笑脸问道,“今天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喝什么酒,没听到萧局长回去让我写检查吗,你是不是故意怼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没好气地责备道,“禹校长,我问你,你必须如实回答,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个女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夫你没看出来吗,那姓秦的女人肯定是你们局长的情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嗤之以鼻地说道,“要是夫妻的话,两个人怎么会离得那么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上你的臭嘴,你还嫌惹得事情不够多吗?我问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恼怒地训斥道,“就算是他的情人又怎样,我告诉你萧一凡现在还未成家,你别在这又想出什么花招,给我惹出祸端来,我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具体的,我也不是很清楚,之前都是秦竹韵跟我直接联系的,也没提跟萧局长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坦然道,“昨天你和我通过电话之后,我就打电话与之取消租赁意向,约了今晚见面,不曾想到,萧局长和她一起来,看他们样子和说话的语气,秦竹韵应该是萧局长的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看到萧局长来了,为什么不阻止我小姨子,告诉她萧一凡是我们的局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沉声问道,“你要是早点告诉她这个情况,我又怎么会因此受到牵连,你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这可就冤枉我了,我刚和萧局长打完招呼,还没来得及介绍,你小姨子就跟萧局长他们怼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清讪讪地说道,“当时我也想劝她,可是,她根本不给我机会,我刚说了一句,就被她怼了回来,还打电话让你来修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这个脑子装的是什么,是浆糊吗,整天给我惹事,你给我记住,我是一个局的副局长,不是云都县的县长,就算是县长,也经不起你这么折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顿时冲着自己的小姨子孙凝雪骂了起来,“真不知道,当时你哪里来的胆量在这嘚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跟我凶算什么,事情已经这样了,我要是早知道他是教育局局长,我也不会这样做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郁闷地说道,“现在门市房也租不成了,你得帮我再租一个,马上要换季了,正是服装生意的旺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别再惦记城关镇中心小学的门市房了,就算你是按价所得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警告道,“你现在与萧一凡的恋人已经产生了矛盾,对方肯定会时不时的给你制造麻烦,到时候,我想帮你也帮不了,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,知道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清楚了,姐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凝雪极不情愿地答应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