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50章 追根刨底

第250章 追根刨底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这打脸也未免来得太快了,面对如此尴尬的处境,黄益民、童瑞章、杨永杰三人都羞愧得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说话了,你们所谓的代课教师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校长是一校之魂,你们如此浑浑噩噩,我看你们也不适合再坐在校长位置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内心十分焦急,生怕黄益民三人扛不住,把自己交代出去,冷峻的眼神直愣愣地注视着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……萧局长,我错了,我不该对你撒谎,我没见过所谓的代课金,都是计财科胡科长让我这么说的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一听,不敢说出是受田汉明的指示,直接把矛头推给了计财科科长胡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萧局长,我也是受了胡科长的指使,我向你诚恳地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杰一听,不甘落后,躬身也向萧一凡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也向你道歉,我们确实是受了胡科长的指使,都怪我们一时糊涂,猪油蒙了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暗自嘘了一口气,一颗紧张的心顿时松懈了下来,嘴角翘起了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没想到黄益民、童瑞章、杨永杰三人,竟然众口一词,把责任推给了自己,震惊得想要爆棚,但一想到幕后主使人是田汉明,怨恨地扫视了一眼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你都听到了,你作何解释,五万块钱到底用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听,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,求助的眼神看向了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知道,如果这个时候,自己再不说话,胡东肯定过不了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也别生气了,其实,这事都怪我们没敢和你说实话,也怪我一时糊涂,动了小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局长在的时候,局里的各项开支就比较大,加之今天情况有点特殊,活动也搞得比较多,上面拨的那点经费根本就不够用,这都是实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于局里的招待费用严重超支,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才出此下策,五万块钱全部用于招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听,田汉明为了掩盖事情的真相,竟然说得振振有词,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,对其佩服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实情?我看未必吧,既然如此,你们为什么不早点说,还大费周章的搞出这么多事情,当我萧一凡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怒怼道,“这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,你说全部用于招待了,半年不到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原有的招待费都不够用,竟然还多花了五万块钱,吃的是金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这都是实情,你又何必斤斤计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蹙眉说道,“大家都在一起共事,你才来还不熟悉情况,等你工作一段时间,你自然就会明白了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真是伶牙俐齿,说得跟真的一样,熟悉情况跟招待费用是两码事,你不要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这件事情,我现在必须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钱都已经花了,你说现在就想搞清楚,难道你要去一家家饭店去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声怼道,“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对此事纠缠不放了,反正都是事实,何必在这大张旗鼓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我做事,还需要你来指导我怎么做吗?这件事情,我必须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拿起电话拨给了教育局纪检书记宋良平,让其来到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有事请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走进办公室,见几位副局长都在,不由得泛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书记,这是审计局的人下午给我的几张收据,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将办公桌上的三张现金收据递给了宋良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这收据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看了看,抬头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收据上注明的是给三个学校的代课金,在问三家小学校长室时,他们也承认了,可在我一再追问下,他们无言以对,最后田副局长说,这是局里的招待费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我对此事持怀疑的态度,你是局里纪检书记,应该懂我的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的意思是必须查清这五万块钱去向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讪讪地说了一句,竟感到了一丝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是纪检书记不知道怎么做吗?五万块钱不是小数目,这事必须彻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呵斥道,“胡东作为计财科科长,竟然擅自动用这笔钱,还故意篡改用项,已经违反了纪律,必须对他进行停职审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萧局长放心,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,彻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躬身说道,“不把五万块钱的用项查清楚,你撤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声不吭,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科长,现在暂停你的职务,请把该交的东西交出来吧,至于你手上的财务工作由谁接替,由萧局长定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沉声说道,“现在,你必须到纪检办公室,接受审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听,顿感头晕目眩,瘫坐在沙发上,向田汉明投去乞求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、蔡焕成,包括三所小学的校长,都感受到了萧一凡的雷霆之怒,心中都震惊不已,同时也都不自觉的看向了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感受到众人的目光,没想到萧一凡这么不给自己面子,竟然让宋良平对胡东进行财务审查,这是把自己的脸打得啪啪作响,好歹自己还是常务副局长,想到胡东这是代自己受过,如果这个时候,不站出来帮他说话,以后怎么面对申元和蔡焕成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副局长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转身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这笔钱是局里招待所用,凭什么让胡东一个人承担责任,你这样做未免太过了吧?我坚决不会答应你的所作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根本不理会宋良平,直接冲着萧一凡,恼怒地说道,“你要审查,可以啊,没人能阻拦你,除了你,我们几位副局长,包括局里的各科室、部门的负责人,全都要接受停职审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这话一说出口,胡东、申元等一帮心腹,顿时眼前一亮,似乎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一听,不由得再次停下了脚步,一时迟疑地看向萧一凡,静待他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冷笑不已,丝毫不给其面子,冷声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是我太过,还是你做贼心虚啊?田副局长真是好大的官威啊,你想聚众吓唬我,还是想让我法不责众啊?我倒是想看看谁有这么大的勇气,告诉你,你做梦!我萧一凡就是犟骨头,专门喜欢以勇斗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是管财务的,五万块钱也是从他手中放出来的,他难辞其咎,我不追究其责任,追究谁的责任?难道追究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差点忘了,这个钱是你在以副代正期间花掉的,是不是你觉得良心难安啊,要不就由你来承担责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在这信口雌黄,你一个黄口小儿刚刚来教育局几天,就把局里闹得鸡飞狗跳的,我还就不信了,没地方说理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见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,干脆直接撕破了脸皮,直接硬怼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再说一句试试,你别在这里倚老卖老,你再敢出言不逊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知道,田汉明之所以敢和自己硬怼,其背后的依仗就是县委常务副县长姚春安,以及县委书记李济山,想到此处,愤怒地说着话的同时,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办公桌上,只见复合板的办公桌桌面上立马出现了一个巴掌大的漏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被深深地震撼了,没想到萧一凡还有这么厉害的手段,一时气急,被怼得哑口无言,愤怒地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心有余悸地坐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看,田汉明走了出去,连忙起身紧跟了出去,一起来到了田汉明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今天已经跟姓萧的撕破了脸皮,也可以说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担心地说道,“可是这样一来,我们和他之间更是没有了商量的余地,他肯定会紧抓此事不放,这个五万块钱经不起推敲,我这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只要有我田汉明在,他姓萧的动不了你,别以为他后面有靠山,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恶狠狠的说道,“你暂且先安耐住不安的情绪,就是宋良平问你,你就按我先前的意思说,也不能把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这件事已经这样了,就算宋良平能被我蒙混过关,萧一凡也绝对不会就此罢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思前想后,心中还是感到害怕不已,讪讪地说道,“如果,你那五万块钱还没动,赶快先还给我吧,先将这事抹平,我真的不想因此而丢了饭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哪有五万块钱,你应该知道我拿这钱,是当时那个情况,钱早就被我用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含糊其辞地说道,“现在,我就是想帮你先还上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你也知道,我一年工资就那么点钱,唉,你让我想想办法再说,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这样一来的话,我可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听,觉得田汉明根本就是敷衍自己,于是不依不饶地说道,“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,要是能帮你垫上,我现在就给你垫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啊,你怎么就听不明白我的意思呢,就算现在把钱还上了,事情还是不会轻易躲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见胡东还是纠缠不休,灵机一动,劝说道,“你如果现在还上去了,账也抹平了,你这不是等同于不打自招吗,挪用公款的事情不也就做实了吗,这样一来,不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反而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等一段时间再说,见机行事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听,也觉得田汉明的话有一定道理,不由得垂头丧气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也不要纠结了,这不是还有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看,心中得意不已,安慰道,“你在这时间长了不好,先回办公室,等宋良平找你了,你再小心应付着,记着,千万别说漏了嘴,到时候,我想帮你都帮不了?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无奈地说了一句,转身离开了田汉明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胡东离去,田汉明点了一支中华香烟抽了起来,看着袅袅的烟雾,眼神也变得犀利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田汉明和胡东离开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和蔡焕成也先后离开,留下黄益民、童瑞章、杨永杰三人坐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阴沉着脸,黄益民三人如坐针毡,神情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呆在这里做什么,是不是想让我招待你们吃晚饭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三人低头不语,一副聆听教诲的样子,沉声说道,“我就想不通了,你们怎么就这么听话、这么循规蹈矩的,胡东要你们做什么,你们就做什么,你们平时是不是收到了他的好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连忙解释道,“都是我一时昏了头,请萧局长责罚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瑞章和杨永杰一听,也连忙出声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不需要你们表态,也不想听你们在这跟我虚情假意,你们还是好好想一想你们自己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你们先回去写个检查报告,如实交代你们的自身问题,明天交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一听,连忙表示一定会如实写好检讨书,在得到萧一凡同意后,灰溜溜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书记,明天你们做好下乡检查这三个学校,必须做到实事求是,如果发现问题,可以先行解决,再报到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办公室只剩下宋良平一人,吩咐道,“现在,你先把胡东的问题解决,不容忽视,更不可懈怠,等把五万块钱给我追回来以后,再商定解决处理方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良平躬身答应了一声,转身向计财科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