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49章 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

第249章 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感受到萧一凡的眼神,心中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、童瑞章和杨永杰一听,心中却是慌乱不已,不知道萧一凡要问什么问题,当看到田汉民一副淡定的样子,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,不再感到紧张,神情也就自然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校长现在月薪是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七百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不明所以,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黄校长差不多,八百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童瑞章插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童校长真会说话,七百多就是七百多,非得说个八百不到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这炫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杰笑怼道,“其实职位并不能说明什么,我们都是按职称级别和工龄拿钱,工龄都差不多,钱也不会多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萧局长对教育的行情确实不太清楚,在芜州地区,云都教师工资普遍偏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笑道,“”如果萧局长在任期间,能将这一现象得以改观,那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真会说话,他们的工资待遇确实是太低了,年薪竟然比不上一个代课教师,我真的感到很痛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不过,新的问题来了,一个代课教师的年薪为什么会这么高?三位是不是应该对我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、童瑞章、杨永杰三人听了之后,没想到萧一凡会这么问,心中同时闪出一个念头,这下完了,面对质问,面面相觑,无言以对,慌乱的神情显露无疑,纷纷抬眼看向了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面对着萧一凡的责问,感受到三人的眼神,心中更是慌乱不已,自己刚刚还对其冷嘲热讽,没想到自己才是最大的笑话对象,觉得萧一凡太阴险了,不知不觉中,把自己和三位校长带入到了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自己挪用了五万块钱,为了尽快抹平五万块钱的账目,和计财科科长胡东经过一番商量,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,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,不承想,却是忽略了代课教师工资偏低的这一现实情况,正因如此,才留下了如此大的漏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校长,你们这是怎么了,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,有什么不好说清楚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你们该不会是有什么顾虑吧,现在给你们一次机会,如果再不从实招来,我自会有办法让你们主动交代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萧一凡步步紧逼,胡东生怕田汉明不作出辩解,到时候自己也是百口难辩,必定受其牵连,一颗紧张地心,如同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,坐立不安,眼巴巴地看着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也别逼他们了,他们现在哪有胆量跟你说实话,还是我来解释,说给你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装出很无奈地样子,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其实,这些钱不完全是用做于代课教师工资的,有将近一半的钱,实际上是补贴了他们三个学校的招待费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招待费用?每个学校不是都有公用经费吗?你这话说得未免太牵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没想到自己突然的想法,会给自己找到了说辞,连忙辩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有所不知,但也不能怪你,你刚来教育局,有很多事情还不熟悉,学校的公用经费已经不比以往了,现在都是由县财政统一发放,发放的标准,是按学生的人数,以及在岗在职的教师人数,给予发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家学校由于地处城乡结合部,不但教师的流动性大,招收学生更是受到了城区一些学校的冲击,要不是外来的农民工子弟的小孩来上学,这三家学校还真的濒临倒闭,关门大吉的危险,这三家学校有一半以上的生源,都是外来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啊,水电费、教师培训、出去学习、业务交流等等,这么一点公用经费,对于一个学校来说,根本就是入不敷出,难以为继,局里要是不给予一点补偿,他们根本维持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以后,浓眉紧锁、作沉思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,胡东顿时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向你承认错误,我不该有如此的小心思,没对你交代清楚,我诚恳地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连忙陪着笑脸,插言说道,“田副局长说的都是实情,我愿意接受你的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我也向你道歉,请你原谅我一时胆小,没跟你讲实话,你慧眼如炬,我们这点小伎俩根本逃不过你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童瑞章生怕自己落了后似的,也急忙表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永杰一看,也跟着表明了自己不当的行为,恳求萧一凡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田汉明自圆其说的话,以及三人的附和表态,萧一凡却是不以为意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我是刚来教育局不久,有些事情也不了解,既然是客观存在的事实,那么肯定经得起推敲,所谓凡事有度,过犹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,无论什么样的单位,会多或少的都会存在一些困难,事缓则圆,你们这样做虽然混淆不清,难免给人以口实,但是,现在解释清楚了,也就释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,我想提醒你们一句话,叫语迟则贵、行缓则安,你们是否确认这笔开支?如果你们确认了,我将会对你们三所学校进行必要的财务审查,到时候,审查结果和你们说的不一样,我将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三人一听,这是萧一凡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,如果实话实说,必然得罪的是田汉明,想到他对自己的帮助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坚持己见,惹怒了萧一凡,面对一把手局长的雷霆之怒,也不是自己所能承担得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拿不定主张,心中慌乱不已,不知不觉中,额头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没想到萧一凡会紧抓这事不放,大有一举击破之意,看似年轻,没有什么大的作为,不曾想做事的方法却是老成持重、步步紧逼、手段狠辣,丝毫不拖泥带水,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关键时刻,看到黄益民三人坐立不安、紧张不已的神情,感受到频频看向自己的眼神,田汉明自知现在只有硬扛到底,等过了这个时候,再想解决的办法,咳嗽了一声之后,点燃一支香烟,气定神闲地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确认这笔开支,为我校所用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田汉明的态度,黄益民无奈之下,只得硬着头皮承认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瑞章和杨永杰一见,也纷纷学着黄益民的语气和态度,将代课金和补贴开支的事承认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三个人都承认了下来,田汉明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松懈了下来,悠然自得地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看,紧张的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,对田汉明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田汉明和黄益民三人沆瀣一气,拒不如实交代,固执的想顽抗到底,萧一凡无奈地摇了摇头,心中却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看事情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了,你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一副失望的表情,田汉明呼出心中一口闷气,自鸣得意地看向黄益民三人,沉声道,“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,要不今天到此为止吧,这都快到下班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他们三个来了,请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教育局局长办公室副主任王美霞走了进来,躬身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抬眉看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萧一凡的目光看向门口,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也注视着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吧,萧局长有话问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听到萧一凡的吩咐,随即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,快步走到了萧一凡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业华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看着眼前的一幕,差点惊叫了出来,原来第一个走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学校的会计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瑞章和杨永杰一见,也是彻底傻眼了,情况如同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三人震惊之余,面面相觑,同时看向了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三位校长再次慌乱了起来,田汉明心中也是吃了一惊,因为不认识刚刚进来的三个人,不知道这三个人是干嘛的,一时也不好说什么,只得静待情况发展,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东看到王业华三人走了进来,像见了鬼似的,后背感觉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会计走进办公室,虽然看到了自己的校长也在这里,但是,面对着几位局长都在,顾不上打招呼,就惶恐地一字排开,规规矩矩地站在萧一凡面前,不敢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三个人分别是哪个学校的,请自报家门吧,最好详细一点,我怕一会给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三人说道,却并没有让三人坐下来,而是站立着面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我是东仪小学的总账会计,王业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我是南纲小学的总账会计,黄如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我是石桥小学的总账会计,孙从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三个人一副恭敬地样子,挨次自报姓名和单位,黄益民三人面露一副绝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幡然醒悟,这才知道为什么三个人进来时,黄益民三人慌乱的原因,顿时心中焦急了起来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坐在远处的胡东一听,早已吓得面无血色,忧心如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会计不必紧张,你们是学校里管经济大权的,看年龄也是风霜侵染了黑发,在岗位上也呆了不少年了吧,现在,我有件事情想讨教三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你们知道,现在代课教师的工资是多少钱一个月,或者说年薪是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差点坐立不住,这可是刨根追底要命的节奏,万一要是回答错了,那问题可就大了,接着三个会计站立在萧一凡面前,挡住了其视线,连忙看向了三位校长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感受其意,哭丧个脸,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,再看看童瑞章和杨永杰,也是如此,一副后悔莫及地表情,田汉明心里咯噔一下,顿感四面楚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萧局长,我校已经十多年没有聘请代课教师了,所以,现在代课教师的薪资具体是多少,我并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业华坦然说道,表情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者不怪,毕竟,你讲的也是实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看向了惊魂未定的黄益民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益民一听自家会计王业华的说辞,差点瘫坐在地,心中恼怒不已,“他妈的,你不知道就直接说不知道了,你偏偏讲原因干什么,老子这下被你坑害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黄益民绝望的表情,指着南纲小学的黄如海问道,“你又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萧局长,一般代课教师的薪资,都是由校长和代课教师之间商量好的,有高有低,我作为会计是无权插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如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但也不敢确定,只好模棱两可的应付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指着孙从兵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遇到的情况跟黄会计一样,所以,不好意思,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从兵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瑞章和杨永杰一听,虽然感到自家会计回答得有点滑头,但是,并不能解除萧一凡心中的疑问,苦于不能与之沟通,坐在沙发上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还是东仪小学的王会计做事讲究实事求是,你们两个就是滑头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你们以为这样讲,就可以糊弄我了吗,那我现在问你们两个,你们学校现在有几个代课教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如海和孙从兵一听,顿时傻眼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该不会不知道吧,你们不是也不知道代课教师薪资吗?我现在就给你们指条明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呵斥道,“你们学校的校长,正好也在这里,当着我和大家的面,你们好好去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如海本来觉得萧一凡问这件事情,不会没有理由地把自己叫到局长办公室来,当进门之后,看到童瑞章慌乱的神情之时,便觉得事情不简单,便动起了小心思,谁知道萧一凡根本不给自己机会,一时犯了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孙从兵本想鹦鹉学舌,见此情形,讪讪地看向了杨永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