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43章 阳谋

第243章 阳谋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萧局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记者拿着话筒笑道,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恕我冒昧,你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真是贵人多忘事,在水岸花园发放业主们的购房款时,我采访过你,云都电视台记者安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记者安然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想不到一心为民做实事的萧乡长,转眼之间来到了教育局,恭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安记者,请原谅我一时眼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抱歉地说道,“想不到,我今天第一天上任,就遇到这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萧局长,对这件事怎么处理呢,是放手不管还是严肃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然神情一凛,戏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实事求是地去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对孩子起到模范作用,真所谓,品正垂范、身正为师,我们在敬重教师这个职业的同时,也绝不会姑息教师体罚学生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那今天这件事,我们就进行跟踪采访了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然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欢迎安记者以及你的同伴,对这件事进行跟踪采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现在,我就开始对这件事进行处理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盛气凌人、蛮不讲理的母女俩,萧一凡顿感头疼,看了看一旁玩得非常开心的小男孩,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隐情,但是当着记者的面,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拿定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女士别激动,这件事情按照你们说的,情况很严重,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得了的,有记者作证,你们也不要有什么顾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更不适合处理问题,请随我倒会议室来,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谅你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?丫头,带着宝贝孙子,就跟他一起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横幅收了起来,塞在塑料袋里,跟随着萧一凡向三楼的会议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萧一凡领着记者和祖孙三人来到小会议室之际,在二楼的一个办公室内却是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这个计划不错吧,这回可是有得他姓萧的忙乎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笑道,“他不是说教育无小事、事必躬亲吗,我们就不要掺和进去了,看他怎么个处理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昨天晚上提出这个建议时,我就觉得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开心地说道,“这对母女是一对活宝一样的存在,自认家里有两个钱,又是招女婿,对这个孙子非常溺爱,护短得不得了,这下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这件事可是一把双刃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开心地笑道,“这件事已经闹了有两天了,实验小学的马如旺校长这两天也是坐立不安,为此还特地打电话给我,问我怎么处理,现在好了,有人出来顶岗了,我也落得悠闲自在,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要不我们都以你田局长马首是瞻呢,我就是佩服你,如果,现在萧一凡很武断地听从母女俩的话,去处理教师体罚行为,必然引起学校教师乃至全县教师的不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狡黠地说道,“如果不进行处理,现在断然难以蒙混过关,或者说处理不当,此母女二人肯定不满意,定会不依不饶,时间拖得越久,无论好坏,都有媒体监督,必然引起社会舆论,萧一凡到时候也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看来昨天没有把你脑子喝糊涂啊,反而对事情的判断更清晰,更有条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笑道,“这两天大家该怎么做,就不用我再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放心,昨天晚上喝多了,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呢,头疼得厉害,实难坚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趁机打趣道。“我现在就请假休息两天,恳请你批准为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工作,也是辛苦你了,准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心花怒放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今天还要下乡检查工作,时间不早了,我就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也不失时机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去吧,都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说着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转身跟着申元一起离开了办公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领着众人进了会议室之后,喊来了王美霞问了实小校长马如旺的电话号码后,让其招待众人,自己则跑到一旁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实小校长马如旺知道打电话的,是新来的教育局局长萧一凡,立马遵其吩咐,带着小孩王一天所在班级的班主任符丽萍,来到了教育局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矛盾,避免事态扩大发展下去,萧一凡早已等候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实验小学的马如旺,请问萧局长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如旺因为没见过萧一凡,看到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人,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,站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,以为是秘书或者是来找局长办事的,便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马校长,我是萧一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转身望去,只见马如旺中等身材,带着近视眼镜,一副学者的模样,身后跟着衣着打扮一般的女子,清秀的面孔也带着一副眼镜,对二人顿生了不少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,初次见面、不识尊容,请海涵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如旺没想到萧一凡就站在自己面前,一个错愕之后,讪讪地笑道,“这位就是王一天的班主任,符丽萍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香烟来,敬了一支给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符丽萍淡淡地说了一句,看似镇静的表情,显得有点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校长、符老师,二位不必拘束,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待二人坐定后,萧一凡笑道,“情况你们也知道了,学生及其家长现在会议室,记者也在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我想知道当时的事实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老师,你就把当时的情况,如实地跟萧局长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如旺沉声道,“你不用怕,该怎么说就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符丽萍本来还有点紧张,一听自己校长的话,做了个深呼吸之后,神色一凛,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是实验小学三年级十班的班主任,也是王一天的语文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一天是上学期转进我们班的,该生自从转进我们班以来,学习成绩一般,行为习惯非常差,经常在班上调皮捣蛋,和同学发生矛盾,为此,我多次跟其家长沟通,都毫无效果,反而使得该生在班上显得更加肆无忌惮,其他学生家长也颇有微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产生矛盾的原因是,上个星期四我校对我们三年级,做了一次摸底考核测评,星期一试卷发放给各班以后,我在语文课上讲评试卷,王一天显得很不耐烦,第一次是下位抢夺其他同学试卷时,被我制止并加以口头警告,谁知,没过五分钟时间,突然大声喊叫了起来,引得同学们哈哈大笑,严重扰乱了课堂纪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非常气愤,在批评他的同时,用手中的试卷在他头上拍打了一下,事后,第二天早上,王一天的妈妈就来学校,质问我为什么要体罚他家的小孩,还在我们教师办公室大吵大闹,砸坏了许多办公用品,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这就是这件事情的经过,怎么处理你说吧,我已做好了接受处分的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符老师工作十多年以来,工作认真,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,所教班集体经常获同年级、全校的文明班集体,她本人也多次获得校、县里面的优秀班主任荣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如旺插言道,“她不但班主任工作做得出色,就是语文教学水平也是非常地好,现在是担任我校三年级语文教学工作的主任,如果,不给符老师做出合理的处理,天理难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符丽萍地自述,以及看到马如旺的态度,萧一凡点燃了香烟,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局里面怎么处理,你给句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如旺见萧一凡不说话,心中不由得焦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校长你别急,此时此刻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从你的只言片语中,我也感受到你作为一个校长,为教师敢直言、正直的一面,同时,也感受到了符老师是一名好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现在,你们在这里先等一下,我去一下会议室就回来,你们放心,是非曲直总有说理的地方,我会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起身来到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各位久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进了会议室,沉声道,“王一天的家长,我刚刚对你家小孩被老师体罚的事情,进行了正面了解,现在,我想听听你的真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什么好了解的,我家儿子在课堂上被他语文老师打了头,导致他得了脑震荡,心理有了阴影,这都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慧芬气呼呼地说道,“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法,不给我们道歉,绝对饶不了她,对了,还要赔偿我们十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直认定是老师体罚你家小孩,甚至,把他打成了脑震荡,请问,你知道他是拿什么打的小孩子的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问我,我问谁去,我又不在课堂上,我怎么知道,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慧芬蛮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朋友,你是小学生对吧,你肯定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,叔叔现在问你,你们符老师是用什么东西打你头的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无奈,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,只得试探着问一下孩子,毕竟童言无忌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?,用试卷打我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一天趴在椅子上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东西,你再瞎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慧芬训斥着的同时,一把将孩子搂到身边,对着萧一凡怒喝道,“你也好意思,这么大的一个人了,竟然哄骗小孩子说假话,他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?你再不去处理,我们就去县政府,我还就不信了,没有说理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,从现有的情况来看,小孩是生活在娇生惯养的家庭,家长对孩子非常溺爱,护犊之情非常严重,想借机扩大事情,报复老师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情绪不要激动,就是警察办案也有个调查的过程,这么一会时间,你就按捺不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我现在就带着安记者他们,一起去实验小学进行实地调查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我们去那里干嘛?你要去就快点,我等着你处理结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慧芬冷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一声,带着安然二人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实验小学,萧一凡在实验小学副校长王建斌的引领下,直接来到了符丽萍所在的三年级办公室,对教师进行采访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里放着十几张办公桌,老师们因为没有课务,基本都在伏案工作,看到萧一凡和记者,在副校长的带领下,走了进来,都感到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,作了简单介绍之后,让安然进行采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能讲一讲符丽萍老师,体罚本班王一天同学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然拿着话筒,对一名女教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体罚?这完全是家长的污蔑,根本没有的事,符丽萍老师深受孩子们的喜爱,她怎么又会做出伤害孩子们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符老师遇到这样的学生已经够倒霉的了,竟然,还遇到了蛮不讲理的家长,这是我从教快三十年了,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真感到无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无语吗?应该感到悲哀,当然我说的是像这种个别现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位年长的老教师说道,“教育不单单是学校的事情,而是和社会、家庭三位一体、密切联系的事情,学校担负着传授知识,培养学生树立远大理想的责任,而人格的健全,却是离不开家长对孩子人格的培养,符老师遇到像这种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,也是她倒了八辈子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符老师是个什么样子的人,我们能不清楚吗?局里面不能公平公正处理,我们决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师们越说,情绪越激动,纷纷为其打抱不平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