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42章 给个说法

第242章 给个说法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喝了三大杯的申元,加上之前的二三两酒,足足喝了一斤多,已经到了强弩之末,没想到萧一凡还能喝,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酒盅,不禁犯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自己不管不顾地硬撑下去,这一杯酒下肚,自己肯定受不了,如果自己这杯酒不喝,于情于理不管怎么说,当着众人的面,自己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瞄了一眼田汉明,见其阴沉着脸正看着自己,申元深呼吸了一口气,端起酒盅猛灌了下去,酒刚喝了一半,胃中一阵翻江倒海,加上杯中浓烈的酒气,熏得自己喘不过气来,再也憋不住,立即放下酒杯、捂着嘴巴,转身向着包厢内的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见,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,没想到申副局长这么不给面子,唉,算了,面子还是需要自己去挣来的,不是任何人想给就给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耸了一下肩膀,哂笑道,“既然申副局长不喝了,我也就没有必要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把酒盅往桌子上一放,与林炳良一起,点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知道你能喝,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大,你可是狡猾狡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炳良低声笑道,“感觉怎么样,要不要我给你打个招呼,一起走人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是狡猾啊,你也看出来了,我一直像个鸭子似的,被人家赶着上架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说道,眼睛却不经意地瞄了田汉明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哪是被人家赶鸭子上架,分明就是你扮猪吃虎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炳良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林老哥,你这是不相信我啊,哪有你说得那么玄乎,低调低调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诙谐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萧一凡镇静自若的样子,田汉明气不打一处来,没想到萧一凡如此能喝,把最能喝的申元都喝趴了,不由得怒火中烧,阴鸷地眼神中充满了不甘,看向了教育局人事科科长徐启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真是海量,我是人事科徐启茂,对你佩服得是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感受到田汉明的用意,皮笑肉不笑地起身说道,“刚刚申副局长不胜酒力,扫了萧局长的雅兴,我酒量虽然比不上申副局长,为了你和在座各位领导的雅兴,我敬你一杯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装作没听到似的,继续跟林炳良低声笑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等会再和林部长说话吧,下面的人要敬你酒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见,满脸笑意地提醒道,“你这刚刚上任,可不能拂了大家的一片心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又要喝酒啊,林部长你看,这可怎么办才好,我就是一个酒桶,也禁不住这么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故作惊讶地说道,“刚刚田副局长说,你是哪个部门科室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是人事科的徐启茂,今天是你履新、走马上任的大喜日子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不厌其烦地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是换了个地方工作吗,也没什么值得这么大张旗鼓地庆贺,图个新鲜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我也喝了不少了,但是,为了不埋没了你一片心意,我也愿意跟你喝一杯,不过,为了公平起见,我们得在一个量级上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的酒量肯定没法和你比,我哪能喝得过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一听,正暗自高兴,忽然想到什么似的,问道,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徐科长也是明白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哈哈一笑,说道,“你酒量我不清楚,不过,既然敬酒就该拿出该有的态度,你先补上三大杯,我们再一起痛快淋漓地喝一场,怎么样有兴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我哪有你说得那个酒量,你不想和我喝,就明着说好了,何必这样为难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一听,顿时傻眼了,心里感到闷气,嘴上却说着请将不如激将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这样说就不太好了吧,人有高矮,酒量有大小,毕竟大家心意是好的,要不换个小一点的杯子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不甘就此失败,假仁假义地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还是我来说一句吧,今天是萧局长就任教育局局长、履新的日子,我看到了大家的热情,相信萧局长也跟我一样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炳良一听,看了看手表,笑道,“时间也不早了,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吧,萧局长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部长,你看大家正在兴头上,这样不好吧?要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怨毒地眼神一闪而过,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副局长,林部长是县里面的领导,我们不能一时高兴,就忘了自己该有的本分,行了,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今天就到这里,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了一句之后,起身继续说道“林部长,我还要搭你的顺风车呢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各位再见,萧局长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炳良笑着说了一句,和萧一凡并肩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见,既不好阻拦也不敢阻拦,坐也不是走也不是,纷纷看向了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二人不管不顾的走了出去,田汉明像吃了苍蝇似的,心里堵得慌,气得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呆在这里干什么,人都走了,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恼怒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这众人离去,田汉明越发感到郁闷,顺手拿起一支香烟叼在了嘴上,副局长蔡焕成一见,连忙掏出打火机帮其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别生气了,今天算他萧一凡运气好,要不是林炳良在场,早就让他难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小心翼翼地地说道,“日子长着呢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现在才刚刚开始,你不会就因为这一次,就没了信心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娇嗔道,“今天也不能说是完全失败,他应该感觉到了,我们才是一个团结地集体,也不是他想干嘛就能干嘛的,没有我们的支持,他屁都不是,最终还是由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,崔主任说的太对了,你才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启茂不失时机地拍了一下马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既然他不识抬举,才来就想为所欲为,那就不妨成全他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说着,对着几人招了一下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萧一凡步行来到教育局,刚刚进了办公室,就见王美霞端着泡好的茶杯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早上好,这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,你怎么来这么早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说着,将茶杯递到了萧一凡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习惯了,你也不是来得挺早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抬头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你都来这么早了,暂时作为你的秘书,我敢迟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坦然地笑道,“我就在隔壁的办公室,有事你直接吩咐我就行,直到你有了新的秘书为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是我让你起早贪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问道,“对了,王主任,局里面有几部车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你是想要车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个错愕之后,讪讪地说道,“局里面有四部车子,两辆轿车,一辆最好的是凯美瑞,老局长退了以后,被田汉明副局长使用着,另外一辆作为其他副局长的公务用车,另外两辆商务面包车,作为局里各科室商务用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等田汉明来了以后,你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你先忙吧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时间已经八点二十,萧一凡起身巡视了一下各个科室之后,算准了时间,准备去查看考勤登记簿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一老一少两个妇女,衣着光鲜亮丽,带着一个小孩,走到门口就要进教育局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们是干什么的,怎么招呼不打一声,就往里面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门的保安连忙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干什么的,来找你们领导谈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长的妇女转身看着保安,语气不善地说道,“怎么,我们还不能进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我们领导,你具体的找哪一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一看对方不是善茬,谨慎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找你们局长了,你一个小小的保安,也想多管闲事,走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呵斥道,“耽误了老娘的事情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请你到门卫登记一下,这是规矩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沉声说道,“我再顺便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不让老娘进去,老娘还就真的不进了,我要你们局长亲自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叫嚣道,“闺女,把你那准备好的横幅拿出来,我还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妇女一听,连忙从塑料袋中,拿出横幅,母女俩顿时拉开横幅,将教育局大门给堵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看到了吗?我让你狗眼看人低,好好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指着横幅盛气凌人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安一看,只见横幅上写着“老师体罚学生,导致我家小孩大脑受伤,严惩凶手,还我公道”字样,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,你有事说事,干嘛还拉起横幅来了,赶快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定了定神之后,连忙命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现在知道跟老娘低声下气了,告诉你没门,叫你们局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撒泼地说道,“今天不给老娘一个说法,我下午就去县政府讨要说法去,我还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一大早,在这吵吵闹闹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萧一凡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早上好,你看这两个人太不讲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讪讪地说了一句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你就是局长啊,你来得正好,你看这事怎么处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顿时来了精神,恶狠狠地指着横幅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?你家小孩是哪个学校的?学校知道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,没想到自己上任的第一天,就遇到这件事情,蹙眉问道,“具体是个什么情况,你把横幅收了,跟我详细说一说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没解决之前,别想让我把横幅收起来,怎么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依然我行我素地说道,“我叫张淑琴,那个是我闺女王慧芬,被打的是我孙子王一天,我家招女婿好不容易养了个孙子,在实验小学上三年级,竟然被老师打成了脑震荡,还有王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你叫孙子被老师打成了脑震荡,是什么时候的事?你们去医院检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被老师打的,你问我家丫头,我不是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淑琴不耐烦地说道,“丫头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局长,我就直接告诉你吧,这是我家宝贝儿子,在家里,我连手伸一下都舍不得,我爸我妈也是宠爱得不得了,宝贝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慧芬恶声恶气的说,“谁知道,在学校竟然被班主任老师给打了,太不像话了,你不知道这个班主任真的太狠毒了,竟然把我家儿子打成了脑震荡,现在学都不敢上了,一提到老师,就怕得跟见了鬼似的,我要求严惩凶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激动,你怎么就认为是小孩的班主任打的呢,是不是小孩犯了什么错,不敢跟你们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说你家小孩被打得脑震荡了,心理也有了阴影,你们有没有证据呢?如果有,请拿给我看,我自会处理,你们也不要在这拉横幅,有话到我办公室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恰巧这时候,电视台记者到教育局来进行专题采访,遇到这种事情,连忙打开了摄像机,就地采访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教育局局长,我的话都已经讲的明白了,你还是不相信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慧芬一看电视台记者来了,顿时来了精神,更加肆无忌惮地说道,“记者先生,你们给评评理,我家儿子被班主任体罚,打成了脑震荡,还有天理吗?今天当着你们的面,我家有的是钱,也不在乎三瓜两枣的,但是如果这件事没有十万块,别想我息事宁人,我要严惩打人凶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老娘我还就不信了,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淑琴一听,指着萧一凡大声嚷嚷道,“当着记者的面,我就问你这个局长大人,你们到底是处理还是不处理,现在,请你给我们一个说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