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39章 彻底服软

第239章 彻底服软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张传明和张传义转身要走,萧一凡眼神中散发出阴狠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走,我绝不会拦着你们,今天谁要是不跪下道歉,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给我回来,你们而都聋了吗,你们要是敢走,就别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无奈地喝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和张传义一听,转身看着萧一凡和张大山,满脸怒色,一时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我们父子四人,遵从你的意思,希望你像大丈夫一样,一言九鼎、说话算话,一跪泯恩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一听,顿时吼道,“都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双膝一软,带头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自己老子跪了下去,张传军叹息了一声,也随着张大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丢人,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说完,扒拉开众人,依然决绝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恶狠狠地瞪了萧一凡一眼,转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跪着的父子二人,萧广福吓了一跳,连忙将二人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这一跪,自觉没了尊严,看着萧一凡欣然接受的神情,带着张传军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的村民们看着这样的场景,众说不一,也都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啊,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了?张大山父子俩这一跪,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广福担心地说道,“你们看到老二和老三的表情吗,恨不得杀了我们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,你爸说的不错,这以后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母亲徐兰英也愁眉苦脸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、妈,这次不把张家父子收拾服帖了,以后还会找你们的麻烦,有的人就是这样,你越对他客气,他就越会往你头上爬,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安慰着父母,说道,“你们放心好了,有我在,他们不敢把你们怎么样,我自有计较,你们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广福夫妇一听,虽然无言反驳,但事情已经这样了,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夫妇各自离开,都忙自己手上的农活去了,萧一凡来到门口,拿起手机打给了南兴县公安局局长冯秋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家父子向萧家父子跪地道歉的事,一下传了出去,整个萧桥村为之动容,都奔走相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当时为什么同意,这件事情传出去,要我们以后怎么做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埋怨道,“他萧一凡既然做得这么绝,就别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,你要是敢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,我第一个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恼怒道,“人家现在是乡长,有权有势,你拿什么跟人家斗?你要是再去惹事,我岂不是白跪了?你大哥就这样在家呆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做的也太窝囊了,脸都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愤愤不平地说道,“等萧一凡走了,我非得去找老东西算账,我还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够烦的了,你少给我惹事生非,今朝不比往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军不耐烦地说道,“这都已经中午了,还不赶快做饭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和张传义一听,不敢违拗张传军的意思,连忙起身,准备饭菜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下午,张传明和张传义因为砖瓦厂被村部收回,加之早上又去萧家道歉,心情郁闷,中午喝不少酒,正在家睡午觉,张传军因为心情不好,喝得是酩酊大醉,睡在客厅的沙发上,张大山坐在门口打瞌睡,突然一帮警察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问,这是张传明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乡警模样的人,上前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被惊醒,看到一帮警察,顿时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刘铭,是云纪乡派出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铭自我介绍道,“张传明和张传义在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我家老二和老三是什么事,中午喝了点酒,在房间休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连忙问道,“我来帮你去叫他们,请稍等,诶,对了,你能告诉我一下,他们兄弟两犯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什么事,告诉你也无妨,他们两个人在经营砖瓦厂时,存在偷税漏税嫌疑,现在必须带回去问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铭沉声说道,“在哪个房间,带我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一听,手指了一下房间,看着呼呼大睡、不省人事的大儿子张传军,转身跑到了萧一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萧一凡坐在客厅,正和萧广福说话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啊,请你无论如何帮帮忙,我已经向你爸跪地认错了,你为什么还紧抓着这是不放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哀求道,“你要是觉得不满意,我再次向你爸跪地道歉好吗,求求你高抬贵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广福不明所以,疑惑地看了看张大山,又看了看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叔,你一来就没头没脑地说这些话,都把我给弄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疑惑地问道,“你这着急忙慌的来找我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一听,认为萧一凡故意跟自己打哑谜,焦急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今个早上,老二和老三没有向你爸跪地道歉,都是他们的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警察来了,说两个不听话的东西,在经营砖瓦厂的时候,存在偷税漏税,要将人带到派出所去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只要警察不带走兄弟俩,你要做什么都行,小凡啊,张叔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要朝着萧一凡跪拜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叔,你这是干什么,跪上瘾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把拉住张大山,不让其跪下去,沉声道,“他们兄弟俩偷税也好漏税也罢,这事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疑惑地看着萧一凡,苦着脸说道,“小凡啊,你就别跟那两个混账计较了,看在我们两家是邻居的份上,你就让那帮警察放了他们吧,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叔,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就是我想帮忙,也是人生地不熟,人微言轻啊,你赶紧让张传军去想想办法吧,好歹他也做过警察,人眼熟!要比我强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一听,看着萧一凡振振有词的样子,不像说谎,叹息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,怎么回事,是不是你让人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广福蹙眉问道,“要是你做的,赶紧地让警察放人,都是邻居,张家也认错了,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我看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看你说的,他兄弟两个做了违法的事,你怎么不去问他们,反而责怪我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慨道,“张家之前做事太猖狂,现在犯事了,还不认识到自己错误,真是无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广福紧接着又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!你也别指望我帮他说情,找人帮忙,人情用完了,下次自己遇到事情都不好意思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心地善良的父亲,说道,“他兄弟两真的要是因为这事,被警察带走,把钱交了不就行了,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俩睡得正香,没想到警察回来找自己,得知情况后,顿时傻眼了,刚要解释什么,却被刘铭不耐烦地给带到了云纪乡派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原因,被带到这里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铭沉声道,“有什么要说的,或者有什么要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警长,我们知道是为了偷税漏税的事情,刚刚我要解释,你一点机会都不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埋怨似的说道,“我想知道,我们到底差了多少钱,我愿意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照你这么说,还是我的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铭眯着眼睛,不经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不敢,还请刘警长不要误会,都怪我一时口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连忙辩解道,“烦请刘警长行个方便,我们兄弟俩不胜感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本想关你们一天再说的,看你态度还不错,既然如此,就告诉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铭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地税所的人说了,你们在经营砖瓦厂期间,偷税漏税的金额一共是七万余元,加罚款等一些费用,也就八万多一点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明白,刘警长你真是好人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连忙点头哈腰地说道,“是不是我们现在交了钱,就可以走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这不是说的废话吗,抓你们来不就是为了钱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铭冷笑道,“既然你们愿意交钱,还留你们在这里干嘛?闲得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和张传义一听,喜不自胜,虽然亏损了几万块钱,想到免了牢狱之灾,也觉得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警长,还请你帮忙,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陪着笑脸说道,“让我打个电话,我让家里送钱过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真是无语了,你要打电话就赶紧打啊,这也我批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铭说完,看了一眼张传明,点了一支香烟,悠闲地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一看,连忙掏出手机,打电话给其老子张大山,向其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一听,只要补交了钱,两个儿子就没事了,顿时开心不已,连忙叫醒张传军,让其赶快把钱送到派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休息了半天,醉酒的张传军也醒了七八分,连忙骑着摩托车,亲自把钱送到派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交了钱,张传明和张传义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警长,你看这钱我们也交了,该罚的也罚了,我们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云纪乡派出所所长赵涛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偷税漏税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钱虽然交了,何必这么紧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涛冷笑道,“本来放你们走,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,可惜的是,你们现在还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所长,我们都把钱交了,为什么不能走,我想听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一听,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难道,你们想非法拘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巴,到底是当过副所长的弟弟,懂得的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涛冷声怼道,“我们接到群众举报,说你们兄弟涉嫌寻衅滋事,还要进一步进行审理,这个理由说得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寻衅滋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张传义,兄弟俩眼神一交汇,顿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所长,我们兄弟两个,以前确实做了不少错事,我们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连忙说道,“我们保证以后不再犯错,规规矩矩地做人,踏踏实实地做事,你就饶了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也是在一旁,信誓旦旦地出言保证自己本分做人,不再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二人一副可怜兮兮地样子,赵涛冷笑一声,直言不讳地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既然你们已经认识到了错误,也表示痛改前非,说明你们还有得救,并不是穷凶极恶之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房基地的事,你们张家肆意妄为错在先,萧家吃亏在后,你们回去以后,必须去萧家登门道歉,而且态度要诚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知道,有些人看似平常无奇,却不是你我所能得罪的存在,你们如果得不到萧家的原谅,就别怪我跟你们新账旧账一起算,你们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赵涛的话,兄弟两个这才彻底明白,是谁在整他们兄弟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我们兄弟两个,一定会按照赵所长的吩咐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和张传义异口同声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好之为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涛说了一句,让刘铭做了交接手续,将两人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和张传义回到村里后,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来到了萧一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叔,我错了,我对我之前犯下的错,向你诚恳道歉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犯浑了,请你接受我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看到萧广福夫妇,直接跪了下去,说道,“我们两家是邻居,我保证跟随父兄一起,与你们和睦相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叔、婶,我也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也跪在一旁,等张传明说完了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知道错了,说明你们还有得救,你们要是敢拖到明天早上来,我绝不会原谅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,觉得后顾之忧已经得到了解决,为了起到震慑的效果,沉声喝道,“如果,你们以后再不好好做人,我让你们后悔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广福夫妇一听,准备搀扶起兄弟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犯了错,向长辈道歉是应该的,不要惯着他们,让他们自己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出声阻止道,“记住我今天跟你们兄弟两说的话,否则,后果不是你们所能承受的,滚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