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37章 暴风雨来临

第237章 暴风雨来临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张传军,知道为什么撤你的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沉声问道,“你既然感到委屈,趁我还在这里,就把你的理由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军面对冯秋山,顿感身上有座大山似的,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,连屁都不敢放一个,吓得两条腿只打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他既然不肯说,还是我来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文杰说着,把张传军利用职务之便,动用手中的权力,帮助他老子,以及两个弟弟,为了侵占萧一凡家房基地,并打击报复萧家父子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张家肆无忌惮地横行乡里,简直就是土霸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听,怒不可遏地责问道,“张传军,夏副局长说的可否属实,可曾冤枉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冯秋山的质问,张传军哪敢说个不字,脸早就吓得毫无血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涛一听,岂能放过惩罚张传军的机会,立马对其进行火上浇油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要说冤枉,在我们云纪乡,受冤屈的大有人在,但绝不会是他张传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远的不说,就说最近吧,就发生了两件事,都与他脱不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次是他的两个兄弟,因为承包了萧桥村的砖瓦厂,生意也比较红火,需要大量的泥土作为原料制作土坯,为了得到更多的土地、取材方便,在没有与对方商量好的情况下,竟擅自挖了人家的地,双方因此打了一架,张传军竟然问都不问,将对方拘留了三天,最后,对方乖乖地低价出让了土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一次,云纪乡集镇上有个卖水果的老头,因为不小心,打翻了一筐苹果,谁知,张传军正好骑车经过,被磕绊了一下,摔了一跤,并无大碍,只是擦破了点皮,他竟然让卖水果的老头赔偿他两千块,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,根本不顾及老人家的感受,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哪里是警察,简直就是土匪,做出这些不齿的事情,简直就是败坏我们的名声,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听,愤怒地说道,“作为一名警察,不能自律其身,执法犯法,肆意妄为,不但忘了作为一名警察为民众服务的宗旨,更是做出了有损我们队伍的形象事,鉴于张传军言行不适合再做警察,我决定,对他做出开除出公安队伍的决定,并立即执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军一听,无言以对,顿感头晕目眩,直接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真是不知所谓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不屑一顾地看了一眼张传军之后,起身离开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文杰、冯常乐等人一见,连忙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了一楼,冯秋山看了一眼萧一凡,让其借一步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叔,有什么事请直接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啊,在云都那边干得还顺手吧,常乐这小子跟你比差了不少,在你的身边,你可不能惯着他,要对他多加督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关心地说道,“我也听说了,你这次动静闹得不小啊,新的任命下来了吗?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冯叔,我能处理好善后工作,如有需要,到时一定会请你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,但是,你和常乐都还很年轻,未来的路还很长,许多事情不能率性而为,遇到事情多考虑、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拍了拍萧一凡的肩膀说道,“常乐自从跟你到了一起,也改变了不少,多带着他,回云都之前,来家里一趟,我们爷三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叔,我回云都之前,一定会去拜访你和婶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听,点了点头,正准备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这是准备回南兴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走过来说道,“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好好跟着一凡学学,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的,有话回去再说,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张传军的两个兄弟承包了萧桥村的砖瓦厂,手上也赚了不少钱,你不觉得这里面,三兄弟之间没有所谓的权钱交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狡黠地说道,“否则,张传军有什么能力和资本,敢在云纪乡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听,岂能不懂其意,立刻拿出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好兄弟、云纪乡乡长刘大江,让其收回萧桥村砖瓦厂的经营权,同时,再查一查在张传明兄弟俩承包期间有无偷税漏税、拖欠工资之类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多年的好兄弟,刘大江心领神会,当即表示,明天他将会亲自督办这件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打完电话,冯秋山在众人的注目下,自行上车离去,副局长夏文杰也与其一起离开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所长,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,不知是否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欲言又止的样子,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但讲无妨,只要我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涛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冯所长也在,有事商量,正好我们可以合计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有什么事尽管说,赵所长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算是接受了赵涛的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父亲还被关在留置室呢,是否可以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你看我这脑子,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,该罚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拍脑袋,连忙径直向留置室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不好意思,你不说,我还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涛哂笑道,“都是我考虑问题欠妥,请原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不能怪你,是我一时大意,不过,我还有一件事情相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赵涛点头应允,说道,“在我们被带过来之后,张传军两个兄弟也被你命人带了过来,能不能一起将他们放了,不过,要在我们走了之后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涛没想到萧一凡会为张传军两兄弟求情,但也感到他肯定有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赵所长,你也知道,我和常乐都在云都工作,很少顾及到家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解释道,“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,让我父母不再受其骚扰,我决定,必须将张家父子收拾服帖了,你看能不能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没问题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涛笑道,“不过,在你处理的工程中,有需要帮忙的,直接吩咐,这是我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警民联系卡,递给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赵所,以后常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也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赵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冯常乐搀扶着萧广福走了出来,赵涛连忙走了过去,一阵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告别时,赵涛得知三人没有交通工具,坚决要求送萧一凡父子和冯常乐回到萧四组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无奈,只得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兰英不知道萧一凡父子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,坐在家里唉声叹气、满面愁容,当看到平安回来的父子二人,一时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激动得嘤嘤哭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们不是回来了吗,你还哭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他娘,别哭了,还不赶快做饭,你想饿死我们爷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广福开心地埋怨道,“我去买两瓶好酒回来,今儿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,不用买了,车上有酒有菜,你不说,我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转身就往车子那边跑,萧一凡一见,赶紧前来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手忙脚乱之后,一桌丰盛的午餐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得知因为房基地的事,闹了半天不但被勒令不准侵占他人合法的土地,而且大儿子张传军还被开除出了公安队伍,郁闷不已,把所有的怨恨,都集中推到了萧一凡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房基地已经框好了,建房在即,不能因此停工,当晚,召集三个儿子,对房基地的事进行商量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有什么办法,没想到萧家那小子,现在混得这么好,还认识冯局长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二张传明垂头丧气地说道,“而且为了这事,大哥也被开除了,我们现在还不是猴子看戏——干瞪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你别说这些丧气话,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萧一凡不就有个老子是做局长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三张传义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今天暂时先别声张,等那个姓冯的走了以后,我们再去找萧家父子算账,答不答应可就由不得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做好像不太好吧,万一到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万一不万一的,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,我就不信,那个姓冯的会一直帮着萧一凡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冷声怼道,“帮一次是情分,三番五次的就不嫌烦?你以为他姓萧的有什么能耐吗,只不过是巧合碰上了,顺手帮一把而已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做还是有点不妥,得想象一个周全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顾虑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埋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老三你也别瞎吵吵了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军沉思道,“没有远虑必有近忧,我们暂时先忍耐几天好,等萧一凡走了,再找他老子萧广福,到时候还愁对付不了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也帮二哥说话了,这可不像你做事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不满地地说道,“你们不去,明天我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三,你就这么跟你两个哥哥说话吗?不知道分尊卑长幼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见儿子们意见不一,连忙出声阻止道,“我觉得你大哥的话说得对,你也别鲁莽行事,还是暂且忍一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山是家主,他这么一说,三个儿子立马不再吭声,纷纷散去,各自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张传明刚刚起床,刚准备洗漱,床头的手机却响了起来,一看是自己砖瓦厂厂长陈锦龙打过来的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厂长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说着,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你赶快过来,今天真是见鬼了,一下来了两帮人,不但乡税务所的人过来要求查账,而且县环保局的人也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锦龙在电话中急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你先给我稳住了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一听,心中顿感不妙,挂了电话,连忙叫上老三张传义,一起骑着摩托车往砖瓦厂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砖瓦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厂长,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车子刚刚停好,张传明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地税所的人已经走了,把所有的账本也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景龙讪讪地说道,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,我不是让你先稳住,等我来了再说吗?你怎么还?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怒不可遏的训斥道,“环保局的人呢?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在砖窑那边检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景龙委屈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一起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说着,赶紧往砖窑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到达目的地,只见环保局的三个人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领导辛苦了,没来得及迎接,多多海涵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满脸堆笑着说道,“来我这小地方检查,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呢,我们也好做好迎接工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掏出中华香烟,准备敬向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环保局的人,根本没有接烟的意思,对其张传明的话更是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这砖瓦厂的老板,我也就不跟你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领导摸样的男子沉声说道,“刚刚我们做了检测,你们砖厂排放的烟雾不达标,严重污染了空气,这是我们处理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手中的检测报告递给了张传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传明一看,气体排放不达标,处理意见是停业整顿时,顿感浑身无力,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传义一看,连忙夺过鉴定报告,一看顿时傻眼了,急声道,“砖瓦厂哪个不是和我们一样,怎么就不达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质问我们,还是看不清上面的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出声道,“现在上面非常重视环保问题,你家既然不合格,就应该尊重事实,抓紧时间进行整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大手一挥,不再理会兄弟俩,带着两名手下径直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