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31章 待嫁的贤内助

第231章 待嫁的贤内助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二人开心的样子,萧一凡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二位也不要笑了,云鹏实业虽说资金链断了,但是银行账面上不可能没有一分钱,你们带上司法科的人,一起去银行查看,暂且封了云鹏实业的账户,只准进不准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一起分头行动,我现在就去芜州找宦总商量收购的事情。”纪明坤和石元福一听,连忙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,萧一凡一不做,二不休,立刻开始行动,直接驱车来到了芜州东升实业总部,六层高的办公大楼矗立在中央,周围簇拥着一幢幢厂房,大楼面前上千平的广场上,停着一辆辆排序有列的轿车,充分展示了东升实业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停好车,向办公楼大厅走去,来到了迎宾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你好,请问你找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迎宾小姐有礼貌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请问宦总在不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在办公室,请问你有预约吗?如果没有预约,你是不好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迎宾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妍,上班时间,怎么能聊天,你在啰嗦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穿着一身职业装、烫着大波浪的女子,从后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经理,这位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叫小妍的迎宾小姐,为难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,一点眼力见识都没有,还不赶快去把垃圾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女子叫黄淑琴,是东升实业公关部副经理,看着萧一凡浑身上下穿着不足五百块钱的衣服,顿生轻视之心,说完,也不理萧一凡,独自坐在前台玩起了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妍拗不过,只得讪讪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,正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宦东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董紫鸢刚刚从电梯里走了出来,看到萧一凡侧影后,惊喜地喊了一声之后,连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这么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转身看到董紫鸢,笑道,“没想到东升实业管理制度这么严,我正准备打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董经理,这是你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淑琴不愧是做公关的,见董紫鸢对萧一凡这么热情,立马献媚地笑道,“这位先生,你早说不就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经理,你是不是为难这位先生了?以后眼睛放亮一点,不要带有色眼镜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这位可是东辰乡的萧乡长,是我的同学,也是宦总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你不要训斥黄经理,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虽然心中不爽,但也不想因为自己,闹出事端来,那样一来,岂不是有狐假虎威之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,事先怎么也不打个电话,我也好接你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满心欢喜地说道,“你是找宦总有事吗,走,我陪你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董紫鸢虽然有点小失望,但还是开心地领着他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看,除了帅一点,哪里有乡长的样子,该不会是穷屌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二人离去,黄淑琴嫌弃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进入电梯的萧一凡,没来由的一个踉跄,差点撞到董紫鸢,满脸的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宦东升办公室门口,董紫鸢敲了敲门,随着一声请进,两人一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一见,开心地起身迎接,笑道,“真是贵客啊,来了怎么也通知我一声,我也好去迎接你呀,请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热情地把萧一凡请到了会客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你好,贸然拜访,没影响你工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你可是我请都请不来的贵客,怎么会影响到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热情地笑道,“就是有天大的事情,你来了,我都会搁置一边,是咖啡还是绿茶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还有意无意地看了一下董紫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客气了,还是客随主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听,连忙转身泡咖啡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一见,掏出香烟递了一支给萧一凡后,一起点燃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这次来有什么事,但说无妨,你我兄弟之间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三阳河沙场进驻工作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现在东辰乡的情况很不乐观,我们可是期待东升实业尽快入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,等设备安装完毕,就开始动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说着,忽然感觉不对,敏锐地问了一句,“什么情况,东辰乡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水岸花园出现塌楼事故,已经在社会上完全传开了,想必宦总也知道一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一些情况,据说,是属于云鹏实业的投资开发的产业,由于业主们闹事,已经被省台关.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关心地问道,“现在是什么情况,有没有拿出处理意见,跟你们乡里有没有牵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鹏实业是东辰的企业,水岸花园出现塌楼事故后,资金链已经断了。”萧一凡哂然一笑,叹息道,“由于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省里、市里、县里,三级领导对这件都是非常重视,责令我们东辰乡尽快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情,牛大鹏不闻不问了吗,还有他那个一把手书记的舅舅胡守谦,又是准备怎么解决此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疑惑地问道,“这件事情,这么重的担子,该不会压在你一个人身上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,说来话长,不过,牛大鹏因为做了很多犯法的事情,已经被公安部门抓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叹息了一声,接着把胡守谦被抓的原因,也简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岁月蹉跎,世事难料啊,想不到云鹏实业一个巨无霸的存在,也有如此变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听了之后感到非常震惊,担心地说道,“现在,如此重的担子,压在你一个人身上,你能扛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面对这么大的压力,你准备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这时也将泡好的咖啡,端了过来,递在了二人的面前,听到二人的谈话,眉目含情地看着萧一凡,担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县里面既然已经下达了任务,只有迎难而上,想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经过大家的商量,我也作了一番考虑,这不是来找宦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说,只要我能帮的,定当不遗余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宦东升的话,萧一凡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宦总,那我就直言不讳了,云鹏实业现在是群龙无首,赔偿水岸花园业主们的购房款也是迫在眉急,迟缓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考虑到种种原因,我们乡决定公开宣布云鹏实业破产,对其进行拍卖,将拍卖所得款项,全部用来解决赔偿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想法很完美,现实却很骨感,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,云鹏实业虽说资金链断了,但是家大业大,固定资产也是比较庞大,就是折价拍卖出去,价格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目前折价估算下来也有数百万之巨,变成了有市无人买的的状况,考虑再三,我就跑到你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一听,岂能不懂其意,蹙眉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牛大鹏这个人,我虽然没有过多接触过,但是这个人年轻气盛、也有雄心壮志,就是处理事情比较蛮横,也许是依仗他舅舅胡守谦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虽然都是实业公司,但我起家的路子,却跟他大不相同,我是以建材、水暖企业发展起来的,你来的时候也看到了,他是以沙石自然建材起家的,两者虽说在一个范畴之内,却是隔行经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说现在都进军房地产行业,但是云鹏实业的固定资产,根本引不起我的兴趣,花个几百万,我还不如自己重新添置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宦东升的话,萧一凡觉得他说得无可厚非,但是也觉得就这么算了,解决水岸花园业主们赔偿的问题,将会有可能无限期的拖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你说得不无道理,我也赞成你的观点,能否再听我说几句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讲无妨,正好我也想听听你说服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满面笑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矫情,如数家珍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宦总,云鹏实业的破产,虽说是我们乡定下来的,县里面也同意了,初步估算下来,除了办公大楼以外,云都也有两处房产,市值也有将近二百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也快要进驻三阳河采沙了吗,沙子开采上来不也需要运输吗,云鹏实业名下的装载车也有三四十辆,这些你可是都能用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,你进驻三阳河沙场,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,总要有个办公的地方吧,你与其花几百万购买这些设备、建办公大楼,不如折价购买下来,岂不是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说着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看了一下宦东升,只见对方做了个请的手势后,连忙看了起来,却是石元福打来的电话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萧一凡接电话的时候,董紫鸢轻轻拽了一下宦东升衣服,后者会意,跟随着一起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妹,什么事吗,这么神秘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你觉得萧一凡说的话可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手足无措,讪讪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妹,你的意思是让我答应萧一凡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看到董紫鸢黛眉微蹙,面带桃花的样子,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他说的话有点道理,不说其他,就凭房产和装载运输车,你也要投入不少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讪讪地说道,“这些我们既然能用得上,何不帮他一把,我们能拿下三阳河沙场,当初虽说是他找的我们,你也不一拍即合吗,而且你也看到了,他可是尽全力帮助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可是要我投桃报李啊,表妹,你的话虽然让我感到不可置否,但是,我想一个值得我去做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顿时明白了什么,贼兮兮地笑道,“就凭他的人品和私下的交情,如果是他个人的事情,我借他五百万,甚至是一千万,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,这,毕竟是公家的事情,我不想插足其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你怎么笑得这么邪魅,想什么坏主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你没听一凡说吗,这件事从省里一直到云都,把这件事压在了他身上,他是求助于你来了,以后,我们需要他帮忙解决的事情多了去了,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你说的话,我开始有点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假装疑惑地问道,“可是,我们基本没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就没有了,沙场规模要扩大,建办公大楼你不需要征地,万一再有其他人寻衅闹事,你不找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埋怨道,“现在是你和他之间拉近关系的时候,干嘛不帮他一把,何必拒人以千里之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话好像是这么个理,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私心呢?这么聪明贤惠,将来也不知道会便宜那个小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狡黠地笑道,“好吧,我们回去再说,不能让大乡长等久了,否则又要被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听,顿时面红耳赤,娇羞地瞪了宦东升一眼,整理了一下情绪,与其一起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电话打完啦,不好意思,刚刚处理了一个事情,不要介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说着,还瞄了一眼董紫鸢,笑道,“怎么,是上面有打电话来催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客气,刚刚是乡里石副乡长打来的电话,说云鹏实业的账户上,还有一百多万资金,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不知我刚刚的提议,能否得到宦总的青睐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还没来得及说话,董紫鸢低头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刚刚的提议,我也做了思考,也与我们董经理商量了一下,觉得你的想法还是可行的,毕竟,我们现在也是东辰乡的一份子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笑道,“就是不知道,你对云鹏实业目前的固定资产有多了解,又将会以什么价格出售?如果价格适中的话,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目前的困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