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29章 成王败寇

第229章 成王败寇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,他的目的地是云西省东昆市,但具体要去哪里还不清楚,现在被关在派出所,拒不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牛云山的表情变化,为了尽快促成他拿出证据,冷笑道,“其实,乡警并不是监视他,而是因为,现在外面疯传胡守谦是云鹏实业的股东,防止水岸花园业主找他闹事,对他加以保护,没想到,他为了逃避责任,竟然准备一走了之,你对这样的人心存幻想,不觉得可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东西,简直就是不是人,亏我一家人那么信任他,竟然坑自己的外甥、让其做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气呼呼地骂道,“萧乡长,我现在就回家,把他占有云鹏实业百分之三十股份的证据,拿过来上交给你,他想让我儿子坐牢,我也不会让他好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交给我就不必了,你交给我,我还是要上交,这样绕来绕去太麻烦,而且,我对这里面的情况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暗示道,“要想减轻牛大鹏的罪责,还是由你亲自上交到县里最好,对领导阐述当时签订协议的情况,也更有说服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,我现在就回去办这件事,我一定让他胡守谦好看,你就等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咬牙切齿地说着,朝萧一凡躬了一下身子,转身离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临近中午下班,萧一凡正担心着牛云山会不会反悔,坐在办公室抽闷烟,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,正准备下楼,恰在这时,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便顺手拿过话筒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你好,我是县纪委魏明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里传来云都县纪委副书记魏明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魏书记你好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知道牛云山肯定去了县纪委,告发了胡守谦,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小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们接到了群众举报,举报你们东辰乡原书记胡守谦,滥用职权,以权谋私,数额巨大,简直就是骇人听闻,我们将对他进行审问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坦然道,“我们得到确切消息,胡守谦在昨晚逃离云都时,已经被你控制了起来,还请萧乡长不辞辛苦,亲自跑一趟,将胡守谦交给纪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魏书记放心,我现在就去安排,保证将人送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挂了电话之后,连忙打电话给冯常乐,让其做好交接任务,并到乡政府来接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过之后,冯常乐开着警车来到乡政府楼下,听到警笛声,萧一凡随即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下,已经有不少人在一旁窃窃私语,见冯常乐开着车,钱士茂和郭勇押着胡守谦,坐在警车里等待,萧一凡顾不得许多,连忙坐到副驾驶,冯常乐开着警车向云都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扬长而去的警车,乡政府大院内顿时炸开锅,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们刚刚看到了没有,坐在警车后面的不是胡书记吗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他是谁,肯定是出事了,你没看到胡书记身边还有两个警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不错,我也看见了,胡书记低着头,手上还带着银手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热闹了,东辰乡要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别在这瞎说了,万一不是呢,神仙打架,可不是我们这些小喽啰所能评头论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吃饭去吧,等会可就没好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帮东辰乡的员工,边说边向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人群散去,躲在办公室的庄晓丽,一开始还不相信自己是否看得真切,在听到众人的议论后,顿感天旋地转,一时呆立当场,不知所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开着警车,一路向云都县纪委开去,时不时地通过后视镜,看一下胡守谦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安心开车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呵斥道,“你总是往后面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后面怎么了,还不是为了安全着想,万一遇到半路劫车的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似憋屈地回了一句,却给萧一凡递了一个你懂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警察,还怕劫匪,再说,大千世界、朗朗乾坤,哪来的劫匪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难说,你忘记上次方振斌他们,押送云鹏实业的保安吴疯子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要是方振斌拿出铁疙瘩,示警了两声,早就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冯所说得一点都不错,当时我也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插言道,“你可不知道那几个悍匪,简直猖狂得不得了,要不是任务在身,我非跟他们较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有这么回事啊,冯常乐,我可告诉你,在东辰乡境内发生这种事,我绝不会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,你这是要把我带到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被三人说的一愣一愣,自感有种成王败寇的感觉,不由得恼怒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里重要吗,还不是一样的结果,耐心等待吧,到了地方你自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头也不回地,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在出发之前,你在电话里不是说去县纪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怎么这么快就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多,开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顿时感到不妙,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,叹息一声之后,瘫坐座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后视镜,看到胡守谦的样子,萧一凡不由得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云都后,冯常乐直接将车子开进了云都监察局大院,车子刚刚停好,魏明顺就带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与其寒暄了一阵,将胡守谦亲自交到了纪委副书记魏明顺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魏书记,人我已经交给你了,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别急,先在这里吃个工作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笑道,“胡守谦犯罪行为,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,吃过午餐后,我们还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,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答应了一声,便带着冯常乐跟随魏明顺,向监察局餐厅走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潜逃,在渌口机场被乡长萧一凡抓到,并扭送县纪委的事情,成了东辰乡乡政府工作人员们饭后的谈资,消息也不胫而走,被扩散了出去,整个东辰乡一时像炸开了锅,有人拍手称快,有人担心、有人发愁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就在萧一凡跟魏明顺说明情况的时候,党委副书记唐元华坐在办公室,询问着罗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胡书记被抓了,是什么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阴沉脸问道,“我们回到包厢时,你们都不在了,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书记,昨天你们下楼找那两个乡警后,胡书记就和庄主任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智坦然道,“他们当时说,准备去杭城旅游,还给了我一笔钱,让我去海城市给你们买大闸蟹,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好计谋啊,我们都被他算计、被他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听了之后,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没想到,胡守谦机关算尽,到头来还是败给了萧一凡,东辰乡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点了一支烟,开始沉思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萧一凡刚刚到办公室,唐元华和常务副县长常骏一起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和常骏先后向萧一凡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这么早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示意二人坐下来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来东辰乡主持工作这么久了,我都没来向你请示过工作任务,简直是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讪讪地说道,“都怪我一时头脑发昏,不到之处,恳请萧乡长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书记说的太对了,萧乡长,我平时也是太懒散,认不清形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常骏生怕落了后似的,赶紧插言道,“你是我的主官,作为你的副手,我没能好好配合你做工作,实属不该,恳请你大人不叫小人过,原谅我的过错,以后,我一定以你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,我们以你马首是瞻、唯命是从,以后一定会好好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连忙附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可不要这么说,都是为了工作,向谁汇报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知道,唐元华和常骏以前是胡守谦的哼哈二将,绝对的铁杆心腹,现在一起来自己的办公室,向自己示弱,其目的不显自明,对二人所说的话不敢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心中有气也是应该的,都怪我们平时工作不够缜密,也忽视了你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近乎哀求地说道,“我们跟谁胡守谦久了,难免产生依赖感,也跟着他在工作中,特别是在一些大的决策方面,做了不少错事,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,给我们重新做人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唐书记说的话,也是我想要说的,以前我们真的是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常骏拍着胸脯说道,“只要萧乡长能给我们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,我绝对会兢兢业业、努力的工作,做好一个副手所应该做的事情,绝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二人的话,萧一凡却不以为意,当初,胡守谦是东辰乡一言堂的存在,其嚣张跋扈、肆意妄为的做事风格,二人肯定是助纣为虐,也从中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胡守谦出了事,二人为了自保,低姿态地来向自己示好,想借此蒙混过关,绝无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,你们的态度,我已经感受到了,感谢二位对我的信任和支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不过,我认为,在得到二位支持工作之前,你们应该先把自己以前犯的错误做个总结,也向有关部门作一个交代,省得以后还是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萧一凡的话,唐元华和常骏岂能不懂其意,互相看了一眼,一脸失落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唐书记,现在萧一凡不肯接受我们的善意,甚至,要我们去纪委坦白自己的错误,这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常骏郁闷地说道,“大家都在一起共事,还必要这样咄咄逼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时候埋怨有什么用,萧一凡本就是选调生,也是腾县长的秘书和亲信,能力自然不会差,都怪胡守谦狂妄自大,最终在阴沟里翻了船,也怪我们平时做得太过,没把他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唏嘘道,“我们现在是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暂且做好自己的事情,以实际行动来打动他,希望他看到我们的诚意后,能放我们一马,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、常骏刚离开不久,副乡长石元福,夹着文件夹来到萧一凡办公室,准备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刚刚寒暄了一阵,还没进入主题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萧一凡连忙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在忙什么呢,是不是在乡里沾沾自喜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了云都县县长腾兆茗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你好,请指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不敢乱说,生怕哪里出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这次可是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啊,连市里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说道,“你现在放下手里的一切事情,立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挂了电话之后,不敢怠慢,跟石元福打了一声招呼,连忙下楼驱车,三十分钟之后,赶到了腾兆茗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进门后,毕恭毕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,随便坐吧,到我这里还需要这么拘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起身来到了萧一凡面前,并递了一支烟,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状,连忙帮腾兆茗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守谦昨天刚刚被县纪委带走,今天市里就打了电话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刚说了一句,见萧一凡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,哂然一笑道,“你不要紧张,且听我说,水岸花园塌楼事故,你很清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上了省电视台曝光之后,已经引起了省里有关领导的关.注,并责令市里尽快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沉声道,“为此,市里面打电话责令我们云都县,要从速从快解决这件事情,再打电话给你之前,县里已经为此开了专门的党委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县里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紧张地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