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25章 神魔斗法

第225章 神魔斗法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乡里,面对着牛云山地步步紧逼,胡守谦思索着该如何解决困境,躺在床上辗转难眠,想到牛大鹏现在的处境,只要冯常乐肯把他放出来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知冯常乐是萧一凡的人,自己根本无法与其沟通,只有求助后者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,才能使自己逃过一劫,注意拿定之后,决定与其摊牌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胡守谦一直注意着楼下,当看到萧一凡来上班时,便直接下楼来到了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笑嘻嘻地说着,转身将萧一凡办公室的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胡守谦的举动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别见怪,我有心里话想跟你说,为了不受打扰,所以将门关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讪讪地说道,“现在没有外人,我就跟你直说了,我来,是为了我那不争气的外甥牛大鹏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中华香烟,递了一支烟给萧一凡,并要帮其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太客气了,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边推让着,一边点燃了香烟,看到胡守谦一反常态的样子,不知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,直接说道,“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,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看,见萧一凡没有恼怒自己,便觉得有了希望,也不坐下,像个犯了错误的学生似的,躬着身子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明人面前不说假话,我可就跟你直说了,你一定要帮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牛大鹏是我的外甥,他现在这个样子,虽说是咎由自取,可是我也不能坐视不管,为此,我也是伤透了脑筋,昨天一个晚上都没好觉,思来想去,我想恳求兄弟你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那边,我跟他不熟,我知道你和他是好朋友,请你跟他帮我和他通融通融,把牛大鹏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无论花什么代价都行,你放心,作为对你的回报,从现在起,无论东辰乡大小的事情,一切由你做主,我不参与任何事,而且保证主动配合你,你看这样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胡守谦的话,萧一凡不禁蹙起了眉头,看着曾经东辰乡的大佬,一言堂的存在,说是土皇帝也不为过,现在为了达到目的,不惜低声下气的来求自己,要是没有其他原因,自己还真的会一口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胡守谦卑躬屈膝的样子,满眼地祈求之色,萧一凡越发认定他和牛大鹏只见存在利益关系,否则,绝不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何必这么说,我能理解作为一个舅舅,为了外甥的事情不遗余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有要把持东辰乡的意思,你还是东辰乡的书记,一把手的交椅还是你来做,我们各自做好分内的事情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跟我关系是不错,但是,我也没有权力要他如何做事,只能私下与其谈一谈,不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首先感谢你能理解我的苦衷,同时,我也再次说明一下,我刚刚说的话,完全是肺腑之言,希望你不要多想,我保证不择不扣地履行自己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连忙笑着说道,“只要能帮牛大鹏脱困,萧乡长,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,只要你坦诚相告,我便不遗余力的帮他脱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皮狡黠地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为了解释你心中疑惑,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今天和前天的态度可是截然相反啊,你既然这样坦诚,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如此着急把牛大鹏捞出来,是不是与你外甥牛大鹏,存在利益关系呢?我想听听你的真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这就是想要问我的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个错愕之后,哂然一笑说道,“其实,你刚刚要问的时候,我就已经猜想到了,你这个问题已经不是新鲜的话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胡书记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,我想知道其中的真实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胡守谦一副坦然的样子,心中不由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萧一凡直盯着自己看,胡守谦叹息了一声解释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东辰乡的书记,牛大鹏又是我的外甥,他拥有云鹏实业,外人这样认为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关心帮助是有的,将心比心,有一点私心是必然的,毕竟他是我的外甥,他有成就了,我脸上也感到自豪、有面子。要说我和他存在利益关系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什么能碰与不能碰,我还是很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带着真诚的心来求你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你不要生气,为了牛大鹏的事,昨晚上,我姐姐、姐夫跟我谈论这件事时,都已经跪下来求我了,看着他们那个伤心的样子,我还能说什么呢,还是那句话,只要萧乡长肯帮忙,条件你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还真是好算计啊,你说你带着诚意来和我谈事的,可是我根本就感受到你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我也不过是一问了之罢了,你又何必在这提防着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的话虽然不尽如人意,但说的却也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继续陪着笑脸说道,“萧乡长,你宰相肚里能撑船,你的人有大量,以前我却有不到之处,希望你能尽释前嫌,帮牛大鹏一把,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胡书记,既然你一味的坚持己见,也恕我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其实你说与不说,都没多大关系的,想想你那外甥牛大鹏,出来无望之后会怎么做呢,我想,他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,到时候也一定会说出事情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大家同事一场,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,非得这样咄咄逼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仍旧不死心地继续狡辩道,“你到底要我怎么做,才肯帮牛大鹏走出困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咱们没有共同语言,到底有没有我说的这回事,你是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你回去还是好好想一想,接下来该怎么做吧,在这,我只能送你四个字——好之为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萧一凡不为所动,怼得自己无地自容,叹息一声,转身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啊萧一凡,你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,非得要整死老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脸落魄回到办公室,端起办公桌上,罗智早就泡好的茶,猛灌了两口,气急败坏地自言自语地说道,“就凭你这个王八蛋,也想跟老子斗,你还嫩了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坐到老板椅子上,点燃了一支香烟,透过浓浓的烟雾,开始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着萧一凡说的话,牛大鹏在走出困境无望的情况下,一定会将自己供出来,顿觉后背凉风嗖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想到,即使牛大鹏寄希望于自己的帮助,暂时不会供出自己就是云鹏实业的合伙人,可牛云山只给自己三天的时间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自己绝不可能完成他的要求,到时候也会对自己产生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鹏实业已经穷途末路,绝无再有翻身的可能,思前想后,自己如果继续呆在这里,必将会和牛大鹏一样身陷囹圄,与其这样,还不如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意拿定,现在又到了中午下班时间,为了做到人不知鬼不觉,干脆早点走人,胡守谦一不做二不休,走到办公室里间休息的地方,打开柜门,从里面暗藏的抽屉里,拿出一张银行卡,以及数万元现金,放入手提包里,扫视了一下四周,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径直来到楼下停车场,刚刚打开车门,还没来得及发动汽车,便见两个身穿警服的乡警走了过来,心中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两个乡警要上车,胡守谦下车阻止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哪里的,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好,我们是东辰乡派出所的乡警,我叫王福华,他叫刘华彬,我们奉冯所长的指示,在这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乡警王福华毛遂自荐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所以,你不要感到有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保护我的安全,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呵斥道,“你们该什么干什么去,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,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请不要生气,具体什么情况,我们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福华一听,丝毫不以为意,也没有要走人的意思,笑着说道,“如果要我们撤了也可以,请你打电话给冯所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是冯常乐叫你们来的,我怎么不知道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,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书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王福华二人不为所动,很是气愤,直接关上车门,转身回到了办公室,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冯常乐,让其来办公室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五分钟之后赶到了胡守谦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好,有什么事要交代我去办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故意把交代二字的音咬得很重,原来,他派两个乡警看守胡守谦,是受了萧一凡指使,目的是怕其逃走,现在看来,对方对此事非常感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,你什么意思,还好意思问我有什么事,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,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书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怒喝道,“你也别跟我嬉皮笑脸地装作不知道,下面两个乡警是不是你叫来的,赶紧给我撤了,否则,我饶不了你,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别生气啊,你是东辰乡书记,谁敢不尊重你呢,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,不错,他们两个是我派他们过来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恍然大悟似的说道,“如果他们不小心得罪你了,我现在立马把他们撤了,重新给你换两个人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你什么意思,你这在跟我较劲吗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恼怒地说道,“我一个大男人,要你们做什么保护,赶紧的,给我把人撤走,像个什么样子,一点规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误会我了,真的误会我们的一番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依旧一脸笑意地说道,“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意?你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打断冯常乐说话,语气生硬地说道,“我不想听你在这废话,赶紧把人给我带回派出所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介啊,胡书记你别发火,更不要生气,气大伤身不值得,且听我把话说完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死皮赖脸地说道,“之所以派人过来保护你,是因为东辰乡都在传你和云鹏实业有关联,为了防止水岸花园的业主们知道以后,恼羞成怒对你造成伤害,才特意如此安排的,你这下明白了吧胡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简直就是笑话,我和云鹏实业有什么关联,都是道听途说罢了,我看你不是小心谨慎过了头,就是故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恼羞成怒地喝声道,“你现在赶紧把人给我撤走,搞出这些阵仗,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了吗,没那么回事也被你们搞出事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这么说,我可不敢认同,流言蜚语已经给出来了,还是小心一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立马反对道,“人,我还是给你留着,如果没其他事的话,我就先回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冯常乐看来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,非得让我难堪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出声喝道,“你现在把人立刻给我撤走,我还就不信了,你一个小小的所长有多大能耐,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你们局长魏明贤,投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既然不理解我的苦衷,你尽管打好了,为了你的安全,为了我们东辰乡不至于闹出人命案,这是我做的预防措施,我这样做没有错,也不怕什么人来质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你还有什么吩咐,没有的话,我真的要回去了,否则,又要花钱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滚,看到你我的好心情都被你弄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不耐烦地对其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顿,心中暗自冷哼一声,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