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21章 困兽犹斗

第221章 困兽犹斗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牛大鹏似睡非睡假寐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,到现在你还没认清形势吗,要想尽快的解决问题,你得拿出你积极配合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你虽然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,但作为商人来讲也是情有可原,商人逐利,其手段也是非同寻常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,是在同情我,还是在这闲来无事拿我刷存在感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抬头自嘲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心情不好,我能理解你的苦衷,毕竟云鹏实业那么大的一个公司,发展到今天也是件不容易的事,那可是你辛辛苦苦努力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现在,因为水岸花园塌楼事故,把你弄得是焦头烂额,甚至,连云鹏实业都要面临倒闭破产的局面,大厦将倾实属可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闭也好,破产也罢,虽然离不了一个苦字,终究是我自己的事,你又何必在这感叹不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表面看似云淡风轻的样子,痛苦地表情却毫不犹豫地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事情有了转机,连忙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为你感到可惜、为你叫屈,感到不值,一个企业发展到这么容易吗,说没就没了,你春风得意之时,人人对你加以奉承,看见你如见财神亲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运气不好,走到了困境的时后,当初对你视若神明地人,却对你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甚至弃你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搞不懂了,当初在你创业的时候,虽然有胡书记给了你不小的助力,可是,当初追随你一起打天下的兄弟们呢,或者说和你合作的那些人呢,都做鸟兽散了吗?为什么,现在却让你一个人苦苦支撑,竟然没一个人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世态炎凉,还是人心不古,难道他们就只知道利字当头,毫不顾及亲情或者说是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这些有什么用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还各自飞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癫狂地笑了笑,“想我牛大鹏发展到今天,云都有名的私营企业,一着不慎满盘皆输,旁观的哪里还有羡慕与嫉妒,不是一群看笑话的人,讥讽和嘲笑随之而来,就是避而远之,生怕惹祸上身,还谈他妈的什么情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当初你创业的时候,还是有人跟你一起合作、打拼属于自己事业的,现在他们为什么躲得远远地,避而不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趁机说道,“现在是你正需要他们的时候,他们这么做也太不应该了,你应该把他们一起拉出来,而不是你一个人站在风口浪尖,独自承受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哑然失笑地刚要说些什么,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,冷哼了一声,又低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,你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说得好好的,又难过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牛大鹏警惕性很高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不管冯常乐怎么关心、询问,牛大鹏就是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情形,冯常乐示意方振斌继续审问,自己则故意走到了审讯室外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晨,胡守谦将沈碧茹送上了去云西省的列车,看着缓缓向前移动的列车,心中嘘唏不已,直到列车远去,消失在视野之后,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,开车回到了东辰乡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不知道牛大鹏的情况,并没有直接回到乡政府,而是以身体不适为借口,回到了家里静待其变,向唐元华和庄晓丽等人打听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两天,见派出所没有什么动静,便确定牛大鹏没有招供,胡守谦躁动不安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,也为了为自己的外甥牛大鹏能够脱困,和自己心中渺茫的一点希望,胡守谦决定作最后的垂死挣扎,回到了乡政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马忙着呢,突然造访,没有影响到你的工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并没有回到自己办公室,径直来到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好,你这是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虽然感到意外,但也觉得在情理之中,于是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想跟你谈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打着哈哈说道,“你是东辰乡的乡长,对于东辰乡以后的经济发展,我想和你聊聊,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我们为政一方,肩上的责任,就是为一方百姓谋福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地说道,“天大的事情,也没这件事重要,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亲自为胡守谦泡了一杯茶,并递一支香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,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连忙掏出打火机,帮萧一凡点燃香烟,自己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胡守谦一再低姿态地跟自己说话,一反常态地恭维自己,萧一凡表面装得受宠而又很紧张的样子,心中却不以为然,静待下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说话的场景,要是被不知内情的人看到,还以为两人是好朋友,或者是关系非常融洽的同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刚刚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似有所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萧乡长,是这样的,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,可能是血压又升高了,所以在家休息了两天,乡里的大事小事全靠你一个人拿主张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笑着说道,“说话说得好,举贤论事不避亲,牛大鹏虽然是我的外甥,他的云鹏实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感到很无奈,没有及时出手处理,反而把你忙里忙外的,真是给你添麻烦了,我在这里既表示向你歉意,同时也真诚地向你说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不必客气,分内的事情,职责所在,理当尽心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,态度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一心一意地为东辰乡做实事,兢兢业业地工作作风我自叹不如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再一次吹捧了萧一凡一把,笑道,“不知萧乡长对云鹏实业现在的境况,有何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云鹏实业现在的境况不容乐观,作为水岸花园的投资商,业主们的购房款必须尽快退还,否则,时间越长,事情将会越来越恶化,影响也会更加恶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胡守谦终于切入了正题,以就事论事的态度,表达自己的看法,“牛大鹏作为云鹏实业的老板,在处理很多的事情中,肆意妄为,至法律于不顾,由于朱剑锋和侯强的招供不讳,现在也被警察给带走了,现在没有一个主事的,真的让人感到很无奈也很纠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萧一凡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反对,连忙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的话,真是一语中的,分析得很透彻,我也是为这事感到非常痛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是我的外甥暂且不说,就云鹏实业本身而言,不但是云都所有企业中实力强劲,排名前五名的实力派企业,也是我们东辰乡的龙头、支柱产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由于水岸花园三号楼下塌的原因,致使云鹏实业一时走入困境,大厦将倾,我们现在如果不出手帮他一把,云鹏实业将会出现破产,这对于我们东辰乡的经济来说,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,我们乡的经济也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,财政收入排名下滑到全县末尾,县里面的领导肯定也不会愿意看到这种结果,一定会对我进行问责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胡守谦避重就轻地谈云鹏实业的问题,甚至从整个东辰乡的经济收入、排名的大局出发,想让自己作出让步,却闭口不谈造成云鹏实业现状的原因,也不谈牛大鹏的问题,萧一凡假装不明就里,逼其说出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说的情况也是事实,我也赞成你的想法,可是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现在云鹏实业资金链断裂,牛大鹏因为自身的原因,被警察带走了,也没有一个主事的能站出来挑大梁,我们虽然东辰乡的地方主官,只怕也是有心而力不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萧一凡语气有点无奈,也不想松口,胡守谦便想进一步的逼其就范,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,于是满面笑意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能赞成我的想法,说明我们还是能统一思想的,这可是一个好的现象,这对于东辰乡的经济发展是非常有利你提出这些实质性的问题,更是切中了问题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想我们东辰乡经济收入在全县的排名不下滑,就不能让云鹏实业破产,要想能打破不良局面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我觉得还是暂时让牛大鹏出来主持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不要多想也别生气,牛大鹏虽然是我外甥,我这么说也有点帮其开脱罪名之嫌,但我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东辰乡的经济发展,解铃还须系铃人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平时做事是有点嚣张跋扈,不顾及后果,但是,对我们东辰乡在经济发展中还是有不小的贡献,权衡利弊的情况下,你看我们能不能作出一点让步,将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给他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,达到两全其美的结果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我虽然赞成你的想法,扶大厦于将倾,使云鹏实业走出困境,稳住现在的局面,可是牛大鹏个人的问题,我们又怎么去解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牛大鹏个人问题确实存在,肯定要接受惩罚,可目前的情况不容我们多想,是否可以从经济方面考虑,让他从中做出补偿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道,“只要萧乡长你肯帮忙,我来做担保,将他先保释出来,以稳住现在的局面,于公于私,我都会感谢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的话严重了,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你的办法确实是一个折中的办法,可是,把牛大鹏保释出来,还不知道警察那边同不同意,东辰乡的老百姓又会怎么看待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胡守谦终于露出了真实目的,心中不由冷笑一声,为了试探胡守谦和云鹏实业有没有牵连,表面却装得云淡风轻,建议道,“思来想去,我还有一个想法,你看行不行,牛大鹏是你的外甥,他现在无暇顾及自身,你作为他的长辈,亲自出面主持云鹏实业的事情,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,你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牛大鹏是我外甥不假,作为东辰乡的党委书记,我怎么好去帮他管理云鹏实业呢?这不是有越俎代庖之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着你的面,我也可以表明我的态度,牛大鹏在创业过程中,我是给了他一些帮助和建议,这也不外乎人情和亲情,他平时到我这里来得也比较勤快,香烟老酒自然是少不了的,我想你也会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疯传云鹏实业跟我有关系,甚至,认为我也是其中的股东之一,但事实情况真的如此吗,要不是我是牛大鹏的亲娘舅,会有这样的风言风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跟你谈事之前,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云鹏实业的事情确实影响到东辰乡的经济现状,云鹏实业一旦破产倒闭,我们的财政收入也将会一落千丈,甚至影响到全县在市里的排名,上面责问下来,你我作为东辰乡的主官,你我怎么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鹏实业的事情迫在眉睫,这件事肯定要处理好,孰轻孰重,我想你也会清楚的,我的态度已经表明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可不要生气,我也没有你说的这一层意思,一时大意,考虑事情欠妥,好事变成了坏事,让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胡守谦慷慨陈词,满嘴的大道理,自己也没有他占有云鹏实业股份的证据,在这种无力反驳的情况下,也只能选择隐忍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在事实情况面前,我也会尽我一份力量的,暂且让我考虑一下,看看有什么办法,然后我们再商量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能从大局观考虑问题,有这种想法也是再好不过,更是东辰乡人民的福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道,“同时,我代表牛大鹏向你表示感谢,感谢你对云鹏实业的帮助,感谢你没有在东辰乡经济面临下滑的情况下,而坐视不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