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19章 失心疯了

第219章 失心疯了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牛大鹏一副伤心的样子,胡守谦暗自一喜,紧张地心情顿时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是怕萧一凡故意给自己下套,激发牛大鹏对自己的恨意,让其说出不该说的话来,从而以此威胁自己,现在看来完全不是,而是牛大鹏自己地主张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牛大鹏话中有话,当着萧一凡的面,又不好说得太明朗,那样的话,自己反受其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啊,做错了事就应该有担当,有勇于承认错误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副痛心疾首地样子,假惺惺地说道,“你要好好配合冯所长他们,把问题说清楚,就这么点事情,进去以后,安心接受改造,争取早点出来,你妈那里我会跟她去说的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牛大鹏和胡守谦的对话,萧一凡更疑惑了,这哪是甥舅两个谈话,互相较量分高低啊,分明就是一种生死离别的样子,在这卖弄亲情呢,与牛大鹏的性格、胡守谦的做事风格,也大相径庭,带着疑惑地心情,一言不发,静待情况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心想,你是听不懂我的意思吗,你真以为我怕我妈接受不了吗,我这是让你赶紧想办法救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可能还没理解到我的苦衷吧,我妈把我拉扯这么大不容易,我平时努力地赚钱,就是想给她一个幸福、富有的晚年,虽然平时孝敬她,做得不够好,但我现在这个样子,就更没办法孝敬她老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若有所指地说道,“我如果进去了,水岸花园业主们的购房款没办法兑现,云鹏实业就要被宣布破产,我不但给不了我母亲幸福的晚年,还要背负巨额债务,这日子以后怎么过呢,我也将会变成不孝之人,你懂不懂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番说辞,胡守谦怎么能不懂其意,借着说孝敬妈妈,不就是说他在自己的帮助下,有了云鹏实业今日的规模,还给自己不少的好处吗,说到最后的意思就是他自己破产了,自己也要跟着倒霉,无非是想让自己想办法,把他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你别说了,你的一番孝心,舅舅清楚得很,你也别担心,我是非常看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劝说道,“水岸花园的事,我会帮你善后的,云鹏实业也没到破产的时候呢,我和萧乡长也不会让东辰乡的支柱产业没落的,你先跟冯所长他们去吧,记住好好配合他们,争取宽大处理,明天,我就想去你爸妈哪里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扫视了一下萧一凡等人,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牛大鹏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一定要劝说好我老妈妈,要是她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的,你别怪外甥我让你恨我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感觉胡守谦似乎懂了自己的一点意思,为了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,所以,又说了这句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这个孩子,你是我的外甥,你妈是我的姐姐,我能不管吗?你先安心的去,等我看了你老妈妈之后,再把情况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说着,连忙让冯常乐将牛大鹏带回派出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们甥舅感情真不是一般的深,你还埋怨我多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让冯常乐和方振斌将牛大鹏押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萧一凡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,跟老子斗,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,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暗自冷哼了一句,拿着香烟的手,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二楼,冯常乐见萧一凡回自己办公室去了,便吩咐方振斌将牛大鹏押回派出所,自己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回派出所去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看你不高兴,好像有什么心事,所以就过来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,“你说这叫什么事,还以为牛大鹏跟胡守谦翻脸的,谁知道是交代身后事来了,*的憋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掏出中华香烟来,递了一支给萧一凡,并帮着一起点燃,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,牛大鹏有那么大的孝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平时,都很少回家的人,让他老婆独守闺房,还被他老子都钻了空子,在这个时候,一个不顾家的人,突然想起孝敬他老妈了?鬼才信他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老大,他们说的话,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难道你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说不定,他突然醒悟了呢,这在经书上来讲,一个逆子在突然醒悟之后,从不孝开始变得孝顺了,可谓是大孝之人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认真点,跟你说正事呢,你这嘻嘻哈哈得样子,让我反胃,好在我还没吃晚饭,不然非得吐你一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我总觉得哪里不对,好像是牛大鹏再跟胡守谦交代着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真的这么认为啊,我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埋怨道,“你说没吃晚饭,正好我们也没吃呢,本来想等抓到牛大鹏,好好放松庆祝一下的,却来了这么件事情,够郁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帮我分析问题,你就先回去好了,我一个人倒显得清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们先回去吃晚饭,我一个人再呆一会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呀,老大你这样做,岂不是说兄弟我太不仗义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急声道,“你说,从哪里开始说起,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,我就不信找不出他们谈话的问题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,牛大鹏在被我们抓住的时候,要跟胡守谦见面的情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吸了一口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记得,当时那个心情可谓是急不可耐,胡守谦拒绝你的电话以后,更是愤怒不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丝毫不在意地说道,“就是到了楼下时,都是一副拼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进了胡守谦办公室时,怎么突然变了一副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难道,胡守谦给了他暗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哦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收起嬉皮笑脸地神情,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而且,从头到尾都是说关心她母亲的事情,这事有点反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逐句分析他说的话,看看这话里面,是不是有什么暗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拿出纸和笔开始回忆记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,我可是搞刑侦的,推算演示可是我的基本技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抢过纸和笔,在上面写下了胡守谦、母亲、牛大鹏几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再把云鹏实业写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三角图形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拿着笔,比划着相互之间的关系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样一来,就多了层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啊,胡守谦与牛大鹏的母亲是姐弟,我们先用线连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与胡守谦是甥舅关系,他们共同的利益是云鹏实业,血缘之间的纽带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,真是太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突然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,欣喜地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你发现什么了,怎么这么兴奋,你们是吧,该不会是范进中举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问道,“发现什么了,你赶快对我说说,别光顾着自己高兴,把我的思路都给搅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你来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拿过冯常乐手中的笔,把云鹏实业和母亲之间画了等于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明所以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云鹏实业对于胡守谦和牛大鹏来说,就是利益共同点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萧一凡的问话,冯常乐认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看,母亲两个字,是不是他们最亲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用笔点了点胡守谦、牛大鹏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啊,我也是这么想的啊,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图案,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鹏实业和母亲,既然都是对胡守谦和牛大鹏很重要,我们可不可以把两者合二为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如此一来,他们之间说的话就好理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拍桌子说道,“这个牛大鹏他妈的也是个鬼精鬼精的家伙,竟然这么隐晦地说话,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看来你还不笨,否则,我真怀疑你当初上警官学院,是不是你爸找人托了关系,走了后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带这么夸人的好吧,当年我也是同龄人当中的佼佼者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额头爬满了黑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问题已经找出来了,证明牛大鹏和胡守谦之间肯定存在利益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处心积虑地找胡守谦,就是向其表明了态度,如果,后者不闻不问,他有可能撂挑子,从最后的一句话,就可以分析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赶紧回去,抓紧时间对牛大鹏加以审问,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争取让他早日说出实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是工作狂吗,我们晚饭还没吃呢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,你还有点人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苦逼地埋怨道,“方振斌和钱士茂还等我请客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你先回去安排,我现在就去镇上,买几个好菜,去所里慰劳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拍了拍冯常乐的肩膀说道,“这就叫吃饭、工作两不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是怎么说的,怎么给我感觉,好像我们被你给抓了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就这么个意思,赶紧回去,酒你准备,你们能不能喝我不管,的给我准备好一瓶,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遇到你这个黑心老板,我这是无语了,命运捉弄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走吧,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拉着冯常乐就往楼下走去,开始分头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自从萧一凡带着牛大鹏他们离开之后,就下楼开车,直接往芜州驶去,来到了一家迎宾大酒店,进了3018号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,你终于来了,我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说着,扑入了胡守谦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,天塌不下来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感受到沈碧茹瑟瑟发抖的身体,拍了拍其后背说道,“你也是的,怕,躲到云都不就行了,还要跑到芜州来,让我开了好长时间的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心可真大,云鹏实业的老总牛大鹏、常务副总高云杰都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担心地说道,“下面是不是,就轮到了我这个财务副总了,云都太小了,也不方便我们离开,这里更方便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个做财务的有什么好怕的,你做的事情都是按照大鹏的意思做的,能有什么责任?别杞人忧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就要将沈碧茹从怀中推开,一个晚上的折腾,让他感到身心疲惫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不要松开我,我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娇嗔道,“老公,你忘了吗,水岸花园出事的时候,是你让我提钱的事,忘了吗?万一到时候追究这笔钱的时候,我无法开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说,我都忘记了,你提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恍然大悟似的说道,“钱都放在哪里了,你可不能存银行啊,就是存,既不能转账,也不能存入你的账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做财务的,有那么笨吗?太小看你老婆了,我一共提了三百万,留一百多在账户上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娇笑道,“我用儿子的身份证办了两张卡,每张卡上分批存钱,一共存了五十万,多了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,用姑妈的身份证办了一张卡,存了五十万,剩下的全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转身指了指墙角的旅行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事我放心,真是我的贤内助,所有事情安排得非常妥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毫不吝啬地夸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你现在才终于知道我好啦,真是让我感到好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撒娇着说道,“有你在我身边,我什么都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我说,现在的形势非常紧张,大鹏今晚被抓,就说明萧一凡他们有了充分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叹了一声说道,“为了我们的将来,你明天就去云西省的姑妈那里,和儿子先汇合,他一个人在那,我不放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