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16章 喜讯连连

第216章 喜讯连连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牛大鹏离去的背影,胡守谦叹息了一声,惆怅地坐在老板椅上,点燃一支烟开始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东辰乡派出所审讯以一室内,冯常乐亲自对高云杰进行审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云杰,你知道带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正为这件事感到疑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冷静地看着面前的冯常乐和钱士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有侥幸的心理,自己做的什么事情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沉声说道,“如果你想不起来,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昨天在水岸花园当场被抓的两个人,你应该不会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,不就是那两个叫得最凶的业主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他们是业主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阴沉脸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你问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傲慢地说道,“要不是业主,他们为什么那么卖力,谁又不为自己的切身利益着想呢?这应该也是属于人之常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,二宝和云彪都已经招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冷笑道,“黑狐你也应该认识吧,你不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吗,你该不会还想继续装糊涂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一听,心中顿时一惊,没想到二人已经伏法,还把黑狐和自己也供了出来,在事实面前,自己根本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水岸花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只派你一个副总前去处理,似乎不应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沉声道,“而且,作为云鹏实业的副总,你不但没什么权利,更没那个胆子去找黑狐他们去闹事的,你是受了谁的指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云鹏实业的常务副总,资金上我没权支配,但是在很多业务的问题上,我完全有权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反怼道,“我之所以把黑狐他们叫到现场,也不过就是为了帮我解决问题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决问题?高云杰啊高云杰,你恐怕连你自己也不会相信你自己说的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一针见血地说道,“如你所说,背后指使他们的人就是你了,他们所作所为,你在现场也是看的清清楚楚、听得明明白白的,请问,你这是要解决问题呢,还是要把问题闹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不知如何回答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作为一个副总,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,是为了报复牛大鹏?还是故意针对那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呵斥道,“我想你现在也是难圆其说吧,你也可以不回答,不妨告诉你,黑狐现在正在被带往派出所的路上,到时候事实真相就会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承认他们是受我指使的,目的我刚刚已经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依然坚持己见,就是不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有骨气啊,你以为你承认是煽动群众闹事的背后指使者,就没事了吗?水岸花园的业主们,由于受了你的蛊惑、煽动,已经造成人员受伤,你应该不会忘了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明白地告诉你,根据法律规定,煽动群众闹事,并造成严重后果的,可是要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是分主次的,你如果还是不肯如实交代,这件事的责任,也只有你全部算在你的头上了,对于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人,进去以后,试过的什么样的日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想也真是好笑,别人为老板顶事,还能拿到一笔巨款作为封口费,现在的情况,自己心里就没有点数吗?为了一个风雨缥缈、摇摇欲坠的大厦,凭你一个人的力量,能力挽狂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话,高云杰心里极力挣扎着,陷入了沉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高云杰痛苦的神情,冯常乐和钱士茂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两天一夜、不间断连续审问的情况下,高云杰心里的防线完全崩溃,终于将幕后的指使人——牛大鹏,招供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的招供,令冯常乐开心不已,连忙拿起电话打给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,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了,从昨天早上到现在,我还没休息呢,经过我的熬鹰战术,高云杰招供了,怎么样,听了这个消息,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还打了一个哈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辛苦,本想晚上请你吃个晚饭,以示奖励的,看你这么累,还是抓紧时间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我可不想因为工作的事,累垮了我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请我吃饭就直说,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,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郁闷地说道,“我本想乘热打铁的,一举将牛大鹏拿下,现在看来还是先睡觉养精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笑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欠揍是吧,怎么好歹不分呢,我可是为了你好,想喝酒还不是随时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现在还不能抓,水岸花园的事还需要他出面处理,如果现在抓他,他正好有理由推脱,岂不是让他正中下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要做的是,第一,派一个得力的、信得过的人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就行,其次,你觉得高云杰作为副总都已经招供了,是不是可以利用他的供词,拿出来做做文章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有话你就直说,我怎么感觉你不怀好意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心境不高地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好了,你现在就派人去盯着牛大鹏,不能露出一丝马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看你小子这么得力、这么辛苦,我今晚就奖励你一下,你叫上方振斌和钱士茂,我们去诗缘酒店边吃边谈,还有怨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唻,我现在就去安排,等会就带着他们和你汇合,你是老大,我敢生你的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完,立刻挂了电话,安排工作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钟之后,冯常乐带着方振斌和钱士茂来到了诗缘酒店时,萧一凡已经坐在大厅里等候了,三人一见连忙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不要客气了,我知道你们最近辛苦了,略备薄酒,我们上楼边吃边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不过有件事我得先说清楚,开心一下可以,不准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不强灌我们,保证没问题,走吧,我肚子都已经饿得呱呱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还用手摸了摸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们的所长大人都已经饿得吃不消了,我想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,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完,将三人带到了二楼小包间,老板娘冯诗缘一见,连忙吩咐后厨开始上菜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菜上齐,萧一凡亲自打开了一瓶五粮液,要为众人斟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是乡长,哪能要你亲自给我们下属斟酒呢,还是让我为各位效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说着,主动起身,欲要接过萧一凡手中的酒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主任,你坐下,今天萧乡长做东,他这是犒劳我们呢,你怎么能喧宾夺主呢,快坐下坐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没心没肺地说道,“你们好好看一看,今天可是五粮液耶,我一年难得尝一次,老大,你可得给我斟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贪婪了,这可不是好现象,你的底细我们都很清楚,你还怕喝不到好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我们三个倒是难得喝一次,我好不容易得了两瓶,四人平分,不扣你的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给方振斌和钱士茂先斟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还是老大你公平,快快满上,馋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急不可耐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最近辛苦了,此战告捷,祝你们旗开得胜,干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萧一凡的开场白下,一顿轻松、愉快的晚宴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冯常乐亲自到县刑警队做了交接手续,将朱剑锋带回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,知道今天为什么把你带回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看着坐在审讯椅上的朱剑锋,神情十分傲慢,不由得冷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、钱主任,你们这又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说道,“审来审去的,不就是那点事吗,为什么总是纠缠住不放,你们不累我还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听你的口气,你是准备死扛到底了,真是忠心耿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冷声怼道,“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想法,希望你看过了这份资料后,依然有勇气坚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一听,神情突然一惊,随即,懒洋洋地坐在审讯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钱士茂将高云杰的招供记录,放在了他的面前,朱剑锋连忙翻阅了起来,这不看不要紧,越看越心惊、越看心越凉,寒意嗖嗖地直逼脊梁骨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自己接到牛大鹏的授意后,准备硬扛到底,反正自己衣食无忧,家人也能得到妥善安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现在情况发生了翻天赋的变化,由于水岸花园三号楼发生坍塌事故的原因,云鹏实业从一个商业大船,一下变得破败不堪,随时都有沉没的可能,牛大鹏已经切底地陷入了变动,遇到前所未有的、难以脱身的困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让他惊讶地是,作为牛大鹏最信任的人,云鹏实业的常务副总高云杰,竟然在被抓以后,短短的四十多个小时,就把自己的责任撂了,一股脑地全部交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剑锋满脸的震惊、阴晴不定的表情,知道其内心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看明白了,你有何想法?这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说着,走了过去,将资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,高云杰是个什么人,你应该比我们清楚,他现在都认清了事实,你还要坚持硬抗吗?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失时机地说道,“实话告诉你,云鹏实业现在是人心惶惶不可终日,你心中所期望的,将会变得一无所有,如果,牛大鹏曾经对你许诺过什么,也将会变得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一语中矢的话,直接命中了自己所担心的事情,朱剑锋长叹一声,心理防线直接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想问的,尽管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喃喃地说道,“能给我一支烟吗?都快憋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朱剑锋松口了,冯常乐暗自忍耐住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很简单,有关吴疯子的事,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毫无表情地说了一句,随即,起身像跟朋友聊天似的,散了一圈香烟,并帮其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吸了一口烟,一副享受地样子,悠悠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,牛大鹏通过阴险地手段,设计得到了三阳河沙场,就是为了水岸花园尽快建起来,由于建筑市场的兴起,沙子作为建筑的主材料,需求量也是到了有价无市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这种行情,在利益面前,三阳河就是妥妥地聚宝盆一个,牛大鹏为了完全控制三阳河的沙子,不准其他人染指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命令我们保安队负责巡查清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看吴疯子是我的下属,其实,他的地位跟我一样,我是站在明处,他则是以精神病为掩护,专门负责武力震慑那些村民们,一句话,就是牛大鹏的打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殴打李勇、常宝金,以及打砸王二彪的沙场,是因为他们不听劝阻,触犯了牛大鹏的利益,如果不加以制止,人人效仿,三阳河上将会是一片淘沙人,为了杀一儆百,吴疯子接到其指示后,可是不遗余力的,当然,他也不是白干,每成功一次,都能得到一笔数目不小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是说没有事情可做、没有责任,每当吴疯子出面时,我就得带一帮保安为其保驾护航,已达到震慑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他强.歼常宝金的老婆徐乃翠的事,那是他见色起了邪念,我真的没有参与,还是事情发生后,看到其脸上的抓痕,在我的责问下,才知道的,当然,事后,为了将这件事情摆平,我和原派出所长孙文韬,都帮其善后工作做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吴疯子的假精神病证明,也是牛大鹏帮其找的关系,其中目的就不用我再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朱剑锋的口供,冯常乐来不及感到欣慰,连忙示意钱士茂将口供记录让他画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