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10章 正义从不会缺席

第210章 正义从不会缺席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在萧一凡的主持下,有了牛大鹏的配合,以及有了省电视台李帆的承诺和佐证,约定了检测鉴定时间,业主们也不再有其他想法,纷纷离开了售楼处大厅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得以解决,萧一凡随即跟周吉昌商量,暂时恢复牛大鹏的自由,以便他尽快想办法筹钱,不要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了周吉昌的支持,便和冯常乐等人回到了东辰乡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见萧一凡离开了售楼处,看着空荡荡的大厅,随即拿出电话,将刚刚发生的一切,及时向胡守谦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已经解决好了,怎么回事?快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恼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是萧一凡亲自打电话给刑警队,把牛总叫到了现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大鹏暂时被放出来了,他人呢,让他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听了之后,叹息了一声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刚刚被带到刑警队去做手续去了,估计半个小时之后,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讪讪地说道,“现在,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心中郁闷不已,无奈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看到胡守谦满面愁容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他妈的,闹事的水岸花园业主们,竟然被萧一凡解决了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道,“这家伙的运气也太好了吧,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未必,水岸花园不是有一个姓孙的业主被送到医院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元华狡黠地说道,“这件事可大可小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眼睛放光,拍着大腿开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乡里,萧一凡见胡守谦的办公室灯火明亮,停好了车子,便直接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经过胡守谦办公室窗口时,却见办公室空无一人,虽然觉得意外,还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,一连打了两遍都没人接,无奈之下,只得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萧一凡刚刚来到办公室,办公桌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是萧一凡,请问是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没看来电显示,顺手拿起话筒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胡守谦,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完,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挂断电话的嘟嘟声,萧一凡不由得蹙起了眉头,心想,自己打了胡守谦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,怎么现在突然想起来要自己去他办公室,想到昨天的事情,正好要问个明白,于是,放下电话之后,便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刚走进胡守谦的办公室,就看到了云都县纪委副书记、监察局局长赵旭阳,刚要准备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,我已经正式通知了胡书记,现在请你跟我去一趟纪委,接受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沉声道,“希望你积极配合,不要做无畏地抵抗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纪委带去问话,接受调查,萧一凡听了之后,感到非常震惊,自量自己没有做什么违法、或者说是行贿受贿的事情,怎么纪委就要调查自己呢?而且,还是纪委的二把手赵旭阳亲自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赵旭阳是县委书记李济山的铁杆,在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况下,突然来到乡里要带走自己,一时不禁疑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长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究竟是为了什么事,你好歹也给我提个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问道,“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知所谓,纪委请你去喝茶,自然有纪委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冷笑道,“什么情况自己现在不清楚,也不是你能问的,到了那里以后,一切不就明白了吗,好之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,你这是什么态度,是在责问我,还是在怀疑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呵斥道,“现在,你如果不配合,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朝两个手下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名纪委工作人员一左一右站在萧一凡的左右,将他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虽然感到郁闷,依然神情镇静地转身走出了胡守谦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气不打一处来,指着萧一凡的背影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赵书记,你看看,他这是什么态度,简直就是目中无人,太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辰乡出现这种事情,没事便罢,要是查出点什么,坚决一查到底,作为一把手,我虽然感到很痛心疾首,但是对犯法违纪者绝不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书记辛苦,今天你公务在身,我也不便强留,记得给个机会让我尽一次地主之谊,我期待你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这些场面话我们就不说了,机会肯定会有的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说完,与胡守谦握了握手,便下了楼来,直接钻进了纪委的车内,在胡守谦挥手致意中,出了乡政府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县纪委后,赵旭阳直接命手下的人,将萧一凡带进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审讯椅子上,毫无自由的萧一凡,哑然失笑地扫视了一下四周之后,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真是好心境啊,在这种情况之下,竟然还有心情假寐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县纪委纪检二室主任梁坤,胁下夹着个文件夹,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不可置否地笑了笑,以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萧乡长竟然还笑得出来,看来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坤冷哼道,“你可能不知道,到了这里再强硬的人,不出三天,无不乖乖的交代,我劝你还是争取宽大处理得好,说说当时的情况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梁主任你这么说,看来是认定了我的罪行,我知道你也在纪检这一块也是有把刷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云淡风轻地说道,“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,被你们带过来问话的,何来的坦白?又怎么争取宽大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自己做过的事情竟然忘记了,你的记性不会这么差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坤冷笑道,“那就不妨提醒你一下,昨天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,我去了水岸花园工地,是因为那边三号楼出现了下塌事故,业主们聚在那闹事,我去帮着协调解决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虽然僵持了一天的时间,最终,在投资商云鹏实业的老总,牛大鹏的同意赔款的情况下,问题得以解决,有什么问题可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情况真的就这么简单,我可是听说,省电视台的记者也帮了很大的忙,否则,也不会这么快的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坤讥讽道,“看来萧乡长真的是好大喜功,报喜不报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梁主任如此这么说我,我还真的不敢认同,我对谁报了喜,又对谁邀了功、请了赏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疑惑地说道,“一切前后因果,都是事实情况,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,是否夸大其词,你们不信,完全可以走访水岸花园的业主们,真相不就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当然清楚,你以为我们是闲来无事闷得慌,故意在这找你的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坤沉声道,“看来我有必要再提醒你一句,你是怎么知道业主们闹事的,你去的理由是什么,你再解决业主们闹事的过程中,有没有因为你处理不当而造成什么过失行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梁坤的话,萧一凡意识到,这是有人想坑自己一把,想把业主们闹事,以及孙桐茗手上的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来,毕竟,在处理的过程中,在省电视台记者和牛大鹏到达现场前,都是自己在挡一面,独自处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萧一凡沉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在接到胡守谦书记的指示后,开车到达现场的,之所以去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水岸花园的投资商云鹏实业,是我们乡的龙头、支柱产业,在我管辖范围之内,于情于理我不能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原因,我到达现场后,胡书记和唐元华副书记一直没有露面,是我一个人独自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于问题得不到有效的解决,业主们情绪非常激动,现场是混乱不堪,在冲击售楼处时,二三百号人前涌后挤,致使业主孙桐茗被推倒,小腿受伤骨折,我怕事情更加恶化,在命令警察放行后,亲自带了两名警察救的他,并派人将他送往医院救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所说的这些情况,胡书记、云鹏实业的高云杰,以及县治安大队大队长刘福明,包括我们乡派出所所有的警察和业主们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情况,我们当然是清楚的,但是,发生踩踏性.事件,你有无法推卸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坤一副不容置疑地口吻说道,“你是去处理问题的,作为现场唯一的指挥者,你应该有考虑全局的观念,对可能发生的意外要有应急措施,以及承担相应的责任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处理的过程中,我没有激发业主们情绪的言词,当发现问题时,我也做了应急措施,否则,孙桐茗就不是断腿骨折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反怼道,“如果你们一味地将所有问题强加给我,我从现在开始,表示沉默,以此反对你们调查不切实际,只看问题的表面现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坤听了,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觉得你说的话是不是有点过激了,你说我们只看问题的表面现象,你有什么证据为你证明不是你的问题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无法证明自己,这个问题你说应该由谁来负责,幸运的是,问题还不算太严重,如果发生死亡事件,问题将无法收拾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,看你情绪很不稳定,我们就先谈到这里,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的责任,等你冷静下来,明天我们再作交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梁坤离去的背影,萧一凡气得一拳砸在审讯椅子的挡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冷静下来之后,萧一凡开始回忆着事情的整个过程,想到胡守谦命令自己的口吻,到达云都之后的避而不见,跟云都公安上的关系匪浅,以及几个煽动业主们闹事被抓的二宝他们,再回想着赵旭阳的态度,梁坤对自己说的话,终于意识到,整个过程极有可能就是胡守谦给自己挖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悲愤之情,在萧一凡的心底油然而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云都县委县政府县长的办公室里,看着眼前的熟悉的一幕,腾兆茗心中感慨万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县长腾兆茗的案件被彻底查清楚了,佳源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王鹤松送给他的《五牛图》,经过省城专家的鉴定,并非李可染的真迹,而是现代爱好绘画者临摹的,市场价在五百块钱左右,纯粹是属于自雅自得、闲情逸趣罢了,不存在受.贿这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睹物思人,或许能表达腾兆茗现在的心情吧,看到自己的办公室落满了灰尘,知道萧一凡肯定也受到了牵连,来到萧一凡曾经的办公室,也是落满了灰尘,人去楼空,不由得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自己在出事的时候,若非萧一凡帮他四处奔走,尽心尽力地维护自己,自己还在这个时候或许还在市纪委交代问题呢,而且,听自己妻子吴娟说,他不但为了自己家做了很多事,劝说家人、给其信心,还为了自己的女儿滕思琪,不受自己的影响而受到牵连,帮其转学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,你现在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喃喃自语地说着,拿起电话拨打给了萧一凡,奇怪的是,打了几遍都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疑惑不解的心情,腾兆茗拿起电话打给了县府办主任方若雪的电话,将其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你回来啦,真是太好了,恭喜你沉冤得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发自内心的说道,“不知道你回来,我现在就叫人帮我一起给你打扫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主任谢谢,打扫卫生暂且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走了以后,萧一凡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你还不知道吧,自从你被纪委带走以后,由于县里的人事变动,萧秘书高升了,到了东辰乡去做乡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若雪不自然的表情中,流露出一点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那真是太好了,我还怕他因为我的事情受到了牵连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欣慰地说道,“能把他下放到基层去锻炼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可是,我知道东辰乡的情况比较复杂,他在那里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