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08章 窘境

第208章 窘境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接到了冯常乐的指示,当即开来警车,立马从萧一凡手中接过受伤的孙桐茗,并将其抱到警车上,准备送往医院救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过程,被站在售楼处大厅的黑狐看的真真切切,原来二宝和云彪被冯常乐他们给抓起来之后,就一直寻找机会,想方设法地想把二人给捞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注视着萧一凡和冯常乐的一举一动,见此大好机会,怎能放过,阴鸷地眼神中,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快过来看啊,警察又抓人了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狐冲着旁边的几个业主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不大,但是震撼力极强,一听说警察抓人了,几个人神经质似的,连忙向外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真的抓人了,那个人我认识,是刚刚摔倒的孙桐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业主,正是见到孙桐茗摔倒时,想拉他的那个人,叫谢华强,是在云都商贸城做皮革生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,他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狐假装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是商贸城做皮革生意的,经常见面,彼此之间早就熟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华强坦然道,“他都六十多岁了,也没闹事,警察抓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需要问吗,还不是因为他人老力衰,这帮家伙专捡软柿子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狐冷声怼道,“不行,我们得帮他,去跟警察要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冲着身边不远处的两个手下,施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宝和云彪的角色相当于千门中的谣将,专门散布谣言,引诱人入局的角色,而这两个人则等同于提将,一个叫三眼猫、一个叫黄油鸭,专门呆在人群中间,劝说不明真相的人入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快起来,既然让我们进来了,警察为什么趁我们不注意又抓人了,我们去跟他们讨要说法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眼猫突然出声嚷嚷道,“真的以为我们业主好欺负吗,大家跟我走,一起要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跟着你一起去,简直把我们业主当猴耍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油鸭帮腔喊道,“你们要是还想拿到血汗钱,还有点良知的话,就被孙老头给要回来,快快,慢了人都被带走了,到时候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业主们冲进了售楼处,有一种胜利的感觉,都沾沾自喜的在大厅里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靠近黑狐的一帮业主,本来就没看到孙桐茗被带走,但是听到了其他几个人的对话,一时群情激愤,纷纷响应站了起来,向售楼处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不明情况的业主,见前面的人嚷嚷着向外面跑出,也好奇地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狐在众人的簇拥下,走出了售楼处大厅,正好看到警车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坏了,你们快看,人被他们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声看去,确实一辆警车向着水岸花园的大门驶去,顿时心急如焚,加快脚步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钱士茂开车离去,萧一凡得以喘息,一颗紧张地心暂时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现在怎么办,业主们还聚在大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这么多业主来了,乡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,其他人呢,为什么一个都看不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谁知道他们忙什么去了,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话还没说完,便看到黑狐和一帮业主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抓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华强气呼呼地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你这话从何说起,我们什么时候又抓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问道,“是谁抓的,你们告诉我,我现在立马去让他放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装吧,我们都看到了,既然让把我们放进售楼处,就应该早点派人和我们谈事情,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虎沉声问道,“为什幺趁我们不注意,你们背后却鬼鬼祟祟地又要抓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要问吗,他们就是故意拖延时间,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眼猫阴阳怪气地说道,“可我们竟然还相信他们,真是可笑之极,现在人又被抓了一个,我们这个脸啊,可是被人家啊,打得啪啪的响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别听他在这装疯卖傻,糊弄我们,我们也不是傻子,刚才可是都看的真真切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油鸭讥讽道,“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你们这样做,把我们业主当什么,赶快放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人!放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跟着跑出来的业主们,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,听说警察又抓人了,立马配合着前面的人,开始声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大家安静,听我跟大家解释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面对着不明真相,情绪又非常激动的业主们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释你妈个叉,大家不要相信他的鬼话,赶快把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眼猫恶狠狠地骂道,“再不放人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奶奶的,老子忍不住了,今天不放人,老子跟你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油鸭嫌事小不怕大,叫喊着,“不是怂货的,就跟他们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众人就要安静下来,随之被两人一煽动,又开始骚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,立马给我把这两个挑拨是非的混蛋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简直就是无理取闹,不把他们抓起来,不足以平息众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们确实看到警车把人带走了,我们也没瞎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狐见萧一凡动了真格的,一时心中没了底气,也不想二人被警察带走,更不敢用激烈的语言刺激地方,立刻反怼道,“难道我们看错了吗,还不能说话了吗,你这又是哪来的理由要抓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,你耳朵聋了吗,还比赶快给我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既然你有此疑问,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同时,大家也都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狐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向前走了两步,站到花台上,俯视着众人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就告诉大家,我为什么要警察抓这两人的原因,那是因为他们不分是非,故意在这胡说八道,那想要解决问题的样子,这种涉嫌撺掇大家闹事的行为,我一定会切查到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被警车带走的是业主孙老头,老人家六十多岁了,被你们的人流挤倒在地,承受着你们的践踏,致使他右小腿骨折,好在没有生命危险,刚刚被送到医院救治,你们要是不相信,完全可以派代表前去一探究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开始就说过,大家的问题确实是真实存在的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,为什么不肯安静地坐下来解决,吵闹是不能解决问题的,最终还不是要回到谈判桌子上,协商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孙老头是多么的危险,如果仅仅因为你们要退房、要你们的购房款,出现踩踏伤亡事故,请问又有谁敢出面承担责任?你?还是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就算你说得是对的,可是,也要体谅一下我们的心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一脸正色的样子,面对着他的解释和质问,黑狐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,万一被抓进去了,是经受不住拷问的,便不敢再与之硬怼,生怕惹火烧身,便变换着方式对其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把话说明白了,也就释然了,我们现在按照你说的去做,请你帮我们解决实际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肯定要解决,不处理是不现实的,现在,还是请大家稍事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我们这边还有领导没过来,你们也可以商量一下你们的要求,达成一致意见后,我们再进行协商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们现在就到售楼处去等待,也希望你们尽快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狐沉声说道,“如果今天得不到明确的答复,我们坚决不会离开这里,什么时候有了答复,我们就什么时候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再言语,转身带头向售楼处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业主们一听,也都自觉地跟在后面,走进售楼大厅后,都*在那里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现在业主们不再闹事了,也都平息了下来,可是,你准备怎么解决问题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担心道,“这可都是通到钱的事情,就算牛大鹏被关在县刑警队出不来,东辰乡也有责任调解这件事情,那胡守谦他为什么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他去干什么了,我们是一起来的,到了云都县城之后就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突然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,但一时也想不通,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滑稽的很,胡守谦好歹也是牛大鹏的舅舅,据说他还是云鹏实业的第二大股东,他怎么就一点也不着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还是他把你骗来之后,让你冲在前面,为其消灾解难,自己躲在一旁坐享其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瞎猜了,我过来处理事情,不过是协助罢了,安慰好业主,不能让其胡来,以防矛盾激化、造成恶劣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哑然失笑,说道,“我一没有钱、二没权力替牛大鹏拿决断,他想坐享其成,你认为现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这又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甘心地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想不明白就不要削尖脑袋去想了,去安排你手下的兄弟们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自嘲地笑了笑,把站在售楼处门口的高云杰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真的太厉害了,这帮业主终于被你给制服了,紧张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陪着笑脸说道,“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什么,请你指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云杰,奉承的话就不要说了,我也不爱听这些虚头巴脑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高云杰面露尴尬之色,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是云鹏实业的副总,专门负责建筑这一块的,也是行家里手,现在坦白地告诉我,业主们要退房,你有什么想法和建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还不忘敲打一句,“我想听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全部退房不现实,云鹏实业就是有钱,开发这个小区可是花了大力气的,牛总几乎押上了他的全部身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不敢再生轻视之心,坦然道,“就是牛总同意退房,我想也只有三号楼的业主们可以拿回他们的房款,整个水岸花园小区在施工之前,由施工方做了实地勘察,其他商品房地基没问题,所以,全部退房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你先去忙吧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出了高云杰的话外之音,但是,现在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时候,当前首要任务,是怎么处理好业主们和云鹏实业之间的矛盾,想到双方的现实处境,一时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一听,如释重负,连忙离开,找了个偏僻的地方,将现场情况及时汇报给了胡守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一帮没用的东西,这点事情都办不好,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瘫坐在座椅上,喝问道,“现在萧一凡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现在也不知怎么办,并没做出什么实际举动,跟业主们僵持在售楼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讪讪地说道,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要做,就在现场呆着,给我看好了萧一凡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恶声恶气地说,“发现情况立马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啪的一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自己都不敢来现场,还对我指手画脚的,真是不知所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嘀咕了一句,收起手机,向售楼处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业主们等了半天,不见有人来处理事情,开始渐渐地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等到傍晚的时候,萧一凡仍然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,业主们终于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一直在说,要我们冷静、耐心等待,我们也按照你的要求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华强跑到萧一凡面前责问道,“这天色将晚,你还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谢华强的责问,售楼处里引起了一连串的共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简直太不像话了,把我们晾在这里半天了,都没有人来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还会有人来吗,你别做梦了,萧乡长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妈的,看来我们还太老实了,被别人卖了,还帮着数钱,今天到底怎么说,请你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什么问,没看到萧乡长也被别人卖了吗,他妈的这些混账王八蛋,简直就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打个电话问问,他们今天要是不来解决,明天我们就一起去县政府讨要说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