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02章 未雨绸缪

第202章 未雨绸缪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观众晚上好,现在是今日说法栏目,我是主持人杨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一看,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,神情紧张的看着电视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波也是不敢吭声,小心翼翼地陪坐一旁,心里暗暗祈祷着,不要出现水岸花园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主持人杨帆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社会经济在发展,老百姓们的腰包也越来越鼓,追求生活的品味也越来越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去结婚的三大件也在不断更迭交替,冰箱彩电洗衣机也成了每个家庭的必备的电器,以前的平房也变成了二层楼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由于经济条件变得优越,有很多来自农村的老百姓,也开始在城里买商品房,体验城市居民的生活,城市居民居住的条件也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当大家卯足了劲,终于如愿以偿买到自己想要的商品房的时候,房子却突然出了问题,他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面我们就来看看,商品房建设的投资商们,面对这样的问题,又是如何解决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此处,周洪波情不自禁地瞄了一眼李济山,见其阴沉着脸,一个劲地抽闷烟,便自觉地*一旁,继续看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一排排熟悉的商品房,赫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,随着影像的播放,一幢商品房突然比其他商品房矮了许多,随即出现医院一幕,死者家属哭诉着,一众保安威胁着记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妈的混蛋,简直太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画面播放很快结束,李济山再也听不了主持人的解说,直接将手中的遥控器砸向了电视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请息怒,事已至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别因此气坏了身体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波连忙劝说道,“这都是那个牛大鹏太嚣张、目无法纪,才造成如此的后果,必须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见李济山怒气冲冲的样子,还是没有平息,连忙拾起了电视遥控器、偷瞄一眼见电视屏幕没有坏,便准备关了电视,防止他因为看了之后再受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动,看看电视上评论是怎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说着,又点燃一支香烟,站在原地继续盯着电视屏幕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波一见,不敢再有所迟疑,连忙将遥控器恭敬地放在会议桌上,站在一旁伺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水岸花园的投资商肆意妄为、藐视法律的行为,已被云都警察控制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主持人杨帆沉声道,“对于事故发生的具体情况、投资商蓄意隐瞒真相的行为,以及云都县政府的领导将做如何的妥善处理,我台记者会进行进一步的跟踪调查,观众朋友们,预知结局如何,请关.注今日说法节目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画面的变化,李济山沉默了一会,顿时暴跳如雷,怒骂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到了吧,这就是全县排名前三的云鹏实业,就是他胡守谦一天到晚捧在手心里的宝贝,尽给老子添麻烦的混账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气死老子了,这个牛大鹏是吃浆糊长大的吗,他妈的尽做些没脑子的事情,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好了,投资了几千万打了水漂,不但让我们因为这件事跟着受被动,还让我们给他擦屁股,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向上交代呢,简直是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开始,你先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,时刻关.注水岸花园那边的动向,发现异常情况,要及时汇报并立即妥善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李书记息怒,从现在开始,我一定不折不扣地按照你的指示,去做好善后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波恭敬地说道,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气大伤身,还请你多加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一听,心中的怒火稍稍平息,一声叹息声之后,仿佛苍老了十多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离开乡政府之后,并没有回家,而是来到了情人沈碧茹的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回来了,怎么到现在才回来,今天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清蒸鳜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面对着胡守谦的到来,内心充满了欢喜,说着帮其换了鞋子,娇嗔道,“有一阵日子没过来了,今天怎么这么主动,是想儿子了,还是良心发现了,特意来看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主动依靠在了胡守谦的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多日不见的沈碧茹,虽说快四十的人了,但身材仍然是凹凸有致,加之风韵不减往日,感受其身体传来的温度,闻着淡淡的、侵入心扉的香水味,胡守谦郁闷的心情顿时变得开朗了起来,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,顺势将其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怎么这么香,是不是为了迎接我做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脸坏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还早,看你猴急的样子,身上全是汗腥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气吐幽兰道,“赶快去洗澡,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一把推开胡守谦,跑去卫生间,帮其放洗澡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子怎么还没回来,才上初中,就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跟着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子今天晚上不回来,去他同学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带着深意、深情款款地瞄了一眼胡守谦,后者一听、更是像猫爪挠心似的,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刚刚洗完澡,沈碧茹便开始端菜上桌,也打开了一瓶红酒,两人开始过起了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是红酒,家里没白酒了吗,去给我拿一瓶五粮液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感慨道,“最近可是累死我了,一天到晚的就没个清静的时候,好不容易忙里偷闲一回,快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酒喝多了伤身,据说红酒对心血管好,要不还是喝一点红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撒娇着说道,媚眼如丝地看着胡守谦,显得风情万种地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东西口淡,喝着没劲,还是让我喝点白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见胡守谦心情开始变得有点低落,为了不影响二人世界的情趣,扭着腰肢去拿了一瓶五粮液,帮其斟满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亲爱的,喝一个,别再想工作上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说着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举起酒杯与其一碰,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喝慢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说着,抿了一口红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公司这两天情况怎么样,工人的工作状态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夹了一块牛肉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差点忘了,公司今天有点人心惶惶的,据吴丽娜说,云都那边好像出了点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沉声道,“今天单单在我手上转了两笔账出去,就有一百万了,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出了点事,哦,对了,你去把电视打开,调到省电视台频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被沈碧茹这么一问,如梦初醒,想起了李济山下晚说的话,看了看时间,离八点还差五分钟,连忙让其打开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胡守谦表情的变化,沈碧茹不敢违拗,连忙起身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,你这是怎么了,是不是心里有事,你可别吓唬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调好了频道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又喝了一大口酒,点燃一支香烟后,移步走到客厅的沙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你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,怎么愁眉苦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一见更加疑惑,端了一杯茶坐在了胡守谦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问了,先看电视,等会你就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,“但愿不要曝光,否则,事情就糗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胡守谦没头没尾的话,沈碧茹心中虽有不好的预感,但也不便打破砂锅问到底,知趣地*在一旁,不再言语,注视着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观众晚上好,现在是今日说法栏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电视画面播放到云都水岸花园时的场景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,刚刚不是大鹏和侯强他们吗,他们怎么跟记者干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震惊地说道,“水岸花园出事了?你看,房子怎么塌陷下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哪里还有心情理睬沈碧茹的话,当节目主持人说到水岸花园塌楼事故的时候,已经浑身无力,直接瘫坐在沙发上,满脸的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,你怎么了,你倒是说句话啊,你可别吓唬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摇了摇胡守谦的膀臂说道,“水岸花园出了事,情况是不是很严重,云鹏实业会不会受到牵连,我们该怎么办,那里可是有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要是云鹏实业垮了,我们以后怎么办,庆彪还小,你赶快拿个主意啊,老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慌什么,还没到你说的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终于回过神来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,“这次云鹏实业摊上大事了,这个节目一播,简直是要把云鹏实业置于死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云鹏实业完了,我们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紧张地说道,“以后,我和儿子没有了生活的保障怎么办,你赶快拿的注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急,先听我对你说,事情还有补救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再次点燃了香烟,吸了一口,随着烟雾的喷出,眼神也变得狠厉了起来,沉声道,“你是财务副总,现在云鹏实业公司的账面上还有多少资金可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你什么意思,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胆颤心惊地说道,“公司账面上,还有四百万不到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这么紧张,在这个时候,千万不要自乱方寸,先听我好好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拍了拍沈碧茹的肩膀,“明天先去银行把钱取出来,越多越好,记住只能拿现金,千万不要转账,否则,还是一分钱得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你是说全部取现金吗,那也取不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苦着脸说道,“超过一百万,必须要提前预约,这是当初跟银行有约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云鹏实业所有资金被冻结前,账面上一分钱都不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沉声道,“你明天想尽一切办法,能去多少取多少,就以云鹏实业处理急事为理由,银行也会急事急办的,有情况再联系我,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帮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也知道我的情况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这个乡党委书记肯定是做不成了,等所有的钱拿出来之后,我们带着彪儿一起离开这里,远走他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我听你的,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,再也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满心欢喜地扑入了胡守谦的怀里,笑着说道,“以后谁也别想跟我分享你,你就是我和彪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“对了,老公我们拿了钱之后,去哪里生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我哪有心思考虑这些问题,这不刚刚才想到这一点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总之,越远越好,地方越偏僻越好,过个几年以后看情况再说,万一不济,有了这么多钱,你还怕不够我们一家三口一辈子用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老公,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去处,你听我说给你听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惊喜地说道,“我大姑妈一家在云西省,虽然这几年没走动,但是平时隔三差五的我都打个电话联系,就是每年春节前,我也寄几千块钱过去,相互之间保持着联系,关系挺好的,我们去我姑妈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点头赞成道,“现在云西省的经济条件,虽说比我们这里差了不少,通讯也不是太发达,但是,非常适合我们隐姓埋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同意啦老公,真是太好了,听说,那里可是四季如春呢,我也想去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开心地说道,“去了那里以后,我们一家三口就在小县城或者镇上,买个两居室的房子先住下来,等风平浪静之后再说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这件事,你抓紧办,越快越好,省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两眼放精光,仿佛看到了新生活的开始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咱们就这么定了,你可不能到时候反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碧茹欣喜地说道,“明天我去云都取钱的时候,顺便买一张后天的火车票,先将儿子送到姑妈家去,以便我们到时候随时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这事没得商量,我很期待未来的三口之家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