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201章 胡守谦的算计

第201章 胡守谦的算计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忙碌了半天,做着两手准备,已是精疲力尽,当看到电话号码时,脸上的神情不由得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你好,刘部长去省电视台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揣着不安地心情,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的心情就像是浇了汽油的干材,一点就爆燃,可不管你什么态度不态度的,立马训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知道问,真是难为你有这份心了,告诉你问题非常严重,这都是拜你所赐,当初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怎么扶持了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水岸花园因流沙造成塌楼事故,造成一死一伤,这是在芜州乃至全省来说,几乎都是没有出现过的事情,性质非常严重,你外甥不但不积极处理,还刻意隐瞒殴打记者,性质恶劣至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广权四处求人,忙乎了大半天,最终由于你那个嚣张的外甥态度恶劣,致使他功败垂成、一切成为了泡影。此事省台领导说了,今晚必须在省台《今日说法》栏目中进行曝光,这是给云都做了免费的广告,让云都变成了家喻户晓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发生这样的事情,也不是我所愿,我真的感到很难过,都是我教导无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讪讪地说道,“至从我得到消息一直到现在,都在忙于善后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我是不是还得要表扬你一下啊,你难过,难道比我架在火上烤的滋味还难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才不管胡守谦现在是个什么样心情,呵斥道,“你知道因为塌楼事故,会给我和整个云都带来什么样的恶劣影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只得唯唯诺诺的,哪里还敢说半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听好了,我不管你现在忙什么,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,全力以赴地做好水岸花园的善后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沉声道,“水岸花园是云都最高档的小区,那里的业主都是非富即贵的主,他们要是闹起事来,不是你我能够承受的,明天你必须在水岸花园坐镇,向业主解释并做好业主们的思想工作,要是出了一星半点的问题,我拿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济山的话,胡守谦哪敢反驳,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胡守谦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过道上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,随即点燃一支烟,迷茫地望着天边的晚霞,联想到了云鹏实业现在的处境,不由得感觉到其发展前景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的话还在脑海里萦绕,胡守谦思前想后,做群众工作不是自己的强项,感觉到很难搞定,但是他却不得不亲临现场解决问题,否则将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恨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用力地掐灭了烟头,就在将烟蒂扔下楼下的时候,突然计上心来,连忙向乡长萧一凡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你好,这都下班了,你还在忙工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硬着头皮走了进去,满面笑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好,你也不是还没走吗,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在整理三阳河沙场的资料,见胡守谦破天荒的第一次来到自己办公室,不由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先抽支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不知从何说起,于是打着哈哈说着,递给萧一凡一支中华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这也太客气了,你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虽然感到疑惑,胡守谦一反常态到底是为了什么,但是也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之人,帮他泡了杯茶递过去,说道,“胡书记,你这是有事,办公室就是我和你两个人,有事但讲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萧乡长我真不知道该对你怎么说,希望你帮帮我,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书记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我知道在工作上,我们有时存在着很大的分歧,你不会因此记恨于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工作上有意见相左的地方是在所难免,不会因此产生隔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胡守谦欲言又止的样子,只得顺着他的话说道,“你有什么事要我做的,尽管吩咐,只要我能解决的,肯定不遗余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事情是这样的,云都新建的水岸花园小区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吸了一口烟,看向了萧一凡说道,“实话对你说,现在我真遇到了棘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水岸花园我知道,那可是云都的一个高档小区,也是目前楼盘卖得最火的商品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说道,“听说一个平方就要一千四五,那里的业主都是非富即贵,一般的老百姓要想买一套,那可是想都不要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说你遇到了棘手的事情,你不会是也在水岸花园买了一套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钱,水岸花园再怎么红火,可是现在有什么用,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刚刚县委李书记打电话给我,我正为此事发愁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事了,出什么事了,李书记打电话给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问道,“水岸花园该不会是你胡书记投资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会投资房地产,我也没那个钱去投资,再说我也不懂建筑上那些东。”胡守谦苦逼地说道,“实话对你说吧,水岸花园的投资商就是云鹏实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水岸花园塌楼事故的情况的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水岸花园三号楼因为流沙的原因,造成了下塌事故,第一责任人应该是牛大鹏,县里应该先找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了解了情况之后,不解的问道,“李书记打电话给你是为了什么,难道就是因为牛大鹏是你的外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牛大鹏不错,可是他已经被县刑警队给带走问话了,现在没人出来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垂头丧气地说道,“刚刚李书记打电话来说,省电视台今晚会曝光这件事,业主们知道了以后,肯定要去闹事,责令我们明天早上去解决问题,我这不是找你商量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不符合程序啊,我们什么情况都不了解,怎么向业主解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现在当务之急,既然是要先稳住、安抚业主们的情绪,就应该把牛大鹏先放出来,解决此类问题才对,怎么要我们前去处理,这不是乱弹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现在不是考虑问题这么仔细的时候,现在的情况已经是一团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近乎哀求地说道,“你就看在我们同事份上,把我这一次吧,只要你肯帮忙,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我保证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胡守谦这么低调的样子,萧一凡却不以为意,心想,你是云鹏实业的股东,占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就算牛大鹏被带去问话了,首当其冲的应该是你出面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让自己去是什么道理,自己也搭不上边,把事情处理好了,你胡守谦坐享其成,处理不好,你倒打一耙,把所有的事情完全可以推卸到我身上,说我处理不当,到时候自己百口难辩还要被问责,何必代人受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这事我也不好出面,这是云鹏实业的事情,应由其法人去处理,就算牛大鹏是法人,被带去问话了,也应该由他们公司的人,或者哪个副总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无论是你或者是我出面解决问题,都不合时宜,因为水岸花园不是我们东辰乡政府投资建设的,我们一去性质就变了,所以,胡书记我真的是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请你帮帮忙了,就算我个人求你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哭丧着脸说道,“虽然这事不是乡里的事,可是云鹏实业是乡里的支柱产业,如果因为这件事衰败了,乡里也跟着受影响不是吗,看在你我相识共事一场的份上,你就算帮我这一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不是我不帮,我去了也是无济于事,再说,县里也没领导打我电话,我真的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断然拒绝道,“现在还是让云鹏实业的人去处理,你我暂时静观其变,不能盲目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萧一凡不管自己怎么说,就是不为所动,只得作罢,猛吸了两口烟之后,起身头也不回的愤愤离开,连一声招呼都不愿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胡守谦离去,萧一凡坐在老板椅上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气呼呼的回到办公室,想到萧一凡的样子,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,沉思了一会,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好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刚刚出了医院门口,看到是胡守谦的电话,连忙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处理得怎么样,伤者以及死者家属的赔偿情况商量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伤者的赔偿问题谈好了,除了所有的医药费用,其他费用加起来再赔偿八万块钱就行了,协议已经签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坦然道,“按照你的意思,死者的赔偿问题,也跟死者的儿子谈得差不多了,最终以一百万解决,现在已经给了对方五十万,收据也已经收到了,五天之后,再给五十万了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能把事情稳住、不再恶化,已经不错了,你做得很好,事后我会大鹏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淡淡地说道,“现在还有一件事,你必须要去做,作为云鹏实业的常务副总,你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胡书记,有你这句话,我也就不怕牛总责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见胡守谦没有责备自己,顿感一阵轻松,献媚地说道,“在这危难时刻,我肯定会尽心尽力地去化解问题,什么事请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因为大鹏一时糊涂,没有处理好问题,水岸花园塌楼事故将会被省台曝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道,“这样一来,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,业主们得知信息后,肯定会去工地要说法,这件事必须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所说的这些,我都知道,可我一个小小的副总根本起不了作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垂头丧气地说道,“业主们得不到有效的答复,我就好话说尽也是于事无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听好了,我不是让你一个人去处理,我到时会派人协助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生怕高云杰撂挑子,连忙呵斥道,“在这多事之秋的时候,我也是应接不暇,你明天早上六点必须赶到水岸花园工地,先稳住情绪激动的业主们,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我联系,听到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我知道了,明天早上六点,我肯定会赶到现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不敢违拗,连忙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高云杰的态度,胡守谦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,想到李济山说今晚省电视台曝光水岸花园的塌楼事故,连忙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县委小会议室灯火通明,县委书记李济山坐在,抽着闷烟,一动不动坐在电视机前已经等了快三十分钟了,烟缸内塞满了烟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洪波啊,你确定省电视台的今日说法栏目是八点开播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沉声问道,“我都等了这么久了,怎么还不开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,现在距离开播时间还有三分钟,一会就到了,耐心的等待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县委常委,县委班主任周洪波,陪着笑脸、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你茶杯里的茶叶已经没色了,我去给你重新泡一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等这杯喝完了再换也不迟,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感叹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,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,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波宽慰道,“说不定今晚,省电视台的领导改变了主意也不一定,毕竟,像水岸花园发生这样的事故,给我们云都带来的负面影响,可是非常巨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刘广权为这事忙了一整天,到现在还没回来,应该有所进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但愿如你所说,否则,这次丢脸丢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满面愁容地说道,“你对这次事故怎么看,芜州那边将会对我们采取什么措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波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见电视画面突然一变,一个天平模样的画面随着一阵音乐声,展现了在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