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99章 付之东流

第199章 付之东流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万一那个韩部长阻拦,是不是也照办不误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之所以这么问,是因为看到牛大鹏也很怵韩旭荣,生怕自己一时大意,给牛总惹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听不懂我的话,我说的是所有人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你等着瞧好了,保证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阴沉地说道,眼光中闪出一份阴狠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松懈了下来,他知道刘晓冬也是一个狠角色,当初跟在朱剑锋、侯强后面,没少干坏事,虽然不及吴疯子,但也相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得到牛大鹏的指使后,走到门口将三个保安叫进了病房,随即向李帆和摄影师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帆没想到刘晓冬等几个保安,竟敢肆意妄为,连忙将摄影师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指使你手下的保安攻击记者,简直是目无王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一看情形不对,沉声喝道,“我劝你认清形势,否则,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是谁啊,你再叽叽歪歪的,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冷笑道,“兄弟们给我上,出了事老子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带着三个保安不管不顾地向李帆二人逼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你们想干什么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见刘晓冬根本不听劝,生怕李帆二人出事,到时可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,自持身份,想用身体护住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自不量力,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痞气十足地样子,讥笑道,“你现在让开还来得及,我们兄弟都是粗人,手上可没个轻重,万一不小心把你哪里弄伤了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带着三个保安一步步地,向前逼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气得浑身发抖,用手指着刘晓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,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,三辆警车停在了住院部楼下,就在刘晓冬几个人疑惑之际,云都县刑警大队队长周吉昌,带着十几名警察跑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部长,我们没来迟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吉昌说着向韩旭荣敬了一个礼,随即,吩咐手下的警员们将刘晓冬等人控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队长辛苦,你们要是再晚来一步,李记者他们,也包括我可就要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倒也罢了,李记者他们可是省电视台的,要是在云都出了事,谁也不好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好大的胆子,简直就是一群法盲、亡命之徒,竟敢对记者动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吉昌沉声呵斥道,“全部给我抓起来,带回队里严加审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四个人根本没反抗的机会,周吉昌一声令下,全部戴上了银手镯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晓冬几个人被带走,牛大鹏顿感大势已去,耷拉着脑袋,瘫坐在地,垂头丧气地样子,如丧考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呆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吉昌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队长,他是云鹏实业的老总牛大鹏,陪朋友来与死者家属来谈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这么说,还不知道牛大鹏就是水岸花园的投资商,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领导,他就是水岸花园的开发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抢着说道,“我父亲就是死在了水岸花园工地上,为了赔偿的事情,带着保安来威胁我,你们看看我身上的伤,就是他派保安打的,要不是你们来得及时,我又要遭殃了,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伤心欲绝地朝着周吉昌就要下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,你这是做什么,有话好好说,有我们警察在,他不敢把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吉昌一把扶住王巨岭说道,“等会,你配合我们回队里做一下笔录,只要是枉法之人,一个也别想溜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命令手下警察将牛大鹏和高云杰,以及杨永勋全部带上警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牛大鹏一帮人被警察带走,侯强也是紧张不已,想趁机溜走,却被王巨岭无意中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队长,那个人就是保安头子,我就是被他打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指着侯强突然叫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给我把他抓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吉昌一边喊着,自己却已带头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草泥马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惊呼一声,转身就要逃,却被闻声赶来的警察给围住,无路可走的情况之下,只得乖乖地被擒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侯强得到牛大鹏的指示后,并未找地方躲藏起来,得知牛大鹏来了医院,便开着面包车、带着刘晓冬几个保安也来了医院,一是想表现自己的忠心,怕牛大鹏被王巨岭纠缠,护主来了,二是自己就是走了,可是身无分文,至少也要拿一笔钱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医院之后,由于摸不清情况,便让刘晓冬几个人上去,自己躲在面包车里暗中观察,在看到牛大鹏一帮人被警察带走,顿感大事不妙,想趁没人注意到自己时,早点溜之大吉,不曾想被王巨岭看到,被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看,侯强也被抓住了,叹息了一声,便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被李帆二人拍了下来,看着离去的警车,二人收起装备,准备打车去云都刑警队继续跟踪拍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李记者,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朝着二人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部长,今天要不是你及时赶来,并报了警,我们今天可要遭殃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转身满是感激地说道,“我们准备到刑警队,继续跟踪了解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记者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你们没受到伤害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满脸笑意的说道,“现在去刑警队也没用,人刚刚被带走,还没来得及审讯,结果还没出来,去了也是枉然,不如我们先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,等会,我亲自陪你们过去一同采访,了解事情的真相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韩部长,我们独来独往惯了,咖啡就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断然拒绝道,“现在去刑警队也没什么结果,那我们暂且不去了,不过,我们还有事要做,就此告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李帆根本不给自己面子,韩旭荣也是焦急不已,强按心中的不满,作为云都宣传部副部长,他知道李帆他们拍摄的摄像材料一旦曝光,不但会轰动全省,甚至在国内都会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所产生的负面影响,对于云都来说,不亚于一场七级地震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想与李帆二人套个近乎,从中斡旋一下,找一个折中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部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看到韩旭荣神情阴晴不定,关心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记者,我虽然不能跟你们无冕之王相比,可是我也是做宣传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讪讪地说道,“你也知道,这个题材要是被报道出去,对云都将会带来巨大的影响,你看能不能稍微简化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韩部长,作为新闻工作者,就是把事实真相公布于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沉声说道,“所以,你说的简化一下,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也不知道怎么做,请恕我爱莫能助,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再理会韩旭荣,带着摄像师打车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没想到李帆油盐不进,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,看着离去的出租车,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只得上了自己的车子,赶回了县委宣传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宣传部,韩旭荣一不做二不休,连忙来到了云都宣传部部长刘广权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部长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门也不敲,火急火燎地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副部长,你这是什么情况,一进门就咋咋呼呼的,哪有一点领导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广权被吓了一跳,埋怨道,“出什么大事了,难道天塌下来了,快点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部长,今天水岸花园三号楼出现了下塌事故,说来也巧,竟被县电视台和芜州电视台的记者给撞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也来不及道歉,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有这样的事,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广权一听,也被震惊到了,连连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部长,现在省台的记者一点通融的意思都没有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部长,这件事产生的后果非常严重,也不是你我所解决得了的,得赶快向上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广权沉思道,“你对情况熟悉,现在随我一起去李书记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起身离开办公室,带着韩旭荣直接来到了云都县委书记李济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李济山听完二人的汇报,顿时咆哮如雷,怒不可遏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云鹏实业还真不是省油的灯,出了这么大的事,竟然还想隐瞒,简直是天理难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水岸花园是我县的第一个高档小区,也是样板工程,如果这件事被报道出去,对我县的建筑行业,甚至是经济的发展,都会产生恶劣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不但要严惩当事人,还要安抚受害者家属,必须将这件事降低到最小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广权,你是县里面的宣传部部长,对新闻媒体这一块也是轻车熟路,这事还得是你想办法去省台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用什么办法,人你想办法找,要用多少钱尽管说,现在不是计较代价的时候,只要将这件事压下来,就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广权一听,没想到李济山直接将责任压到了自己的身上,做好了自然是皆大欢喜的局面,自己说不定也因此能再进一步,要是没完成交代任务,自己可谓是罪人一个,一番权衡之后,也是杵在原地,踌躇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,还不赶快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蹙眉沉声道,“这件事你必须全身心的对待,使出你浑身解数,我也会找人帮你一起解决的,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会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看了一眼韩旭荣说道,“现在生态的记者到了哪里,你必须赶快掌握他们的动向,如果他们有些材料还没得到,必须想办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广权哪里还敢再犹豫,答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李济山办公室,去准备去了,韩旭荣更是不敢怠慢,顺着刘广权的脚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二人离去,李济山怒火爆发,抓起办公桌上的茶杯,一把摔了出去,随即颓废地坐在椅子上抽起了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抽了三支之后,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,按着数字键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牛大鹏放弃三阳河沙场竞标,胡守谦便感到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云都水岸花园出了事,就一直跟牛大鹏保持联系,以便随时了解情况,毕竟自己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那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自己打了三四个电话给牛大鹏都没打通,心神不安地坐在办公室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电话铃声,胡守谦迫不及待地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守谦你个混账东西,你还知道接电话啊,我还以为你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开始以为是牛大鹏打的电话,听到电话里一连串的责备声,刚要发作,仔细一听发觉是李济山的声音,立马把到嘴边的话,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你好,什么事让你发这么大的火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心里憋屈,但也不敢说个不字,讪讪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混账东西,你还想隐瞒我到什么时候,你隐瞒得了吗?不知死活的东西,我被你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直接爆出了粗口,骂道,“水岸花园是你那个狗屁外甥投资的吧,你不知道那里已经把天给捅破了吗?你还有心思坐在办公室,你也老糊涂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李济山的臭骂,胡守谦哪里还有勇气硬怼,只得硬是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守谦你给老子听着,这件事已经被省台记者全程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继续怒骂道,“可笑的是你那狗屁外甥竟敢殴打记者,简直是不知死活的东西,恭喜你,你那坑人的外甥已经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知道这件事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吗,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业主们的责问和怒火,从现在起,你必须亲自出面妥善解决水岸花园的问题,否则,你这个东辰乡党委书记也不用干了,该干嘛干嘛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