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98章 讨价还价

第198章 讨价还价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王巨岭不但撕毁了赔偿协议,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,平时都是自己欺负人,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跟自己嚣张,怎能忍受得了,侯强火冒三丈,立马吩咐手下的一帮保安招呼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好汉敌不过双拳,没一会功夫,王巨岭被打倒在地,只有挨打的份,且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不是挺有能耐的吗,怎么现在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恶狠狠地说道,“现在只要你同意了,一切都好说,否则,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脚踹在王巨岭的腹部,想给其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本就被打得鼻青脸肿、遍体鳞伤,丝毫没有了力气抵抗,在侯强的一脚之下,身体成了熟透了的虾米状,再加之气急攻心,一下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别装死,给老子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丝毫不以为意,继续谩骂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长,你不能再打了,再打可就要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一看情况不对,连忙阻止道,“我们是来谈事的,发生一些口角在所难免,死者家属情绪激动,你还是先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蹲下身子看了看,立刻吩咐杨永勋开车将王巨岭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王巨岭被送往医院,侯强还想继续找死者其他家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长,牛总是要你来协助我商谈赔偿问题,不是让你来打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阻止道,“在这个场合,你觉得合适吗,不但问题得不到解决,还将问题更复杂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帮贱民就是狮子大开口,不给点他们颜色瞧瞧,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丝毫不以为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侯强不听自己劝说,还一个劲的和自己叫板,禹克铭无奈拿起电话,打给了牛大鹏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怒不可遏,连忙挂了电话,随即打给了侯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牛大鹏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脑子有病吧,老子让你去威吓对方,没有让你去打人,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气呼呼地说道,“你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,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打打杀杀,尽给我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你不知道那小子太嚣张了,不但不同意,还把赔偿协议撕了,而且还要打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他妈的废话了,你是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断然拒绝道,“人死了不就是赔点钱吗,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水岸花园,损失不是一点半点,大了去了,*的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现在你不能再呆在那里,否则,事情会越闹越大,赶紧找个地方先躲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一听,哪敢再狡辩半句,只得讪讪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打完电话,觉得王巨岭被打,肯定咽不下这口恶气,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自己亲自跑一趟医院,求得其谅解,得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否则,不堵住他的嘴巴,因此把事情越闹越大,自己可就真的要倾家荡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定主意,牛大鹏带着高云杰,买了一些礼品,来到了王巨岭所在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、高总,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勋一见,连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就是王旭华的儿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不答反问道,“真是不好意思,对于你父亲的意外伤亡,我感到很遗憾,你可要节哀顺变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躺在病床上,注视着牛大鹏的一举一动,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得知手下的人不会办事,与你在商谈赔偿时,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,我向你郑重地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见王巨岭不开口,只得陪着笑脸说道,“他也不过是个保安队长,没有他所谓的决定权,已经被我们公司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经过我们公司和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研究决定,令尊的赔偿金由原来的二十万,上升到了四十万,你如果没意见的话,这事我们就算是完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糊弄谁呢,四十万就想摆平这件事,我岂不是白被打了,告诉你们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冷声怼道,“如果没有一百万,那咱们就法院见,只要法院判决下来的,不管多少钱我都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脸都气绿了,自己明明已经低声下气、委曲求全了,还将赔偿金提高了三十万,对方竟然不买账,真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来干什么,谁让你们过来的,难道嫌事情还不够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牛大鹏被气得不行的时候,看到刘晓冬带着两三个保安走了进来,便呵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候队长怕你受到伤害,让我们前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陪着笑脸,讨好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笑话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,我能受到什么伤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恼怒地说道,“你们先到门口等着我,别在这里添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一听,看了一眼王巨岭,便让其他保安走了出去,自己却赖在一旁,就是不肯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看,狠狠地瞪了一眼刘晓冬,转身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先生,四十万已经不少了,这可是原来的双倍的钱了,你可不能贪心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见牛大鹏生气的样子,便插言说道,“让逝者早点安息,也是作为一个做晚辈所应该有的孝心和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要去法院,也不一定能拿到这么多的赔偿款,还要背负不孝的骂名,得不偿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说了,我心意已决,没有一百万什么都不要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说道,“请们出去吧,我累了,不要再打扰我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高云杰的劝说起不到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先生,你也不要一厢情愿地认定自己的想法,你看这样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克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,沉声道,“我可以再给你加十万,这个已经是我最大的权限了,五十万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了,我想你一年的工资也就一两万吧,有了这些钱,你也可以创业,也可作为一笔资金存到银行,为以后的人生做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没有一百万,免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不耐烦地说道,“你们走吧,我们肯定是谈不拢了,还是法院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见自己已经将赔偿金提高到了五十万,对方还是不同意,气的眼睛里直冒火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一看,还想说什么,只见王巨岭根本不买二人的面子,拿起被子捂在了自己的头上,不再理会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,高云杰也是一脸的无奈,双方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病房门被打开,只见一个记者模样的男子,拿着话筒,带着摄像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干什么的,是谁让你们进来的,给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瞧不对劲,立马上前进行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是谁,敢阻止我们采访,我是省电视台的记者李帆,这是我的助手田小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坦然道,“我们是受云都电视台和芜州市电视台的记者邀请,临时过来采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李帆一行不是受人之邀,而是受省电视台委派,出来对县市进行采访的,正好遇到章子健和王若然,得知两人被打,摄像机等采访装备也被砸坏,还被警察针对的消息,觉得这是个采访的好题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两人的指点下,来到医院进行对当事人采访,本想去对门的刘义龙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保安出来,以为是走对了地方,便直接闯了进来,竟然阴差阳错地来到了王巨岭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是谁,也不管你们是接受谁的指使,这里不欢迎你们,请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恶狠狠地说道,“否则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可理喻,看来你就是水岸花园的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冷怼道,“难怪之前芜州电视台的章记者他们被你们打,不过我告诉你,新闻采访是记者的工作,你无权干涉,如果你一意孤行阻止我们采访,你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哪里的,我们的事不用你来操心,更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冷笑道,“如果你们敬酒不吃,我也只好强行请你们出去了,刘晓冬你给我将他们轰出去,真是像苍蝇一样到处乱飞,嗡嗡的烦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不欢迎你们,请你们出去,否则别怪我动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一听,立马就要上前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,这是我的病房,你们有什么权利赶人,该走的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掀开被子,冲着李帆问,“你们真的是省电视台的记者,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这是我的工作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说着,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了王巨岭,“如果你有什么好的题材,尽管对我们说,一旦被采纳,到时候你还能拿到新闻稿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巨岭一边将记者证递还给李帆,一边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需要什么高稿费,我只要求社会给我一个公平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王巨岭,我的父亲王旭华,在水岸花园工地上班,由于水岸花园三号楼出了下塌事故,现在已经不幸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方为了掩盖事实真相,想用二十万解决这件事,我不同意,他们竟然派公司的保安将我也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那个开发公司的老板,现在,想用五十万堵我的口,进行私了,你们说这还有天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脑子有病吧,你们也不要听他瞎说,根本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气急败坏地骂道,“你是什么东西,在这造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问,你是不是水岸花园的开发商老板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拿着话筒说完,将话筒递到牛大鹏面前,“刚刚王先生说的话是不是真的,他的父亲有没有因为塌楼事故而身亡,你们又是怎么解决此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刚要说话,抬头的时候,看到摄影师正扛着摄像机对着自己,发觉情况不对,怒不可遏地一把将李帆一把推开,想要抢夺摄像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帆没想到牛大鹏如此蛮横,丝毫没有准备,站立不稳,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,撞到了准备上前帮忙的刘晓冬。

        摄影师一看情况不对,连忙向后退缩,将肩头的摄像机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发现一手抓空,准备再次抢夺,就在这时,一个响亮的阻止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云都县宣传部副部长韩旭荣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没想到,韩旭荣这时候会来到这里,一个错愕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简直是目无王法,你想干什么,是谁给你的胆子,打伤记者,还要抢夺摄像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呵斥道,“我知道你就是云鹏实业的老板牛大鹏,我不管你有什么通天的手段,如果不想坐牢,你最好给我收起你那嚣张地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李记者,你的采访还没结束吧,请你继续,我配合你一起,我看谁还敢阻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韩部长,要不然,我俩还真会步章子健和王若然的后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沉声说道,“这里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,当务之急,就是要到水岸花园工地现场去了解一下,拍一些实景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暂且不急,等会我就带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旭荣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先向当事人了解一下情况,刚刚应该没问仔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如此我就尊重韩部长的意见,好好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帆说着,当着众人的面,又重新跟王巨岭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韩旭荣和李帆的对话,牛大鹏也是焦急不已,意识到如果三号楼下塌这事,被省电视台曝光出去,必将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,于是,悄悄地将刘晓冬叫到了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晓冬,我问你,你愿不愿意听我指挥,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你是我老板,为你做事是应该的,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吧,保证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晓冬拍了拍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的副队长,工资待遇和侯强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拍了一下刘晓冬的肩膀说道,“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必须抢到摄像机里的录像带,不管是谁阻拦,你就给我收拾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