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96章 较量

第196章 较量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禹克铭一副嚣张的样子,竟然敢和自己叫板,牛大鹏感到自己的威信受到挑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云杰*的给老子说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恶狠狠地说道,“谁给你的权利,*的脑子有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这也不怨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当初也是你让我签的,要不然,你给我十个胆子,我也不敢擅自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让你签的,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带着阴冷地语气说道,“*的该不会是为了逃避责任,故意在这糊弄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虽然惧怕牛大鹏,在这关键时刻,还是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我绝不敢糊弄你,这个协议是在水岸花园奠基的时候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禹经理向你汇报时,你根本不在意,我也劝你遵从施工方的意见,但是你以这么大的一块地方,只有三号楼位置地基有流沙的嫌疑而断然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签订这份协议是在工地项目部签的,当时我和禹经理签订协议时,你以不方便在场的理由,躲在我的房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老板,我也只是遵照你的指令行事,现在三号楼出问题了,你看谁该怎么处理,将影响降到最低的限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我当时不予理睬,作为常务副总的你应该坚持己见,才是你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听了高云杰的话之后,仔细地回想了起来,确实有这么回事,当着禹克铭和一帮工人的面,也不愿意承认,沉声说道,“现在赶紧的想办法处理这件事,我一年给你那么多钱,可不是让你帮我做死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现在三号楼框架和墙体粉刷已经完工,现在除了拆除别无他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讪讪地说道,“在楼盘还没交付前,只有在其他地方重新建造别无他法,以免将损失降低到最小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地皮已经全部规划好了,就算是重建还得重新征用土地,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沉思道,“现在当务之急,还是将这三号楼先拆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商量好了没有,到底怎么说的,我可是等你们的方案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沉思道,“如果将继续施工,三号楼怎么处理,如果不施工,我们之间也该把工程款结一下了,大伙肩上都扛着养活一家老小的重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禹克铭你是什么意思,我投资了这么多花在了这个项目上,会差你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气呼呼地说道,“现在,你也看到了三号楼已经废了,当务之急事先处理好这个问题,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轻重缓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你是大老板衣食无忧,你可不知道这些打工者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扫视了一帮建筑工人说道,“他们一个月工资高的不过千把块钱。少的也只有几百,这份工资对于一个家庭来说,是多么的重要,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这个月的工资应该是本月上旬发的,现在都快月底了,在这多事的之秋的时候,我建议你还是先发一部分,也好安定人心,当然,你要是全部发放了那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岂能不懂禹克铭的意思,说好听的表面上是为了安抚人心,堵众人之口,其实,也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暗地里将自己的损失减到最低限度,否则,自己就此破产,禹克铭一分钱赚不到,还要背负工人的工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自己很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,但是要想扣住禹克铭,就必须先管住他的心,使其能够和自己站在同一阵营,一同抵御外来不利的影响。至于其他的,能不给自己捣乱算是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禹克铭你说这个月工人工资还没发,高云杰没有拨款给你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说着,看向了高云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这个月工程款确实还没付给禹经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坦然道,“前段时间因为你比较忙,说忙完沙场的事,月底再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合同,我们应该付的工程进度款已经给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合同规定的给付比例,现在我们应该付给禹经理他们工程款是三百壹拾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沉声道,“现在已经给了他们二百四十万,还差七十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你听到了吧,我没有对你说假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沉声说道,“现在,我也不想给你增添多少麻烦,虽然我很想帮你,但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是按进度付款的,怎么会还差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疑惑地问道,“就算他有一百多号工人在这干活,满打满算也就三十来万,你必须对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因为前期气温太高,工作效率不是很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插言说道,“为了工程交付时间节点不至于延误,高副总要求我增加人手,两个月以来,都是一百五十号以上的人在这干活,人多了,工资自然就多了,这是高副总签字认可的工日记载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将手中的一本本子递给了牛大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,我事先没有准备,一时也拿不出来,先给你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当然不会看,沉思道,“剩下的余款,在一个星期之内全部结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,你必须先把工人安抚好,否则,别怪我牛大鹏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这一点你放心,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,这点信任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笑道,“特殊情况特殊对待,我现在就召集工人开会,按你的意思安排交代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见禹克铭没有跟自己做过多的纠缠,也不再犹豫,立马打电话吴丽娜,让其转五十万到他的账户上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以后,禹克铭收到信息,便吩咐助手施永彬和技术员杨永勋,召集工人来现场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看到牛大鹏浑身是汗,站在树荫下抽闷烟,连忙让人搬来椅子,让其坐下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云杰,现在这里的情况很复杂,三号楼下沉的消息说不定一经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担心地说道,“为了防止突发.情况,现在,你把公司内所有的保安都安排过来,维持现场,绝不能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在我们来之前,我就已经安排下去了,侯强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躬着身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工地门口看看,如果侯强到了,就让他把工地的两个出入口,全部封上,不准任何人出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沉声道,“我们现在必须封锁消息,严格控制,否则,我们就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一听,立刻转身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开会发工资,一刻钟不到,所有的工人都被召集到了现场,禹克铭让各个组清点、统计人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禹经理,根据花名册统计,所有工人应到一百零三人,实到一百零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助手施永彬点完人数,走到禹克铭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差两人,是没有来上班,还是没有通知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一听,顿时紧张地问道,“是哪个班组的,赶快问一问,三号楼里当时应该没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水电组的王旭华和刘义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施永彬翻看花名册说道,“当时负责统计的,是技术员杨永勋,问他一下,便知道这两人来没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转身对着杨永勋招了招手,后者一见立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杨,今天水电班的两个工人,有没有来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指着花名册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禹经理,今天是我值日,花名册上的名字,都是亲自根据个人施工牌登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勋一看,点了点头说道,“这两个人应该是来上班了,否则我不会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除了这两个人,所有的人都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沉声道,“他们两个人现在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大声喊道,“你们有谁见到水电班的王旭华和刘义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一个水电班的工人袁志刚举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禹经理,王旭华和刘义龙早上和我一起在四号楼干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志刚坦然道,“大约在八点的时候,两个人觉得口渴,便下楼喝水去了,直到现在也没来,不知道去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不过,他们两个人,在三号楼临时休息已经有十多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听了顿感不妙,看了看三号楼,也看了看议论纷纷混乱的现场,心中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禹经理,怎么回事,两个工人去哪了,有没有问到行踪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看脸色发白的禹克铭,也是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两个人有很大的可能,跟着三号楼一起被埋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双腿打颤,哆嗦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卡你还有经理的样子吗,现在楼已稳定了下来,还不赶快组织人手进行抢救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听了也是吓了一跳,楼没了可以再建,要是人没了,那责任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现在三号楼下沉,谁敢下去救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我建议还是拨打119吧,毕竟他们在救人这一块,可是专业的,而且救援的装备也是齐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你拨打消防队,他们呜哩哗啦的一通乱叫,我们这里不是全曝光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拒绝道,“你赶快安排三号楼施工的人,派三四个人从二楼进去寻找,他们熟悉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只要肯下去救援的,每人两万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禹克铭一听,看了看牛大鹏,一时为难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在犹豫什么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这个道理你不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咆哮着才说了一句,只见高云杰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,“你这么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快点,电视台的两个记者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气急猴喘地说道,“我已经让侯强阻止他们进来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者,他们怎么过来了,真是他妈的给老子添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立马像炸了毛的狮子,怒吼道,“禹克铭你赶快想办法救人,维持好现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快步向工地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刚刚跑到工地门口,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听到外面的人叫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听好了,我是县电视台的记者王若然,我身边这位是芜州电视台的记者章子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若然沉声喝道,“记者是无冕之王,你们无权干涉我们的采访工作,请你们让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吓了一跳,云都本县的记者也就算了,怎么芜州的记者也来了,看来三号楼下陷的消息,已经被有心人给捅出去了,连忙叫过侯强吩咐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冕之王?真会给自己戴高帽子,高看了自己,不就是个记者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沉声说道,“我们接到的命令是,今天水岸花园有领导来检查,谁也别想混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太蛮横了,你这是干预我们的工作,我们有权利采访这里,不是你所能阻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子健沉声喝道,“摄影师,把摄像机打开,如果他们坚决不让我们进去,我就此进行采访报道,看他们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一听,默不作声、眯着眼睛看向摄影师,只见摄影师真的打开了摄像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们,都给我听好了,只要他们敢在这里拍摄,就给我往死里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叫嚣道,“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,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容不得他们肆意胡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自己的话没能恫吓住摄像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们,给我上,把那个带头的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几个保安看守住大门以外,十几个保安一窝蜂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若然是女记者,一见保安们冲了过来,吓得连忙跑到了一边,章子健和两个摄影师,哪里是十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对手,没有一会,就被完虐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章子健因为跟侯强较劲,被打得最惨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,两个摄影师也不同程度的受伤,两台摄像机也被摔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若然见此情形,偷偷跑到一旁,拿出手机报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怎么搞的,没看到我们的什么王都趴下了,还不赶快把他扶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讥讽道,“都给我听好了,这里我就是王,谁要是敢来此闹事,就给我尽情的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脚踩向了摔在地上的摄像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