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90章 决战前的准备

第190章 决战前的准备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一切收拾好了之后,牛大鹏开车来到常务副县长姚春安的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你来就来了,还带什么礼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和守谦书记都是老朋友了,不需要搞这些礼节性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请牛大鹏走进了书房,并为其泡了一杯香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你客气了,这不过是晚辈的一点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放下手中的香烟,接过了姚春安递过来的茶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坐,牛总的云鹏实业公司不但在东辰乡是龙头企业,在云都也是排名前十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不吝夸赞之词,“看到你如此年轻,便有如此成就,真是后生可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,“你舅舅守谦书记怎么没一起来,我们可是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,他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最近比较忙,因为东辰乡三阳河沙场招标的事,更是忙得不可开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隐晦地说出沙场招标的事,暗中观察姚春安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辰乡的沙矿在我们芜州地区,甚至周边临近的县市都是比较有名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笑道,“那可是天然的宝矿,据说有上亿吨的储藏量,给东辰乡带来了的经济效益是不可估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原来不是有两三个沙场吗,怎么又要招标承包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原来的沙场是乡里集体创办的,由于经营不善、入不敷出,已经频临倒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解释道,“乡里鉴于这样的状况,为了合理开发沙矿,也是为了将产能最大化,稳定、提高本乡的经济效益,才有如此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舅舅这个人,我还是清楚他为人的,实干精神很强,这几年东辰乡的经济产值的排名,在全县可是一直名列前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坦然道,“这次将沙场承包给企业,也是跟当前的形势相结合,说明守谦书记眼光很明锐,此举值得表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姚春安对此事并不反对,似乎对自己的舅舅评价也很高,牛大鹏便直言不讳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姚县长,当着你老的面,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们云鹏实业的实力,本来我想趁此东风,一举拿下三阳河沙场的承包权,毕竟,我们也是在东辰乡起的家业,也想为家乡出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萧一凡乡长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,竟然私自把芜州的东升实业拉了过来,要将沙场承包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为了这件事情,萧乡长和我舅舅闹得不可开交,还不停地找我的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竟有这事,萧一凡和你舅舅是意见不合,还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听了,惊讶地说道,“如果说,都是为了东辰乡的经济发展,有什么不好商量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撇开我和我舅舅的关系不谈,他的本意是,照顾本地企业的情绪,哪怕就是云都地区的企业都可以承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添油加醋地说道,“可是萧一凡乡长坚决不同意,就是认定了芜州的东升实业,你说这叫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今晚来,就是想请你从中帮忙,要是能让云鹏实业中标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这件事有点棘手,你舅舅和萧一凡都是东辰乡的主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面露为难之色,唏嘘道,“我也不好强行插手,以免招来非议,对大家都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我舅舅知道这件事让你会感到很为难,特意嘱咐我带两条烟给你解解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指着桌子上两条大熊猫香烟说道,“这个香烟是特供的,看似和市场上一样,实质根本是两回事,你好好尝一尝,千万不要给别人抽,否则就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替我谢谢守谦书记,真是有心了,我一定会好好品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守谦书记偏向本地企业,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不过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的,明天我到县里再合计一下,到时候看情况再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就先谢谢姚县长了,时间也不早了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再次提醒道,“这香烟真的很纯正,你一定要自己尝一下,觉得不错的话,等沙场招标之后,我再帮你搞两条,切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竭力地提醒,感谢姚春安,使其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把牛大鹏送走以后,姚春安急匆匆地返回书房,看着书桌上的两条香烟,急不可耐地拆了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拆开封塑,展现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特供香烟,而是两摞百元大钞,姚春安震惊地合不拢嘴,打开另外一条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舍得下血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两条香烟,姚春安暗暗拿定了主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胡守谦刚刚来到办公室,罗智便将泡好的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的报纸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报纸要到八点半之后才能到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智讪讪地说道,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了,你先去忙吧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在老板椅上坐了下来,见罗智走出去,立马拿起电话拨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还在温柔乡里睡觉,被一阵急促地电话铃声给吵醒,懒洋洋地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睡懒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埋怨道,“昨天让你办的事情,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天也确实太累了,两条香烟已经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是胡守谦的声音,看了一下身旁的吴雪娜,立马说道,“为此我还特意嘱咐他了,他也表示,今天去县里再商量一下解决的方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错,这件事如果办好了,你我都将无后顾之忧,到时候我看姓萧的还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开心地说道,“明天就是招标的日子了,你也不要因此松懈,早做一些准备,以解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答应了一声,见胡守谦挂了电话之后,看着身边吴雪娜,立马俯下身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时间紧迫,姚春安一早上班之后,便来到了县委书记李济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,你好,一大早的来我办公室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并没有起身相迎,而是满脸笑意的示意姚春安坐下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李书记,今天我是确实有事要向你请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坐在会客椅子上说道,“为了东辰乡沙场招标的事,胡守谦向我表明了照顾本地企业的意思,想请县里帮忙拿一下主意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我知道,昨天胡守谦也打了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笑道,“虽然,他的做法给人有点移花接木的感觉,可是也能理解,毕竟云鹏实业的实力也摆在那里,也是东辰乡的龙头企业,老百姓都懂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,他又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李书记你的意思是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笑道,“如此也就好办多了,你看要不要下个通知文件给东辰乡,以表明我们的态度,也算是支持胡守谦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赞同,是表达了我个人的意见,你姚县长也不是赞成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狡黠地笑道,“下文件通知,那就不需要了,东辰乡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,这样一来,就变成我们县委插手东辰乡的事情了,反遭非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是主抓工业的常务副县长,要不你以县府名义下个通知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,我虽然是主抓工业的副县长,这样一来,还不是同样遭受非议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,“不管什么样的文件通知,对于我们来说,都是插手乡镇的事务,做好了便罢,万一有个什么不好的地方,可全是县里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,也正是我有所顾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点了点头道,“谈私下的感情,你我都是支持胡守谦的想法和做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如果摆到明面上来,代表集体做决定的话,胡守谦和萧一凡各执一词,都各有自己的道理和见解,是我们所不能武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你说得太好了,你也知道萧一凡到了东辰乡之后,变得很嚣张,完全不把胡守谦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可是,我们也找不到他的失误,毕竟市里面那位对他可是照顾有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话说得好,县官不如县管,上面自然要考虑,下面也不能不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蹙眉沉声道,“胡守谦平时我们还是很尊重的,他现在有难处,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我们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,从侧面利用私人的关系去帮扶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就怕萧一凡不卖我们的面子,他可是为了沙场承包的事,与胡守谦直接对着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不过,对于东辰乡沙场承包的事,我们县里可是有建议权的,孰轻孰重,想必萧一凡看到县里的态度,应该也会有所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作为你是县府的主官之一,也可以代表县里去关心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沉思道,“到时候,以保护地方企业为由,暗中支持云鹏实业一举中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至于,以后的事,我们没有下发通知文件便没有证据,也不怕别有用心的人拿此事来大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李书记既然这样说了,我就按你的意思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点头答应道,“万一,到时候要是有人拿此事做文章,你可得帮我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,你尽管去,上面追查下来,还愁没有理由反驳吗?随便找个理由都是一大堆说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点了点头说道,“再说,我们怎么能让一个萧一凡牵住鼻子走,那我们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了李济山的首肯,姚春安也是欣喜不已,虽然自己出面了,但是并不担责任,顺水人情的事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见姚春安答应出面帮助胡守谦,对其态度也是非常满意,两人互看了一眼,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离开办公室之后,李济山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你好,有事请你直接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正在办公室考虑明天沙场招标的事,见李济山亲自打电话来,极其恭敬地问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书记,该做的我都帮你做了,你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说着,把姚春安将会亲临现场的事,简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李书记,真是太好了,你可帮了大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开心地说道,“等沙场招标结束,我一定会到云都拜访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安心做事,我们之间随时可以聚会的,祝你心想事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电话,胡守谦像打了鸡血一样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牛大鹏还不知情,生怕他再做出傻事,胡守谦连忙打电话警告他不准瞎搞,以免落人于口实,反而对沙场招标的事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先听到警告的话,开始还是毫不为意,一听说姚春安将以保护地方企业为由,亲自来参加招标会,开心不已,信誓旦旦地向胡守谦保证,一切听其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在办公室也没闲着,在确定了时间之后,打电话给冯常乐,先是向其汇报了安全措施的保障问题,之后也询问了预先应急方案的流程,都得到一一解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明天去云都迎接宦总,并帮其开道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放一百个心吧,明天迎接宦总的是方振斌和钱士茂两个人,不但人可靠车技也好,重要的是两个人身手都是过得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有这两个人亲自出马,你还有什么顾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我是怕有些人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今晚上,你把他们二人叫上,我请你们吃个晚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冯常乐答应了下来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万无一失,萧一凡随即又拿起电话,打给了宦东升,确定了迎接的时间、地点之后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办公室,看了一眼日落的余晖,萧一凡向楼下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