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89章 不择手段

第189章 不择手段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朱老汉老两口哪见过这些阵仗,被侯强这么一威胁,两条腿直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朱剑锋在外面做了什么,我们不想被搅进去,不管是谁来,我们都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老汉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再穷的日子也过得下去,这个钱我们不要了,我只要家里平平安安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们的就拿上,不是你们的也不要强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看在眼里,乐在心里,笑道,“这是朱队长应该得的,所以,你们也不要推迟了,管好嘴巴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老两口左右为难之际,朱剑锋的老婆华芳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候队长吧,我们家剑锋的事情从来没回来说过,你们也不需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芳走到朱老汉面前,“你孙子上学,家里到处要用钱,这钱是剑锋应得的,你们二老不敢收,我代为保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朱老汉手里将钱全部拿了过去,想想又留了一万现金给老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钱不能要,这可是剑锋的卖命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老汉说完老泪流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要,不要白不要,给你你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芳冷静地说道,“剑锋在云鹏实业上班时,可是兢兢业业的,现在为了牛总在挡差,这是剑锋应得的,要不然剑锋岂不是白坐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嫂子明事理,如此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看到华芳丝毫不退却,不免高看了一眼,沉声道,“虽说,我以前也是跟着朱队长,但不管怎么说,有关牛总的事情,只字不能提,否则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还是懂的,我们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芳沉声道,“等过些时候,我去探望剑锋的时候,会把事情告诉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吧,等这件事情处理好了,还有剩下的七十万,我会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见华芳丝毫没有惧色,嚣张地说道,“如果不是预料中的结果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再言语,背着双手离开了朱剑锋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侯强离去,朱老汉老两口急得团团乱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华芳则轻描淡写的做起了思想工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消息放出去两三天了,却不见牛大鹏露出半点蛛丝马迹,冯常乐把方振斌和钱士茂叫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你们二位叫过来,你们也知道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你们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牛大鹏肯定收到了消息,却什么也没做,你们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看来牛大鹏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端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思道,“据我分析,肯定是胡守谦背后出了不少的力,否则,凭牛大鹏的个性,早就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关键问题是如何让朱剑锋开口,只要他开口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蹙眉沉思道,“现在所里没有杨健在暗中捣乱,我们可以再想一些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他略作停顿,接着说:“从这几天朱剑锋的表现出来的情况看,还是能够击破他心理防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两天注意一下细节,千万不能让朱剑锋觉察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正在说着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是萧一凡的电话,连忙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哪呢,朱剑锋的情况有所进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关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的情绪虽然有所波动,但还是没有主动交代,我们正在商量对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你暂时让方振斌处理吧,你到乡里来一趟,我找你有事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觉得萧一凡肯定有重要的事情交代自己,挂了电话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人先商量着办,我去乡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起身下楼,骑着摩托车直接来到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进了门,急急呼呼地问了一句,说着,坐在沙发上等待指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,急火攻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抬眉笑道,“还是为了朱剑锋的事,着急上火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我没什么,我就是那么一问,你哪来的这么多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地笑着说道,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,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有事情要交代你去做,不过跟你想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递了一支烟给冯常乐,一起点燃抽了起来,“沙场招标的日子在即,地点就在乡政府二楼的小会议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牛大鹏为了沙场的事,肯定不会坐以待毙,所以,我找你来商量安全方面的事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正愁他躲在哪个旮沓里趴窝不动呢,他要是出手,我保证让他后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信心十足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信心满满地样子,看来你早准备伺机而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要知道,这次来招标地宦总是我花了很大力气,才找来的,目的你也知道,我就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宦总也是芜州地区有名的私营企业家,实力不容小觑,他的安全必须得到保证,而且也关系到我们东辰乡的投资环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就告诉我怎么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听了,慎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冯常乐一本正经的样子,吸了一口烟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于种种原因,招标的事情一再推迟,后天就是招标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安排好一部警车,只要宦总到了云都地界,便帮其开道,直到乡里为止,也就是全程护送,保证其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在招投标的小会议室里安排两名乡警,外面再安排两三个乡警和七八个联防队员,以防出现意外状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整个过程中,你负责安全事宜,指挥调度,只要发现问题,不管是谁立马出手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保证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头答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省警官学院的高材生,你要是出了差错,恐怕对自己都交代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至于朱剑锋的事情,你们现在商量出什么结果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案件的进展不容乐观,总积分虽有些情绪波动,但还是坚持不松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说道,“自从放出风来的这几天,牛大鹏可是毫无动静,警惕心很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大鹏可以说是内外交困,多事之秋的时候,胡守谦是他舅舅,能坐视不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们就没有想其他办法,比如朱剑锋的家人,你们有没有走访,或者他的一些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时候,亲情可是非常厉害的武器,你不妨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就忽视了这一点,我回去就安排人去他家走访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拍大腿开心地说道,“你还有事吗,没有的话,我就先回所里安排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你现在可是东辰乡派出所的所长,干刑警也有两三年了,怎么还是毛手毛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你得拿出做领导的样子和气势,要不怒自威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完,起身跟萧一凡挥了挥手,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派出所之后,由于方振斌和钱士茂正在审问朱剑锋,便把郭勇叫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进了办公室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紧张做什么,我又不是什么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最近,有没有发现或者听到一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杨健被带走之后,你又做了些调整,现在所里安分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坦然说道,“要说听到些什么,还不是那些外放的家伙,心中不服气对你有些微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对这件事是怎么认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我认为你做得对,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和颜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讪讪地说道,“否则,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工作的了,一天到晚的把心思放在钻营上面了,搞得乌烟瘴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对朱剑锋这件案子有何想法,或者说建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着说道,“现在朱剑锋心理的防线已经有所松动,但是他就是不交代自己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可以多渠道地进行打探,把他错综复杂的关系理清楚,再作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沉思道,“其实,一个在穷凶极恶的人,只要他还名米良知,最大的软肋还是他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朱剑锋一直到现在拒不交代,肯定是既受到了牛大鹏的利诱,也受到了其恐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分析得不错,你做乡警几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听郭勇分析问题有一定的见解,开心之余,关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做乡警快六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下面做人事调整时,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说道,“现在给你一个任务,你去朱剑锋家走访调查一下,至于怎么做,你应该很清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立马站直身子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看你的表现了,尽量做的细致一点,争取一炮打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郭勇答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冯常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场招投标的时间临近,牛大鹏也是忙得不可开交,自感诸事不顺,为了云鹏实业的地位和利益不受到影响,决心拿下三阳河沙场的承包权,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聚宝盆,取之不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牛大鹏再次来到了胡守谦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你这愁眉苦脸、忧心忡忡的样子,是心里有事,什么事说来给我听听,帮你分析分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事,过两天三阳河沙场不是招标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你也知道东升实业的实力比我强了许多,我正是担心这件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跟县里李济山书记关系不是很铁吗,你看能不能请他出手帮帮忙?就是不亲自出面,关.注一下也是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胡守谦听了以后,顿觉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啊,你看我最近真是忙昏了头,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呢,不过现在不算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开心地说道,“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李书记,你去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牛大鹏关好了办公室的门,连忙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你好,我是胡守谦啊,现在方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守谦书记啊,你有什么事尽管说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笑意满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李书记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足足说了三分多钟,才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胡守谦的陈述,李济山咳嗽一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守谦书记,这事之前怎么没听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把三阳河沙场承包出去,可以更大的激发企业的积极性,对你们来说也是增加财政收入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打电话来了,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,再说,云鹏实业也是我们云都有实力的企业,也为云都的经济建设出了不少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这件事情,我不方便出面,万一出现了意外的僵局,都没个人出来打围场,调解这件事,所以,我建议让你外甥牛大鹏,去找常务副县长姚春安,他可是抓工业的主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喜出望外,得到了县里一把手的支持,云鹏实业在招标的过程中,定会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李济山说了几句表忠心、一些感谢的话之后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李书记怎么说,他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看到胡守谦满脸激动的神色,急不可耐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舅舅我跟李书记是什么关系,你也不是不知道,这个面子肯定是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开心地笑道,“不过,他本人暂时不出面,留作后手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回去准备一下,准备两条好香烟知道吗,去县里找常务副县长姚春安,务必请他出面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我跟姚县长不熟,他会搭理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苦逼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我会跟他事先打好招呼的,你按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豪气地说道,“你舅舅我这点能量还是有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心领神会,满心欢喜地告别了胡守谦,转身下楼准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