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88章 温水煮青蛙

第188章 温水煮青蛙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了视频和照片后,又听了方振斌和钱士茂的话,朱剑锋顿时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想要说话,却被方振斌用眼神示意阻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给我抽支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有气无力地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剑锋一副苦恼地样子,方振斌起身来到朱剑锋面前,拿出中华香烟递了一支过去,并帮其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贪婪地吸了一口烟,看其满脸享受之色的同时,流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必自己为难自己呢,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,减轻自己的罪责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劝说道,“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谎言,致一家老小于不顾,自己还要围墙之苦,你对得起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欲言又止,猛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你们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,我需要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继续吸那快抽完的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一看,这算怎么回事,刚要对其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主任,送他回留置室,下午再继续审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,给钱士茂示意了一下眼色,后者会意,打开审讯凳子上的锁,将其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收拾好文件,来到了冯常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审讯结果如何,朱剑锋是交代了还是继续顽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方振斌走了进来,抬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情况比昨天好一点,但还是没有交代是受何人指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坦然道,“不过看他的样子,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斗争,心里的防线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牢不可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杨健被抓,对于朱剑锋来说,受到了不小的刺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不过他现在这个心理,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和幻想,继续加大力度、攻心为上,必须彻底击垮他的心理防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键是我们该说的都说了,该做的都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蹙眉说道,“要想彻底地拿下朱剑锋,短时间内难度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本来就是个有主见的人,否则,牛大鹏当初也不会让他做保安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而且朱剑锋受到了牛大鹏不小的恩惠,想要一时拿下他,确实有点难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在分析,下一步该怎么做,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拿起电话接了起来,电话里却传来了萧一凡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在干嘛,电话才响,你就接了,真清闲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你是在办公室喝茶抽烟呢,还是在分析案情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很想这样去做,跟在你萧乡长后面,能有得清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听到萧一凡拿自己说笑,毫不客气地笑怼了回去,“按照你的意思,朱剑锋在心理上虽然有了想法,但还是没有交代受谁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温水煮青蛙得慢慢的来,急不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朱剑锋跟在牛大鹏的后面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私下里主仆之间的情分还是有一些基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要想朱剑锋主动交代,还得另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是这么想的,正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呢,就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狡黠地笑道,“你乡长大人正好打电话来了,不妨赐教一、两招,让我们尽快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还真的是打蛇顺着竹竿往上爬啊,竟然抓我的差,你这个所长是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了一句,干咳了一声,说道,“是人就会有优缺点,再好的计谋也有瑕疵的地方,再强大的坚固的堤坝,也有毁于蚁穴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,我怕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吗,找出朱剑锋身上的弱点,或者说旁敲侧击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都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其实,我觉得,在这事上若是用离间计,容易收到更好的效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间计,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听了则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先,鉴于朱剑锋现在思想松动,这几天干脆把他晾一下,让他不知道底细,从而产生不安情绪,误认为你们已经掌握了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次,让人故意放出消息,就说朱剑锋已经完全交代了自己的罪行,试探牛大鹏的态度,从而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的家人应该还没知道他被抓吧,你们也可以侧面的去了解一下,利用其亲情感动他,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杨健虽然被带走了,但是据我所知,他还是有几个小跟班的,你们要做好防备的同时,也完全可以利用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太好了,真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开心说道,“我现在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安排,你就耐心的等待我们的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审理案件的时候,从你职业的角度去看去分析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但是不能一味地死搬硬套,甚至钻牛角尖,要拓宽思维,全方位的去思考问题,你觉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的答应了一声,赶紧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刚刚萧乡长说的话,你也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贼兮兮地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冯所长的信任,萧乡长的话牢记在心,接下来的事是什么时候实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笑怼道,“你该不会是让我去执行吧,这样一来,我可是白捡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这样不辞辛苦认,那就再辛苦你一趟,抓紧时间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咧嘴一笑,“我还要把所有人事调动、执勤区域重新进行划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情确实要处理,省得他们在所里无所事事,派出去还所里一片清静,办事情也省了不少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赞同道,“那你就先忙吧,我去安排任务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起身站了起来,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你等一下,我这还有几包好香烟,你拿几包去,跟钱主任他们两个人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从抽屉里拿出一条软中华,递给了方振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这么好的烟,你还是自己留着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笑道,“这么好的烟,给我们抽了也是浪费,抽习惯了也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话,这烟也不是我买的,是昨天晚上萧乡长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既是萧乡长给的,大家见者有份,就不要矫情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见违拗不过,只得讪讪地拿着香烟,离开了冯常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等人,按照萧一凡的授意,很快执行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一连两三天都没见到冯常乐和方振斌等人,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看到钱士茂进了留置室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主任,你是来提审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提审你做什么,你的事还需要再审吗,你就耐心等上面的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冷声说道,“什么时候送你去县刑警队,是冯所的事,你的时间也不多了。”接着说道,“你有什么要问的,等会再说,我还要审讯其他嫌疑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走到二号审讯室去,提审犯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钱士茂爱理不理的态度,说了让人听得似懂非懂的话,朱剑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坦白交代的消息不胫而走,侯强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牛大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消息是从里得到的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阴沉脸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这事应该假不了,今天我在镇上时,遇到派出所的一个联防队员,跟我是朋友,是他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振振有词地说道,“杨健被抓以后,他手下的几个跟班,包括吕东全被冯常乐给外放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这消息是真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恶狠狠地说道,“看来朱剑锋也是他妈的软骨头,怂货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现在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献媚地说道,“需要我们做什么,你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你让我考虑考虑,等我想好了之后,再告诉你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说着,不耐烦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侯强识趣地离开了办公室,牛大鹏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摔了出去,余怒未消之际,感到事情非常棘手,立马下楼,开车直奔乡政府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乡政府,牛大鹏直接来到了胡守谦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你这慌里慌张的做什么,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正在办公室思考沙场招投标的事情,看到牛大鹏的样子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刚听说,朱剑锋已经全部交代了,你看这事情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没想到他会出卖我,*的不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从哪听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也是非常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侯强刚刚去我办公室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气急猴喘地把侯强的话,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可能,你这两天有没有接到派出所的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不可能,这可是内部消息,派出所也没打电话给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急声问道,“你说不可能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静下心来,仔细的想一想,如果朱剑锋交代了,派出所会不找你谈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手里摆弄着打火机,沉声道,“这很有可能是冯常乐他们故意放的风,借此来麻痹你,让你乱了阵脚,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所以,你现在不能乱,遇事要冷静要多思考,慎重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完,递了一支烟给牛大鹏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帮其点燃,一起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还有什么想不通的,你对朱剑锋的家人做了安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问道,“有些事可不能拖,拖下去对你没好处,要恩威并用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我这就去办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说完,掐灭了香烟,离开了胡守谦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云鹏实业之后,把侯强叫到了自己办公室,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和六万块钱现金,对其交代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强下楼之后,带着三个保安,骑着摩托车来到了朱剑锋的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一辈子老实本分、勤勤恳恳,看到侯强等人进了院子,疑惑地看着他们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问这是朱剑锋朱队长的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一副牛气轰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出去了,你们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的老子朱老汉颤巍巍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儿子是我们以前的队长,我们奉牛总的命令来看望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进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等朱老汉同意与否,自顾自地跑进了客厅,进了客厅之后,拖过一张椅子,就坐了下去,朱老汉老夫妻俩像佣人一样,站在旁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来就直说了吧,朱剑锋这两天被抓了,你们知道吗?他老婆不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轻蔑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两口一听,眼泪婆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坐几天牢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点了一支香烟,沉声道,“牛总知道这件事,非常关心你们,让我给你们送点钱过来,作为你们的安家之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这卡里面是三十万是给朱剑锋的,现金五万是你们平时的生活费,在你家儿子出来之前,每年可以拿到五万的生活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银行卡和现金塞到了朱老汉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两口一听,有这么多钱,也不知道自己儿子犯了什么罪,更是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罪,严不严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老汉喃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放心,顶多坐几年牢,不会吃花生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呵斥道,“下面虽然还会给他一笔费用,不过,有些丑话我得说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两口一听,自己的儿子不会吃花生米,心中稍安,可怜吧吧地看着侯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这几天,可能会有警察来调查朱剑锋的问题,你们一概回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恶狠狠地说道,“不要傻了吧唧的,什么都说,装作一问三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威胁道,“要是你们不听我的劝告,不但朱剑锋要加重罪行,你们一家老小的费用也将全部停止,说不定什么时候,走个路,也能摔断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