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86章 漏网之鱼

第186章 漏网之鱼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现场的情况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牛大鹏所料不及,看到杨健被铐了起来,惊讶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健被戴上了银手镯,却不甘心就此作罢,大声喊冤表示不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总是喊冤枉,哪里冤枉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帆冷声问道,“你之所以这样做,是你自己的行为,还是有人指使你做的,作为警察你应该清楚,两者之间孰轻孰重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帆之所以这样问,是因为视频中,杨健虽然提到是受了牛大鹏的委托,但是并没有真凭实据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陈帆的发问,杨健要想减轻自己的罪责,就必须做出合理的解释,把幕后指使之人交出来,否则,罪责必须由他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建知道自己要想减轻罪责,就必须承认是牛大鹏给自己打的电话,有通话记录、郭勇的证明和视频,自己很容易脱身,最多是个问责或行为不端等一些问题,不至于将自己一撸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的关键在于牛大鹏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供出他,牛大鹏势必进行反扑,不会放过自己,更要命的是,对方是个睚眦必报的主,怎么会为了自己而使自己身陷囹圄,何况他还有汇给自己二十万的证据,到时候,自己不但受到督察对的问责,还有接受县纪委和反贪部门的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杨健下定决心不承认受了牛大鹏指使,否则,自己不但拿不到钱,工作还是难以保得住,正所谓驼子跌跟头——两头落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反之,自己为了这件事丢了工作,保全了对方,以后再怎么说,对方至少不会忘了这份恩情,在云鹏实业给自己一口饭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,还想顽抗到底吗?你都自身难保了,还想保别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提醒道,“视频中显示,你在授意朱剑锋时,说得可是很清楚,你想保岂能是你所能保得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着不让,其原因就是,当初之所以欲擒故纵,就是想借机搂草打兔子,所以才把牛大鹏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杨健为了保全自己,就一定会供出牛大鹏,从而达到自己当初和萧一凡制定的计划,将其一举拿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所长,你这是在干什么,有就是有,没有请你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见冯常乐把矛头对向自己,又见杨健低头不语,好像在做思想上的挣扎,便出言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原来你打电话叫我来派出所,就是因为这个视频,真是好算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我也告诉你们,不要妄想着把我牵扯到朱剑锋的案子中去,我牛大鹏也不是任人宰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递了一个隐晦的眼神给杨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承认我是跟朱剑锋说了一些话,但是一码归一码,我并没有受到牛大鹏的指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沉思道,“我之所以那样说,不过是我一时信口胡言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笑话,你信口胡言,是不是觉得你自己解释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反唇相讥道,“你说是你自己的授意,朱剑锋跟你之间又有什么交集?那么多人,你为何偏偏说了牛大鹏而不是其他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在审问我吗,对不起,你的级别还不够,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叫嚣道,“我的问题,我自会向有关部门交代,而不是你冯常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撇过头去,不再理会冯常乐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看,这事如果再追究下去,自己肯定赚不到便宜,说不定一个疏忽,自己不小心就能掉到坑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,你的目的达到了,我要做的也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沉声道,“你们说的这些事,我也不想听,更不想参与其中,恕不奉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要抬脚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你叫牛大鹏,是云鹏实业的老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帆叫住牛大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,你这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疑惑地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好了,虽然杨健矢口否认跟你无关,但是并不代表你就能脱得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帆沉声说道,“在事情没有检查清楚之前,你也是在嫌疑的范畴之内,所以,你近期不得离开云都,随时等候我们的传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如果你一意孤行,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,请你放心,作为一个公民,配合你们是我无法推迟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立马做出一副聆听教诲的样子,“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去做,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的话,我就此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帆听了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,看向了杨健,见其不为所动,无奈的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牛大鹏今天算你运气好,逃过了一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,“可是,你别忘了,纸是永远不可能包得住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记住我说的话,多做一些有益的事,少干坏事。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没想到冯常乐会说这些警告自己的话,可是今天也确实尝到了其手段的厉害,扫视了一下众人之后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会议室里只剩下冯常乐和陈帆等几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今天这事暂且到这里吧,我们还要回云都,有事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帆和冯常乐握了握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队长,这次辛苦你们了,有需要直接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将陈帆等人送上车,直到看不到车子,才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这次真是智者千虑终有一失,没想到杨健把所有事情扛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思道,“我就是想不通,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方所,这还要解释吗,也就这次是彻底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其实杨健承认与否对他都没好处,或许他自认为承担所有的罪责,也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,却不曾想到牛大鹏还会要掉了牙齿的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你是说杨健这么做,就是为了给他自己留条后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蹙眉说道,“可是他这样做有什么好处,万一牛大鹏不收留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为他考虑的了,杨健既然坚持到底,必然有把柄被牛大鹏抓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至于是什么把柄,这还需要我明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不义之财莫伸手,真是利欲熏心的家伙,把自己的大好前程都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冷笑道,“不过通过这次缜密的计划,虽然没把牛大鹏拿下,不过,我们派出所这次倒是把这些败类清除以后,工作的氛围将彻底得到改变,凝聚力更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通过杨健的事情,能给一些不作为的小人一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现在牛大鹏失去了杨健这个助力,你要抓紧时间审讯朱剑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他的依仗不是杨健吗,你可以通过视频和杨健被带走的照片,从心理上击垮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我知道了,你就放心吧,我现在就去提审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笑道,“现在到了熬鹰的时候了,你静候佳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离开派出所后,虽然松了一口气,但是杨健被带走的画面,还是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震惊之余,他平息一下心情,让侯强自己回云鹏实业,自己开车直接来到了乡里找胡守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你这是怎么了,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讶异地说道,“傍晚接到你的电话,我可是一直在办公室等你的电话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你知道吗,杨健今天被县公安局督察队的人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端起胡守谦面前的茶杯,猛灌了几口茶之后说道,“看样子,杨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杨健被督察队的给带走了,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震惊地问了一句,眼睛直盯着牛大鹏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刚刚发生的事,在我来之前就被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沉声说道,“不过这次冯常乐用了很大的心思,杨健也是被算计了,不过这小子还算是够意思,宁死也没把握供出去,否则,我也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明杨健还是知道轻重的,这个情你得记下来,事后看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沉思道,“你要知道,杨健虽然是个副所长,可是他却是我们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如果这次不能把杨健保下来,派出所从此以后就是冯常乐的一言堂,对我们没有半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,派出所没有我们的人,对我来说却是非常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沉声道,“以后派出所有什么动静,我们可是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也不是一无是处,最关键的你还没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忧心忡忡地说道,“你想想看,这几次要不是杨健在暗中帮助我们,吴清河也好,朱剑锋也罢,你的话能传到他们耳朵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最关键的是,现在派出所没有我们自己人,我们也就掌握不了情况,他们两个也得不到我们的消息,恐怕难以坚持下去,不行,我得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胡守谦的分析,看其十分担心慌乱的样子,牛大鹏也觉得事态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和魏局不是好朋友吗,你找他想想办法,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正考虑给谁打电话,来帮忙处理这件事情,听到牛大鹏的话,犹如醍醐灌顶般,顿时不再犹豫,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明贤正在家看电视休息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拿过来一看是胡守谦的电话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局长你好,这么晚了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,还没休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出于礼貌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休息,就是休息了,你胡书记的电话我敢不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贤戏谑的说了一句,“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,我们的关系还需要相互客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贤级别虽比胡守谦高一点,态度还这么友善,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县委书记李济山麾下的得力干将,平时关系也处得相当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局长,也没什么事,就是我想明天请你吃个饭,提前打个电话预约一下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态度极其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我也没什么事,那就这么定了,没有其他事的话,我就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得到胡守谦的肯定后,魏明贤挂了电话,嘴角不由得翘起了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魏明贤没有拒绝自己,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魏局长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你明天早上去安排一下,现在只有花钱消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道,“记住,这时候不是小气的时候,你至少得有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胡守谦竖起来的三个指头,牛大鹏点了点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安排好了事宜,打电话给萧一凡,得知萧一凡在和曹云飞在镇上准备吃晚饭,便连忙骑摩托车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五分钟的时间,三人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现在急急呼呼地找我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看你急得,至少先让冯所喝杯冰啤解解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说着,开了一瓶啤酒,帮冯常乐斟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也不矫情,端起杯子与二人一碰,喝了满满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你小子这是怎么了,心情好像有点不高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冯常乐问道,“怎么回事说来听听,我们正好帮你分析分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的时候,杨健被县公安局督察队的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可惜,这次还是没能把姓牛的抓住,再次让他逃过了一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杨健如何顶挡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件事啊,你不必自责,应该感到高兴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虽然不是十全十美,但是也达到了预期的一半目的,你以后做事可就利索得多了,不要再担心出大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杨健被带走,看似无伤大雅,实则却斩断了某人一只臂膀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笑道,“恐怕某些人现在得到消息,正四处想办法准备捞人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