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82章 较量

第182章 较量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晨,冯常乐来到留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勇,你先去洗漱一下、吃个早饭,我在这替你看守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吩咐道,“等会你来换我,我再安排人跟你交接.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答应了一声,走出了留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早餐之后,回到办公室拿了一包香烟,便往留置室跑,准备替换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勇你来得正好,我有事找你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,便往大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什么事你就说吧,冯所还在留置室等我去替换他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跟着来到大厅门口,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刚刚已经让其他人把冯所替换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扫视一圈说道,“你也不用进去了,我给你一个新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现在起,这几天你上班什么事都不用做,给我把一个人盯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道,“怎么样有没有兴趣,你要是不敢,我可就另外派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不就是监视跟踪人吗,我还会怕这个,至少,你也得告诉我去盯谁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喃喃地说道,“没有地点、没有目标,我怎么知道去执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,你心里早就知道是谁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笑道,“你们这次出去抓住了朱剑锋,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藏不住的,你说姓杨的知道后,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上次吴疯子的事,要不是他,我们能吃那么多的冤枉苦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但愿他这次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别说他是副所长,我一样和他硬怼到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能有这样的觉悟,说明我和冯所没看错你,但不需要你跟他硬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满意地说道,“你这次的任务就是盯着他,一经发现他有异常举动,立马向冯所和我报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沉声应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拍了一下郭勇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郭勇点了点头,径直向二楼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排好了任务,方振斌来到了冯常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都安排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递了一支烟给方振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你放心好了,这小子一点就透,根本不用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接过香烟,并帮其点燃,一起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想不到,杨健作为一名警察,竟然不顾自己的职业道德,肆意妄为的勾结外人,泄露机密,真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他杨健之所以这么做,第一还不是因为胡守谦的权,第二还不是因为牛大鹏的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第一点不用说了,从上次中远回来,他早就暴露了自己的态度和行为,还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,认为我们没办法对付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这次他不插手就罢,否则,我非扒了他的这身警服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话,看到其坚决的态度,方振斌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我们还真的是想到一块去了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,还没发现他这么嚣张,像他这样的行径,为其他人所不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你们去芜州抓捕朱剑锋,他虽然不知道,却总是打探你的行踪,我估计,他肯定会利用这次这么好的机会,好好的表现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他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,否则,他这警察也做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不过像他这样的败类,是狗改不了吃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郭勇是盯着他去了,我们接下来需要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担心道,“稍微一个疏忽,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还没想好怎么做,还是静待事情发展的变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一声说道,“正所谓,定法不是法,伺机而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一听,刚想要说话,只见郭勇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、方所,你们都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勇,看你冒冒失失的,进来也不知道敲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笑怼道,“有什么事赶紧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我这不是急着来汇报吗,情急之下,忘了敲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那么多讲究,什么事你就快点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着哈哈说着,递了一支烟给郭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刚刚杨副所长不知从哪得到消息,说我们已经抓住了朱剑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如实说道,“你没看到他那个样子,脸阴沉得能挤出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他还真的是有问题啊,否则,怎么会这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冷笑道,“这回该是他好好表现的机会来了,心里不知道多么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他知道以后,又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副所长回到办公室之后,连忙打了电话给牛大鹏,告诉他我们抓到了朱剑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沉声道,“因为距离较远,我听不到牛大鹏对其说了什么,只是听到杨副所长一个劲的嗯嗯地答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郭勇的汇报,冯常乐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勇,从现在起,你什么都不要干,就正大光明的盯着杨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,“我想他也不敢对你动手,给我死死的盯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勇,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,处理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道,“有冯所做你强力的后盾,你不要再有所顾忌,你来的时间也不短了,赶紧去执行任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勇答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冯常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郭勇汇报情况的时候,杨健再次拿起电话打给了牛大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坏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正在温柔乡里睡觉,乍一听,吓了一跳,看了看手机号码,硬生生的将一腔怒火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所长,你这一大早的什么情况,能不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总,你还不知道吧,我告诉你啊,朱剑锋昨天夜里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连忙解释道,“而且是冯常乐亲自带人,去芜州市里将他抓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说朱剑锋被冯常乐抓了回来,牛大鹏非常震惊,立马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妈的,他死回来干什么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起床点了一支烟,愤怒地说道,“杨所长,你看到了朱剑锋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现在被关进了留置室,冯常乐下了死命令,我也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坦然说道,“我之所以打电话告诉你,就是让你心里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杨健的话,牛大鹏更是焦急不已,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当初花大代价把朱剑锋和吴清河弄走,就是为了避免诸多不必要的麻烦,不让自己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,吴清河被抓进去不久,朱剑锋又被抓了,前者就是个打手,可是后者却是自己的心腹,既有脑子也有手段,为自己做了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,朱剑锋如实交代出罪行,自己就是不死,也够自己喝一壶的了,就是自己亲舅舅胡守谦也会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牛总,你在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听到电话里没有声音,急不可耐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杨健的声音,牛大鹏拿定主意,沉声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着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必须把我的话告诉朱剑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他把所有的事情扛下来,我给他妻儿一百万安家费,其父母由我赡养,每个月还给他们五千块钱生活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同时警告他,要是他说了不该说的话,到时候他的妻儿出了什么意外,我可就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时,你也要帮我打探清楚情况,随时向我汇报,等会我先汇十万到你银行卡上,事成之后,还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牛总,我尽力而为,为了上次吴清河的事,我现在可不受待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一听,开心不已,讲述起了自己的难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好了,我不想听到你为难的话题,我只想要我要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突感这时不是自己耍脾气的时候,话锋一转,说道,“我们是朋友、是兄弟,这事只有你能帮我了,而且必须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牛总,要不然我也不会告诉你了,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郭勇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这个杨健已经向他的主子邀功请赏了,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否则,我们掌握不了证据,人家又怎么会主动送过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这次你就瞧好吧,保证如你所愿,将其清除我们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,和冯常乐一起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,方振斌也走出了冯常乐的办公室,径直来到楼下,打开密码电子锁,走进了留置室,将朱剑锋带进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见自己被带进了审讯室,知道开始审讯自己,反而显得很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基本的程序走完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剑锋,你知道自己做了哪些错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件,我做的错事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丝毫不怂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那就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喝道,“不要怀疑我们的能力,希望你端正态度,坦白自己的错误,取宽大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,你们不都全部掌握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无所畏惧地说道,“你们想怎么判都行,我承认了就是,不就吃几年皇粮、捡几年猪毛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有所依仗啊,真不知道你的依仗是什么,竟然给了你这么大的底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道,“就凭你用匕首刺伤钱士茂警官,够你喝一壶的了,你确定要硬扛到底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朱剑锋一时说不出话来,振斌全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,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等你进去了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笑道,“你既然已经承认所有的事,都是你一个人的行为,那吴清河吴疯子所做的事情,都是你所指使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什么吴清河吴疯子的,他做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嚷嚷道,“我都离开云鹏实业快半年了,请不要把我和他捆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还不知道吴清河已经被关起来吧,实话告诉你,他现在正在云都刑警队正畅谈人生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道,“据他交代,你们在云鹏实业上班期间,他做的很多违法的事情,都是你指使他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真是笑话,你们竟然相信一个疯子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我在云鹏实业做保安队长,是做了一些错事,但不代表我就要负责全部的责任,所以,请你不要吓唬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凭什么说他是疯子,你有什么证明你说的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冷笑道,“我劝你,在我向你公布一切的事实证据之前,你最好配合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做的事我自己清楚,想必你们也清楚,何必这样呢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叫嚣道,“你们既然有事实证据,那就赶快把我解决了,耗时间干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要顽抗到底,我不防告诉你,吴清河根本就没有精神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呵斥道,“这是中远市精神病医院的证明,是我亲自押他去的,你好好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要陪审的乡警将吴清河的鉴定报告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鉴定报告上盖着的大红印章,朱剑锋惊讶得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现在相信了吧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冷笑道,“像你现在这样子,还有硬扛到底的必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说明吴清河所做的事情,都是他在意识清醒的时候做的,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出言相怼道,“那他所做的事情,和我更没半点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伶牙俐齿,我倒要看看你能狡辩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冷哼道,“既然你现在不想说,那我们就等你想明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拿起一本杂志自顾自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剑锋一看懵逼了,怎么生得好好的,说不审就不审了,就是不审问自己,也应该把自己送回留置室啊,怎么还看起了杂志,把自己晾在一边,干脆坐在审讯椅上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    乡警一看,直接站在朱剑锋身边,不准让其睡觉,命令他反思自己的问题,弄得朱剑锋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健听到楼下审讯室里传来的声音,知道是方振斌正在审讯朱剑锋,非常着急,在办公室里来回不停地踱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