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77章 怕什么,来什么

第177章 怕什么,来什么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牛云山虽然大大咧咧的样子,说话舌头不太好使,但头脑还是比较清醒,戒备状态没有完全解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真是性情中人,我就喜欢和性格直爽的人喝酒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举起酒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,我们今天不醉不归,来,我们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说着,端起酒杯,与萧一凡的酒杯一碰,喝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今天萧乡长也是高兴,敬了你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笑道,“我们都是做下属的,总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说得对,我现在就回敬萧乡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嘴里吃着狮子头,含糊不清地说着端起酒杯,和萧一凡再次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两瓶酒就要见底,萧一凡计算着牛云山也喝了将近七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你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,牛总年纪轻轻的就拥有了云鹏实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就算有他舅舅胡守谦给予了大力支持,可是自身的能力也不简单,真可谓是青年才俊,年轻人当中的翘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你说的那么夸张,还什么翘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冷哼道,“要不是我,他能有今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,要是让胡书记听见了,岂不让他心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整个东辰乡谁不知道,牛总有今天的成就,离不开他舅舅的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尽然,我承认没有胡守谦,大鹏也发展得没有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嘟囔着说道,“但是前期要不是我帮着把舵,掌握一些细节,他们也搞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照你的说法,牛总与胡书记是合作关系,一个在明一个在暗,云鹏实业也有胡书记的股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插言说道,“还是胡书记每次帮牛总办完事,都能得到一份好处,两者之间清清楚楚,各不相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大鹏是他外甥,舅舅帮外甥是义不容辞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点了一支香烟,吸了一口说道,“不过,平时也好过节也罢,烟酒肯定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牛云山虽然酒喝得不少,但是对于敏感话题的戒备心,依然保持着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之所以答应牛云山的邀请,就是因为自己认准他知道牛大鹏和胡守谦之间地隐情,虽然觉得此方法有点不正大光明,但是为了打破胡守谦在东辰乡的一家独大的局面,也不得不如此行事,隐晦地冲纪明坤递了一个眼神,后者会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我们不说这些了,这些都是题外话,我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说着端起酒杯,敬向了牛云山,笑道,“今天高兴,我们之间能成为朋友,其次,也祝贺你重新恢复工作,希望你永葆本色,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带头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最怕的就是纪明坤抓住自己的小辫不放,见其主动跟自己喝酒,哪有拒绝的道理,跟着也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你吃块菜,我还要敬你第二杯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笑道,“正所谓好事成双、两全其美,我先祝贺你在今后的工作中,顺风顺水,家庭和谐美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的酒量喝足了,也不会超过一斤,听到纪明坤的祝福语,不知是一下刺痛了软肋,还是由衷地感到激动,再次端起酒杯喝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今天高兴,你……你也要敞开来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打了个酒嗝,满嘴酒气地说道,“以后,有用……用得到我老牛的事情,尽管吩咐,保证完成得漂漂亮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牛云山有了八九分的醉意,萧一凡嘴角翘起了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你酒喝多了,是不是开始胡吹乱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扶着桌子说道,“你真的敢保证,萧乡长对你有求必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那是必须的,我老牛也是知恩图报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拍了一下胸脯,醉意朦胧地说道,“这次你们帮了我这……这么大的忙,你们就是我……我牛云山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牛云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,纪明坤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吹吧,我看你是酒喝多了,在这说醉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这次萧乡长帮了你这么大的忙,让你先恢复职位,可是看不到你一点的诚意,我知道你昨天找了胡书记,好像没有受到礼遇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可是实实在在地关心你,你要是真的想表示你的诚意,萧乡长的话,你得有问必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的表现好了,提前解除你的考察期,也不是没有可能,这点我希望你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纪明坤的话,牛云山虽然酒意十足,但还没有达到烂醉如泥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胡守谦昨天对自己的态度,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我明白你说话的意思,可是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突然停了下来,眼睛直楞楞地看着一旁,不再言语,显得很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知道牛云山虽然有了醉意,在这关键时候,还是理智掩盖了愤怒,为了进一步得到牛大鹏和胡守谦的相关信息,特别是胡守谦有没有占有云鹏实业股份的事,必须查清楚,目前牛云山是知情人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再次举起了杯子敬向牛云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到了镇上,一时不知该往哪里跑,于是拿出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翠英啊,我是胡守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我一看号码就知道是你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翠英笑嘻嘻地说道,“你有一阵子没来了,是不是晚上有饭局,几个人,我这就给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我说,西梁村的村支书牛云山是不是在你请客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道,“他请的是哪些人,有几个聚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别提了,提起这事我就来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翠英郁闷地说道,“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,竟然不照顾我的生意,却跑到诗缘酒楼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这些个小饭局,也赚不了几个钱,你何必在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不耐烦地说道,“跟他一起去的还有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谁啊,有那个不受你待见的萧一凡,还有纪明坤副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翠英埋怨道,“大小也是个生意,哪有胳膊肘向外拐的,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牛云山是请的萧一凡和纪明坤两人,顿感大事不妙,暗叫一声,挂了电话,立马开车直奔诗缘酒楼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蒋翠英正在说着话,却听见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,嘀咕了一句,坐在吧台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两杯酒下肚,牛云山也开始觉得头有点发昏,说话也不再像之前一样,戒备心完全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,我还能撑得住,萧乡长你吃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结结巴巴地说着,还用手指了一下桌子的霸王别姬说道,“这甲鱼是野生的,小……小公鸡也家养的草鸡,营养价值非常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现在我是食不甘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摆了摆手说道,“你还是没把我和纪书记当朋友,我怎么有心情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……你可不能这么说,我是真心实意地请你们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一听,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解释道,“也想借此机会,跟你们多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这样说,那我问你的话,你可要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狡黠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尽管问,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你……你问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大手一挥,豪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牛云山终于像鱼儿一样,开始咬钩了,做了个深呼吸,沉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既如此,那我问你,据我所知胡守谦的儿子,也就是你的侄子,在金陵住着别墅,开着豪车你不会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,有这个实力,不用说,肯定是胡守谦帮他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守谦一个党委书记,现在工资七七八八加起来,也就四千多,别说买别墅了,就是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,也是够他忙大半辈子了,再说,你要知道金陵现在的房地产价格,一栋别墅没有几百万肯定是买不到,这钱他一辈子也赚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守谦能拿出这么多钱,如果和你家儿子不存在利益关系,你认为说得过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一听,没想到萧一凡问的还是老问题,而且还知之甚深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你刚刚还说把知道的都会说出来,你肯定知道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插言提醒道,“你可别忘了,你现在还在考察期,你不想上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这事也就我们三个人知道,你何必吞吞吐吐地感觉到很为难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这事我知道,都是胡守谦帮他儿子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被一阵哄又是一阵吓的,再加上酒力发作,顿时没了脾气,坦然道,“我不知道大鹏给了他多少钱,但是当初说好了的,胡守谦持有云鹏实业百分之三十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你该不是就多了,在这糊弄我和纪书记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虽然感到震惊,但是必须要有证据才行,故此一说,以探真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千万不能信口开河,这事如果没有证据,说出去是要负法律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你放心,我说的都是事实,证据我也有,这件事我敢骗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一拍胸脯说道,“当时,胡守谦和大鹏为了这事,不但在我家商量解决的,而且,我和我家老太婆还是证明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牛云山有胡守谦占有云鹏实业百分之三十的证据,也是开心不已,只要拿到证据,胡守谦到时候无论怎样抵赖,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,更不要说继续称霸东辰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萧一凡刚准备要牛云山拿出证据来,包厢的门突然被打开,胡守谦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,只得暂时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一看胡守谦来到包厢,心里虽吃了一惊,但表面却装得跟无事人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,我们吃个饭喝个酒,还需要得到你的批……批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看到胡守谦走了进来,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自己,丝毫不以为意,沉声说道,“你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来,是……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看你的样子,喝这么多酒做什么,你有没有脑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看三人果真在一起,恨得咬牙切齿,呵斥道,“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自己没点数吗,家里乱成一锅粥,你还有心思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现在给我站起来,跟我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个什么德……德行你不知道吗,看不惯就不要来,我也没请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被胡守谦一顿数落,怒从心起,“你不就是个书记吗,你未免管得也太宽了吧,我喝酒也是你能……能管得了的?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指着胡守谦说道,“要走你走,别影响了我……我们喝酒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云山,你真是长能耐了你,敢对我这样说话,你还分得清是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牛云山已经酒气熏天,说话也不利索,胡守谦怒不可遏,拍着桌子呵斥道,“我现在命令你,必须跟我走,我看你是好日过多了,一天到晚浑浑噩噩、惹是生非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算个毛啊,我要不是不走,你……你能把我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本就对胡守谦不帮忙,而心存芥蒂,现在又见其不顾自己的面子,对自己大呼小叫的,更是气得不行,直接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,我看你是老糊涂了,你不知道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气得双眼发红,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打醒牛云山,怒骂道,“他们是谁你不知道,你不跟我回去,赖在这里有意思吗?你不知道轻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走你走,我的事不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说着,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,说道,“你再不走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顺手抄起一个空酒瓶,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和纪明坤一看,双方谁也不服谁,吵得不可开交,又见牛云山要动手,连忙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说话就说话,你拿着个酒瓶干什么,赶紧放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便要将牛云山手中的酒瓶给夺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也不要生气,牛书记今天高兴,你一起坐下来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也拉着胡守谦劝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