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76章 后知后觉

第176章 后知后觉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本来还气势汹汹地样子,被胡守谦一阵当头棒喝,顿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说,你看着办吧,反正我是不会原谅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看到牛大鹏虽然不松口,坚持己见,但是态度明显有了改变,便安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就看开一些,坦然面对不要耿耿于怀了,离婚之后,凭你的实力还愁找不到心仪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你老子来找我,我是没有好脸色对待他,可是有用吗?他还是我的姐夫,我必须还要帮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把你叫过来,还不是为了你着想,你跟他断绝父子关系,可是血缘关系能断得了吗?这事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否则,闹得满城风雨的,被人笑话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,万一被那些有心人利用了,损害的还是你的利益,我也跟着受牵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天,乡里关于沙场招标的事就要开始了,你可不能因为这事误了招标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不要再说了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无力地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有这样的想法,我很高兴,说明你还是有气度的,没有气昏了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满意地说道,“我现在还要电话给纪明坤,没办法,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就此消沉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坤书记你好,我是胡守谦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好,有什么事你请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听到胡守谦一反常态的跟自己说话,疑惑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坤书记,事情是这样的,我姐夫牛云山的事情你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讪讪地说道,“你看这事,我们能不能可以商量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这事已经处理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已经处理过了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尽量克制自己不满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别着急,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连忙解释道,“牛云山的生活作风虽然存在问题,但这是他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考虑到他和你的关系,又是没几年就退休的老人了,我是狠狠地教育了他一下,现在已经让他暂时恢复工作岗位,以观后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,真是谢谢你了明坤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听了之后,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看到胡守谦一脸疑惑的神情,出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,纪明坤竟然没有跟你老子多作计较,已经恢复了他的职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说道,“按道理不应该这么快啊,大鹏,你回去跟你老子好好聊聊,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又拿我开刷了是不是,我没那么厚的脸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断然拒绝道,“要问,你自己亲自去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便起身走出了胡守谦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牛大鹏直接走人,也不作过多计较,拿起电话又打给了牛云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人在哪里呢,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办公室,有什么事你在电话里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冷声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要我跟你讲明了,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听到牛云山口气不善,一个错愕之后立马呵斥道,“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工夫在这跟你碎嘴,也没时间去你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地挂机声,自己一片好意竟然遭到了牛云山的拒绝,一时气结,放下电话后,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立马叫来了秘书罗智,让其去打听一下相关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罗智去而复返,把牛云山找萧一凡,以及两人一起去纪明坤办公室的事,对胡守谦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你打听得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惊讶地问道,“牛云山去了纪明坤办公室后,就离开乡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肯定错不了,我怎么敢拿这事糊弄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智坦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你先去忙吧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点了点头,点燃一支香烟坐在老板椅上,看着罗智离去的背影,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纪明坤明明告诉自己,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,放了牛云山一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自己打电话给牛云山,对方却丝毫没有感谢的意思,甚至还怨恨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云山为什么去了萧一凡的办公室,是急病乱投医,还是姓萧的主动打了电话,而且,陪其一起去了纪明坤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萧一凡从中帮了忙,纪明坤故意地糊弄自己,可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越想越不对劲,但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意识到萧一凡的举动不合乎常理,决定晚上提前下班找牛云山好好聊一聊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呆在家里心神不安,高美芝中午饭没吃,就以上云都办事为由出去了,也没吵也没闹,儿子牛大鹏也没回来找自己评理,暂时的安静让自己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挂了胡守谦的电话,牛云山也是气不打一处来,昨天找你时,你不但不帮忙,还狠狠地批评了自己一顿,要不是今天萧一凡帮自己说情,自己可谓是人财两空,名声扫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能够彻底摆平这事,牛云山打电话给萧一凡和纪明坤,约他们晚上在镇上小聚,得到二人的肯定后,跑到房间拿了四瓶五粮液,一跳软中华香烟,骑着摩托车往镇上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拎了公文包下楼来到停车场,开着车子直接来到了牛云山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过来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,我也好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一看是自己的兄弟过来了,连忙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我的老姐姐,你受苦了,我不放心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不明就里,安慰道,“你可要想开点,家丑不可外扬,现在尽量把这事捂下去,免得遭受外人笑话,他牛云山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刚刚拿了几瓶酒,到镇上喝酒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被胡守谦没来由的一阵的话,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他还有心思喝酒,看我回头不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气呼呼地说道,“还真把自己当什么大人物了,出了这么大的事,竟然像个没事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老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你也别对我装作没事人似的,心里难过,你就跟兄弟说说,兄弟给你撑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掏出香烟,点燃了一支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出什么大事了,看你着急忙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哟,我的老姐姐,你就被跟我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差点被一口烟呛着,埋怨道,“大鹏那里我已经做好了工作,跟美芝离婚是肯定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大鹏现在虽然对他老子有意见,还要断绝父子关系,但是,现在已经被我给说服了,过阵子等这件事情淡化了,会接受他牛云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大鹏要跟美芝离婚,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震惊地说道,“怎么又跟他老子牛云山有意见了,还要断绝父子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似乎想到了什么,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你是说牛云山和高美芝之间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眼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姐姐,既然已经知道了,你就别生气了,气了也是白费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这才知道,自己的姐姐原来还没知道这件事,都怪自己一时一时大意,连忙劝解道,“事情已经发生,也于事无补,日子还要好好过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不说倒还好点,这样一说,胡玉凤更是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,牛云山你这个老畜生,高美芝你这贱人,亏我家大鹏对你这么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坐在地上,一边哭一边骂,伤心的样子让胡守谦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胡玉凤哭骂了一阵之后,连忙上前劝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姐姐,你别哭了,也别骂了,被左右邻居听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云山已经认识到错误了,大鹏那边也暂时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看两个孩子,一个孙女儿一个孙子多可爱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看在孩子的面上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你千万不能胡闹,事情闹大了,不但对大鹏不好,甚至连我都要跟着受牵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本就是个明理之人,虽说不识几个大字,倒是道理却都是懂的,虽然把牛云山和高美芝恨得要死,但是听了胡守谦的话,会影响到弟弟的前程和儿子的事业,立马不再哀嚎,无声地流着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放心,我不会给你和大鹏带来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姐能这么说,顿时,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,又劝说了几句话,便告辞走了出来,开着车子向镇上疾驰而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来到镇上,径直进了诗缘酒楼,安排好包间,定了菜肴,便在吧台前等着萧一凡和纪明坤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和纪明坤下班后,如约而至,三人见面,一阵寒暄之后,在老板娘冯诗缘的引领下,来到二楼一间包厢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冯诗缘的安排下,三人开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、纪书记,这次感谢二位领导对我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端起酒杯说道,“我也是一时糊涂,犯了错,我肯定会改的,以后还请二位领导监督,随时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这件事情已经翻篇了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只要以后注意这方面的问题,我想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的,你可要记住这次教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,我一定铭记你的教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何况这事你已经认识到了错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紧跟着说道,“牛书记,萧乡长的话你也听到了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纪书记,我敬二位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说着,满饮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也端起酒杯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是海量,我酒量不行,我意思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各说着喝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你请随意,喝酒尽兴就行,不要勉强,否则,就违背了我的本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一杯酒下肚,心情也好了许多,开心地说道,“早就听说萧乡长是海量,没想到能给我牛云山面子,我为之前的态度,向你诚恳地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以前过去的事情,咱们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以后大家还要相处,今天不是坐在一起喝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萧乡长可不是为了贪杯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沉声道,“而是看到你在工作上,确实有能力,也不想拂了你的面子才陪你干杯的,上次干杯,还是刚来东辰履新时陪县里领导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不说了,牛书记怎么说也是我的前辈,他敬酒,我焉有不陪之礼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摆了摆手说着,还帮牛云山夹了一块水晶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、纪书记,今天咱们喝够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一看,开心的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一眼纪明坤后,两人同时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一听,开心不已,连忙为二人斟酒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推杯换盏,互相频频敬酒,聊得也是很投机,半个小时之后,不觉第二瓶已经喝了一半,牛云山舌头都有点打卷,说话不太利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你这酒不能再喝了,看你好像有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劝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……萧乡长你放心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挥了一下手说道,“我今天只是喝得有点猛,今天能跟你们二位喝酒,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牛书记你慢一点,可不能喝多了,你平时能喝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家牛大鹏是大老板,舅老爷是东辰乡的书记,你们三人平时也没少在一起喝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这背景这实力,还用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笑道,“像五粮液这等好酒,我们也是过年时候,能喝上一两瓶,平时也只有牛书记这样的人,才有这样的实力,真是好福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必须的,你们放心,只要你们肯给我面子,酒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豪气地说道,“我明天送一箱,给你们尝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