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75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

第175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,曹云飞来到萧一凡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科长,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今天有什么要说的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阵寒暄之后,萧一凡笑道,“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吃完饭时你不是告诉我,牛云山绿了他儿子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贼兮兮地说道,“你知道我昨晚回来后,看到了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了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到牛云山从胡守谦办公室走了出来,气呼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笑道,“我想,他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前程,找他妹夫来说情的,遭到了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牛云山做出那种不齿之事,还好意思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胡守谦是他小舅子,能不为他姐姐叫屈吗,何况里面还夹着个牛大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这些,正也是我感到疑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掏出香烟,敬了一支给萧一凡说道,“当时牛云山知道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,为什么还有胆量找胡守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不错,牛云山犯了错,想化解此事只有找胡守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高美芝他可以不问,总不能与牛大鹏之间真的决裂,父子之间形同路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有道理,但我总感觉到,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蹙眉说道,“像这种事,正常来说,一般都是采取冷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而牛云山肯定也知道个中道理,他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,这么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为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赞同其观点,但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忘啦,云鹏实业能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,最大的助力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当初胡守谦极力帮助自己外甥时,牛大鹏还是个毛头小子,这里面能离开牛云山的出谋划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牛大鹏从一个毛头小子,能发展到今天的成就,牛云山是不可或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分析道,“如此说来,云鹏实业的内幕,他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,牛云山现在穷途末路,还不受胡守谦待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笑道,“这对于你来说,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时候你帮他一把,就算不能完全拉拢过来,至少对你也是感恩戴德。”曹云飞狡黠地说道,“就算他牛云山对你有所防备,时间长了,还怕打探不到牛大鹏与胡守谦之间的利益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胡守谦经营东辰乡十多年来,总是一言堂的存在,要说他没收到好处,鬼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办法不错,经你这么一说,我甚至怀疑云鹏实业幕后的老板就是胡守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开心地说道,“就算他不是老板,至少利益分成也能占很大的比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牛云山,先做出第一步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萧一凡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因为被停职,赋闲在家郁闷不已,想上楼看看高美芝,也觉得不方便,想到牛大鹏临走的时候,对自己说的话,知道自己所做之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的老婆胡玉凤,见牛云山没去上班,满面愁容地在客厅里抽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牛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,还是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埋怨道,“你今天不去村部上班吗,在这六神不安地晃悠是怎么了?头都被你晃悠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话多,你操的哪门子心,我一会到镇上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不耐烦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芝怎么到现在还不起床,这都快十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玉凤唠叨地说道,“你们村里上班就这么轻松,真是老的吊儿郎当,小的懒散,要不是我家兄弟,你们能有这么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好家务就行了,管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一听,老婆子提到媳妇高美芝,一时气急,正在呵斥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一看是萧一凡的电话,立马慌乱地跑到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几分钟以后,牛云山来到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你好,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小心谨慎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云山,一夜下来,你想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示意牛云山坐下,递了一支烟后,起身把办公室门给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是悔不当初,脑子一时糊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牛云山的样子,知道其已是毫无办法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一时糊涂,我看你还没从根本上,认识到自己荒唐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想,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,而且还是在村部,太不注意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,你这样的行为,将造成多大的社会影响,村民们会怎样看待这件事情?你又怎么面对你的家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检查报告写好了没有,纪书记可是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知道自己错了,我真的是悔不当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吸了一口闷烟说道,“还请萧乡长给我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认识到错误,说明你还有点良知,还没到无药可救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机会不是我给的,而是要看你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家里人对你的行为,是个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真的知道错了,为了这事,我是一夜未眠,寝食难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哀求道,“只要你能放我一马,我保证,以后一定好好做人,努力工作,以报你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牛云山不再有之前的傲气,态度还算诚恳,萧一凡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,什么叫我放你一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以后不再犯类似错误,把西梁村工作做好,我也不会对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说了,看你一把年纪,就给你一次机会,考察三个月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,不再犯错,这次就不再追究你的责任,否则,跟你一起算总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,感谢你对我宽宏大量,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立马起身,躬着身子说道,“我保证认真工作,为村民们办实事,以此感谢你对我的再造之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这些表决心的话,你就不要再说了,我也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关键看你以后怎么做,走吧,我陪你到纪书记那里,把情况说明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见萧一凡暂时放过了自己,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纪明坤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你好,忙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起身迎接,装作毫不知情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刚刚牛云山到我办公室,承认了自己错误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看其态度比较诚恳,也考虑到他一把年纪了,我想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都亲自出面了,我还能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说着,转头看向牛云山沉声道,“牛云山,我不管你对萧乡长保证了什么,也不管你有什么关系,希望你好自为之,接下来认真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要是再听到你不好的言论,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、纪书记,感谢二位领导的再造之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激动得差点老泪都流了下来,“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工作,发挥余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也不要再信誓旦旦了,我会看你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沉声道,“萧乡长,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我刚刚对他说了,给他三个月考察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期间表现良好,这事就算过去了,反之,定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云山,萧乡长说的话你可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乡长、纪书记,我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我还有事要做,你跟萧乡长再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说着,跟萧一凡致歉后,继续伏案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纪明坤的办公室,牛云山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,感受到现在萧一凡态度,与之前胡守谦对自己的态度截然相反,不仅对其亲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这次真的感谢你帮了大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讪讪地说道,“如蒙不弃,改天给我个机会请你喝酒,以聊表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书记,喝酒时间多的是,还是以后再说,你可不能再犯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没几年也快退休了,多为自己以后着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坐在办公室老板椅上,抽着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昨天牛云山找自己,胡守谦眯着眼睛,看着烟头飘出来的袅袅烟雾,不由得叹息了一声,虽然当时自己没给其好脸色,但终究还是自己的姐夫,如果这事闹得不可开交,自己的姐姐首当其冲受到的打击,可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自己的姐夫给自己的外甥戴了绿帽子,牛大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思前想后,胡守谦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胡守谦要他去其办公室,立马下楼,开车来到了乡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心情低落,沉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啊,你来了,坐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摆了摆手,说道,“这茶是新茶,是我刚刚给你泡的,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掏出软中华,递了一支香烟给胡守谦,自顾自地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的事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吐着烟雾说道,“为了这事,你老子昨晚上也来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提他做什么,他还有脸来找你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心中的怒火顿时爆发,“他不是我老子,我也没有这样的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你先别发火,声音小一点,注意影响,我知道你心中委屈有闷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劝说道,“可是这事情已经发生,都是他犯浑做了有悖人伦的错事,对于这件事,你首先要冷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要知道,你还有年迈的老娘和两个懵懂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妈我会养,两个孩子我也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气呼呼地说道,“高美芝那个贱人,我肯定跟她离婚,我已经找律师了,至于那个老王八,我肯定和他断绝父子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出现这样的事,我也是很纠结,为了这事,我一个晚上都没睡得安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你跟高美芝离婚我不反对,都是她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说你要跟老子断绝父子关系,你妈妈会作何感想?万一气个好歹来,岂不要被别人说三道四的一辈子,你的良心过得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妈那里,你以为她会不知道,会不生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恶狠狠地说道,“我顾不了那么多了,脸已经被他给丢尽了,以后叫我面对生意上的朋友,看到他我就来气,要不是血缘关系,我杀了他的心都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你不能由着性子胡来,至少,你妈现在还没知道,你就得隐瞒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高美芝离婚的事,你可以随便找个理由,现在离婚也不是新奇的事情,多了去了,关键你要不准她声张,在家里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,你老子牛云山昏了头,做了这件不齿之事,你可不能一时冲动,你想想看,你起家之时,是你老子找到了我,你有了今天的成就,虽然是我的原因,你老子也是功不可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我就这样忍气吞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不以为然地说,“他知道又能怎么样,我还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吧,你现在是满脑子的怨恨,气昏了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提醒道,“我们甥舅之间的事,什么时候避开过他,又有哪件事是他不清楚的,万一你惹火了他,去了县纪委,你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便他,就算他知道了,他有证据在手上吗,没有证据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咆哮道,“我就不信,县纪委的人会听他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阴狠地说道,“虎毒不食子,只要他敢去,我就下得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,我看你也是昏了头,太不知轻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怒从心起,骂道,“为了一个不值得女人,你要毁了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你觉得,这样做值得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