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64章 淡淡的忧伤

第164章 淡淡的忧伤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嘚瑟了,不应该吧,美女的要求我可是有求必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诙谐地说道,“想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杯加糖玛奇朵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你呢,喜欢什么味道的咖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什么要求,不过我喜欢味道醇厚一些,我就喝浓缩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叫来侍应生点了两杯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等咖啡边聊着大学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还记得我们在文学剧社,第一次参加活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,我跑错班,闹了大乌龙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怎么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第一次参加活动时,我记得是在学院的荷花池边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竟然跑到与我们相邻的隔壁舞蹈班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两个班紧挨在一起,我以为都是文学剧社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笑道,“谁知道他们是舞蹈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舞蹈班的班长,当时可是对你一见钟情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我记得,舞蹈班在活动结束后,那个女孩可是在一旁等了你好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我怎么不知道,那可是校花级别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双手一摊,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装,你继续装,后来,那个女班长来我们剧社找你,你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狡黠地说道,“是什么原因,当时让你故意躲着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,我当时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说着话,侍应生端来了咖啡,萧一凡付了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轻轻搅动着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开始装了是不是,当时为什么躲着人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调侃道,“当时,是不是有意中人了了,所以才拒绝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真的不知道,没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辩解道,“当时才上大学,也没那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狡辩,我可听说,当时李玉倩可是和你成双入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教室、图书馆、食堂……到处都有你们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还不承认,就没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后来的事,一开始真没那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当时就是经常在一起,谈论一些学习和文学上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当时英俊帅气而又多才的你,迷倒了多少花季少女的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戏谑地说道,“真为她们叫屈,原来你就是一个榆木疙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笑道,“后来怎么又跟李玉倩分手了,你不知道,当时有多少人羡慕她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神情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不该提起你伤心的往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一笑,“之所以分手,还不是意见不一,追求的目标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,将来一定会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安慰道,“毕业这么久了,你们一直都没联系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既然选择了分手,干嘛还要藕断丝连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“现在不还是挺好的,一心做事,无所牵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选择浓缩咖啡的原因,回忆一份曾经拥有而又失去的感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说话的语气中,带着些许淡淡的忧伤,“人生不就是如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喝杯咖啡而已,哪来的这么多的道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抿了一口,笑道,“你呢,找对象了没有,现在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有你潇洒,整天一门心思工作,心无旁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叹息一声说道,“我可比你惨多了,我正在牢笼中挣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还叹上气了,遇上什么麻烦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你漂亮又多金的,谁还敢对你挑三拣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女孩子漂亮是资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黛眉微蹙,“可是,不管什么样女孩子,都想拥有一个浪漫、幸福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想象很美丽,可现实却很骨感!”

        喝了一口卡布奇诺,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有过一份像这杯咖啡一样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方的父亲,跟我爸妈是同学,也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此,两家父母都想我们能生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,我觉得男孩子还蛮帅气的,便同意了交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交往过程中,时间越长,发现的问题越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孩的父亲是个私企老板,男孩仗着家中有钱,每天无所事事,花天酒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呢,你们不联系了?你不打电话,他也不打电话给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自觉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打给我,我也无所谓,他就是打给我,我也不想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淡然道,“彼此也没什么牵挂,只是双方父母一个劲的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我心意已决,结束这段恋情,为选择自己的幸福而去争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生活,人们四处奔波、忙碌,我们又何尝不是身在其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有的人生下来就衣食无忧,可他们也在忙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只不过,每个人追求的目标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既然我们不是富二代,那我们就该追求一些有意义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柳眉一扬,“所以,你该追求你的理想,规划你心中的蓝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而我,应该跟你学习,实现自我价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喝咖啡边聊天,从开始的回忆大学生活,一直到谈论人生的目标、追求和价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晨!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想到沙场的事,必须快刀斩乱麻,否则,时间拖得越久越坏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发了个信息给董紫鸢之后,带着秦东良和郑家亮赶回了乡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郑主任,你今天把招标文件再完善一下,然后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叮嘱道,“在招标开始前,不要参加任何酒会宴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记住,千万不要把内容给泄露了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萧乡长放心,再出差错,我任凭您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家亮知道,正是因为自己,中了胡守谦秘书罗智的圈套,泄露了竞标人宦东升,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,虽然萧一凡没责备自己,但是无形的压力,促使自己应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有什么不懂的,我们回头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向胡守谦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找胡书记,我给你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到胡守谦办公室,秘书罗智走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愿多说什么,只是跟着罗智一起向隔壁胡守谦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萧乡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智敲了敲门报告了一声,便对萧一凡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回答,直接走进了胡守谦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胡守谦端坐在老板椅上,一手夹着香烟,一手拿着报纸,旁边还放着一杯泡好了的龙井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一大早的,来我办公室,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板着个面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想摆出学习的姿态,冷落一下萧一凡,却不曾想到他直接走了进来,连一声招呼都不打,实属可恨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在学习呢,不好意思,来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径自坐在了客座椅子上,沉声说道,“但是没有办法,这事确实有点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什么事这么急,还让你亲自过来,找我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手拉了一下老花眼镜,疑惑地问道,“你哪什么东升实业的客户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我可是听说,昨天闹出不小的动静,连乡警都出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胡守谦不奔主题,却问起了昨天考察的事,知道牛大鹏肯定向他汇报了,这看似关心的问话,实质却是问责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昨天东升实业的宦总,亲自来实地考察,遇到几个泼皮蛊惑村民进行阻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不过事情已经处理了,这事翻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我来是为了沙场招标的事情,这事也拖了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意思,为了公平起见,乡里成立一个沙场承包工作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尽快把三阳河沙场承包工作运行起来,我们管理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场承包工作组,这是不是有点繁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思了一下说道,“三个沙场就那么点事,到时候直接承包出去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直接笑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沙场承包是乡里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所以要成立沙场承包工作组,还有许多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资产清算、村民思想动员、规划方案等等,杂事太多,可不是一蹴而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招标承包这件事,你我当初定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我不想背后被人指责我们,说我们做事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为了堵众人之口,我觉得应该成立,沙场承包工作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萧一凡这么说,意识这件事是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既然做了,就要做得到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作沉思状说道,“这样,明天上午九点,召开一个三阳河沙场承包工作专项党委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在会上大家进行商讨,把这件事好好议一议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做好像有点太谨慎了吧,我觉得不要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成了个承包工作组,还需要党委会研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萧乡长,事情还是做细一点好,这样更有说服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副一心为公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这样说,那就明天上午开党委会研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就这么说定了,你先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胡守谦的办公室,萧一凡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这么点事,竟然需要开党委会,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,秦东良早已把茶泡好,萧一凡喝了一口之后,坐在椅子上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自己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让秘书秦东良把组织科科长曹云飞,请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有事,直接打个电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笑道,“还让秦秘书亲自跑一趟,什么事,请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飞,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散了一圈香烟,并让秦东良泡了杯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把跟胡守谦商量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飞,我是当局者迷,你听了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听了之后,蹙眉沉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这事我也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什么样的人,你我都清楚,不独断专行,就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为了这点事,却大张旗鼓的开党委会研究,有点夸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面,会不会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和你想的差不多,所以才请你这局外之人,来帮我合计合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道,“该不会是利用党委会,阻止成立承包工作组的成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党委会就那么几个人,他想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云飞沉思道,“萧乡长,我看着这事还是慎重一点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要不你找纪委书记纪明坤,以及人武部部长钱劲松沟通一下,争取得到他们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也不无道理,为了防患于未然,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跟曹云飞道别,急匆匆地来到了纪明坤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寒暄之后,直接进入了主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的顾虑值得思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他胡守谦是什么脾性,你我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说,一向独断专行的人,怎么一下变得这么谦虚谨慎起来,可不是个好现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我正是有此顾虑,才来找你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道,“但是,我也想到胡守谦会不会,利用党委会,反对此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,他怎么会轻易把大权交出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点头赞同道,“你别忘了,这事跟他的外甥牛大鹏,有着密切相关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他能不帮着他外甥维护既得的利益,会轻易松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,激动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纪书记,谢谢你的坦言相告,我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来东辰乡时间不长,没什么人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候,胡守谦果真这么做,还请你能站在公正的一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非得打破这个局,沙场承包是一举三得的好事,我必须进行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放心,是非好坏我还是分得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明坤沉声道,“你来东辰乡不久,但做的事情都是实实在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刚刚说承包沙场这一块,是一举三得的好事,能否解释一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