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61章 鸳鸯连环套

第161章 鸳鸯连环套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听了心中暗自得意,心想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开始还以为你是个内行人,谁知竟然是个门外汉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子质量都分不出来,竟想来这经营沙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个外来户也想来这里发财,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是姓萧的和胡守谦不对付,故意拿沙场做幌子,两人对着干较劲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高云杰脸色充满得意之色,哂然一笑,用手轻轻拉了一下宦东升衣角,并隐晦地递了一个眼神,后者会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副总,三阳河的沙子储藏质量巨大,良莠不齐也是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故意问道,“这么大的沙场,也就这几堆沙丘,看来沙子质量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,也有不少低价格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叹息道,“否则,可就亏大了,油钱都赚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子质量再怎么次,只要有人买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笑道,“实在不行,就掺一些质量好的沙子,还是能卖好价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问道,“高副总是不是这个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能做到云鹏实业的副总,头脑绝不简单,听了宦东升的话,这才知道宦东升原来是扮猪吃虎,拿自己作耍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,我们云鹏实业可都是规规矩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说着,看到一号沙场的场长刘奎,便将观光电动车直接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副总,你这是有客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看到了观光车,便驻足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场长,这是乡里的萧乡长,带客人来考察沙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笑道,“你是场长,什么都比我熟,你可要好好介绍介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副总,你放心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倒也会来事,说着冲着萧一凡躬身道,“萧乡长、二位贵客,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的好,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明知两人说话意思,含沙射影地暗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辛苦刘场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丝毫没有怯意,坦然笑道,“宦总、董经理,请移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由刘场长陪着,你们尽管放心仔细地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云杰笑道,“我还有事,就不陪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萧一凡头也不回地摇了摇手,冷哼一声,开着电动观光车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其他地方都是沙丘,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笑道,“要不,我们到车间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场长,你说得不错,那就到车间看看采沙整个流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沙子哪里都有,就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开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宦总、董经理,咱们一起去学习学习吧,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也不推迟,直接和萧一凡一同并肩,向车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奎见萧一凡三人往车间走去,连忙跑到前面引领,嘴角却露出了,不易察觉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这里就是采沙车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笑着说道,“除了沙子还是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场长,这车间里就两台沙水分离机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故作不解地问道,“这一天下来,沙子的产量能达到多少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一天的产能也就七八十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这还是十二个小时,不停地运转,才有的产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产能这么低,这也太少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故作疑惑的问道,“那你们牛总岂不要亏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据我了解得知,他一天可是往外输送二十多车的沙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了解的有偏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解释道,“牛总有三个沙场,总量也就二百四十来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一卡车沙子,足量也就最多十吨,所以,二十多车实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刘场长,你们产能不但低,运能更是不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笑着插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宦总吧,不知做什么行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故作生气地问道,“这样的产能和运能,在云都地区,我们云鹏实业已经是顶尖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只能说,你们的经营模式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经营模式有问题,宦总说笑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一副不以为意地样子,“那我倒要请教一下宦总了,应该是个怎样的经营模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不说,就拿运输来说吧,我在这只是打个比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沉声道,“同一个地方,需要二十吨黄沙,是用一部可载二十吨的货车送便宜,还是两辆十吨的货车送赚钱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笑道,“这个小学生都能计算的应用题,刘场长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你这句话跟我说没用,我只不过是个打工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打着哈哈说道,“牛总是老板,决策权在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了一句,“我们只要做好本分工作,拿到属于自己的一份工资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两人的谈话,知道刘奎肯定是牛大鹏的心腹之人,否则,也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,想糊弄自己和宦东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想着,怎么奚落一下刘奎,突然机器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场长,怎么又停电了,这样下去,还怎么干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工头模样的人说着,带领着十几个工人,向自己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,不由得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祥,停电了,我也没得办法,几乎每天这个时候都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叹息一声道,“要不你们先休息等一会,或许是跳闸。”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十分钟之后电不来,就全部回家吃饭,等下午电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这样总不是办法啊刘场长,我们这个月又要扣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每天不是停电,就是跳闸的,我们还怎么干活挣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人们七嘴八舌地就地打坐,你一句我一言的埋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别埋怨了,我看啊,大家好日子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趁机说道,“告诉大家,我身前的这位,就是咱们东辰乡的萧乡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乡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祥率先疑惑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这位就是萧乡长,我怎么会骗大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“他今天可是带来了东升实业的宦总一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等大家换了老板,买了发电机,就再也不用为没电而犯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场长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祥震惊地问道,“你说,我们要换老板了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帮工人同时疑惑地看向了刘奎和萧一凡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工人们反应,本想给大家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见到刘奎很热心,便想再看看刘奎作何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顺便也想了解一下,这些工人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奎见萧一凡三人不说话,一副趾高气扬地样子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你们这个样子,一看就知道,你们就是没见过世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旁边这位,就是东升实业的宦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对沙场很有兴趣,准备收购这里,你们说,这下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了,宦总用不用你们,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人们先是被刘奎一阵怼,心中已经开始担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刘奎最后说了一句用工的问题,正好击中工人们的软肋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可能会失业,一时群情激愤,纷纷围向了萧一凡和宦东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……实业的老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们东辰乡的人吗?你是哪个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真的要收购这一号沙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问这些干什么?真是一帮笨蛋,只会吃饭做死事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在一旁谩骂道,“你们到时问问宦总,收购这里以后,还用不用你们做工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人们被刘奎一点拨,又开始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场长说得对,宦总,你收购以后,还用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宦总,你就给大伙说句爽快话,用还是不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请安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振臂一呼,沉声道,“有话好好问,你们这样乱糟糟的,还怎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人们一听,觉得也是,便纷纷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工人们还是比较淳朴的,只是为了生活来源而显得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奎却带着目的,在这煽风点火,其动机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工友们,我知道大家心中关心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,我在这里代表乡里表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是谁收购了我们东辰乡的沙场,原来的工人都必将优先录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你们平时认真干活的,保证留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凡是平时工作吊儿郎当的,不认真的,一律不再录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工人兄弟们,萧乡长说的话,就是我宦东升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附和道,“我宦东升也是白手起家,靠打拼、吃苦有了现在的家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所以,我尊重工人兄弟,更敬重吃苦耐劳的人,但决不养游手好闲、工作不认真之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工友们,宦总说的话,大家都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宦总是身价数亿的老板,请大家相信,宦总一定会言出必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因此,只要是认真上班干活的,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几个工人一听,脸上都绽放出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农民出身,都是吃苦耐劳的主,有此承诺,还有谁不满意?

        偏偏这个时候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们乐乎什么劲,真是一帮废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再次叫嚣道,“什么为认真,什么为不认真,标准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了一句,“我认为,你们就是在这故意糊弄工人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人们一听,刚刚放下的心,一下又被刘奎给说的悬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们有工作标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万一大家再怎么认真,不被你认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工人兄弟们,你们现在工作有标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沉声道,“只要大家平时工作,不消极怠工,不游手好闲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们扪心自问一下,不就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工友们,你们听清楚了吗?你们平时有没有这样的现象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如果没有,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只能说是你们的说辞,真的就这么简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冷哼道,“我们就这么多人,从沙场建立到现在,哪个不是这里的工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要我说,要想收购这里,就应该将所有工人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怒不可遏、冷声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奎你什么意思,刚刚宦总的话你不懂,还是耳聋听不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再胡搅蛮缠想干什么?想做老板也不是不可以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有投资的能力,也想经营沙场的话,也可以参加乡里的招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企业没有规矩、制度,怎么经营?就听你在这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承认我没那个资本,你也不要故意拿这事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恶狠狠地说道,“他不来,大家都还有饭吃,他一来,有的人工作都没了保障,还谈什么吃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这个问题,难道不是你给造成的吗?我就不该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半天,你应该是担心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气极而笑,“所以,你一再提要求、出难题,你是对自己没信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奎丝毫不加以理会,依然跟萧一凡继续叫板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大脚穿小鞋——硬装,三家沙场都全部参加招标收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,就我们这一号沙场,被姓宦的收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作为东辰乡的乡长,不为老百姓谋福利,你好意思吗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子是东辰乡的,你领着外乡人来欺压本地村民,我绝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不了,我现在就召集西梁村的村民,将你们全部赶走,我们自己采!”

        工人们一听,觉得刘奎的话似乎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子自己西梁村的,沙场虽说是乡里的,可是西梁村就有两个沙场,乡里完全可以发动村民自己采沙,为什么一定要包出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乡里有钱赚,村民们也能赚到一份工资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自私的贪欲,一时又将天平的砝码移向了刘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乡里为什么不自己经营,把钱财往外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乡里不想赚钱,完全可以让我们西梁村的村民们,自己采自己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你领着外人来收购沙场,我们又能留下来几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先是姓牛的,现在又来个姓宦的,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