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57章 应对有方

第157章 应对有方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接到魏明贤的电话后,冯常乐考虑到这事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林东犯事时,副局长赵华才,派刑警队副队长沈建才来要人,其用意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魏明贤直接打电话来,冯常乐根本没法违抗其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冯常乐直接去乡政府找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一大早来我办公室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着,递过去一支中华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否则,我怎么敢打扰办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把魏明贤打电话的事,告诉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这里面没猫腻,告诉鬼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沉思道,“魏明贤是一局之长,你的直接领导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的意思是不闻不问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急声道,“吴清河的案子几经周折,才有了现在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这要是把吴清河送到县刑警队,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吸了一口烟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魏明贤是县公安局一把手,他命令你做事,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东辰乡长,可不是云都县长,根本管不了这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,这事明摆着就是魏明贤假以说辞,他根本就不会给我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便插手,但不代表我就不关心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看看能耍出什么阴谋诡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,“我现在就回去,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心境不高,一副愁容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拍了一下冯常乐肩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,无精打采的干嘛?这事不会轻易地结束,边走边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去把所有有关吴清河的犯罪资料,全部复印一遍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必须密切关.注案情的发展,随时向我报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在审讯过程中,出现异常情况,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忘了,除了县刑警队,还有市刑警支队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,还不如直接打电话给赵留根支队长,请他们直接插手此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建议道,“省得半途中再出现什么纰漏,也省去了许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你这不是明摆着跟魏明贤叫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既然要做,就把功夫做足了,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懂了,你放心吧,我会随时跟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眼神一亮,回到派出所开始安排工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上午九点多钟,一辆桑塔纳警车,疾驰在前往云都县城的县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钱,你车子开这么快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提醒道,“路面不平,颠得慌,你稍许慢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这不是早交差,早放心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埋怨道,“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,要提审这个龟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钱,说话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立马阻止道,“这小子犯的事多了,我们执行命令就行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冷哼了一声,放慢了车速,以五十迈的速度向前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这样的速度还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好多了,至少不颠得那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这么慢的速度,你就不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怕什么,大白天的有什么好怕的?我可是个无神论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打开副驾驶的车窗,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,我怕有人故意针对我们,半路上会不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说着,看了看车子的后视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除非他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,拍了拍腰间的铁疙瘩。

        怕什么,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说着话,车子继续向前行驶了三四公里后,来到一座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一辆面包车超过警车,突然来了个急转弯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竟然横在桥中间趴窝不动了,正好阻挡了警车前进的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一见,拐弯行驶距离不够,本能的一个急刹,好在速度不快,众人只是一个惯性之后,身体又回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吴清河因坐在后排中间,前面没有阻挡,差点撞到档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会不会开车,把我磕伤了,看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清河龇牙咧嘴地埋怨道,“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呵斥了一句,眼睛紧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面包车车门打开,下来四五个蒙面大汉,个个手里拿着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几个蒙面大汉,向警车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吴清河也不叫唤了,双眼大放异彩,满脸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的,还真的敢来劫持警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一看情形不对,怒骂了一句正准备下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动,这帮家伙有备而来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,从腰间拿出铁疙瘩,打开了保险,下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我站住,再向前一步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吓唬小孩子呢,你给老子开一个试试?不想做警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的蒙面大汉说着,带领四个蒙面大汉,依旧向前走动,步步向警车逼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人给我放了,否则,等会请你们下河摸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对方非常嚣张,来意也很明显,如果不加以制止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不再迟疑,率先一扣扳机,打爆了面包车的前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警告,全部向后退,否则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哥们你的技术可不行啊,有种,往我们身上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一听,这帮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小混混,否则,绝不敢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几个家伙加快了步伐,不再迟疑,连扣了两次扳机,地上溅起了火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次警告已经完毕,再走一步,我让你们全都躺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警告后,依然一副戒备的样子,并且做好随时射击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一共就五发,被你浪费了三发,还剩两发,我说的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间领头的蒙面大汉叫嚣道,“我们五个人,你觉得有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恶狠狠地说道,“识相点,不想大家一起死,把人交给我们,各走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?我想你们应该认识这个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,从腰间又拿出一个铁疙瘩,扬了扬,“这下够不够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几个蒙面大汉还有一丝侥幸的心理,当看到方振斌手中东西,一个个踌躇不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方人相距还有十来米,蒙面大汉本想凭着人多一举拿下,自己就可以再拿回十万酬劳,见方振斌手里的家伙指着自己,一时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情况有误,怪不得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旁的一个大汉说道,“为了十万块,把命丢了,那可不值,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几个一听,脚步开始后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东西全部扔了,都全部给我上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方振斌再次一声喊,五个蒙面大汉哪敢再迟疑,纷纷扔了手中的铁棍,向面包车上撤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看到一帮匪徒上了车,赶紧招呼方振斌上车,随即向后倒车,从新踩离合挂挡,猛打方向,从面包车后面超车,向前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开着车,又行驶了三四公里以后,见没有可疑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刚刚可是很紧张啊,你的铁疙瘩是什么时候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心有余悸地说道,“要是那帮家伙手里也有铁疙瘩,我们今天可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看了一下吴清河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怕什么,就算没有家伙什,那几个家伙,会放在你我眼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算他们幸运,要不是这个混蛋,绝不饶过那帮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临走前,冯所为了以防万一,特地让我去库里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清河,你别得意,你又加了一条罪,等会有你好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沉声道,“真不知道,你要多少年才会出的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、钱警官,我可不知道这事,你们可要为我做证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清河本就疑惑,是不是牛大鹏派人所为,一听钱士茂的话,立马叫起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你犯的事还嫌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呵斥道,“要证明你是无辜的,除非你告诉我们,那帮人是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我真的不知道,这事可不赖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清河苦逼地卖起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就闭上你的臭嘴,你多说一句,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不厌其烦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样的突发状况,绝不是那么简单,肯定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越发觉得不对劲,立马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听了方振斌的汇报之后,也觉得事情正如自己的担心的差不多,再次来到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简直是无法无天,竟想半路劫持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怒不可遏,沉声道,“这件事绝对是有预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听了方振斌的汇报,也吃了一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心有余悸地说道,“今天要是不多个心眼,让方振斌带上家伙,岂不是让他们给得逞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这事也太巧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冯常乐说道,“你觉得这件事,谁的嫌疑最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清河是牛大鹏的人,他的嫌疑最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道,“可是我有一点想不通,他是怎么知道,我们在这个点要把吴清河押往云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好解释吗?肯定是胡守谦从中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魏明贤绝不会如此肆意妄为,只是被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,不过,这倒也给了我们一个质问魏局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,这个牛大鹏竟敢不管不顾的,如此大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他是狗急跳墙了,必须尽快抓住把柄,将其铲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毒瘤不除,东辰乡的老百姓永无出头之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赞同道,“还有牛大鹏背后的保护伞,也要一并铲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得有点太如意了,某人坐镇东辰乡已经有好几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提醒道,“哪能轻易被拿下,除非在扳倒牛大鹏的时候,拔出萝卜带出泥,才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太对了,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现在吴清河被带走了,我们根本掌握不了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儿还不简单,吴清河被带到县刑警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燃香烟,深吸了一口,“我知道公安局也不是铁板一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吴清河到了县刑警队,谁审理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知道,我现在还没去县局,我肯定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自嘲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话,萧一凡指了指冯常乐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亏你还是刑警出身,这点事都没掌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魏明贤在你们系统内,赵华才跟他走得最近,而且是言听计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吴清河被带到县刑警队,你说,他们会安排谁去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建才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猛然醒悟,惊呼道,“上次为林东的事,就是赵华才安排沈建才来带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你这个刑警还算尽职,还没有那么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那你觉得,现在唯一补救的方法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要找跟他们不对付的人啊,可是魏明贤是一把手,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地说道,“一正一副联手,还有谁敢出来叫板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就算县刑警队周吉星是队长,还敢站出来硬怼沈建才?打狗也要看主人面的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我知道周队长还是比较有正义感的,做事也中规中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狡黠道,“而且,他还是你们副局长唐元义的人,唐副局长的日子可是不好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你到底是乡长,还是县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时大意,爆出粗口,“你对他们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忘了,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了,一县之长的秘书是那么好当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“这些关系都理不顺,我岂不是百无一用的书呆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去云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激动地问了一句,“这事早办早放心,要不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决定了,当然是越早越好,迟则生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起身拿起拎包就要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我说你就这样去了,两手空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急忙出声阻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是公事,你以为我去送礼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狡黠道,“就算我两手空空,大礼已经带在我身上了,走吧,赶紧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