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56章 擒贼先擒王

第156章 擒贼先擒王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身为执法人员,你不知道审讯室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这些话,是说给我听,还是另有所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刚刚正好路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狡辩道,“我不知道,你在这审讯犯人。你虽是乡长,但好像无权审讯犯罪嫌疑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只要发生在东辰乡的事,我就有权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冷哼一声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作为一个副所长,不知道其中利害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怒气冲冲地说道,“你再在这样,我就把你送到县督察队去,好好审查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我都说了,我是无心之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一听到县督察队,立马认怂,“你何必动这么大的肝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健,你一天到晚的四处闲荡,阿谀奉承,工作不认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警告道,“这事最好跟你没关系,否则,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健本想为自己争辩,自觉理亏,越是争辩对自己越是不利,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打了声招呼,讪讪地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吴疯子被萧一凡一阵说辞,唬得不知所措,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曾想被杨健给搅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疯子是什么人,比猴还机灵,岂能不懂杨健的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气得发怒的样子,却悠然自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萧一凡和冯常乐怎么问,就是拒不配合,一味地装疯卖傻,耍奸卖刁。

        审讯进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只得作罢,吩咐冯常乐一些事,便回乡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便和方振斌,将吴疯子重新关进留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虑到在事实面前,尽管吴疯子不承认,可是违法犯罪却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吴疯子犯法的事,已毋庸置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天,你再辛苦一下,到三阳河附近几个村去取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所有与吴疯子犯法的事,全部梳理一遍,这样对我们更有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你看三阳河边上有三四个村,我们先从哪个村开始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请示道,“万一处理不当,对我们取证,可能会带来阻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不无道理,据我所知,西梁村采沙的人最多,矛盾也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你们就从那里先开始取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一不做,二不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点头赞同道,“我现在就带钱士茂他们过去取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切收拾停当,方振斌带着钱士茂和几个辅警来到了西梁村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梁村的村长许振兴,一见有警车到了村支部,立刻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得知对方来意后,表现得非常热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西梁村的村支书,就是牛大鹏的老子牛云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牛云山后台背景是胡守谦,所以,在村里也是作威作福,是个一言堂的存在,而且,跟许振兴很不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村长,你们村广播台在哪里,可否借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,递了一支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你们是为了大家,广播就在我办公室,尽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振兴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这些败类一天到晚欺压村民,这下好了,村民肯定响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一听,立马跟着许振兴来到办公室,打开广播,开始宣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钟之后,方振斌正指挥钱士茂等人摆好桌子,村民们三三两两的结对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们是派出所的,吴疯子真的被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村民率先大声问道,“你们不会是骗我们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乡,都是真的,你们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指着墙上贴着的告示说道,“把你们受的委屈说出来,让吴疯子把牢底坐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说吴疯子是假疯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哦,万一不是假疯,倒霉的还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也是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乡亲们,吴疯子确实是装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振臂高呼,“为此,我们带他全国最权威的医疗机构做了鉴定报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大家可以去看看,看了之后再过来登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方振斌手指的方向,一帮村民都围拢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一个识字的村民,还大声嚷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一听,全都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咱们告发这个王八蛋,太解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王八蛋竟然装疯,老子被他可欺负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早知道他假疯,老子早就揍死他丫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咱们揭发这个王八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一听,一窝蜂的向方振斌和钱士茂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乡亲们,都别急,咱们排好队一个一个的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喊道,“今天,谁都不会落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四个辅警刚要维持秩序,只见村民们已经开始自觉地排起了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今天想取证不到都难,这个吴疯子真是十恶不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看着三四十米长的队伍,感慨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想而知,吴疯子的罪行可以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了,村民们是深受其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感慨道,“咱们抓紧时间,别让大家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愉快的答应了一声,与方振斌分成两组做取证登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和钱士茂正在忙着登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,一个个的都没事可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一看,是牛云山背着双手走过来,对着众人呵斥道,“你们是乡派出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警察办案,需要向你请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知道牛云山是牛大鹏的老子,冷声怼道,“没事,一边呆着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办案,办到我村部来了,真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气势汹汹地说道,“我是这里的村支书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村支书,就可以组织我们办案,真是好大的官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道,“你要是在这胡搅蛮缠,信不信我现在就抓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呵,胆子不小啊,你抓我一个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叫嚣道,“我不管你是哪的,我代表村里不欢迎你,立马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吩咐其他人,将桌椅搬回村支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牛书记,他们是乡派出所来办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振兴出来阻止道,“你这样做,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许的,我是村支书,你想跟我对着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威胁道,“别说乡警,就是县里来的,也得看我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振兴一时气急语塞,谁叫人家背后有个舅爷是东辰乡老大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,都给我把桌椅搬回去,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云山催促道,“我看你们,都是不想上班了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一听,不想给许振兴为难,便招呼钱士茂上车,做取证登记。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一看,都暗暗地骂牛云山,纷纷转向警车,继续排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又是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云鹏实业保安队长侯强带着十几个保安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他妈的干啥呢?现在都他妈的给我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指着排队的村民叫嚣道,“否则,别怪老子今晚上到你们家做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都知道侯强是什么人,一时神情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强,你是个什么东西,敢在这大呼小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喝道,“现在给我立刻滚蛋,胆肥了,敢阻止我们办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你办你的案,我做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叫嚣道,“我们互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知道,侯强是牛大鹏的保安队长,其来意不明自显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任其进行捣蛋、阻碍取证,不但自己完不成任务,更重的是给前来举报的村民们,留下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怕无赖,那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方振斌不再迟疑,警告侯强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侯强,你现在带你一帮手下走人,我可以跟你不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,我将以你妨碍我们执行公务,将你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给你口头警告,你自己掂量一下后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果?我好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嚣张地说道,“现在全都给我散了,否则,今晚到你们家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侯强这么一威胁,村民队伍中开始出现骚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,去给我把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撵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指着手下的一帮保安说道,“不走的,记住面孔,晚上去他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见保安们走向村民,立刻吩咐钱士茂和几名辅警去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不用怕,给我继续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张扬地说道,“法不责众,出了问题,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保安人多,钱士茂等人根本就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侯强依旧张牙舞爪,方振斌知道擒贼先擒王,只有制服了姓侯的才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见方振斌向自己走来,示意身旁的两个保安对付方振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保安一见,对方可是派出所副所长,正在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想干了吗,还不快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说着,也摆好了战斗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保安一见,拿着手上的橡胶棍向方振斌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狗胆包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怒吼了一声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保安,一个拿着橡胶棍由上而下往下抽,一个半蹲着身子攻击方振斌下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强则在中央,攻击方振斌正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见三人配合默契,自己顾得上面,顾不得下盘,何况中路还有个侯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情急之下,身体向侧后方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保安动作用过猛,招式已经用老,根本来不及撤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其中一个保安,正好挡住了侯强的攻击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一个马步冲拳,打在攻击上盘保安的腋下,保安站立不稳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被其一绊,向前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方振斌逮住机会,一个弹踢,踢中侯强腹部,身体躬得像熟透了的虾米。

        眨眼之间,方振斌解决了两个,攻击下盘的保安一见,立马撒丫子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我听好了,全部给我抓起来,带回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大喝一声,便向几个正在围攻辅警的保安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安们一见侯强已经被打趴在地,一时作鸟兽散,向四下里逃溜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强见手下保安们全部逃溜,排队的村民们被冲得七零八落,也趁机逃溜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抓住了三四个保安,全被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见方振斌几人,把一帮保安打得落花流水,纷纷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中午时分,才收集完吴疯子的犯罪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这么多证据,够吴疯子喝一壶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捧着一大摞记录说道,“这几个家伙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疯子这个毒瘤不除,天理不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沉声道,“这几个家伙,全部带回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方振斌来到了冯常乐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这是在西梁村收集的证据,足有一百多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说着将一摞资料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了,这回证据确凿,吴疯子就等着法律的严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不但如此,还要挖出他背后指使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我们这次去西梁村取证时,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把侯强带人阻挠取证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暂时先放一放,等处理完吴疯子,再去找他们算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一个西梁村就有这么多证据,其他村肯定还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点头赞同道,“下午,我继续到几个村收集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继续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感慨道,“我现在去趟乡里,向萧乡长汇报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有关吴疯子的犯罪证据全部收集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和方振斌便开始审讯吴疯子,准备做最后的结案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审讯刚刚准备开始,冯常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拿出手机一看,是县公安局局长魏明贤的电话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局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你们现在是不是正在审理一个叫吴清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贤直接摆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魏局,你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子的,这个吴清河做了许多天怒人怨的事,县里面也非常重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贤沉声道,“群众反映强烈,必须严惩,否则不足以平民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你们今天把吴清河和他犯罪的证据,一并送到刑警队去,由刑警队审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魏明贤的话,冯常乐不由得蹙眉沉思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