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52章 紧锣密鼓

第152章 紧锣密鼓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胡守谦的话,牛大鹏不禁疑惑起来,甚至怀疑舅舅是不是真的老了,完全没有往日的霸气和独断专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我知道了,现在情况对我很不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忧虑地说道,“现在吴疯子进去了,林东也没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你现在当务之急,赶紧找关系,托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托人?托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恨其不争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不知怎么说你才好,你是真糊涂,还是假糊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两个人都是受谁指使,为谁做事,你心里没点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必须找人带话给他们,让他们各自将事情承担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听后,一脸苦逼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吴疯子的事还好办一点,毕竟他在乡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的事不好办,芜州那边,我托了关系,到现在还没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估计,我那几个朋友跟芜州刑警支队的关系一般,没啥大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在人为,不管什么关系,只要能把话送进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道,“你最近也要低调点,做事多动动脑子,别无所顾忌,想干什么,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我也知道最近风声紧,我会注意的,你就放心吧,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点了点头说道,“三阳河沙场不是很快招标了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沙厂招标的事,该怎么说就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吟道,“你最近手上多准备点资金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招标是明标,还是暗标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心里咯噔一下,担心道,“大概需要多少资金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的招标方式还没定下来,就这两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投的标底在数额相同的情况之下,会先选择你,但是,实力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要多备一些流动资金,验资时,也是一大助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的竞争对手是东升实业,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我云鹏实业也不是空架子,再说我还是本地企业,有竞争优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副傲然的样子,说道,“东升实业投资项目多,他的流动资金,不一定就比我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么有信心,你现在手上有多少流动资金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狡黠地问道,“你要说实话,否则影响我对你参加招标的事,产生错误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这么问,有自己的小算盘:

        一是想知道牛大鹏的真正的实力,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自己没几年就要退休,得为自己的儿子想想后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我不瞒你,云鹏实业虽说有了六、七千万的资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坦然道:“不过,现在所有的流动资金,也就两千多万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确实是被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,牛大鹏做得不错,钱肯定赚得不少,没曾想竟有了如此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够调用的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必要的流动资金,最多能调用的也就一千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疑惑地问道,“舅舅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这点钱还不够?你要再想法子变成两千五百万,最好是三千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声道,“到时候,作为进驻三阳河采沙的保证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看了一眼牛大鹏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这就不懂了吧?我还不是为了你着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把三千万保证金的要求,纳入到招标书里,作招标必备条件之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东升实业实力强劲,一下子押了三千万保证金,他会没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让他知难而退,为你扫清障碍,你照我的意思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听了,高兴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你太厉害了,三千万,对谁来说,都是一笔巨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说作为保证金了,就是作为流动资金所创造的价值,也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升实业再强,一时拿出三千万,押上个一年半载的,也是很吃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何况,他的采沙设备也不能跟我相比,至少要再投资个上千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这就去想办法,舅舅你就放一百个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说完,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胡守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吴疯子和林东的事,你人脉广帮我运作运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贼兮兮地笑道,“卡里不多,也就五十多万,你先用着,不够我再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鹏,就是帮你找人,也用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关心地说道,“况且你现在资金也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请人帮忙的事,用项大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笑道,“万一真的多了,就给你买酒喝,也算是我的孝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舅舅会在乎你的这些东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把事情做落实了,我就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放心,等这阵子忙好了,我会让你更加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意有所指道,“表弟的业务越来越娴熟了,到了该独当一面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岂能不懂其意?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,“一个篱笆三根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把牛大鹏扶持到今天这个样子,也不正是为了这一步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们是表兄弟,你能帮衬他我也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心意满满地说道,“你赶快去准备吧,我还要去云都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离开胡守谦办公室,开车一路向云都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坐在老板椅上,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酝酿之后,拿起了电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和萧一凡下楼之后,来到了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还不回去工作,到我这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到了乡里,不喝你一杯好茶,我又怎么会离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也戏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秘书秦东良见萧一凡带着冯常乐回到了办公室,连忙泡好了茶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连忙掏出一支烟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秘书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不客气,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良玉躬了一下身子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乡长就是好,茶都不用自己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什么时候,你也给我配一个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抽了一口烟说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家伙就少贫嘴了,现在跟你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疯子的事已经定案了,你要抓紧时间审,要注意别有用心的人串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当务之急,林东的事进展咋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两件事必须一块办,绝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的事,我已经打过电话了,人应该很快就能到所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抿了一口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过电话了,什么时候打的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问道,“我可没发现你打电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听了,得意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方振斌他们回来之后,我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市刑警支队三中队的队长侯勇,亲自押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发现情况对我们不利,好歹也要扳回一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,太没面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现在可以啊,自己不去,好歹也派人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的说,“你就这么让侯队长把人送过来,这谱也摆得太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什么办法?为了保密,我只好请他们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双手一摊,说道,“你要知道,方振斌他们一个都不在所里,我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说得不错,这事还真的只有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头赞同道,“正好利用这次机会,好好整顿整顿一下宵小之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说道,“咱们走吧,别让候队长等你,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答应了一声,茶也不喝了,随着萧一凡一起回到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巧,二人刚到派出所,凳子还没坐热,侯勇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,辛苦了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连忙介绍道,“这位是我们乡的萧乡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长你好,萧一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勇也伸手与之一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乡长、冯所,人我给你们送回来了,咱们交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侯队请稍等,我这就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拿出电话将方振斌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接了电话,很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所,你喊上钱士茂,现在就开始审,省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你负责吴疯子的事,钱士茂负责审问林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振斌一边押着林东,向审讯室走去,一边打了电话给钱士茂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本想请侯勇吃过晚饭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勇以下次再见为理由,婉拒了萧一凡的好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侯勇一行,众人快步走进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现在两个犯罪嫌疑人,都被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提醒道,“今天,你得好好的审问审问,就是不睡觉,也要问出个所以然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林东的事,钱士茂不是太清楚,我先帮着他审问林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,“方振斌对吴疯子清楚,就让他先审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咱们一块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吟了一下说道,“我倒要看看这个林东,到底有什么依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要一起进去,是因为心中一个疑问:林东怎么知道,东升实业要参加招标的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进了审讯二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刚刚做完了一些必要的流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下案宗后,两人进行了一番激烈的问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你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又不是警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傲慢地说道,“我要是知道,也不会做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你端正态度,不要狡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沉声训斥道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老实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我很配合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依旧一副懒散地样子,“没什么,职责所在,就是看姓宦的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不顺眼,你这话说得太牵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紧逼道,“你不过是个副总而已,这事轮不到你操心,说实话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,你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耍赖道,“副总又怎么了,我敬业,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敬业?你一年工资能拿多少钱,这么敬业,连牢都抢着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不多但也不少,这是我个人的隐私,不便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关系到案情,你必须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我不清楚,工资卡一直在我老婆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清楚,你上的是哪门子班,按你知道的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呵斥道,“是不是,现在打电话给你家属,让她也来一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不清楚,应该不会低于十万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一听,心里有点发虚,便含糊其辞地说,“每个月都有奖金什么的,记得没那么详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点钱,就能让你不顾一切、不计后果的去做事,你骗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沉声道,“办成这件事,你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你就别给我下套路了,绞尽脑汁的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狡猾地说道,“我都说了,这是我个人行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半天,见林东不肯就范,一副死缠烂打的样子,一时怒不可遏,插言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东升实业要参加竞标的,又是谁透露给你消息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谁呀,你不是警察,我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嚣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这是萧乡长,你装什么傻,你必须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士茂一听,呵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,反被气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知道林东认识自己,反而故意避开话题,这里面没问题,鬼都不信!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你是云鹏实业的副总,你也太高看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乡里招标的事情,是我亲自计划实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办公室副主任郑家亮知道以外,没人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我该不该问你,到底是谁透的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,你的行径不但触犯了法律,更是危害了乡里经济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,就是恐吓这么简单,你做梦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被萧一凡一阵怼,顿时慌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也不能确定萧一凡说的是真是假,万一是真的,咋办?

        但想到牛大鹏对子的承诺,和胡守谦在乡里的地位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承认,我是雇人找了东升实业的宦总麻烦,可我只是警告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胡搅蛮缠道,“你们一再追问我受何人指使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,想让我做假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