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147章 自不量力

第147章 自不量力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不要在这装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不耐烦的说,“我也不确定,姓冯的能给我面子,以后少拿这种事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听,表面装得苦逼不已,心中却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回到所里,立刻将林东安排到留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派了专人严加看守,没有自己的命令,谁也不准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 忙乎了一上午,早已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准备到食堂用餐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是座机号码,是乡里的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你好,我是胡守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你好,有事,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便知来意,但对方客客气气,自己只好静待下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已经中午了,一块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哪是吃饭,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胡书记,我刚刚在食堂已经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,请直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见冯常乐不给自己面子,心中很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我刚听说,你将云鹏实业副总林东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耐住性子说道,“动静还搞得不小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正题来了,冯常乐证实了自己的想法,心中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林东被抓,肯定有抓他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至于因为什么事情,等审理完了再向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林东是云鹏实业的副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官腔十足道,“云鹏实业是大企业,在县里名声响亮,也是东辰乡的支柱产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大张旗鼓的抓人,影响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,就抓紧时间把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听后,冷声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云鹏实业好坏,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作为东辰派出所所长,职责就是保一方平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若没犯事,我绝不会无缘无故抓他,反之,肯定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你这样可不好,事情总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一听,自己已经放低了姿态,怎么还是油盐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鹏实业因此带来了多少负面影响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要是因此业绩下滑,给乡财政带来多大的损失,你考虑过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心中暗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拿这些威胁我,还真是找错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你这话,我听不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作为派出所长,抓坏人是我的分内事,怎么就影响到财政收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,我们这样做,不也是为了维护社会安宁,为经济保驾护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林东的事免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听后,愤怒不已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冯的,你也太目中无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,林东,你是放,还是不放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淡定作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不好意思,林东绝不会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榆木圪塔、一头犟驴,不知所谓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彻底爆发了,怒声喝问,“你作为派出所长,眼中还有没有大局观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辰乡还没轮到你来指手画脚,我命令你立刻放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作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虽是东辰乡的党委书记,但却无权干涉办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免谈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再给胡守谦机会,果断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,胡守谦有劲使不上,有力发不出,怒不可遏的将话筒砸向办公桌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见,赶紧将话筒放在话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这下你也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趁机煽风点火,“姓冯的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,就更别说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咋办?总不能就任由他牛气轰天、为所欲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还反了他了,我还就不信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说着,再次拿起电话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没眼力见识的东西,敢跟你叫板,非整死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一见胡守谦发怒,心中不由得一阵暗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响了两声,便接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长,你好,我是东辰乡的胡守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面带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胡书记你好,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都公安副局长赵华才出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长,有件事请你帮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咱们都是老朋友了,什么事你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爽快的说,“只要我能帮得上的,保证帮你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赵局长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把事情的经过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长,你看这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书记,这事我不太清楚,但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沉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你别着急,我先问问是怎么回事,然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客套了几句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赵局长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急不可耐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真是老滑头,看似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沉思道:“不过听其语气,不是那么积极的,我看得下点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,你是说给他送点礼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能把云鹏实业经营的这么大,其智商也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大拇指和食指不停地搓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得要多少才能打动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对你来说,影响可不小,少了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守谦蹙眉沉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至少得这个数,另外带点烟酒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竖起食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舅舅,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大鹏看到了希望,跟胡守谦要了号码,连忙下楼直奔云都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到食堂胡乱吃了点午餐,便让人将林东带到审讯室,开始突击审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流程走了下来,便开始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你知道,为什么将你带到这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都知道了吗?干嘛还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态度极为不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让你指使芜州的混混,恐吓并威胁东升实业的宦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人,是我自己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为什么,作为云鹏实业的副总,我有责任为公司着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这么做,是属犯罪的行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现在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你,你这件事情性质很恶劣,要争取坦白从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主犯与从犯所承担的责任,可是天壤之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是两三年,一个是两三个月,你自己考虑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林东眼神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我都说了是我自己干的,没人指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林东一副死不承认、坚持己见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实话告诉你,今天抓你不是我的意思,而是芜州刑侦支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芜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?我怎么会临时赶回来,处理你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劝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,你不要存任何幻想,谁也救不了你,救你的只有你自己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一听,一时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想想吧!代人受过是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起了感情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指使之人在外自由自在、吃香喝辣,想干嘛就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你,顿顿是粗茶淡饭,天天踩缝纫机,一家老小无人照顾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林东神色不自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想想一家老小因为你,被别人耻笑,抬不起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冯所,县局来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吕东喘着粗气,跑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慌慌张张的干什么?哪里还有警察的形象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林东的思想开始松动,极有可能吐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曾想被吕东给搅了局,气得要骂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沈队长来了,气势汹汹汹的指名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东不管不顾的说出这话,不知有心,还是无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一听,激动的神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完全气疯了,恨不得给吕东两巴掌,但是生气归生气,再怎么愤怒,也得注意一所之长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人在会议室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东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人带到留置室,继续关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你别得意,最好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县刑警队的来人,肯定是市局的意思,你糗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拍了拍林东肩膀,带着吕东向会议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审讯室到会议室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县刑警队来的目的是什么,是为了林东还是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队你好,什么风把你给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之前怎么不打声招呼,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真是大忙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语气不善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这么久,连杯茶都喝不上就算了,连个接待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你们抓住了林东?把人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吕东别傻站在这里,赶快给沈队泡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心中暗自吃惊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队,你消息真是灵通啊,我中午刚刚抓到林东,你就来要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林东又犯了什么事?怎么还惊动县刑警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说来也巧,我们去抓林东,却被告知被你先一步给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在云都涉嫌一件打架伤人案件,现正在审理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交人吧,我还得回去交差、审理案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沈建才急不可耐、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,这可能是沈建才以此为借口,实质是为了保护林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让他将林东任其带走,自己岂不是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沈队不好意思,不能如你所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冯所,你什么意思?难道要阻止刑警队办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队,你这话说得可是过了,我可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是市刑侦支队要的人,所以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,你是什么意思?拿市局刑侦支队做挡箭牌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面色不善地说,“你别忘了,这在云都,别自不量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队,说话别这么武断!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怀疑呢,事情哪有这么多巧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来吆五喝六,急乎乎要人,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,你我的分工性质,你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呵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想居功自傲,是非不分,赶紧将人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急不可耐了?你别忘了,我也是刑警出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指使芜州的混混恐吓、殴打东升实业的宦总,你不会觉得这是小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见冯常乐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,一时也疑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如你所说,我打个电话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径自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此事不会善了,也跑到一旁直接打电话到市刑侦支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的,好烟都抽得就是不一样,又纯又香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正坐在办公室喝茶,品尝着牛大鹏刚刚送来的大熊猫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暗自得意,座机却响了起来,便拿起了话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,我是沈建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建才,事情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说着,又吸了一口烟,“完事了早点回来,晚上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沈建才来邀功,所以就这么一说,以示恩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,事情出现了变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一脸郁闷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变故?怎么连这点小事,都办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满脸阴沉,声音提高到了八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高估你的能力了,考虑是不是要重新找个人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沈建才抱上赵华才的大腿,就是一直想进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一听,立马就急了,赶紧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反了他了,市刑侦支队很牛吗?县官还不如现管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一听,怒不可遏地说,“冯常乐人呢?你叫他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拿着电话向会议室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示完了,我说得不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完电话,坐在椅子上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让你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建才懒得回答,直接把电话递到了冯常乐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接过电话,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,你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一听,立马劈头盖脸训斥道:“你能耐大了是不是?竟然敢阻止刑警队办案?我看你是所长不想干了,赶紧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真的是被气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傻子都能看出来,做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事,还振振有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,你可不能听您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委屈的说,“也不是不给你面子,我真的很无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次提前回来,就是市刑侦支队赵留根支队长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让我回乡里来抓捕林东的,你说,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你别跟我打马虎眼,先把人交给沈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华才沉声喝道,“市刑侦支队那边,我来打招呼。”